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装绿茶招惹豪门大佬后我红了 > 28、第二十八章

28、第二十八章


得益于wetryn的香水广告, 越来越多的品牌商相中了郁初的形象,最近就有某个知名美妆品牌邀请他做中华区大使,齐顺替他接了下来。确认合同无误后火速签约, 又赶去拍了物料,齐顺单方面替他家郁初忙得不亦乐乎。

而郑达剑那头, 却根本开心不起来。他本想带着徐望轩上门道歉,然而压根见不着江洐野这人。

去江氏找他, 对方前台声称“不好意思, 小江总基本不来公司”。郑达剑就觉得这说辞过于离谱,有哪个继承人敢心这么大, 他认为这纯粹是对方的借口。

他又厚着脸皮去江家,对方管家却道:“江少爷在外头住,至于是住哪里,我劝郑总最好不要前去打扰,小少爷不喜欢。”

这么来,郑达剑火气更旺, 全部都撒在了徐望轩身上, 控制不住时还会拳打脚踢:“这事你必须给老子解决了!否则我要你好看!”

徐望轩能见到江洐野的可能性为零,只能听从孟楠的主意,从郁初那下手。

好巧不巧, 打听到郁初近几天的行程,正是拍《plookm》的副刊。

他们抢对方造型团队逼对方改日期的事就在不久前,现在可算是善恶终有报。孟楠先替徐望轩打了退堂鼓:“要不还是等下次再说?”

这事拖天,便多份麻烦, 且郑达剑根本不给他多余的时间,徐望轩只能破罐子破摔,硬着头皮上。且好歹他和《plookm》的工作人员相识有交情, 贸贸然去摄影棚也不会被拦着。

尽管上次闹得不太愉快,但郁初并没有给杂志方甩脸色,而是相当配合拍摄工作,甚至还请大家喝了咖啡,让在场的人都对他多了几分好感,同时也多了几分愧疚。

郁初的脸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且状态好相当上镜,拍摄进行得十分顺利。

收工后,他在化妆间里遇到了早已等他多时的徐望轩。

齐顺跟在郁初身后,想把人赶出去。

徐望轩先开了口:“我有话要和郁初单独聊聊,麻烦你们先出去。”这个“你

们”指的是齐顺和孟楠。

齐顺自然不会听他的,他转头看向郁初,对方点点头,示意他去外面等着。

郁初瞥了徐望轩眼,平静道:“有事?”

“你装什么傻?”徐望轩张嘴就没什么好话,但心想自己是有求于人,又硬生生把脏话憋回去,假笑:“以前的事我跟你道歉,我这有几个还不错的剧本,我推荐你去演好吧?就当是我补偿你的。之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没认出江总,是我的错,你能不能给我个跟江总见面的机会,替我引荐下?”

徐望轩心里也有自己的小九九,既然江洐野喜欢男人,那为什么不可以是他呢?像这种地位和身份的人,哪个不是左拥右抱浪迹情场,他自认自己颜值上乘,有机会争。

对于他的话,郁初是半分不信,无论是亲眼所见还是听人所说,眼前这人打压新人、欺软怕硬的腌臜事可没少干。此刻的示弱也无非是被握住了把柄,旦有机会反咬口,徐望轩才不可能对他心慈手软。

“说这些话,你不觉得恶心吗?”郁初头次说那么直白又伤人的话。

徐望轩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你不觉得你惺惺作态的样子令人作呕吗?”他不加掩饰地表达自己的厌恶。

他们在同个剧组时,除了把他锁在屋子里,徐望轩还故意多次ng,为的就是让他重拍几次吊威亚的危险打戏,甚至还擅自给他加戏,诸如大冷天跳进池塘的戏码,害他发烧不说,这几场戏最后还是剪没。

徐望轩看出来了,郁初就是铁了心不愿跟他讲和,他认为对方就是在恶意报复他,他也根本接受不了曾经的个小配角现如今敢对他这么说话,撕破脸说:“装着副清高样结果私底下还不是被男人操,你岂不是更恶心?”

郁初觉得好笑,这人怎么有脸说他?

他扯了扯唇角:“你不也是吗?”

