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装绿茶招惹豪门大佬后我红了 > 37、第三十七章

37、第三十七章


-

大街小巷已经充满了新年的气息, 即便不是传统的春节,依旧热热闹闹,尤其是年轻人, 都在迎接着跨年的到来。

郁初白天有工作,是《心声》剧组的一个直播活动。既是为了庆祝新的一年, 也是为不久后电视剧的播出做预热。

整个直播以访谈为主,围绕拍戏时的趣事展开, 顺便聊聊各位主创新的一年有什么计划。

郁初虽为男主角, 但整场直播中,他很少主动开口抢话, 更热衷于当个安静的听众,只有主持人和其他演员把话题抛给他时,他才会说得多一点。

这倒是符合他平日里的性子,却急坏了他的粉丝。

[哥怎么不说话啊啊啊啊啊啊?]

[多整点镜头啊,本操心妈粉落泪了!]

[初初坐姿好乖巧,好像认真听课的小学生, 莫名戳中我笑点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么一说还真是!可能是太紧张吧。]

主持人可以看到实时弹幕, 很贴心地把话题往郁初身上引。

“嗯对,这是我第一次饰演男主角,作为新人, 首先肯定会有些紧张,担心自己的不足会拖剧组的进度。不过无论是导演、严老师,还是剧组其他的主创人员工作人员,都非常照顾我, 很多的切身体验以及所学到的东西,不是简单几句话就能讲清楚,但是我心里一直记得。同时, 也借助这个机会,再和大家再说一次谢谢,我也很荣幸可以成为《心声》的一员。”

郁初没有这种经验,自认不善言辞,但说出来的话在旁人听来却相当真诚,非常拉好感。

严雪姿还夸他:“郁初特别聪明,一点就通,不愧是学霸,做什么脑子都特别好使,而且在有天赋的基础上,人还特别努力,我特别喜欢这个年轻人。”

主持人开始谈到剧里的感情线,聊着聊着便开始八卦各位主演的感情状况,这也是台本上事先写好的,用来炒热度。

严雪姿开玩笑道:“我们剧组是单身狗聚集地。”随后又

十分笼统地讲了几句择偶观。

轮到郁初时,他按着江洐野来讲,思考了一下措辞:“我喜欢年纪比我小点的,个子要高,面冷心热的。”

在看直播的江洐野,怀疑郁初说的是自己。

“嗯”郁初又加了一句:“有时候很聪明,有时候有点傻,虽然偶尔脾气不好,但是也会心疼人,是性格很可爱的那一种。”

江洐野:傻???可爱???那这他妈绝对不是他!!!

严雪姿在一旁疯狂咳嗽,郁初这傻孩子太实诚了,说得过于具体,很难不让人怀疑这是在说某个明确对象。上升期的艺人非单身,可不是什么好事。她开口找补回来:“看来我们小郁同学是想谈恋爱了,都已经想得这么详细了。”

主持人也打圆场,跟着开玩笑:“屏幕前的女性朋友们,我们有希望了呀!那我先毛遂自荐一下。”

[我可以我可以!我一米七,脾气差,但是会心疼帅哥!!!]

[看看我看看我,我愿意为了哥哥踩高跷!]

主持人被弹幕逗笑,分享给大伙。

郁初不好意思地抿抿唇:“你们都太优秀了,我不敢当。”更何况,这性别就好像不太合适。

结束直播后,郁初特意在停车场多逗留了一会儿,等人都一一离去,他才找到江洐野的车坐进去。

江洐野很不满:“我有这么见不得人吗?”

郁初哄他:“你长得这么帅,我巴不得跟人显摆呢。”

“那为什么要偷偷摸摸?”

“我只是觉得低调一点好,也不想给你添麻烦。”明明是这人当初在合同里写了这段关系要保密,但他不想说出来煞风景。

江洐野神色不明地哼了一声,问他:“你确定今晚真的只想在家吃火锅吗?”

先前他让赵安缇去订餐,恰好郁初在场,结果这人说跨年哪都不想去,只想和他两个人窝在家里。

郁初点点头。

江洐野:“你真不浪漫。”

“我只想和你过二人世界。”

“哦。



“就只有哦吗?”郁初用同样的话吐槽他:“你才不浪漫,都不会说一点好听的情话。”

“肉麻死了,我不要。”

听到这话,郁初并不生气,反而很想笑:“难道不是应该说‘我又不喜欢你,我为什么要这么说’这样的理由吗?”

江洐野被怼的无话可说,老半天后才道:“这句话你要是想听,我倒是可以说给你。”

“那还是算了。”

坐在驾驶位的司机,心里又是吐槽又是羡慕:您两位能不能别一直打情骂俏了?

司机熟练地将车驶入悦湾一品,准备等两位下车后把车开走,结果郁初从后面递了个红包给他:“吴叔,新年快乐哦,辛苦你了。”

“不不不,郁先生你太客气了,你收回去,我不能拿。”

“经常麻烦你来接送我,我挺不好意思的,收下吧。”

“这是我的职责所在。”

郁初把红包直接塞到他口袋里,吴叔想拿出来,又去看江洐野的脸色,见对方轻轻颔首示意他收下,他才没有塞回去。

见吴叔收了他的红包,郁初也安心了点,高高兴兴地扯着江洐野回家。

郁初本打算回家自己忙活的,没想到能干的赵秘书早就准备好了一切,且根据两人的口味整了一个四宫格锅底,食材也已经清洗干净装盘。

跟田螺姑娘似的。

郁初又从自己大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包:“本来想当面给赵秘书的,可是她已经走了诶,那我微信转给她。”

江洐野制止他的行为:“我的呢?”

