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装绿茶招惹豪门大佬后我红了 > 30、第三十章

30、第三十章


翌日, 郁初醒得比江洐野早,他悄悄拿掉搁在他们俩中间的枕头,灵活地翻身到对方身边, 又把江洐野的一只胳膊搭在自己腰间。

看起来就像是江洐野将他搂在怀里。

他已经能够想象到这人等会醒来后气急败坏的模样。

接着闭眼小憩,结果竟又萌生了几分睡意, 半梦半醒地睡了过去。

一个多小时后,两人被郁心的敲门声所叫醒。

被人吵醒的感觉并不好, 尤其是对睡觉喜欢睡到自然醒的江少爷来说, 他正打算开口骂人,结果一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郁初这张近距离的精致面孔。

再一低头, 只见自己的手还搂着对方的腰。

困意瞬间被驱散,江洐野坐起身来,“恶人先告状”,质问对方:“你为什么会在我怀里?”

郁初眼神惺忪,很是无辜:“我不知道呀明明是你抱着我,这好像得问你。”

江洐野无言以对, 迅速找借口转移话题:“你妹在门口喊你。”

郁初揉着眼睛, 蓬松的头发微翘,整个人看起来迷迷糊糊的。

好他妈可爱——

江洐野捂着心脏,不争气地想。

郁初拉开房门, 穿着漂亮小裙子扎着麻花辫的郁心兴冲冲地说:“哥哥,我们去散步!”

“好啊,等我先洗漱一下,你吃早饭了吗?”

“还没呢。”

“那你先去楼下吃早饭, 等我一会儿,我马上下来。”

郁心点点头,又伸长脖子往里探头, 她关心道:“洐野哥哥还没起床吗?”

然而并不能望见卧室,只能瞧见客厅和吧台。

郁初回头看了两眼,见对方正躺在床上思考人生,说:“算是还没起吧。”

郁心扮了个鬼脸:“洐野哥哥大懒猪,安缇姐姐果然没说错!”

“好了,你快下去吧。”郁初赶紧捂住郁心的嘴,生怕这“童言无忌”的话被江洐野听到,还得连累赵秘书。

郁心撇撇嘴,应了一声。

上午,郁初出门陪妹妹于林间小路散步。这里水网密布、小桥流水,小画家郁心灵感大发,当即从背包里掏出画板和颜料,开始勾勒起来。

赵安缇稍慢了两步赶到,对郁初说:“我陪心心,您去找江总吧。”

既然是来玩,郁初自然不好意思让别人帮他带孩子,更何况赵秘书平日里辛苦,难得休息,该抓住机会好好放松。

他连忙拒绝:“不用了,赵秘书你随意,我自己陪心心。”

赵安缇用一言难尽的表情开口:“陪心心就是放松。”

郁心很听话又有礼貌,也不会乱跑,就算是陪着她也能有闲心做自己的事。她若不用陪着郁心,那大抵又要被江洐野“剥削”,带江总比带一百个熊孩子还具挑战性,她选谁自然不言而喻。

“您还是快点去找江总吧,有您在他脾气也会好一点。”

周尧一大早就被江洐野从被窝里拎起来,直奔网球场。

简单热身后,两人开始单打。

球飞速擦过周尧的脸颊,直直落在铁丝网上,余力使球还在转动。

显然是下了狠手。

周尧撸起袖子,大喊:“你这他妈打的不是球是我吧?”

江洐野没出声搭理他,继续发球,一个比一个狠。恨不得这球落在周尧身上,以报昨晚之仇。

周尧:这精力旺盛发泄怒火的样子,莫非是昨晚欲求不满?

郁初赶到现场,看到的便是这么个画面。

球场上的江洐野身姿飘逸灵活,胳膊和腿部的肌肉线条完美,游刃有余地掌控着全场的节奏。

周尧余光扫到郁初的身影,跟看见救星似的,立刻甩掉球拍嚷嚷:“不打了不打了。”

郁初拿着毛巾上前,替江洐野擦汗,对方倒也很主动地低下头来配合他的动作,他又拿起手边的矿泉水递给他,江洐野猛地灌了两口。

周尧在一旁看得酸掉牙:“啧啧啧,狗男男。”早知道他也带个小男朋友过来了。

江洐

野问他:“要打球吗?”

郁初摇摇头:“我不会。”

“我可以教你。”

周尧欲言又止,想劝郁初最好拒绝,毕竟让江洐野教人,如果对方一遍没学会,百分之百会得到有关于智商的侮辱开始怀疑人生,好在这位大爷基本没闲心会愿意去揽这种活。

但他还没来得及阻拦,郁初已经点头答应了。

江洐野扫了他一眼,周尧识趣地让出场地,找了个休息凳坐下。

郁初拿起一块网球拍,江洐野从身后拥住他,贴着他的后背,手把手地教他握拍姿势。

眼下倒不管什么亲密不亲密了。

周尧翘着二郎腿看好戏,掏出手机拍了个小视频发到他们四人群里,诚邀李明辙和彭滔一同欣赏。

李明辙还躺在酒店大床上呼呼大睡,彭滔刚醒,立刻作为吃瓜群众发了个问号。

周尧:“阿野教人打网球呢。”

彭滔:“好兴致。”一点儿都不像他的风格。

“猜猜几分钟后会发火?”

