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美人他永远在讨封 > 030章 哥哥

030章 哥哥


  绯然皱了皱眉,道:“沈御蛟他到底跟你有什么渊源,你为何要这么对他?”

  云杳站起身来,缓缓走到她身边。

  他淡淡道:“渊源?不不不,我不是为了他,我是为了你,为了你的……心,我要占为己有。”

  这怎么听怎么像是表白的一句话,在这样的场景中,任由谁也不可能这样认为。

  绯然不解的看他。

  云杳只是笑笑,道:“你现在的表情可不怎么好看,还有这张脸,怎么搞成了这样,原本你不是这样的。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真的生出过想娶了你的想法,只是可惜,你不识抬举。”

  绯然皱了皱眉。

  他说得那个人到底是谁?

  他们第一次见面,不就是今日吗?

  …………

  绯然满心的疑问,一时间竟然不知该先问哪一个。

  云杳见她一脸不解的疑惑样子,也不再多说什么,而是拉扯着她的手臂,道:“过来过来,今晚的月色不错,可不要辜负了韶光。”

  绯然被他按着坐在凳子上。

  顺着那凳子的角度,往窗户那边看去,正是那一轮皎洁的明月。

  绯然怔了怔,今晚的月亮真的很圆。

  要是她能跟沈御蛟一起看月亮就好了。

  只是可惜,他怕是再也不想见她了。

  绯然垂下眸子,心里开始胡思乱想。

  其实,这样也好,这个云杳的目标似乎是她。

  要是沈御蛟能离得她远远的,或许……就不会因此受到伤害。

  这对她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云杳在她身边坐下,看着她脸上的失落和欣慰。

  他只觉得有趣,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这么安静的看着她,跟她相处。

  绯然察觉到他的视线,便收回了目光,轻咳一声道:“你看我做什么?”

  云杳耸耸肩,道:“没什么,只是再猜你现在心里想的是不是那条小蛇妖。”

  绯然瞪了他一眼,道:“你想怎么样,我都会尽力满足你,只求你放过他,不要伤害他。”

  云杳不屑道:“这样的话,你可是第一次对我说,我还以为你对我只会放狠话呢。”

  她何时对他放过狠话?

  绯然气恼地移开视线。

  突然,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转向云杳。

  四目相对的一刹那,脑海中又涌现了一个声音。

  “我叫云杳,这个……是我弟弟,大姐姐,你能不能……救救我们?”

  绯然皱了皱眉,脑袋里像是有一根针在不停的刺她,疼极了。

  云杳……有一个弟弟?

  一个少年的声音在她脑海中响起,“师父?”

  “师父!”

  “师父~~~”

  “师父……”

  到底是谁?

  那个少年是谁?他为何喊她师父?

  绯然只觉得又要晕过去。

  云杳一把抓住了绯然的手腕。

  刹那间,一阵阵灵力不断地在绯然身体里涌现。

  正在云杳的手要接近绯然的心脏时,一股强光涌现,猛然震飞了云杳。

  云杳强行用法术稳住自己的身体,站稳了脚跟。

  绯然已经晕倒了,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

  云杳看着她,嘴里喃喃道:“即便是这样,我还是奈何不了你,你倒还真是万事防范。”

  说罢,他一把拦腰抱起绯然的身体,将人放到床榻上去。

  刚给她盖好被子,外面就传来了一阵响动。

  云杳勾起一抹笑意,眼看着那扇房门被人一脚踢开。

  沈御蛟怒气冲冲地站在门口,喝道:“绯然,你给我滚出来!”

  云杳笑嘻嘻的走上前,手指抵在自己的唇瓣上。

  “嘘~~~”云杳指了指床榻上正躺着的人儿,“你来得不巧,她累坏了,刚睡着,你还是……明日再来找她吧。”

  这些话自然是为了激怒沈御蛟故意说给他听的。

  沈御蛟也没有让他失望,顿时勃然大怒。

  “你……你们……你们……”

  沈御蛟一双眼睛都气红了,他猛地推开云杳,大步走到床榻边,一把掀开被子,拦腰抱起绯然。

  云杳只是看戏一般的看着他,没有任何要阻止的意思。

  直到沈御蛟走到门口,他才淡淡的开口,“她今晚累坏了,可禁不起第二次,沈公子还是……等等明日,如何?”

