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装绿茶招惹豪门大佬后我红了 > 42、第四十二章

42、第四十二章


春节将至, 江洐野被迫充当苦力,既陪郁初买年货当提包小弟,还陪着对方去郁家的老房子打扫卫生。

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江少爷试图拒绝:“别这么麻烦了, 我给你叫钟点工。”

“不要,自己打扫这才有年味。”郁初递给他一块抹布, 又指了指郁心:“你看,郁心干得多卖力, 你这么身强体壮的, 来都来了,不干点活说不过去。”

江洐野把抹布一丢直接罢工, 坐在沙发上,跟个来喝茶的大爷似的。

郁心跑到江洐野身边,问:“洐野哥哥,你累了吗?”虽然到目前为止,她还没看见过他干了什么活。

江洐野还不至于骗小孩,道:“不累。”

“噢”郁心脸上洋溢着无忧无虑的笑, 对他说:“你能来真是太好了。”

“嗯?”

“之前过年, 只有我和哥哥一起。”

没有父母的兄妹两,在阖家欢乐的节日里,可想而知有多冷清和孤独。

江洐野内心动容, 走近郁初,轻声问他:“要我陪你过年吗?”

“别胡闹,你回自个家去。”

“他们热闹着呢,少我一个无所谓。”尤其是他爸, 天天看他不顺眼,他也不是很想回去找骂。

“你就瞎扯吧。”郁初半点不信他的鬼话,江洐野被如此宠爱着长大, 这么传统又重要的节日,家里上上下下定是个个都惦记着他。

郁初又把抹布拿起来,塞他手里:“你帮我分担点活我就开心了,不然我和郁心会很累。”

“行吧。”江洐野虽然不想干家务,但还是知道心疼人。

他个子高,擦天花板上顶灯的任务就落在了他身上。郁初亲手帮他戴上口罩,省得落一鼻子的灰。

郁心看见两个哥哥亲密的举动,倍感奇怪地摸了摸自己的脑门。

三人忙了一上午,总算把客厅、厨房打扫了个敞亮。

吃过中饭后,郁心便回自己的卧室按时午休,客厅里只剩下郁初和江洐野两人。

两个人窝在沙发看了会儿电视。

江洐野突然说:“你不带我去你房间参观参观?”

“没什么好看的。”大概是大少爷看了会说一句还没我家狗窝大的程度,郁初都能脑补到他那嫌弃的语气。

然而江洐野坚持要看,郁初无奈,只好带着他进屋。

卧室不大,很整洁,物件都摆放得端端正正,完全可以看出主人的性格。

“不错,挺温馨。”

江洐野嘴里难得冒出几句好话,郁初心情大好,从抽屉里掏出一本相册,问他:“你要不要看看我小时候的照片。”

“既然你这么主动邀请,那我就看看吧。”

“”郁初翻开有些泛黄的相册,压抑着思念和伤心,指着一对年轻的夫妻说:“这是我爸妈,在我出生之前拍的。”

江洐野道:“很般配。”

“是吧,以前我们家周围的邻居,还有爸妈的同事,都这么说。”

江洐野带着安慰的意味,温柔地摸了摸他的肩膀,转移话题:“你的照片呢?”

郁初往后翻了几页:“喏,这是我。”

江洐野凑近了看,看得仔仔细细,比他当年考试阅题还认真,最后得出结论:“你小时候长得好像一个洋娃娃。”整就一个小小的、雪白的糯米团子,可爱极了,让人忍不住想抱在怀里亲几口。

他伸出“罪恶的手”,想把这张照片占为己有,却在半途中被郁初狠狠地拍了一下手背。

“你干什么?”郁初问。

江洐野:“给我,带回去辟邪。”

郁初无奈:“你要别人的东西,能不能学会说点好话?”

江洐野不肯服软,迅速掏出手机拍了张照片,得意洋洋地说:“我自己打印出来也是一样。”

郁初被他的骚操作给震惊到,不知该气还是笑。

两人在这小房间里吵架拌嘴,升温感情,有的人却在偌大的别墅里黯然神伤。

还在悲伤情绪中走不出来的周沁晴,发朋友圈伤感道:“在最懵懂最不懂爱的

年纪,遇到了我命中注定的少年,时过境迁,他依旧不懂爱,而我,还在等他。”

有不少她的朋友或真心或虚心假意地来关心她,问:“怎么了?”

“谈恋爱了吗?”

“美女失恋了?”

对不熟的,周沁晴找借口敷衍:“看了电影有感而发罢了。”

有些人便信了这套说辞。

周尧也刷到了这条朋友圈,结合彭滔跟他说的一些事,以及跟周沁晴的那点交情,立刻了然于心。他这人一向爱凑热闹,还喜欢看热闹不嫌事大,生怕江洐野看不到,特意截图给对方。

江洐野:“?”

周尧不明白江洐野的这个问号代表什么意思,不确定对方是懂了还是没懂,也发了个“?”过去。

江洐野:“周沁晴搁这玩十年前的非主流伤感qq空间呢?”

周尧看见这句话,差点笑到飙泪,打字的手都不太稳:“你就只有这句话?”

“不然呢?”江洐野撤回,重新编辑:“她怎么还没脱非?”

