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装绿茶招惹豪门大佬后我红了 >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郁初被挠痒痒挠怕了,赶紧扯开话题,问:“你想吃什么?”

“你请我吃饭,不应该你决定?”

郁初振振有词:“我这是尊重你的意见。”

“我随便。”

“”

郁初选的餐厅正好在周尧旗下酒店,一至八楼是八大菜系和各国料理,应有尽有,九到十楼是游泳池、健身房等,再往上几层则全是客房。

他本想选个浪漫点的法式西餐厅,然而江洐野不配合:“在国外吃吐了。”

“那吃火锅?日料?烤肉?”

“兴趣不大。”

“嗯听说这的川菜也很好吃。”

“最近想吃的清淡点。”

“那我们吃粤菜或者江浙菜?”

“偏甜。”

“还是你选吧。”郁初放弃提供选项。

“我随便。”

“”郁初终于能与赵安缇感同身受,这位大爷忒难伺候。

最后还是选了火锅,因为郁初突然很想吃,兴趣不大的江洐野本人意兴阑珊地跟着吃了几口,自认为做了很大的牺牲。

郁初自己倒是吃得很欢,想着下次有机会要带郁心来。

既然是周尧旗下的场合,江洐野作为vvvip,这顿饭自然而然地记到了周尧的账上。

两人起身离开包厢时发生了点小插曲,江洐野总觉得自己身上有股挥散不去的火锅味,当场洁癖发作。

一般人忍忍也就到家了,然而讲究挑剔如江洐野,非要换身衣服再走。

郁初觉得这大可不必,况且他也闻不大出来,找借口劝他放弃这个念头:“这也没衣服给你换。”

江洐野:“楼上我房间有。”

“楼上你房间?还有衣服?”还放着衣服,感情还是在这常住呢?

明明房子都多的数不过来,还非要来住酒店,这就很不合理。

许是郁初怀疑的语气过于明显,江洐野非常不乐意自己的名声被坏,皱着眉解释:“周尧特意给我留的,他每个酒店里都有我的专属套房,李明辙他们也有。”

“原来是这样。”郁初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耳朵,为误会了江洐野而尴尬。

江洐野冷哼一声:“你刚刚想到哪里去了?”

“没想到哪呀”郁初不承认。

郁初跟着江洐野坐电梯上楼,好巧不巧,也可以说“冤家路窄”,他们在电梯里碰见了几个小时前刚刚见过的karl,以及对方的经纪人。

karl很兴奋,主动打招呼:“hi~”他入塌的酒店正是迹州。

郁初客气地点头回应,江洐野一脸冷漠。

karl突然想到什么,大晚上一对情侣出现在酒店里,那还能做什么?他目光暧昧地在两人之间来回打转,然后露出一副“我懂我懂”的表情,几秒后又满脸写着“我好羡慕”。

江洐野、郁初:“”你可能有什么误会。

“叮——”,电梯停靠。

karl和他的经纪人先到达他的楼层,他在离开前对郁初说:“你长得很漂亮,我也喜欢你,希望我们有机会可以再合作!”

江洐野毫不留情地按上关门按键,问身侧的郁初:“他怎么谁都喜欢?”

郁初笑了笑:“可能我们都长得好看吧。”

进了套房以后,江洐野不仅要换衣服还要冲个澡,对此,郁初只有一个想法——纯属没事找事。

趁着江洐野洗澡的工夫,郁初参观了一下这个“总统套房”,果然足够奢侈气派。

好在江洐野动作麻利,没耽误多少时间。他从浴室出来后,从冰箱里拿了一罐冰水一饮而尽。

郁初问他:“那你们岂不是去哪都有vip套房?”

周尧的迹州酒店遍布全球,是知名的五星级连锁酒店。

“嗯。”

“哦,那做周总的朋友可真幸福。”虽然这待遇不是一般朋友就配拥有的。

“你想要的话,我可以让周尧也给你安排一间。”

郁初摇摇头,他有自知之明,他还没那么大的脸,不过对方既然说到这个,他便有了新主意:“这也太麻烦了,只要你的可以偶尔借我住住就行了,好不好?”

他当然不是真的图豪华套房,他吃过很多苦,并不在意享受不享受的事,他只是想用尽方法,在方方面面上把自己和江洐野纠缠在一起。

“不好。”

郁初委屈:“为什么?”