  这话忒有歧义,沈御蛟只恨不得自己长出第三只手,能杀了这个该死的混蛋。

  可无奈的是,他打不过那个臭男人。

  沈御蛟把绯然带回房间,让她躺在自己床榻上。

  他在房间里踱来踱去,想把绯然拍醒,可又不知道叫醒了她之后,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突然,昏睡中的绯然喊出一个名字,“阿清~~~”

  沈御蛟的身子颤了颤,这个名字……好熟悉,可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是谁的名字。

  那人又陷入了一片安静之中。

  看样子只是做梦。

  安静下来之后,沈御蛟便开始忍不住去想云杳说的那些话。

  绯然她……真的背叛了他?

  沈御蛟死死的咬着下唇,那粉嫩嫩的唇瓣也被他咬的失去了血色。

  昏昏沉沉中,绯然感觉自己轻飘飘的,好像踩在一朵云上头,软软的,脚边好像还有云雾缭绕的感觉,仙气飘飘的。

  她一步一步往前走着,好像是身体本能的反应,并不是绯然自己控制的。

  绯然恍然间抬起头,只见面前是一栋金玉质的拱门,那上头‘天宫’两个大字格外明显。

  突然,远处迈着轻巧的步伐,奔跑而来的一个少年,嘴里喊着:“师父,你回来了?”

  绯然看向那少年,轮廓清楚,可面容却丝毫看不清。

  这个人是谁呢?

  为何……喊她师父?

  “阿清……”

  这声音是从绯然的嘴里发出来的,似乎是这少年的名字。

  少年冲上来,一把抱住了绯然。

  不知是不是少年跑得太急,这一冲撞,倒叫绯然觉得魂魄都要撞出来了。

  从梦中惊醒,绯然猛然坐起身来,大口大口喘着气。

  梦里的那些画面似乎还在她眼前回荡,让她觉得不可思议。

  耳边再次传来那少年的声音,“你还有脸醒过来?”

  绯然:“…………”

  她抬头看去,原来是沈御蛟!

  绯然的思绪还在那个梦中,这时候有点回不过来神。

  她带着几分怔怔地目光看向沈御蛟,却惹得那人更加气恼。

  沈御蛟瞪着她,道:“我问你话呢!”

  绯然回了回神,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再云杳那里,而是在沈御蛟的房间。

  是云杳送她回来的?

  只是那个人会有这般好心?

  绯然掀开被子,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抱歉,我……我这就离开。”

  沈御蛟哪里是要赶她走,只不过是生气罢了。

  他咬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绯然脑袋有些晕晕的,双脚踩在地上的时候,仍旧感觉自己像是走在了云朵上,轻飘飘的。

  她踉踉跄跄地从沈御蛟身边经过。

  那人却一手抓住她的手臂,一手揽过她的腰。

  绯然顿时感到头晕目眩,眼前晃动。

  在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沈御蛟抱在了怀里。

  她眼神带了几分迷离的看他。

  似乎不能明白他的所作所为到底意欲何为。

  别说是绯然了,连沈御蛟自己……也看不懂自己的操作了。

  他只是心头有一个念头,不能让绯然离开,不能让绯然……再去找那个臭男人!

  绯然张了张口,还没来得及说话,那人便先开了口。

  “你闭嘴!”

  绯然:“……”

  他不准她说话,她自然也是不敢说的。

  绯然只能安安静静的待在他怀里,任由他抱着。

  沈御蛟倒是也不把她放下来,只是一直抱着。

  良久的沉默,绯然清了清嗓子,道:“累不累?我……我很重吧!”

  沈御蛟没好气道:“重死了,你自己知道就好。”

  绯然:“……”

  “要是重,就把我放下来吧!”

  沈御蛟冷笑一声,道:“放下来?让你去找那个男人?”

  绯然皱了皱眉头,道:“我和他……不是你想的那样。”

  这话更是惹毛了沈御蛟,他嚷嚷起来,“你和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什么也没想,我为什么要想你们的关系?”