周尧越看越好笑,把两人的聊天记录转发到四人小群里。李明辙最先反应过来,放肆地用“哈哈哈哈哈哈”刷屏,彭滔似懂非懂,配合着干笑了两声。

见彭滔在群里说话,周尧私戳他:“说真的,你赶紧劝劝你的晴晴,让她别打洐野主意了,你看洐野这脑回路,普通人跟他谈恋爱够呛的。”就好像我想跟你聊风花雪月,你却跟我说雪花啤酒还不错。

彭滔跟他不在一个频道上,只不过难得有个主动送上门来的可倾诉对象,一股脑地叭个没完:“你说晴晴她为什么非单恋咱洐野这一根草啊,虽然说洐野脸帅个高、脑子聪明、有钱有权还不乱搞哎等等,这么说起来好像是挺值得喜欢的”

周尧替他补充:“但是这人脾气差、嘴还欠。”

“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所以说,明明也有很多缺点嘛,我就是这么劝晴晴的,可她就是听不进去,非要吊死在这个歪脖

子树上,到现在都还在缠着我,让我给她和洐野创造二人世界,我不答应,她就赖在我家不走,太不像话了,我太难了!”

“这事你别掺和,你看洐野对郁初那态度,像是玩玩的吗?”

“不像。”从小到大,他还真没见过江洐野对谁这么耐心过。

“所以,你帮周沁晴就等于帮人做第三者,不道德。更何况,这事被郁初知道了,你让人家怎么想,他能开心吗?那他不开心了,在洐野床上吹个枕边风,倒霉的不就是你吗。”周尧混迹情场多年,看人心有一套,他总觉得郁初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可又拿不出实质性的证据。

彭滔恍然大悟:“你说的有道理。”他总觉得吧,他野哥看着确实像是个会重色轻友的。

“我靠!可我帮晴晴组局的事,还有帮她打电话找洐野,都被郁初知道了这怎么搞?”彭滔急得团团转。

周尧说:“那你现在就去跟郁初搞好关系呗,这事要趁早,最后趁热打铁。”

“咋搞好关系啊?要不我出钱投拍个电影电视剧啥的,让他来当男主角?”

周尧骂他榆木脑袋:“万一他多想了呢,觉得你是在拿钱打发他,不够尊重他。”

“这不行,那还能怎么办?!”彭滔是真没辙了。

周尧慢慢下套:“朋友嘛,有时候一上来就谈钱谈利益多俗气啊,聊天有趣的,关系不就近了。”

“所以?”

“你找点洐野以前有趣的事,拿去跟郁初聊一聊,这总有共同话题了吧。”

彭滔冥思苦想,实在是想不出来,他仿佛失忆了一般,完全记不起这人有什么事是跟有趣挂钩的。

周尧十分“善解人意”,跟他说:“放心,我已经替你找好了。”

他看见江洐野说周沁晴非主流,于是非常不厚道地去找江洐野的qq号,并且不停地往上翻他的个性签名,终于找到了很有意思的东西。

他把截图发给彭滔:“去发给郁初。”

彭滔不疑有他,依言照做,为了表示聊天的诚意,自己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开了个头。

郁初点开手机大图,很不给面子地笑出声来——图片是江洐野十多年前的个性签名,写着“你不懂哥的拽”,还用的是当初非常流行的火星文。

他把手机挪到江洐野面前晃了晃:“请问有多拽?”

江洐野定睛一看,彻底黑了脸,清楚看见发图的人是彭滔。这人敢翻他黑历史,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就是喝了假酒,害他在郁初面前完美的形象轰然倒塌了那么一丢丢,恨不得立刻揪住他暴打一顿,气得他在朋友圈放话:“我杀彭滔,看见彭滔的请发我定位。”

而脑子缺根筋的彭滔本人,还被蒙在鼓里。

郁初修长的手指戳了戳江洐野的腰:“帅哥,加个qq呗。”

“不加。”

“加嘛加嘛。”

“绝、对、不、可、能。”至少在他把黑历史删完之前,是不可能报出qq号让郁初加他的。

郁初倒也没有很失望,甚至还嘲笑他:“不加就不加,你果然很拽呢,是我不懂。”

江洐野找不出话反驳,底气很不足地说:“谁年少轻狂玩网的时候没非过啊。”

郁初指了指自己,江洐野不信。

“以前学校里有很多女孩子想加我好友,一个个拒绝太累了,所以我都和大家说我不用手机也不上网,反正我也没什么兴趣,社交软件基本就是个摆设。”

“很多个女孩子想加你qq?”江洐野莫名的胜负欲上来:“想加我的也不少呢,呵呵呵。”

郁初假笑着问他:“那你同意了吗?”那笑藏着刀,仿佛听见错误答案的下一秒就能嗖嗖嗖放出几支冷箭。

江洐野察觉到了杀意,咳了一声:“因为我很拽所以,都拒绝了。”

“哈哈哈哈哈哈。”郁初再次被逗笑,笑到没形象,靠着江洐野的肩膀歪七扭八。

江洐野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要生气,同时从惨

痛的教训中长了一智:在都是熟人的社交软件上发动态一定要谨言慎行,否则就会像他一样,在若干年后成为被反复嘲笑的对象。

就很没面子。

吸取了经验的江洐野,打消了想发朋友圈显摆的念头,转头悄咪咪登上“你在说什么屁话”的微博账号。

介于没人知道他是谁,便随心所欲地发:“他好可爱。”

作者有话要说:  假如是学生时代的非主流学弟小野和高冷的学霸学长初初谈恋爱,那画风应该是——学弟缠着学长和自己用情侣网名情侣头像情侣个签,再发个说说十分高调地告诉大家我们恋爱了

周四上夹子,周三停更一天

感谢在2021-05-25 00:45:17~2021-05-25 23:21: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呵呵了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种花家的兔子 3瓶;小小、呵呵了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