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装绿茶招惹豪门大佬后我红了 > 第九章

第九章


郁初今天要去剧组试镜,这是一部制作班底顶尖的上星剧,剧名为《心声》。

《心声》围绕社会中许多女性所面临的现实问题而展开。

在影片中,女主出身偏远山区,从小天资聪颖又勤奋刻苦,家里却重男轻女,不仅不愿意供女主读书,还想让她早早辍学去打工赚钱养弟弟,女主角听从自己的心声,顶着骂声和忘恩负义的罪名毅然决然地跑离这个小县城,半工半读养活自己。

她在大学期间认识了男二,男二与她一样,都来自偏远落后的地区,但存有远大志向,靠着自己一步一步往上爬。他们惺惺相惜,自然而然地相恋。

名校毕业后,两个人都拥有了收入不扉的工作,是同龄人眼中的佼佼者。但现实远没有那么美好,男二为了走捷径出轨了上司的女儿,女主的原生家庭从不停打电话要钱到直接找上门来,公司里的竞争者陷害女主让她错失晋升机会……这一切的一切,都给了她一次又一次的沉重打击。

而郁初所饰演的男主是留学而来的富二代海归,在和女主的合作中逐渐被对方吸引,意识到自己心意后的他不隐瞒爱意,选择了大胆告白。

可上一段失败的感情以及家庭条件的悬殊、两人的年龄差距让女主选择了逃避,郁初所饰演的男主却不曾放弃,又怕自己给女主太大的压力,选择了默默守护。

最后,无论是事业还是爱情,女主角都选择听从心声,获得了新生。

郁初把剧本翻看了多次,对情节的走向、主要人物的性格早已研究透彻。

这是一部彻彻底底的大女主戏,而这个男主角的人设却相当吸粉,只需要负责帅、有钱、宠女主就行,并不需要什么太大演技,给郁初来当真正意义上的处女作恰好不过。

《心声》是江洐野从李明辙提供的众多选择中挑出的本子,郁初知道这个消息后,比想象中开心点。

原因无他,饰演女主这一角色的是曾拿过视后的严雪姿。而严雪姿,与郁初逝去的母亲眉眼间有些相似。郁心曾经在电视上看到过她后,一直嚷嚷着像妈妈,此后她便成为了严雪姿的狂热粉丝。郁初多多少少也有些被妹妹影响,更何况,他也觉得两人是有那么些相像。

男主人选虽已内定,但其他外人并不知情,而面子工程总归是要做的,这样也能少些闲话,故一切都是按照正常的流程进行。

好巧不巧,来试镜的也有徐望轩。

徐望轩见到郁初,就想到自己被他搞丢的那个电影角色,憋着一肚子的火没处发泄,阴阳怪气道:“哟,今天怎么一个人来啊,上次那个男人没陪着你啊?你们两什么关系啊,让人家特意来给你出头?让我猜猜,肯定是你相好吧!哈哈哈,郁初,没想到啊,平日里装的那么清高,结果还不是被男人插。”

上次那事发生之后,他回去找了自己的金主,虽然代价是在床上百般受辱,被那个有特殊癖好的中年男人反复折磨,可也是把人哄开心了,对方吩咐下属去打听,最后却没打听到什么消息,仿佛景城上流圈压根没这号人物。

徐望轩料定了这是个无名小卒,沾了李明辙的光而已。

这会儿说话便毫无顾忌,十分刻薄。

郁初并没有被他的话激怒,压根懒得搭理,只是轻飘飘地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问:“你那个电影角色要回来了吗?”

“你他妈还敢提?”他不是没有努力过,可制片方和导演组都相当坚决地回绝了他。

郁初扯了扯唇角,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看来睡你的那位不太行。”

“你!”

徐望轩即将爆出口的脏话被郁初的铃声打断。

“喂,”刚刚说话还带着嘲讽的人,此刻换了语气,温温柔柔地对着手机另一头的人说,“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呀?”

“没事。”江洐野跟个大爷似的坐在李明辙的总裁办公室,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才是启明星辰的大老板呢。

李明辙踢了他一脚:“滚开。”

江洐野斜了一眼李明辙,明知故问:“试镜什么时候开始?”

