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装绿茶招惹豪门大佬后我红了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赵安缇觉得自家老板这几天情绪有些不对劲,虽然并不明显,但她从微小的细节中,察觉到了那么点异样。

老板的心情严重关系到自己的工作,赵安缇思来想去,都没琢磨出个所以然来。江氏地位无法撼动且稳步上升,江洐野自己投的项目日进斗金,他和江董江夫人健康无恙。一切都在正轨上,并无反常。

排除了事业、身体外,那就只有感情了。

她看了看郁初的行程表,这几日依旧在组里拍戏,不像是能给江洐野添堵的样子。但她依旧试探着问:“郁先生下月初杀青,是否需要帮您安排活动庆祝?”

江洐野不冷不淡:“你看着安排,简单随意点。”

“好的。”这说明他们两的相处也没问题。

万能的赵秘书,再一次在江洐野这条“阴沟”里翻了船,这位大少爷总是丢给她无解题。

然而真正觉得挫败的,另有其人。

赵安缇走后,屋子里便只剩下江洐野一个人,瞬间进入郁闷状态。

周尧和李明辙他们讲荤话时,他虽然从不参与,但不代表他没听见。男人么,在那方面总有些虚荣心,凑在一起就开始吹自己的时长和次数,非要一较高下。

江洐野从小到大,任何一方面就没输给过别人。可在床事上,却被郁初说只有一次,他作为男人的尊严仿佛碎了一地。

最后,他把这事归结于自己喝多了,又是第一次没经验,难免没发挥好。

可即便如此自我安慰,还是他妈的想不开!

怪不得郁初总怀疑他不行!

wetryn毕竟是国际大牌,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时尚的风向标。广告播出后,郁初在时尚圈名声大噪,一是因为他当初作为一个籍籍无名的新人可以获得wetryn的赏识,二是因为郁初的颜值和气质。

时尚圈最看脸和气质,有些明星哪怕很红,落在他们眼里却依然只有“不够时尚”、“太土”这种毒舌的评价。

但郁初不一样,那张脸纯属老天爷赏饭吃。

多亏于此,他收到了一线杂志《plookm》的邀约,为其12月的副刊拍摄封面。

对于杂志来说,副刊的地位仅次于正刊和特刊,且12月闭年,也算是比较重要的月份。这对郁初这个咖位的艺人来说,已经是极好又难得的时尚资源。

严雪姿作为视后,且混迹娱乐圈多年,自然有自己的人脉。她听说郁初要去拍杂志封面后,还特意和副主编打了招呼,让对方关照点自己这个戏里的“男主角”。

李明辙不用江洐野多说,主动吩咐手底下的人去跟《plookm》的人交涉。郁初既是他好兄弟的小情人,又是他公司底下的艺人,于公于私,捧红郁初都是他该做的。

这样一来,杂志方的人也不敢随便懈怠,特意选了最好的化妆师、造型师、摄影师。

按照约定好的时间,郁初前往摄影棚,且为了以示尊重,他提前到了。然而左等右等,直到过了约好的时间,依旧没等到其他人影。

只有杂志方的一个工作人员跑过来,一个劲道歉:“实在不好意思,徐望轩那边突然要求改日期,必须今天拍,妆发老师和摄影师只好先过去负责那边了。”

“徐望轩?”齐顺问。

“唉唉唉,是这样的,一般来说我们封面主角都会有一段保密期,不过现在也没必要保密了。这一期正刊是宋宗阳,增刊封面是徐望轩。本来是根据你们的行程来安排的,不会有任何冲突,但是徐望轩那边临时改时间,这”

后来的话没说完,郁初也明白,娱乐圈么,谁红谁说了算。

齐顺义愤填膺,他百分之九十九确定,一定是徐望轩那边也收到了什么风声,故意来这一出,就是想给郁初找麻烦。

工作人员说:“现在有两个方案,一是麻烦郁初老师重新再定个时间,我们下次再拍,另外一个就是换个造型和摄影团队,跟我们合作的老师都是非常优秀的,有很多获奖作品,但是不确定他们今天有没有空,要约的话也不可能立刻到场”

不管是哪个方案,听起来都挺欺负人的,且言外之意非常明显。

杂志方说的客气,可其实根本没当一回事,并不觉得一个新人敢跟他们翻脸。

每个杂志都有各自独特的风格,主编等人也有独属的喜好,艺人来拍杂志,造型团队和摄影团队都由他们挑选、指定,若是非要执意用自己的团队,像《plookm》这种强硬的,只会引起杂志方的不满。此时也不可能说什么用自己的团队这种话。

