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装绿茶招惹豪门大佬后我红了 > 25、第二十五章(倒V开始)

25、第二十五章(倒V开始)


若不是启明星辰的保安认识江洐野这张脸, 知道这位先生是他们老板的朋友,否则就眼下对方这气势汹汹的模样,他们差点误以为是上门来讨债的。

不过对于李明辙来说, 江洐野跟要债的也差不太多。

江洐野一进门就是劈头盖脸一顿质问:“这事为什么不告诉我?”

李明辙无语,这枕边风吹的未免太过迅速, 他转头看向郁初:“不是说好了不告诉洐野的吗?”

郁初正想开口解释,就被江洐野打断。

“你冲他发什么火?敢瞒着我还有理了?”

李明辙无语, 他只不过是问了郁初一句话, 怎么就被扭曲成冲他发火了?他语气明明好得很。

“这么一件小事我还能处理不好啊。”

“你这叫处理好了?”

“《plookm》的主编现在欠我一个人情,这不好吗?下次从他手里置换点更好的资源过来, 稳赚。”

“都被踩在头上欺负了,好个屁!”

“诶,不能这么说,你看啊”李明辙头头是道,给他算起了账。

郁初扪心自问,他并不想挑起江洐野和他朋友之间的矛盾, 且如果他是李明辙, 他也会做跟对方一样的决定。

他插嘴说:“李总是从大局考虑,这么做我理解。”

“还是郁初明事理。”

“你哪头的?”江洐野不悦。

李明辙不像江洐野,疯起来什么都不管, 他仍存有理智,对郁初说:“你先去外面坐会儿,我和洐野单独聊聊。”

郁初先看向江洐野,等对方点头同意了, 才听话地出了这办公室。

见没有第三人在场,李明辙毫不避讳地说:“你不觉得你对郁初太好了吗?”

“有吗?”江洐野并不承认:“也就一般吧。”

“你现在都为了他来找我算账了,还叫不好?”

“就事论事, 他是我的人,别人欺负他算怎么回事啊,这不是等于打我的脸吗?就说说你,

从小到大我让谁欺负过你?”

小时候,李明辙打不过其他小屁孩,是江洐野这个小霸王替他揍回来。包括李家,在生意上也多得江家的庇护。不夸张的说,李明辙除了被江洐野本人欺负外,其他人确实真不敢随便在他面前造次。

然而此刻,李明辙一针见血:“可别人谁知道他是你的人?压根就不会丢你的脸。”

“”

“更何况,我和郁初,那能一样么?我跟你,是从小玩大到的好兄弟。而郁初,只是个你养了几个月的小情人。”

“”

“咱们这个圈里的,养个小玩意不就图个新鲜,物质上从不亏待,身体上也不虐待,这已经够好了,没必要这么费这心思。如果受委屈的是你老婆,我绝对二话不说跟人家闹到底,可郁初是吗?”

这个问题把江洐野问懵了,难道他真的越界了吗?

郁初等在外面可谓是坐立不安,也不知道两人此刻是何场景,他硬着头皮敲了敲办公室的门,不懂事地打断他们的谈话:“我想回去了。”

江洐野冲着门板方向道:“再等我几分钟。”

“好。”

李明辙恨不得这两尊大佛赶紧走人,不想再多说:“走吧走吧。”

沉默了半分钟,江洐野转头睨了他一眼,突然严肃道:“他既然跟了我,我不会让他受委屈。”他又不是没能力保护对方。

“你完了!!!”李明辙叹了一口气,跟他老实交代:“其实吧,徐望轩有个金主,别人或许打听不到,但我知道,而且你也认识,郑达剑。就冲着郑达剑,我也不好多做什么。”

“不认识。”无意义的人,不会被他记住。

“永达食品那位。”

永达食品也算是国内比较知名的食品品牌,包括饼干、饮料多个产品。

江洐野有了点印象:“哦,是他啊。那这事就好办了。”

“你想做什么?”

“治标不如治本。”



明辙担心这位大少爷把事情搅得天翻地覆,事先提醒:“你可悠着点。”

“我有分寸。”

这话从他嘴里出来,李明辙压根不信。

江洐野带郁初回家,郁初一路上倒是说了不少好话,他只想报复那些伤害过他的人,并不想让江洐野和李明辙之间产生什么嫌隙。

江洐野听烦了:“闭嘴!”

郁初立刻不吱声。

“哟,今天怎么不哭了?”江洐野乐了,觉得稀奇。

“我什么时候哭了?”

