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装绿茶招惹豪门大佬后我红了 > 44、第四十四章

44、第四十四章


郁初倒是不介意江洐野跟自己挤张床, 便遂了对方。他从衣柜中翻出干净睡衣。好在他买睡衣向喜欢宽松点的款式,穿着江洐野身上也不算太小。

这床跟江洐野豪宅里的大床比起来,可以称作迷你, 两个人只能肩靠肩地贴在起。

江洐野体温高,躺着身旁像个大火炉似的, 再加上屋子里有暖气,郁初嫌热, 往外稍微挪了挪。

“你躲什么?”江洐野扯着他的胳膊, 把他往自己的方向带。

以前死活不愿意共睡张床、就算躺在张床上都要拿枕头做个三八线的人,现在已经去不复返。

“太热了。”

“哦, 我也热。”

郁初闭上眼睛,告诉自己别浮躁,心静下来便不觉得热了。

然而身旁的人窸窸窣窣不停发出声响,又突然坐起身,对他说:“脱衣服。”

郁初猛然睁开眼睛,手不自在地揪住领口的扣子, 说话都变得不太利索:“什么?”

“不是热吗?把睡衣脱掉就好了。”江洐野说完便随心地脱掉了上衣, 露出结实紧致的腹肌,转头问他:“你怎么不脱?”

郁初翻了个身:“我现在不热了。”

“哦。”

“我要关灯了。”

“哦。”

郁初啪嗒关掉灯,两人瞬间无话, 只有窗外的呼呼风声在作响。

安静了没几分钟,江洐野突然趴在郁初身上,脸凑近对方,问他:“你不脱, 是不是因为你觉得你的身材没我好,怕被我比下去。”

第次在酒店里,以及泡温泉那次, 他都见到过郁初裸着上身的模样,可那时不懂事,只是匆匆眼便避开,只记得是皮肤白皙,腰身纤细。

郁初不搭腔,压根不反驳,只顺着他的话说:“是的呢,身材没您好,就不露了。”

激将法失败,江洐野丧气地躺回自己的位置,略显沮丧地望着天花板,并在内心痛骂当初不懂珍惜的自己。

“把最重要的忘说了,”郁初开口,“江洐野,新年快乐。”

江洐野转身看向他,学着他说:“郁初,新年快乐。”

郁初带着笑,闭上眼睛。

江洐野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脸颊,能清晰感受到指下皮肤的细腻嫩滑,说:“其实我有个新年愿望。”

“什么?”这话倒挺让郁初好奇,江洐野这个身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想做的事情句话吩咐下去,多的是人愿意抢着帮他干,眼下却有未实现的愿望,属实难得。

“我想”江洐野厚着脸皮道:“欣赏下你的身体。”

“”早干嘛去了。

郁初相当无语,时不知该从何开始吐槽。他再次闭上眼睛,当做没听见。

江洐野开始死缠烂打:“你不帮我实现下这个愿望吗?”

“我又不是负责帮你实现心愿的圣诞老人。”

江洐野脸蹭了蹭对方的,耍赖:“就看下下。”

郁初故意拿以前的事损他:“以前你不是这样的。”

“我变了。”

让对方对自己的身体有兴趣,是郁初开始就在努力的事,现如今对方主动提出,也勉强算好事桩。他借着月光,修长的手指落在扣子上,个个解开。

睡衣被随意地丢在被子上。

江洐野伸长胳膊,按下旁的灯的开关。

瞬间,房间亮起灯,郁初不适应地眯了下眼睛。

在灯光的照射下,眼前的人如同完美的艺术品,从五官至身体,堪称美的化身。

任谁被这般打量,都会觉得不自在。郁初把被子往上拉了拉,试图遮住,可江洐野却不如他的愿,扯开被子,专注地看着他。

而最后,说好“只看下下”的某人,忍不住看了无数下,喉结滚动,又俯下身,充满欲/望地落下个个的吻。

郁初好脾气地任他为所欲为,对方也克制地没做到最后步。

白皙的皮肤落满了樱桃,春意盎然,黏腻至极。

景城和郁初的老家都有大年初早上要吃饺子的习俗,尽管昨晚被江洐野折腾

到半夜,可郁初还是准时醒来,悄悄掀开被子起床,洗漱完后去厨房下饺子。

郁心的作息向很标准,早睡早起,推开卧室门便闻到了饺子的香味,是她喜欢的芹菜猪肉馅。

“哥哥,早呀。”

“心心,早。”郁初端着碗饺子出锅,催她:“快去洗脸刷牙,洗完来吃。”

“好!”