“大概还有半个小时。”

“哦。”

郁初余光瞅见徐望轩一副想打自己却又不敢动手的模样,故意说:“我,有点紧张。”

江洐野就是料准了自己这个柔柔弱弱的小情人遇到大场面会紧张,才刻意打的电话,这会儿正好把早就准备好的台词说出来:“紧张什么,你表现得好不好,它都是你的。”

“嗯,我知道的,你答应我的肯定都会做到,我相信你。”郁初先恰到好处地拍了个马屁,哄江洐野开心,再引出自己真正想说的,“我不是紧张这个,就是”

“嗯?”

“就是我在片场碰到徐望轩了,他好凶,一副想揍我的样子。”

在一旁的徐望轩听不见手机另一边的人说了些什么,可郁初的话他却听得清清楚楚。这卖惨能力他真是想骂一句mmp。

这次试镜规定所有演员单独在二楼等待,不允许经纪人和助理陪同,江洐野还真怕郁初会吃亏,当下就坐不住了。

“我让人上去。”规矩是死的,他有的是资本让人为他破例。

郁初并不愿意:“我想你来陪我,等我试完戏我们一起回家好不好?”

江洐野刚想说不好,又听见郁初说:“一想到你在等我,我就会安心很多。”

他觉得自己被道德绑架了,但面对郁初又说不出拒绝的话:“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徐望轩一脸吃了屎的表情,又一脸“我学到了”的样子,他难得真心实意地夸赞道:“你手段不错。”

“谢谢。”他边应付徐望轩,边打字发信息,让齐顺可以先回家了。

徐望轩嘴角抽搐:“你倒是不客气。”

目睹一切的李明辙表情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总觉得哪不对劲,就好像江洐野看似掌握了主动权,也拿捏着“行或者不行”的决定权,却又似乎是在被郁初牵着鼻子走。

试镜异常顺利,抛开其他因素,单从郁初这个人和今天试的这一场戏来说,导演就非常满意。

制片人甚至觉得郁初完全是本色出演,他那一身贵公子气质实在过于出众。

面对制片人的打趣,郁初笑着否认。

他不过是个在泥泞里顽强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的普通人而已。

也许──又比很多普通人还要再悲惨一点。

结束后,郁初直接从二楼到楼下停车场。

能有资格来试镜的演员基本都混的不错,再加上现在越来越多有钱人争先恐后来逐梦娱乐圈,底下停着一溜烟昂贵奢华的房车、保姆车。

郁初本想盯着车牌号一个个找,可一眼望过去,看到一辆显眼的红色跑车,他有预感也许是江洐野的。

直到听见那跑车发出嚣张的鸣笛声,他十分肯定那就是江洐野。

毕竟也没有人敢那么欠。

他加快步伐,跑到车前,车门已经自动打开,露出江洐野那张不怎么耐烦的脸:“刚刚傻愣着干嘛?”

“噢,我在确认是不是你的车。”谁让你这人换车太频繁。

“笨!”江洐野又想在郁初面前嘚瑟了,开始吹牛逼:“我的车,肯定是最帅的那一辆。”

“好的呢。”郁初十分配合。

“那个姓徐的没敢把你怎么样吧。”

“嗯!他一听见你在楼下等我,就立刻怂了呢。”

江洐野呵呵一声,有一种自己是保镖的错觉。

郁初本身是个清冷话少的性格,可为了讨好江洐野,也怕对方会觉得自己无趣,他总会主动找话题。

“刚刚试镜的时候,有个制片人说觉得我是本色出演,可我最穷的时候连妹妹的医药费都付不起,为了省钱,我都不敢打车,只能带着身体不好的她去挤地铁,害她受苦。现在却被人误认为是锦衣玉食的有钱人,你说是不是很好笑?江先生,你说我现在要不要去事先恶补一下有钱人的生活方式和娱乐方式?不然到时候演得太不像岂不是闹笑话了。”

这听起来一点都不好笑,甚至还有点可怜。江洐野扭头看他:“你会不会开车?”

“有驾照,但没怎么开过车。”

江洐野右手食指敲了敲方向盘:“这辆车送你。”

郁初被吓到了:“我不要。”

“以后你可以开车送你妹妹去医院,这样不好吗?”

也许对方并没有想太多,可在这一瞬间,郁初内心有所动容,在心湖泛起涟漪。

但他还是拒绝:“我现在有钱打车了,而且我车技不好。”

江洐野不听他这些理由:“不喜欢?那下次带你去我的车库挑。”

郁初摇摇头:“不是,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江洐野盯着他的眼睛:“你想跟着我,难道不就是为了这些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