郁初从桌上拿了块化妆师用过的小海绵,捏在手里把玩,冲他挑眉挑衅道:“江洐野又帅又有钱,这样条件的人打着灯笼都找

不到,能被他睡,是我赚了。”

“”徐望轩没法反驳,事实确实如此。比起油腻秃头啤酒肚的中年男人,江洐野这样的“金主”的确稀少。

他深吸口气,又伪装出和善的表情,语重心长地说:“作为过来人,我是为你好,才跟你这么说,靠那些男人是靠不住的,等新鲜感过,腻了就能随时把你丢掉你现在跟我翻脸,实在是没必要。你想红,我可以帮你啊,我的团队可以借你,我还认识几个节目制作人,都可以介绍给你。如果你想跟我炒作,我可以配合,我点儿都不介意你捆绑我。”

郁初觉得好笑,故意刺激他:“你说的这些,江洐野都可以给我更好的,我为什么要你的?”

徐望轩的表情彻底崩坏,无能狂怒:“郁初!你他吗别给脸不要脸!你以为你能留得住江洐野多久?你的资源都是他给的吧?在床上没少卖力吧?”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毕竟某位“冰清玉洁”的直男|根本不给他卖力的机会。

徐望轩破口大骂,什么难听的词汇都冒了出来,好在这的隔音效果好,否则怕是早被人听去了墙角。

被骂的当事人就像围观跳梁小丑的局外人,全程无动于衷。

门突然被暴力推开,是脸色铁青的江洐野,他在停车场等了会儿,见郁初还没来,便有些不耐烦,于是亲自过来找人。却在推开门的这瞬间,听见了徐望轩怒骂郁初的声音。

孟楠慌慌张张跟在江洐野后面,他压根没胆子敢拦这位大爷,也知道这出无异于火上浇油。

徐望轩立刻闭上嘴。

江洐野冷笑:“不继续了?”、

徐望轩时有些混乱,说话颠三倒四:“江总,我想找你很久了刚刚是个误会,你听我解释啊不对,是郁初先骂我的!”

郁初已经从冷漠脸切换成了委屈脸,抬脚走到江洐野身边,轻轻扯着他的袖口:“你终于来了”

“怎么回事?”

“徐望轩说他和那位郑总想见你,但是你不

见,于是想通过我见到你,”郁初半真半假地说:“你不想见的人,我不会擅作主张。我不肯,他就开始骂我”

徐望轩:???

虽然大部分符合事实,但他骂他好像并不是这个因果关系呢。

“江总您听我说,是郁初先骂我恶心的!!!”

江洐野当然不可能听他的,伸手摸了摸郁初的后颈,以示安慰。又冷冷看向徐望轩,开口:“郁初那么柔弱,连骂人都不会,怎么可能会说这种话?”

徐望轩、孟楠:“”您的滤镜未免太深了些。

“就算骂你了又怎么样?那也是你该骂。”江洐野护短护得理直气壮。

而郁初只是安静地站在他身边,并未多语。

徐望轩在那刹突然明了,江总看来是吃柔软挂的,喜欢弱弱的小白莲。这招他也会,开始娇滴滴地哭诉道:“江总,我们之间的误会太深了,呜呜呜,请给我个解释的机会。”还间歇性地来几声抽泣。

“?”江洐野皱眉,搓了搓身上起的鸡皮疙瘩,毫不留情地说:“你能别这么做作吗?”

郁初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徐望轩被羞辱地面色通红,孟楠哆嗦着嗓音,说:“江总,之前的事其实”

江洐野抬手制止,他并不想听这些,转而拉着郁初的手腕:“走了。”

“好。”郁初乖乖跟着。

即便孟楠和徐望轩想多加纠缠,他们也没这个胆量。

出了摄影棚,江洐野低头看郁初:“傻不傻啊?就由着他骂?”不过这事也给他提了个醒,以后要给郁初多备几个保镖,用来打人、防人。

郁初摇摇头,老实坦白:“没有,其实是我先骂他的。”

“哦,那他活该。”骂就骂呗。

郁初抿唇笑了:“你这样——”

“嗯?”

他顿了顿,眼里藏着万般星辰,说:“你这样,会让我自作多情,觉得被你宠坏了。”

江洐野复杂地看着他,脸色的表情变了又变,最后似是豁出去般:“随你怎么想。”

这话的意思就是,你可以这么认为。

齐顺这会儿很没眼力见地跟上来,见两人正“眉来眼去你侬我侬”,虽有做电灯泡的自觉,但还是得把正事交代完毕:“明天还有个物料要补拍,咳咳,江总、小郁你们约会的时候悠着点哈,那什么,别留什么痕迹。”说完就溜烟地跑了。

江洐野看齐顺不爽很久了:“你真的不要换个经纪人吗?脑子很不好使的样子。”

郁初轻轻挠他的手指,问:“所以你愿意在我身上留点什么吗?”

“请你自重!”

作者有话要说:  江洐野:嘤嘤嘤老婆又在勾我(脸红jpg)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