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装绿茶招惹豪门大佬后我红了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karl的内部消息的确灵通,wetyrn的“snow”系列在他说不久之后,便铺满了商场、地铁等人流量最多的黄金广告位,郁初这个生面孔算是开启了“刷脸模式”。

长得好看的人总是容易引人关注,郁初天生冷白皮,气质清冷,与这款“冷香”再契合不过。

“snow”虽然是男香,可却有不少女性消费者冲着郁初和karl的脸去选择购买,竟意外地契合,许多网红博主纷纷出了香水测评,“snow”销售量稳步上升,甚至到了供不应求的地步。

郁初作为代言人,收到了不少品牌方寄过来的同款。他到手的第一件事,便是送给“老板”。

江洐野一如既往能挑刺,明明心里觉得这人还算有良心,嘴上却非要说句不好听的:“别人送你的,你又拿来送我,有没有点诚意?”

郁初知道他那性子,好脾气地哄:“这是我第一个代言的产品,我觉得挺有纪念意义的,所以想分享给你。也是因为你,我才能有这个机会,谢谢你,对我这么好。”

“我对你不好,少自作多情。”江洐野把香水收起来,“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勉强收下好了。”

“嗯!”

“周尧约我吃饭,我要走了。”

郁初扯了扯他的衣角,那双漂亮的眸子正满含期待地注视着他。

江洐野秒懂,无奈:“可以带上你。”反正就是几个熟人之间的聚餐。

郁初低头抿唇微笑,纤长卷翘的睫毛微微颤动,腼腆道:“那我去换身衣服。”他今天在家只穿了一件舒适的连帽卫衣。

“不用换,这样就可以。”江洐野盯着他的眼睛,问:“你这睫毛不会是假的吧?”怎么会有男人的眼睫毛又长又翘,他实在想不通。

“啊?假的?”郁初一脸茫然,摇头否认:“我本来就长这样,原来睫毛还可以有假的吗?”

这话可谓是凡尔赛而不自知。

江洐野嫌弃地瞥了他一眼:“这你都不知道?美容医院可以种睫毛。”

“哦。”郁初心想,不是直男吗,懂得还挺多,又酸溜溜地脑补,不知道是陪哪个女孩子去过。

至于江洐野为什么这么了解,当然是因为他那个爱美的亲妈。

“走了。”江洐野从茶几上拿起钥匙,催促道。

郁初却坚持要换件衣服,江洐野觉得他太磨叽,说:“又不是去参加什么晚会,换什么换!”按他的审美来看,郁初身上这一身白色卫衣足够入他眼,把对方衬得像个刚入学的大学生,看着特嫩。

然而郁初已经溜进房间,并不理会他。

江洐野看了一眼手表,站在房门口威胁:“给你三分钟,超时你就别去了。”他认为一个大男人换件衣服三分钟是绰绰有余,不设定成一分钟已经是他宽宏大量。

郁初的衣柜整整齐齐,强迫症看了都要夸一句佩服的程度。他很快就挑好了自己想穿的衣服,又整了整发型,完全是在认真践行齐顺常常念叨的那句“你得有点偶像包袱”。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江洐野盯着手表,对着房门后的人,咬牙切齿一字一句:“三分十五秒,你超时了,自己在家待着吧。”说完毫不留情地只管自己走。

郁初上前两步,伸手挽住对方的胳膊,满脸委屈:“我只是想跟你穿一个款式的衣服而已这样就能像情侣装一样了我知道你肯定不会愿意和我穿的,就想着自欺欺人一下”

听到这话,江洐野低头看他们两人身上穿的外套,的确是同一色系且相近款式,不仔细看压根看不出什么区别。赵安缇会定时让几个知名大牌送最新款过来,一部分是江洐野的尺码,一部分是郁初,会有款式相近的衣服也是正常。

“花里胡哨。”江洐野面带嫌弃,却没有否认情侣装的说法。这要是摆在以前,他一定会吐槽“过于做作”。

“带我去吧,好不好~我下次一定加快动作。”

“还想有下次?”话虽这么说,但他却在开门时示意郁初先走,再一次毫无原则地为对方打脸自己的话。

郁初不敢再耽搁,乖顺地走在前头,去摁电梯。

等两人到酒店停车场,郁初才敢弱弱地开口问:“你们朋友聚会,我跟过来是不是不太好啊?”