  “…………”

  要是真的爱怎么样就怎么样,那他现在又是在做什么?

  绯然不敢发问,只是喃喃道:“我不去找他。”

  沈御蛟阴沉的脸色总算是转晴了几分,他那一双含情眼直勾勾的看着绯然的眼睛,道:“你跟他……刚才到底干什么了?”

  绯然:“………”

  不是说跟他没关系的吗?

  绯然忍不住想笑,可又担心让他生气,只好忍着笑意。

  她温柔的说道:“只是看了看月亮?”

  “月亮?”沈御蛟狐疑的抬起眉头来,“什么月亮啊?”

  绯然指了指关着的窗户,道:“就那个月亮啊!还能有什么月亮?”

  沈御蛟怀疑的看着她,道:“你当我是三岁的小孩子?大晚上的,你在他房间里看月亮?”

  她确实是在云杳房间里看月亮,而且是被迫的看月亮。

  另外,他虽然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但这性子和三岁的小孩子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绯然无奈的环住他的脖子,靠在他肩膀上,道:“我说得都是真的,只是看了月亮!”

  沈御蛟见她不说实话,更是气急败坏的质问道:“看月亮你会看到他床榻上去么?绯然,我就这么好骗?”

  他说着,更是故作惩罚的双手颠了颠她的身子。

  绯然吓了一跳,只得抱的更紧了几分。

  “我……我后来晕倒了,之后我怎么样,我自己也不清楚啊。”

  沈御蛟挑眉冷笑,仍旧是故意颠簸她。

  “你不是说看月亮吗?看月亮看晕过去了?我才不信你。”

  这……

  好像是不太合理。

  绯然解释道:“那个云杳,他会法术的,我怎么知道是不是他对我用了什么法术,我真的晕倒了,没有骗你,我也真的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

  沈御蛟似乎是信了几分,可仍旧是存了丝丝怀疑。

  “云杳?那个臭男人的名字?你倒是知道的多了,你说,你跟他什么时候认识的?”

  什么时候认识的?

  不就是今日吗?

  绯然如实地回答,可沈御蛟表示不信。

  “今日刚认识的人就跟你这么亲密,你少骗我。”

  绯然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了,认识确然是今日刚认识的,可之前……她不知道。

  她缺失了一部分的记忆,有记忆以来就是在这山中住着的。

  在那之前,她有没有见过云杳,或者有什么交集,她都一无所知。

  “我真的今日第一次见他,这个人是个道士,我一个凡人,如何能跟这些修行之人扯上什么关系?”

  沈御蛟冷哼一声,道:“哦?是吗?那你为何会和我扯上关系?”

  绯然:“……”

  这……真真是问住了她!

  绯然抿了抿唇,道:“你和他自然是不一样的,我对你心生爱慕,所以才有了交集。”

  这些话没有起到好的作用,反而让沈御蛟更加不满。

  “那你是不是也对他心生爱慕了?就因为他……”

  沈御蛟想起了白日里在厨房,那个臭男人对他说的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绯然不解,“他怎么了?”

  沈御蛟怒道:“你还敢问,他说……你更喜欢他,因为他比我大!!!”

  那人看上去是比沈御蛟的年纪大一些的,这又怎么了吗?

  虽然沈御蛟看上去还是个少年模样,但他们妖兽要修形成现在这样,应该少说也有百年的光阴了。

  那个道士能有多大?

  从年纪上来说,应该是沈御蛟要占优势的吧!

  绯然皱了皱眉,道:“年纪小不是好事吗?”

  身边常有些年纪大的人,还非要装成年纪小的人呢。

  怎么到了沈御蛟这里,反而因为这个生气?

  沈御蛟耳根子一下子就红了起来,“我说的是这个意思吗?”

  绯然:“……”

  “什么啊?”绯然实在是不解,他到底在说什么。

  刹那间,沈御蛟稍稍冷静了几分,他抬了抬眉,看向绯然,道:“你说得大是指年纪啊?”

  绯然疑惑的歪头看他,“不然呢?”

  沈御蛟:“…………”

  这个嘛!好像……确然那臭男人也没说是什么具体的指向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