“我赌不超过十分钟。”

周尧和彭滔自娱自乐得开心。

江洐野教完握拍、挥拍子后,开始教郁初发球。他带着郁初重复了几遍动作,还算标准,便放心地让他自个来。

结果郁初第一次发了个空球,第二次力度过小球没过网,第三次用力过猛直接过线,第四次发球触网

总之有无数个失败的方式。

周尧替郁初捏了把汗,这大概得挨江洐野一顿骂,按对方的脾气来说,可能还会来一句“你的手和小脑是多余的摆设”这种话。

然而事实上,在江洐野发火前郁初先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啊,尴尬道:“我好像没什么运动细胞。”

惨兮兮的。

江洐野把火气又憋了回去,心平气和:“没事,再来。”说完又给他示范了一次。

“你打得真好。”郁初适时地来点彩虹屁,把人哄舒坦了。

全程下来,江洐野竟一次火也没发,跟被什么附身了似的。

周尧过于惊讶,这太不像江洐野了,最后他只能归结于这人终于开窍懂得怜香惜玉了。

好在郁初后头表现不错,让江老师还算满意。

好好的一场网球教学硬生生被周尧瞧成了打情骂俏你侬我侬。

江洐野从背包里掏出一瓶汽水,摸了摸郁初的头,拧开瓶盖递给他。

“谢谢。”郁初抬眸看他,温顺地接过瓶子。

周尧在旁边哼唧了两声,连喝个水都要你来我往的,真是有趣。

郁初运动后有点喘,找了个地休息。

赵安缇带着郁心来找他。

郁心小跑过来,举着刚完成的画给他看:“哥哥,你看我画的!”是刚刚的风景写真,有模有样,确有灵气。

自家妹妹画什么都是最棒的,郁初的夸奖跟不要钱似的往外冒,夸得郁心尾巴翘上天。

“安缇姐姐也说我画得很好!”郁心又转头问另外两个人:“洐野哥哥,周尧哥哥,我画的好不好?”

周尧给江洐野使了个眼色,暗示对方对“小朋友”不要过于苛刻,说话也别那么伤人。

然而对方并没有接收到他的信号,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周尧正打算先来几句好话,身旁的江洐野先开了口。

“不错。”

赵安缇松了一口气,他这老板还会说人话,实在难得。

郁初向他投去感激的眼神。

江洐野煞有其事地端详了一会儿,道:“比那些什么大师画的好多了。”

赵安缇、周尧:这好像有点过了?

郁心哪听得出其他含义,还以为江洐野真这么认为,连忙否认:“没有没有,大师们肯定画的比我好。”虽然她也不知道洐野哥哥说的是哪位大师。

“还挺谦虚。”

郁心开始傻乐。

周尧也是个会拍马屁的,比江洐野更夸张:“没错没错,郁心画的比那些大画家还好,那些大画家不过是画的玩意值钱了点、有名了点,但都没郁心你的超凡脱俗,此画只应天上有啊!”

江洐野:好他妈浮



没曾想,这马屁没拍到点子上,反而让原本笑着的郁心突然垂头丧气起来,低着头不说话。

周尧磕磕巴巴:“怎、怎么了?”他生怕是自己说错话了才惹郁心不开心,他怕江洐野揍他。

郁心垂着脑袋:“他们的画可以卖钱,我的不行。”

江洐野乐了:“你还是个财迷?”

郁心坦然承认:“嗯!如果心心的画可以卖钱,那哥哥就不用那么辛苦了!我可以买好多好多好东西给哥哥,还有王婶婶。”

郁初刮了刮她的鼻子:“我不辛苦。”

“你的画我愿意买,随便开价。”江洐野做事简单粗暴。

郁心却不肯卖,她是小孩子心性没错,可不代表不明事理,她知道江洐野是看在哥哥或者可怜她的面子上才愿意买的,她也不想这个帅气的哥哥当冤大头。

无所不能的赵秘书则有更好的主意:“下月中旬有一场公益性质的拍卖会,可以将郁心的画作为竞拍品。”

赵安缇口中的拍卖会由江氏举办,这规模可比宋宗阳当初办的大多了,且入场的门槛极高,拍卖所得的所有收入都将捐给慈善机构。

郁初却觉得这不可行,即便大家是做慈善,也不至于拍下一个籍籍无名的新人的画,若没人要,郁心会更伤心。但他看见郁心听到这个法子激动又新奇的样子,开始纠结,思索着实在不行自己掏腰包拍下也不是不可以。

江洐野却更给面子:“行,那你就以我的名义把这画送过去。”

赵安缇:“好。”

这意味着什么,江洐野、赵安缇、周尧都再清楚不过。对于那些想巴结江氏的人来说,这可谓是莫大的殊荣。

周尧直呼好家伙,这爱屋及乌得未免也太绝了。

作者有话要说:  江洐野:讨好老婆的诀窍之一——讨好小姨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