江洐野冷笑一声:“到了你才记得问?我可以让司机现在就送你回去。”

跟这人就不能假客气,郁初在心里吐槽。但他嘴上不敢吭声,瓮声道:“不想。”

“不想就老实闭嘴。”

江洐野带着他走vip通道,到了包厢。除了周尧、彭滔、李明辙外,还有几个生面孔。这些人,家里头都是各行大鳄,能够得上和江家说话谈合作的资格,小辈们关系也还算可以。

其他人都彼此认识,但对郁初却极其陌生,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

江洐野替他介绍:“郁初。”十分简洁大方,也十分欠揍,但因为是他开的口,并没有人敢提出异议。

李明辙惯会来事,现成坐着的可都是可利用的资源,他哥俩好似的搭着郁初的肩,煞有其事地说:“你们这些人上不上网啊?消息滞后了啊。郁初是我公司艺人,以后各位家里有什么代言啊、投资的剧啊,考虑一下咯,稳赚不亏。”

江洐野用力甩开他的胳膊:“把你的狗爪拿开。”

“……得嘞!”李明辙大无语,他明明是在帮江大少爷的人说话,还落不得一点好。

坐在的人都精明着,或多或少猜到了江洐野和郁初之间有点猫腻,尽管不太确定这猫腻是哪方面的,但能让一向眼高于顶的江大少爷护着,那此人绝对不一般。

有个家里做机械制造的,跟李明辙关系不错,偷偷问他:“这个郁初,能跟着我们小江总,有点东西啊。”

李明辙又想起了那只表,想起屡屡为对方破例的江洐野,他叹气:“什么叫有点东西,那叫很有手段好吗!”把人给迷得没有原则。

这人没听懂,想继续追问,李明辙却有分寸地不肯再多说。

几个人热热闹闹地聊起天来,郁初跟他们也不熟,本该像个局外人,但好在江洐野一直没忘了他,一会儿给他点果汁一会儿让他多吃点,跟喂宠物似的。

别人见到江洐野如此态度,对郁初也相当客气,为了不让他被冷落,刻意抛出话题来聊。

郁初装作不知情地提起:“刚刚我出去透了透风,看楼下好像很热闹的样子。”

“宋家那小子在楼下搞了个拍会卖,哦对,宋宗阳,你既然是艺人,应该认识他吧,他是这次拍卖会发起人之一,估计邀请了不少来。”

宋宗阳十九岁男团出道,半年后单飞,传说家世显赫,好资源争先恐后等他挑,稳坐顶流宝座至今。

郁初在桌底下握紧拳头,面上却不显,随意道:“拍卖会?那应该很有趣吧。”

彭滔:“有趣个屁,他给我们都发了邀请函,我们都没去。”

宋宗阳伪善且表里不一,他们这群人一向看不上他。

周尧笑笑:“下次有别的拍卖会,你让阿野带你去好了,宋宗阳这个就算了吧,无聊,也没什么上档次的东西。”

江洐野对宋宗阳无感,毕竟那小子也没胆子敢来招惹他,但这并不代表他没从自己好兄弟里听说过对方那些“丰功伟绩”。

郁初今天就是奔着这次拍卖会而来,当然不乐意就此放弃,他在江洐野耳边轻声说:“可不可以跟我去一下洗手间?”

“你是小学生吗,上洗手间还要人陪。”

“”郁初僵硬假笑,“我有事和你说。”

江洐野直觉没什么好事,并且预感对方大概率又要提什么无理的要求。

一群人聊得正欢,也不妨碍他们注意到江洐野带着郁初去了洗手间。

“什么事,你说。”

“我想去楼下的拍卖会。”进入拍卖会需要邀请函,他没有。

“你想去,我下次带你去更好的,楼下那个没意思。”

郁初坚持:“我就想去这个。”

“听话。”

郁初上前抱住江洐野的腰,将脸贴在对方脖子处,撒娇重复:“我想去。”

脖子痒,心也痒。

江洐野想要挣脱,郁初不让他如愿,抱得更紧,又开始卖惨:“我有想要的东西,特别特别想要。”

“要什么你直说,我让人买给你。”

“你带我去我就告诉你。”

江洐野觉得这是件小事,但他并不想让郁初得逞,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以及之后的无数次。他不能每次都对对方心软,他必须强硬些。

况且他是真的瞧不上宋宗阳,不想“屈尊”去给对方捧场。

“你别想了,回去给我老实坐着。”

听到江洐野严肃的语气,郁初松开手,默默后退一步,应了一声:“哦。”

江洐野啧了一声,这他妈是用完就丢?

郁初不再理他,旁若无人地弯下腰,洗了双手,然后推门而去。

江洐野慢他一步。

饭桌上,两人之间毫无交谈,即便是视线撞到一起,郁初也立刻移开,根本不去看他一眼,偏偏自己还是一副受了委屈楚楚可怜的模样。

这样子,惹得周尧这个真基佬万分心疼,他最看不得美人伤心。

周尧把江洐野喊到一边,用下巴指指郁初那个方向,问:“怎么回事?”

江洐野不耐烦地说:“给我摆脸色呢。”至于原因,不说也罢。

周尧震惊,从小到大,敢在江洐野面前拿乔的还真没几个,即便是有,下场往往都很难看。

“那你们两现在这算是冷战?”

“嗯。”

“都多大人了,别这么幼稚啊。”

“是他在跟我闹!”简直无理取闹。

周尧开始做和事佬:“那你总得给人家个台阶下,再随便说几句好听话哄哄他,不然你板着个脸,就算他想和好,也要被你吓走。”

江洐野怀疑自己听错了:让他哄人?绝对不可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