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装绿茶招惹豪门大佬后我红了 > 43、第四十三章

43、第四十三章


除夕夜, 郁初做了一大桌丰盛的菜,还给隔壁家的王婶及其他交好的邻居送了点年货,气氛也算其乐融融。

郁心鼓着脸, 看着玲琅满目的菜色,感叹:“好多呀!可是好像吃不完。”

郁初摸摸她的头:“没关系, 放冰箱里明天再热热,不会浪费的。”

“嗯嗯。”

郁心把肚子撑得圆滚滚, 舒服地喂叹一声:“哥哥做菜好像更好吃了。”

郁初笑笑, 大概是江洐野口味太挑剔,以至于他的厨艺连带着大有长进。

郁心专注看春晚小品, 时不时发出咯咯咯的笑声。

郁初则坐在她身边,陪着她看。他偶尔也会想,一直当个小孩好像没什么不好,无忧无虑快快乐乐,即便有伤心事,也总是治愈得很快, 不像成年人, 要面对形形色色的人和事,背负着各种压力,所有的苦和累都得独自消受。

走神之际, 手机消息提示音一直叮叮叮的响,大伙互相在网络上云拜年,十分热闹。

在一大串消息中,宋宗阳的名字赫然在列。

郁初点进去一看, 对方给他发了句“新年快乐”,而他一点都不想祝对方快乐,可为了保持表面上的和谐, 略显敷衍地发了个“你也是”。

宋宗阳并不计较,也没察觉到对方说话态度的冷淡,只当郁初就是这个清冷的性子,找话题和他寒暄了几句之后,才切入正事:“你和周沁晴有什么矛盾吗?”

郁初装傻,发了个问号。

宋宗阳看见周沁晴发的伤感动态,像个知心大哥哥般地去询问她怎么了,仿佛很关心对方的模样,在对方说出来回曲折时,又耐心安慰她,还说了一大堆让周沁晴开心的好话。

比如:“你放心,小江总肯定只是一时兴起玩玩的,男人图个新鲜也很正常,等腻了就结束了。更何况江家哪会愿意接受一个男人啊,到最后小江总还是会娶妻生子。这景城没其他人能配得上他,这唯一的一个非晴晴莫属。”

油腔滑调,虚情假意。

然而周沁晴却偏偏被这种假话

给安慰到,但她还是咽不下这口气,想要报复郁初,存心想给对方添堵,便说:“你们都混娱乐圈,你有没有办法给他点教训啊?”

周家的这个人情,宋宗阳自然想卖,可他又不确定这样会不会得罪江洐野,便琢磨着口头答应周沁晴会帮她出这口恶气就行,并不打算真的付诸行动。

等到了郁初这,他同样要做好人,顺便想打探点情报,试探着问:“周沁晴说你和江总在一起了?那难怪她会记恨你。她喜欢江总很久了。”

郁初不承认也不否认,话里有话:“周小姐对我有偏见,解释不清楚,我也没办法,她骂就骂吧。”

宋宗阳附和道:“她嘛,大小姐一个,确实比较以自我为中心。”

“我以为你们关系很好。”

“还行,家里以前有过生意合作,有些交情。”

“噢。”

宋宗阳主动提起:“你别担心,我会在沁晴面前多说点你的好话,有机会大家一起出来吃顿饭,把话说开了就好。”这依然只是嘴上说说,将两面三刀的伪君子演绎得淋漓尽致。

郁初在心中冷笑一声,装作客气地回了句谢谢。

郁心在一旁打了个哈欠,困意上头,实在是撑不住了,含含糊糊地说自己要去睡觉。

郁初温柔地冲她笑:“记得把红包放好。”

“知道啦,我要把红包压在枕头下面。”

“嗯。”

客厅里只剩下郁初一人,沉默而安静,只有电视机发出来的背景音为他周身添了几分热闹。他看向房门紧闭的主卧,那是他父母的卧室,面带忧伤地闭上了眼睛。

独自悲伤没多久,为江洐野特意而设置的铃声响起。

郁初接起来:“怎么了?”

江洐野:“下来。”

“啊?”