“什么?”

“红包。”

“没有准备你的。”

“郁、初。”江洐野咬牙切齿,甚至还有点委屈,连司机和赵安缇都有,凭什么他没有?!

“跟你开玩笑的,当然有你的。”郁初掏出一个比前两个更厚的红包,对他说:“本来想吃完饭再给你的,不过没关系,早给晚给都一样。”

“呵呵,算你还有点良心。”

两个人吃火锅煮肉的间隙,江洐野发了个朋友圈,红包照片,

配字:“讨来的红包【发怒】”

虽然加了个生气的表情,可明明就是嘚瑟想显摆,毕竟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若真是惹这位不高兴了,下场会很倒霉,绝对不是这种情况。

他的朋友看见了,还要故意损他两句:“哥落魄了啊,连红包都得讨了。”

江洐野回复:“滚,你懂个屁。”

赵安缇:“江总,我也有呢。”

江洐野回复赵安缇:“哦,那又怎样,没我的多。”

还有一些不熟的,不敢随便开玩笑,只能礼节性地点个赞。

江泓业也看到了,往年无论是江洐野过生日还是春节,又或是别的重要节日,他送的礼物一样没落下,从限量版豪车、豪宅到后来的游艇、私人飞机及小岛,每个先不提价值如何,基本都是有钱也不能随随便便买到的,可他儿子从来没有露出太过高兴的表情,更不用说发什么朋友圈。

他当时还和乔静姝夸儿子:“这人浑归浑,但不爱炫富,算是好事。”

然而此时此刻,他那不爱炫富的儿子炫了一个红包,即便这红包看起来很厚,但对他们来说,可能还没酒柜上的一瓶酒贵。

江泓业心里冒着酸味,又不想拉下面子自己去问,于是撺掇乔静姝去问这是谁发的红包。

乔静姝才不自讨没趣:“我不问,我已经猜到了。”

“”

江洐野没心没肺,压根不知道他爸妈内心的百般纠结,还在这嘲笑被火锅热气熏得脸色绯红的郁初。

郁初不搭理他幼稚的小把戏,专心吃肉。

江洐野不乐意眼前这人只顾埋头吃饭而忽略了自己,故意去抢他碗里的丸子,还把以前的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他:“你不是说艺人为了上镜好看,要少吃保持身材吗?”

“今天可以例外。”郁初眼巴巴地看着他那双筷子夹着的牛肉丸:“还我。”

“小气。”嘴上这么说着,却还是无奈地伸出筷子递到对方嘴边。

郁初愣怔了一瞬,抬眸瞥了他一眼,又乖巧地张嘴咬下,粉色的舌尖

若隐若现,江洐野慌张地收回手,随便夹了块肥牛卷塞到嘴里。

江洐野洁癖且爱作,以前和别人吃饭都要求用公筷,这次和郁初吃火锅不仅没用公筷,甚至还在不经意间与对方共享了自己的筷子。

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一点,并不觉得难以接受。反正睡都睡过了,用一双筷子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吃饱饭足后,郁初提出去楼下散步消食。

逛了大半个小时,天空又继续下起了小雪,落在厚厚的积雪上,悄然无声地将这个世界装点成银装素裹的模样。

雪势越来越大,江洐野说:“回去吧。”

郁初瑟缩了一下:“嗯,好冷。”

“怕冷还不多穿点。”说完后用自己的手裹住了对方的,给郁初取暖。

郁初鼻尖冻得通红,心口却酸涨不已。他回头看,看他们在雪地上留下彼此交缠的脚印。

可等到新的雪飘下来,原本的印记会被覆盖,他们一起牵手走过的痕迹会消失。

就像将来的某一天,谎言被拆穿,露出虚假背后的真面目,他大概也会彻底失去江洐野。

江洐野见身旁的人沉默不语,觉得稀奇:“今天怎么这么安静?”

“没什么。”

江洐野敏锐地察觉到他异样的情绪,斩钉截铁:“你不开心。”

“啊?没有不开心。”对方的眼神如芒在背,郁初眼神躲闪,胡乱找借口:“可能是白天录节目,有点累了。”

江洐野望着他的脸,松开手,走到他面前半蹲下身子:“上来。”

郁初震惊,哪敢劳烦大少爷做这种事,连忙拒绝:“我可以自己走的。”

“快点。”

郁初犹豫了几秒,乖乖地趴到对方的背上。毕竟这样的机会以后怕是一种奢求,不如珍惜眼下。

江洐野背着他,顺带掂量了两下:“太瘦了。”

“胖的话你就背不动我了。”

“你再重我都背得动。”

郁初紧紧搂着他的脖子,闷声道:“你今天怎么对我这么好?”

“我难道平时

有虐待你吗?”

“没有。”

江洐野并不直说他就是想对他好,嘴硬:“看在你今天给我红包的份上而已。”

郁初撇撇嘴:“那么大红包才背这么一段路,我好像亏了。”

“你还挺不识好歹,”江洐野气笑了,隔着厚厚的大衣拍了拍他的屁股,“我可只背过你。”其他人哪有那么大面子,能让他纡尊降贵。

郁初没接话,只是仰望着夜空,感受着江洐野身上源源不断传来的温度,心想:“今年的冬天其实一点都不冷。”

作者有话要说:  江洐野:这真是我这辈子收到过最大的红包。

江泓业:???逆子

(插播一句:不会虐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