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装绿茶招惹豪门大佬后我红了 >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通宵完,江洐野一觉睡到天黑,醒来已经是晚上八、九点。宿醉后胃有些不舒服,他打给某家他常订餐的酒店,让对方给他送点吃的过来。

睡着的时候,他的手机倒是没能歇着,未读消息一条接着一条,不是约他出来吃饭喝酒的,就是知道他身份的想从他这打听点生意上的消息。

江洐野一个个看下去,轮到李明辙却是满脸问号。

对方给他发了个链接,并且连发了三个戴绿帽的表情包。

江洐野点进去一看,标题下最醒目的一张图片便是郁初和严雪姿同坐一桌共进早餐的画面。

严雪姿虽比郁初大十岁,可她保养得当,压根看不出那么大的年龄差,反倒意外地有些和谐。

狗仔也够拼,追严雪姿追到了y县,整日整夜地蹲在取景地和酒店外,总算拍到了这么几张“像样”的照片。

在狗仔的添油加醋之下,郁初和严雪姿的巧遇变成了郁初特意早起出来等对方,郁初给自己点的馄饨变成了提前为严雪姿点好的,两人相顾无言吃饭变成了低头害羞

文章最后还要留个悬念带节奏──严雪姿和郁初是否会因戏生情谱写一段真正的姐弟恋呢?

吃瓜网友最喜欢看这种八卦,再加上严雪姿知名度高、郁初模样好看,营销号们再一股脑地发类似的通稿,直接上了热搜。

绯闻往往最能炒热度,《心声》剧组乐得多了个免费的宣传机会。严雪姿出道多年,类似的八卦少不了,早就习以为常,若是每次都要出来解释,那大概得累死。齐顺则看郁初蹭蹭蹭往上涨的粉丝量,也并不打算澄清,还盼着吃瓜网友和颜控们再努努力,郁初的粉丝量即将能达到百万。

故此,并没有官方出来澄清。

反正这种假消息,随着时间的推移热度会逐渐消散,没有后续网友自然也能反应过来这一切都是假的。

李明辙自己是开娱乐公司的,当然知道这玩意假的离谱,更何况给郁初十个胆子,都不可能背着江洐野干这事。

对于这些套路,李明辙心里门清,但能气气江洐野就行。

江洐野看完后,发了个“?”。

李明辙就等着这位大少爷回复呢,幸灾乐祸秒回:“怪不得你被冷落了呢,啧啧啧。”

“滚。”

酒店送的餐到了,江洐野却已经没了胃口,甚至觉得胃更疼了。

他都快气饱了!

江洐野主动打电话给江泓业:“y县的项目,我去。”

江泓业十分欣慰。虽然他这儿子脾气差了点、没大没小了点,但好歹也是会听他这个当爹的,虽然不怎么爽快,但好歹是听进去。

江洐野挂断电话后,再次点进刚才的链接,放大图片,跟个显微镜似的去寻找蛛丝马迹,并没有看到两人有什么亲密的举动。

-

严雪姿性格豪爽,并没有因为被造谣了绯闻而怀疑郁初。

毕竟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新人和一个家喻户晓的视后一块儿上了八卦头条,很难不被人揣测是不是新人想借此捆绑炒作。

严雪姿甚至还传授了一些躲狗仔的经验,最后跟郁初自损:“这次是我大意了,不然绝不会被拍到。”

副导演听到了,开玩笑:“可别说,你们俩被偷拍的那几张照片拍的不错,我要不要去把那个狗仔挖过来?”

正在给严雪姿补妆的化妆师说:“明明是我们严老师和郁初长得好看,才能拍得那么好。”

大伙哄笑起来。

虽然拍戏条件艰苦了些,但剧组里的气氛一直这样好。

郁初不是科班演员出身,启明星辰一直有给他安排上表演课程,再加上导演和严雪姿的指导,他的演技并没有拖后腿,还得到了其他人的肯定。

这也是头一次,他真正地感受到进组演戏的快乐。

今天下戏早,郁初也不是什么爱出去玩的人,他打算回房间看会儿资料就睡,没想到接到了江洐野的电话。

“在哪?”

郁初还挺惊讶,老老实实说:“在酒店。”

“你一个人?”

那不然呢?

郁初配合回答:“嗯。”

“房间号?”

郁初报给他。

“等我五分钟。”

???