“某些人跟朵娇花似的,常常说我凶他,惨兮兮的。”

“”那也没有到那种程度。

能理解李明辙的做法是一回事,可被江洐野这么无条件偏心的时候,郁初却忍不住开心。

他二十五年的生命中,最幸运的事是成为他父母的孩子、成为郁心的哥哥。过人的智商和外貌,让他承受过许许多多的赞美和吹捧,但他从不觉得这有什么。生活对他并不友好,他也曾怨天尤人,可还是在一次次的挫折和打击中重新站起来,不服输地想要看看还能再多倒霉。

遇见江洐野,让他极其难得地觉得很幸运。

他想,真希望别那么快就被江洐野甩掉。他很想,继续留在他身边。

郁初不计较这话,上前牵起他的手,跟他撒娇:“今晚留下来吗?”

“不。”

“为什么?”

“我喜欢一个人睡。”

“你可以睡主卧,也可以睡客房,有新床单,也有新睡衣。”

“哦,还是不想。”

回到悦湾一品后,郁初大展身手做了一桌的菜,算是把对方的胃给照料舒坦了。然而对方“吃完就翻脸”,不带犹豫地就要走。

郁初抱着他不肯松手:“你留下来陪陪我嘛。”

“你比我还大呢,又不是小孩,还要人陪。怎么着,用不用给你讲个睡前故事哄你睡觉啊?”

郁初呵呵冷笑两声,这话仿佛在嫌弃他年纪大呢。这个人的嘴,有时候真的不开口比较好。

“嗯,你给我讲故事我就听。”

“还挺会顺杆子往上爬。”

郁初握着江洐野的手,引导着对方搂着自己的腰,头枕在他的肩膀上,声音软糯:“又不是没睡过。”

江洐野猛然又记起让他男性尊严大打折扣的“一夜一次”,这事是他心里的刺,他总想找机会拔掉。正好今天清醒,想着择日不如撞日,要不再试一次?

有了这主意后,他若有所思。

郁初察觉到他没刚刚那么抵触,问:“怎么了吗?”

江洐野咳了一声,不自在地说:“你先去洗澡。”

“你不会趁我洗澡的时候溜了吧?”

“想什么呢!我今晚留下来。”

“好!”

虽然不明白这人为何换了主意,但好在结果是自己想要的,郁初也没多想,很听话地去主卧的内浴洗了澡。

江洐野则在外头的浴室洗。

他冲澡的速度很快,出来后没看见郁初的身影,嘀咕了一句“磨叽”。然后从外套里掏出手机,在某网站搜索“男男教学视频”。

在客厅看这玩意让他很别扭,生怕郁初突然冒出来,若被看到,那他岂不是很没面子。于是又揣着手机躲进浴室,一个人暗戳戳地看。

视频刚开始,两个外国男主角先是走过场的剧情,江洐野没闲心听他们叽里呱啦在讲什么,反而忍不住点评:“脸没郁初好看、皮肤没郁初白、腰没郁初细、腿没郁初长播放量top1就这水平???”

一分钟后,视频里的主角开始脱衣服。

“”江洐野坚持了没几秒钟,实在看不下去,遂关。

他觉得他不行。

郁初见浴室门仍然紧闭,敲了敲:“您好了吗?”

江洐野拉开门:“好了。”

郁初头发半湿半干,柔软地垂下来,睡衣的领子有些低,露出纤细白嫩的皮肤和精致漂亮的锁骨,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沐浴露香味,那双水盈盈的眼睛一望过来——

江洐野又觉得他可以了。

他这人做事

一向单刀直入,有了这个想法,便扯着郁初的手腕往房间里走,显得有几分迫不及待。

郁初还一片茫然:“怎么了?”

走到床边,江洐野把郁初往床上一推,说:“我觉得我们今天可以试试。”

“啊?什、什么?”

“你不愿意?”

郁初口是心非,装出受宠若惊的样子:“我当然愿意,我开心还来不及呢。”

“嗯,那脱吧。”江洐野故作淡定。

郁初低下头,那双骨节分明的手,落在睡衣扣子上,他又悄悄抬起眼眸望向面前的人,观察对方的表情。

事情朝着他不可控的方向发展,他一时不知道是该任由此事发生,还是找借口拒绝

屋内暗潮涌动,心思各异。

江洐野突然弯下腰,握住他的手,制止他的动作:“算了。”没有爱的性,并不是他想要的。

虽然想吐槽这人过于善变,郁初却还是打从心底里松了一口气。

他并不是不愿意委身于江洐野,他只是变得贪心了,他更想要江洐野是因为有一点点喜欢他才愿意和他做。

作者有话要说:  江洐野:我可能是要完了,我对男人(仅指郁初一人)的身体有欲望了ta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