齐顺想给李明辙打电话,既想告状,又想询问如何处理此事。不过在他拨打电话之前,李明辙的电话先打到了郁初这。

作为娱乐公司的老板,李明辙与各个杂志多多少少都有些交情。杂志方自知理亏,主编特地给他打了电话表示歉意,李明辙当然也知道这事欺人太甚,可放在娱乐圈里再正常不过,且这事一闹,对方主编还得欠他一个人情,他是个商人,权衡利弊后自然觉得不如暂时吃下这个小亏,以后才好提更大的要求。

他劝郁初:“我们这叫失小得大,对吧?”

“嗯。”郁初语气淡淡的,听不出多余的情绪。

李明辙试探着问:“那咱们就改个时间?”

“可以。”

“那这事你可千万别告诉江洐野啊。”不如这大哥指定要发脾气,可能还要闹个天翻地覆,到时候大家都别想好过。

郁初犹豫了几秒,答应他:“好。”

“还是咱们郁初通情达理,嘿嘿嘿,我这就帮你再去找几个好资源去,肯定不让你吃亏。”李明辙又说了几句好话才挂。

齐顺比郁初本人更生气:“就这么算了啊?”

郁初还没说话,就收到了一条短信,是一张徐望轩的自拍,背景是在某个化妆室,身后有好几个人影,其中一双手正拿着卷发棒在帮他做发型。

也不知道他是从哪要来的郁初的手机号码,特意发这种照片过来挑衅他。

齐顺也看到了,怒气更甚,冲着空气拳打脚踢,俨然将空气当成了徐望轩。

郁初收起手机,当下有了主意,侧头看齐顺:“你先回去吧,我去找江洐野。”

齐顺兴奋地搓手手:“你、你这是要去找江总告状了啊!”

郁初满脸无辜地否认:“我答应了李总不会告诉他。”

“可这!”齐顺咽不下这口气:“我们明明有那么大的靠山,为什么不”

郁初打断他的话:“不说这个,我让司机送我,麻烦你自己打车回去。”

他边说边往停车场走去,给江洐野打电话,半分钟后才接通。

“你在哪呀?我可不可以去找你。”

“我在公司开会,要两个小时。”

江洐野虽说目前还不乐意回公司帮忙,可他拎得清,集团内部重大会议他作为股东必然会参与。这次就是有个重大决策案,需要董事会和众高层投票决定通过与否。

“噢”郁初换上软软的嗓音:“那我去你公司附近等你好不好?”

“你有事?”江洐野十分冷漠,近段时间内他并不是很想见郁初,一见到对方,就会想起自己只是个“一夜一次男”罢了。

“没事呀。”

“没事不用来找我。”

“”好没情趣一男的。

郁初深吸一口气,撒娇:“可是我想你了,我们好久没见了。”

“也就一个多礼拜。”

“那就是很久了”

“你怎么那么粘人?”

赵安缇站在江洐野两米外,提醒:“江总,会议马上要开始了。”打情骂俏个没完了,她很想提醒对方,说这些话的时候能不能注意点表情管理?

“好不好?”郁初又问了一遍,尾音微微上扬,勾得江洐野心痒痒。

“随便你。”

赵安缇的话郁初也听见了一点,很识趣地不打扰他们的正事,说:“那我不打扰你工作了,等会见。”

江洐野收起手机,突然想起了什么,问赵安缇:“他的行程表上不是写着今天要拍杂志?”

赵安缇打开文件再次确认:“是这么写的没错。”

“拍个封面有这么快?”

“不太合理。”

江泓业看着在走廊交谈的江洐野和赵安缇,开口:“磨蹭什么,想让所有人都等你啊?!”

“急什么,你又不赶飞机。”江洐野反驳。

“时间观念,你懂不懂?”

江洐野手插口袋,吊儿郎当的:“我的时间很值钱,当然懂。”

赵安缇顶着炮|火和硝|烟,说:“江董、江总,会议马上开始,两位还是先进去坐着说吧。”

郁初挂了电话后,便让司机送他去江氏周围的一家咖啡店。

在路上,徐望轩似乎因为挑衅得不到回应,又陆陆续续给他发了好几张照片。

郁初丝毫不理会,毕竟现在可不是回复他的好时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