郁初震惊,这大少爷怎么跑y县来了?总不可能是为了他吧

齐顺从外面打包了饭菜想给郁初送来,好巧不巧,在门口撞见了江洐野。

千里迢迢跑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原因可见一斑。

“那我先撤了,不打扰您两。”齐顺露出暧昧的笑容,转头对江洐野说:“江总放心,房间里我都检查过了,绝对安全。就是这的隔音效果太差,这一层住的都是剧组人,还得委屈您动静稍微小一点,被人听到了对郁初影响不太好”

江洐野扭头看郁初,一脸“他在说什么玩意”的表情。

郁初无奈扶额,把齐顺赶走:“你先回去。”

“得嘞!”齐顺没想到,他家郁初还挺心急,这莫非就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江洐野扫视了屋子一圈,满脸写着一言难尽:“这是人住的地方吗?”

“y县总体比较落后,这个小酒店已经算是最好的了,”郁初打开打包盒,问他,“吃饭了吗?这的特色菜虽然不是什么山珍海味,但是口味不错,食材都挺干净的。”

江洐野到了y县后就直接过来找他,确实还没吃过饭,肚子空空如也,这会儿闻见香味倒也有了几分食欲:“给你个面子,尝尝。”

郁初替他布好餐具,问他:“你怎么来y县了呀?”

“有个y县的项目要考察。”

“噢,这样啊。”果然不是为了他。

江洐野心里头有根刺,不拔掉心里便不舒服,可又不想直接问出口,显得他好像吃醋了一样。便只能拐弯抹角地打听:“拍戏怎么样?”

“挺好的,学到了很多。”

“噢,那组里的人呢?”

“也很好。”至少没有像徐望轩那样明里暗里给他下绊子的人,反而对他多加关照。

就这?

江洐野等了一会儿,也没等到郁初说些别的。

就让他很不爽。

郁初抬眸,见江洐野一直盯着自己,眨了眨那双漂亮的眼睛,问:“怎么啦?”

“你和那个”

江洐野话还没说完,便被敲门声打断。

齐顺鬼鬼祟祟地塞了一袋子东西进来,跟打暗号似的:“我刚去超市买来的。”说完后就拍拍屁股走人,自认为可以给江总留下一个“贴心、机灵”的印象。

郁初把袋子拿进来一看,顿时失语,又觉得好笑。

江洐野皱眉,问:“什么东西?”

郁初拿出一盒避孕套和润滑剂。

江洐野脸色肉眼可见地变难看。

郁初又起了逗他的心思:“今晚要用吗?”反正他料定了江洐野不会,更何况这里环境糟糕,可能还没江大少爷家中的狗窝干净奢华,想来也是不可能会在这种地方做点什么事。

“不用!”

“好的呢,那我收起来,等下次再用。”

“”江洐野合理怀疑郁初在跟他打嘴炮,不甘自己逞下风,开口:“突然想起来,还没认真问过你一个问题。”

“什么?”

江洐野挑挑眉:“你到底是只喜欢男人,还是男女都可以?”

郁初:“”这个问题还真难倒他了,事实上,他男的女的都没有喜欢过。

他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只喜欢你。”

江洐野并不信,咄咄逼人:“以前没看过a片?对着女人能不能硬你不知道?”

“我没看过”

青春期阶段,班里的男同学会讨论这些话题,关系好的还会约着一块儿去某人家里看,可这些事往往都与郁初无关。一方面是郁初本人无欲无求,对这方面并没有什么好奇心和兴趣,另一方面则是班里的同学一直觉得他是高冷不可攀的学霸加帅哥,长得就不像会看片的,自然没人敢这么不识趣去找他聊这个。

“”江洐野问不下去了,无话可说:“还挺纯情。”

郁初凑近他,故意道:“但是跟了你之后,我特意去看了gay片学习,没硬,所以我也不喜欢别的男人,我肯定我只喜欢你一个。”

江洐野这次没有推开他,他对郁初的亲密已经没有那么排斥了,自以为不是很酸地问他:“哦?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跟那个女的被拍到了?”

郁初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你是说严老师吗?那都是狗仔瞎拍的。”他解释了一下当时的场景。

听完后,江洐野心里舒坦多了,连看着面前几碗菜都顺眼了不少。

郁初关心道:“来考察项目的话,得好几天吧?”

“嗯。”

“那你住哪?”

“睡车里。”

“啊?”

江氏的人来这边考察,自然有秘书订房间,然而矫情且有洁癖的江大少爷并不乐意住,宁愿睡车里。

郁初客气地提了句:“要不睡我这?我屋子很干净,我和齐哥打扫过,床上用品也都是自带的。”

江洐野倒不嫌弃郁初的,只是这破酒店连个沙发都没有,他要真住下意味着两人得睡一张床。

“我喜欢一个人睡。”

“我们两个都是大男人,没关系的,而且我睡相很好,不会吵到你。”

江洐野带着怀疑的目光看了他一眼:“你不直,我觉得我很危险。”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