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快穿之我和bug男配谈恋爱 > 第一百六十章 废太子与小灵狐(25)

第一百六十章 废太子与小灵狐(25)


  “你居然敢打我?!贱人!你算什么东西?”尺红冷不丁被扇了一下,高高扬起手就想要反击,可乌双早就看准了她的动作,狠狠踹了一脚她的腿,就逼得她直接跪在了地上。

  尺红不敢置信自己竟走不出她的招式,捂着脸愤恨地看着她许久,随即恶狠狠地道:“你给我等着!”

  说着,转身就朝着寝殿跑去。

  乌双看着她去的方向,嘲讽地笑了笑。

  不自量力的东西,七皇子府里魑魅魍魉变多了,她看不过去,顺手收拾几个吧。

  寝殿内。

  萧瑾珩紧紧从身后搂住白芷,低声道:“阿玉,除了放你回去,其余的我都可以做到,你别生气了……我会慢慢弥补你……”

  白芷感受着身后的人身上的体温,他身上淡淡的龙涎香,还有他吐气间打在她肩膀上的温热感,绝望地闭了闭眼。

  她只是一只狐狸,在这偌大的京城里连立足之地都没有。

  她的家是山林深处,是天地之间,却唯独不是这里。

  “萧瑾珩,我好难过……”白芷回过头,泪眼朦胧地看着他,“是不是……是不是我已经有了人类的感情……为什么我会感觉这么难过……我从前从不会哭的……”

  “阿玉……待一切结束,等我把萧瑾陵除了,我会向父皇请旨,只娶你一人为王妃,我……”

  “我不要什么王妃。”白芷抬眼看他时,那眼中的亮光几乎令人心碎,“我只要殿下用心待我,只要殿下心里只我一人就好。”

  “好……好……阿玉,那晚……我是在害怕……害怕有一日你就变成狐狸跑到了我找不到的地方,我害怕失去你,阿玉,我知道现在我说什么都不会让你信我,可我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白芷抬眼看着他,轻轻哼了一声。

  明明他都已经想好了要如何利用她,却还能义正严辞说出这样的话。

  萧瑾珩看她如此,就知道她不愿再相信自己,于是便起身,从一个暗格里拿出了一个小木盒。

  白芷太阳穴跳了一下。

  不会是……

  “这是我母妃生前留给我的东西。”

  萧瑾珩打开木盒,里面赫然躺着两条鲜红的红绳。

  “她曾说,若我遇到了真正心仪的女子,便将这红绳系在二人手腕,可以保二人生生世世都做一对佳偶,阿玉……你可愿意?”

  白芷看着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红绳,又看着他第一次看着她时,澄澈透明的眼神,只有真切和情意,而没有那么多深沉的思绪。

  白芷控制不住地红了眼眶,闭上了眼睛。

  萧瑾珩……

  哪怕他做了这样的事,她居然还做不到恨他。

  “谁知道这是不是你事先藏好诓我的?”白芷别过头不愿再看。

  萧瑾珩沉声道:“我方才说的话若有半句虚言,就让我永生永世不得……”

  白芷手快过脑子瞬间捂住了他的嘴,眼泪滑落下来,像是敲在了萧瑾珩的心上。

  “殿下福寿绵长,如何说得这话?”

  萧瑾珩抓住白芷的手,在那柔软的掌心吻了一口,然后取出红绳在她手腕上系好,雪白的纤细手腕上,那红就显得尤为刺目,透着惊心动魄的美。

  萧瑾珩眷恋地在上面轻轻落下一吻,随即拿出另一根红绳让她系上,白芷顿了顿,才拿出那红绳。

  只此一次,萧瑾珩。

  等到你把我推到那个位置上的时候,我就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悔不当初。

  白芷垂眸,看着手腕上晃荡着的红绳,只可惜有一道难看的血痂,时不时蹭到,像是在一件精美的瓷器上落下了歪歪斜斜的一道蜈蚣爬。

  萧瑾珩心疼地看着那伤口,小心翼翼地捏着她的手,道:“以后不许这样任性,若你想要伤我,便来伤我,不要伤你自己。”

  “殿下惯会说些哄人的话,我可不敢再信了。”白芷不悦地把手抽回来,还不等萧瑾珩多说什么,外面就突然响起了一阵女子尖利刺耳的哭喊声。

  “殿下——求您为红儿做主啊!”

  白芷神情一顿,随即看着脸色明显沉下来的萧瑾珩,嗤笑道:“殿下还不快去管管?为您的婢女做主啊!”

  萧瑾珩轻轻瞪了她一眼,随即又纵了她的讽刺,只是无奈解释道:“她们是我担心我不在时没人能好好照顾你才请来的,这些日子逐风一忙没空管了,事儿也多了起来。”

  “哼,解释给我听干什么?我可没有要听你解释。”

  白芷翻身过去懒得理他,萧瑾珩连忙喊了一句逐风,吩咐完之后道:“往后别什么人都往府里请,规矩若是忘了就去堂里跪着背。”

  逐风只能应是,心中忍不住无奈,这下子打发这些人出去又得花不少功夫,果然不是所有女子都像乌双和阿玉这样省工夫,尤其是眼前那几个,一个个都能把他磨死!

  他还是更喜欢那些打打杀杀的活计啊……

  尺红看着头顶落下一片阴影,正要欣喜,却看见了逐风冷肃的脸。

  “逐风大人?”

  逐风懒得看她那狼狈的样子,冷声道:“你去把那几个一起叫过来,殿下有令,你们日后不必在七皇子府当差了。”

  “什……什么?逐风大人,我们是伺候阿玉姑娘的呀,阿玉姑娘都还没好全……”

  “阿玉姑娘自会有人照顾,不用你操心。”

  “我不信!我要见殿下!我要见殿下!殿下——”

  逐风不耐烦地皱了眉头,这女人真麻烦。

  “难缠的人还和她多费口舌做什么?你是很空闲吗?还能这么浪费时间?”

  突然,旁边传来乌双的声音。

  逐风和尺红一起看过去,看着她站定了,一脸嘲讽地看着尺红,道:“不是都说了,殿下没空见你,你以为自己是谁?当个下人还把自己当主子了。”

  “你……”尺红刚想辩驳,就被逐风打断了:

  “你说什么?“

  “我说……这做奴才的,天天不做奴才该做的事,在府里趾高气昂作威作福,你们是大忙人不知道,可我倒清闲的很,天天看着她们怎么作的妖,原本挑来的人不机灵,你就够挨一顿骂了,若是这点小事还干不好,你猜殿下会怎么罚你?”乌双静静看着逐风,露出了一抹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