“我不喜欢别人住我房间。”

“可我们都睡过一张床了,你还抱着我”

“”江洐野深吸一口气,“好的,可以给你住。”

事后江洐野回到自己的大别墅,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说好郁初请他吃饭,结果记得是周尧的账,而且他竟然还答应郁初以后可以住自己的套房?!

妈的,亏大了。

-

郁初是个很在意隐私且防备心很重的人,他很少会把“家”和“家人”这两个词挂在嘴边,也很少对外人提这些,他只想要把郁心好好保护起来。

齐顺了解他的性格,没有不识趣地试图踏足郁初的家里。

而江洐野买的这套房子,总归与“家”不同。

除了第一次替郁初搬了点东西过来外,今天是齐顺第二次来。

他老泪纵横,摸着门框不放:“这可是悦湾一品的房子啊,不是一般的有钱人能买得起的,我好馋啊!”

郁初催他:“快点进屋。”

齐顺疯狂摇头:“屋里都是金钱的气息,我承受不住。”

“”郁初使出杀手锏,“我泡了茶,不来喝一杯吗?我不懂茶,但这茶叶是赵秘书让人送来的。”

赵秘书送来的那肯定是好东西,齐顺立刻松开手,在玄关处换上一次性拖鞋:“那我必须得好好品一品!”

江洐野推开门,看见门口摆着一双陌生的皮鞋,十分警觉。

郁初听见动静,起身过去:“你来啦。”他今天不知道江洐野会来,对方也没提前说,搞得像突击检查似的。

“嗯。”

齐顺见到江洐野来,自认非常热情地打招呼:“江总好!您今天也是十分帅气呢!”

江洐野瞥了他一眼,问郁初:“你经纪人怎么也在?”

郁初解释:“《心声》的编剧改了一些剧情,齐哥给我送新剧本过来。”

“新剧本?给我看看。”

齐顺相当狗腿地把本子递过去。

江洐野悠闲地靠坐在沙发上,一目十行,边看边道:“下次先发我。”

“哦哦哦,好的。”他没想到江总对郁初事无巨细到这种程度,而之所以能接到这个戏,也多亏了江总,他这下直接越过对方做事,仿佛轻视了这尊大神,完全就是在找骂。一想到这,齐顺坐立难安。

郁初看出他的担心,打圆场:“齐哥是怕你忙,会打扰到你。”

“哦?”江洐野抬头:“你打扰我打扰得还不够多吗?”

“哈哈。”齐顺尬笑两声,江总说话真是直接呢。

然而郁初早就习惯了江洐野说话阴阳怪气的调调,并不觉得对方是在落他面子,挑衅般地开口:“不可以吗?”

齐顺内心:好家伙,这是恃宠而骄了啊。

“我说不可以,你会听?”

齐顺悄悄打量两人,听不出江总到底是怎么个意思。

“不会。”

江洐野轻蔑地冷笑一声,但并没有多说什么。

齐顺:江总的态度真是令人琢磨不透呢。

江洐野阅读速度很快。他合上剧本,丢给齐顺。

没说别的,那就是没问题的意思。

齐顺非常有眼力见地收拾东西:“那江总,小郁,我先走了。”

郁初点点头:“我送你。”

“不必不必。”还没来得及多闻闻金钱的香味,齐顺就麻溜地闪了。

江洐野总结:“你这经纪人,看起来不大聪明的样子。”

郁初没理他那损人的话,反而问:“你很关心剧本?”

“不关心。”

“那你为什么急着要看?”

江洐野觑了他一眼:“随便看看。”他只是想确认一下有没有什么亲密的戏份而已。

这部戏虽然郁初是男主,但它是部大女主一番的女性励志剧,男主的戏份几乎只有女主的一半。在前期,男主和女主仅为合作伙伴,中后期一直是男主单方面的追求,大结局了才在一起。总之,两个人没有太多亲密接触。

这个走向很令江洐野满意。

他咳了一声:“我再重复一遍,不准接亲密戏,我们的合约里写了这一条,也包括演戏。”

郁初本身就不愿意和别人拍亲密戏,无论男女,他巴不得这样。但他就是要故意逗江洐野,惨兮兮地说:“那你干脆让我演和尚得了。”

“临时再加一条,也不可以演和尚。”

“这又是为什么?”

“我不喜欢你光头。”

“言外之意,你是喜欢现在的我?”

意识到自己又说错话了,江洐野无能狂怒:“不讨厌罢了!”

郁初上前抱住江洐野的胳膊,微低下头用额头蹭了蹭对方的肩膀,低语:“我会努力让你喜欢上我的。”

别想了,做梦。

江洐野启唇,却说不出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