“我在你家楼下。”

郁初起身走到窗户边,身子往外探,果真见到了江洐野的身影。他迅速跑下楼,踩着雪,微喘着气,在对方面前站定。

江洐野替他捋了捋被风吹乱的刘海,说:“走这么急干什么,我又不会跑。”

郁初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脖颈,意识到刚刚的自己的确有点傻气,又迅速恢复平静淡定的模样,找借口:“外面冷,怕你等久了。”

“还好。”景城冬天半夜的温度逼近零下负十摄氏度,江洐野又要风度,只穿了厚度适中的大衣,这会儿冻得鼻子都有点通红。

郁初心疼他,拉着他往家里走:“怎么不直接上来啊,外面多冷。”

“本来想把东西给你就走的。”江洐野边上楼梯边说。

郁初这才瞥见他手上还拎着个背包。

走到家门口,郁初右手食指竖在唇边,做了个嘘的动作,轻声说:“心心睡着了,我们轻一点。”

“哦。”

江洐野把背包丢在沙发上,随意地坐下,拍了拍旁边的沙发垫,示意郁初坐在他旁边。这随心所欲坦然自若的模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才是这家的主人呢。

郁初相当配合,乖巧地在一旁坐下。

江洐野从背包里掏出无数个红包:“给你。”

“什么?”郁初一片茫然。

“这是我今晚收到的红包。”

这有些红包看起来虽薄,可里头却是数目惊人的存折或银行卡,有些不给钱选择送礼物的,里面放着的都是某某物的产权证,着实让人惊叹江家和乔家的出手阔绰。

郁初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要给我?”

“嗯。”

郁初摇摇头,不敢收:“这是你的红包,为什么要给我?我不要。”

江家和乔家的年夜饭一向热闹,两个家族在江家老宅里摆了好几桌酒席,平日里三餐都是由保姆做,可到了春节,这些活都是由两家人自己来。

江洐野身边的气氛越热闹,便越让他想起郁初只有妹妹互相陪伴,该是多冷清。这么想着,一颗心便悬着,总想找点事情哄他笑。

他坦言:“想让你开心点。”

郁初心下动容,可还是笑着拒绝了:“太贵重了,我不能要。”这些东西加起来的价值大概是个很夸张的数目,他哪敢要。

江洐野哥俩好似地搂着郁初的肩膀:“咱两谁跟

谁,收着,听话。”

郁初讨厌江洐野把自己当成兄弟那样说话,不高兴地推开他的胳膊,跟他保持距离,嘟囔着反问:“我跟你是谁和谁啊?”

自知又说错了话的某人,自认巧妙实则非常拙劣地避而不答,转移话题:“你不喜欢吗?”

没有人不喜欢钱,尤其是曾经很缺钱且一直很需要钱的郁初,可他知分寸,说:“喜欢归喜欢,但我不能要。”

“他们给我了就是我的,我的可以是你的。”

郁初心想:江洐野随口一说的话,却比世界上任何一句情话都动听。

他忍住心头的酸涩,把东西收拾整理好,重新放进了对方的背包里,说:“这是你家人给你的,我拿了算怎么回事,你自己好好收着,这都是心意。”

“行吧。”江洐野不再勉强,说:“你喜欢的话,我可以自己赚钱给你。”

“真的?”郁初的眼睛清澈明亮,如同装满了星河。

“不骗你。”

郁初跟他开玩笑:“那你的钱可以都让我保管,我帮你理财。”

江洐野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算了吧,你学物理的,不专业,还是我自己来吧。”

郁初看出来对方的不乐意,继续说:“读书的时候,很多老师常说数学是一切理科的基础,学好数学才能学好物、化,我觉得反过来推也成立呢。”

江洐野冷哼一声:“没听说过,我从小就不爱听老师的话。”

“”郁初无话可说,“你不仅不以为耻,还挺骄傲?”

“那也没有。”江洐野想赶紧打消他的念头,说:“理财又不是只要数学好就行。”

“我大学选修过金融。”

江洐野顾左右而言他:“我困了。”

“你要回去了吗?”郁初站起来,俨然要送江洐野出门的架势。

江洐野本是这么打算的,现下看这人这么迫不及待想送他走,又改变了主意:“谁说我要走了?我要留下跟你睡。”

作者有话要说:  郁初:呵呵呵,他不愿意让我帮他管钱,他果然不爱我

江洐野:突然觉得我赚的钱好少,不想被老婆知道呜呜呜

感谢在2021-05-25 23:21:13~2021-05-27 23:23: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爱吃橘子的小七、啦啦啦啦啦、叶念秋殇、鸠、米米车厘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39741590 60瓶;祖国的小黄花、向日葵花开一夏天 20瓶;静芸、叶岚 10瓶;木木木酱 8瓶;塔塔豚 6瓶;木木、自作多情、与子成说 5瓶;小小、奶茶走珍珠、louis、种花家的兔子、顾知往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还有谢谢帮我捉虫的小天使们,错别字我都改掉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