郁初郁心兄妹两吃完饺子后,又去楼下遛弯。

隔壁家的几个小孩在玩过家家,郁心和他们是好朋友,便块儿玩了会。

小朋友也喜欢长得好看的,有个小女孩要扮演大家的妈妈,问郁初可不可以当他们的爸爸。

郁初被天真可爱的孩子们逗笑,不忍心地摇头拒绝,他还得去趟小区门口的超市,买点食材回来,毕竟按江洐野平日里的习惯来说,这人大概能睡到大中午,指不定还要再蹭顿饭走。

“心心,我去门口买点菜,你先和小朋友们玩会,我很快回来。”这玩的地点就在自己家楼下,而且大家都是很熟的邻居,旁边又有其他家长看着,郁初便放心地暂时离开会儿。

还在睡梦中的江洐野,意识到自己的怀里空荡荡,个激灵瞬间清醒。没了再睡下去的心思,江洐野揉了揉杂乱的头发,起身打开房门。

正坐在沙发里噘嘴想哭的郁心,和打着哈欠的江洐野对上了视线。

郁心困惑:“洐野哥哥,你怎么在我家呀?而且,还穿着哥哥的睡衣。”

江洐野答非所问:“哦,昨晚来的。”

郁心点点头,表示自己听见了。

江洐野走近了两步,蹲下身,盯着眼睛红通通的郁心,问:“你为什么副要哭的样子?怎么,是不是不听话被你哥骂了?”

郁心立刻反驳:“不是!我很听话的,哥哥也从来不会骂我。”

“那你噘着嘴干嘛呢,都能挂酱油了。”

“哼。”

见郁心不说,江洐野先去浴室洗漱换衣服,走出来之后又问:“你真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开心?”既然是郁初的妹妹,

那也等于是他的妹妹。

郁心带着哭腔,憋不住了:“隔壁小胖说我是傻子。”

“?”江洐野瞬间就生气了,“谁是小胖,我帮你揍他。”

“小胖经常欺负别的小朋友,但他奶奶可凶了,其他大人都吵不过他奶奶。好多小朋友都不喜欢跟他玩,今天他见我们玩过家家不带他,就开始来捣乱。”

而且这老人家向倚老卖老,跟人吵架就装心脏疼,久而久之就没人敢和她讲道理,都是能忍则忍。

江洐野带着郁心,下楼找人理论,他这个人脾气冲,打小孩屁股的事也不是干不出来。

小胖见郁心身后跟着个高个男人,怂了,哭哭啼啼流着鼻涕回去找他奶奶。这老太太撸起袖子就杀了过来:“诶哟啊,大家都来看看啊,这里有个年轻人欺负我这老太婆!”

周围有邻居,可并没有人上前,大伙都知道这老太太是什么德行,反而有人开口劝江洐野:“小伙子啊,这事就算了。”被赖上可不划算。

江洐野才是从小横到大的霸王,压根不怕,说:“叫你家小胖子过来给郁心道歉。”

“我孙子只是开了个玩笑而已。”

“点都不好笑,快点道歉。”

小胖子嚎啕大哭,就是不肯。

对付无赖有无赖的办法,江洐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冲郁心还有其他被小胖欺负过的小朋友说:“给他也取个外号吧,叫什么好呢?”

有个小男孩举手说:“小胖这么胖,可以叫肥猪、臭猪。”

“叫猪八戒!”

江洐野摸摸下巴,点点头:“还挺难听,那以后大家就这么叫他吧。”

小胖和他奶奶气得脸通红,尤其是后者,掐着嗓子大骂。

王婶听见动静跑下楼,很快就搞清楚了状况,正想上前劝劝,不想让郁心和眼前这个年轻人吃亏。毕竟这老太太可能下秒就要躺地装死,曾经靠这个讹了邻居好几千块钱。

她正这么想着,眼前的老人家果然已经演上了,坐在地上大喊自己要被气死了,让大家评评理。

然而江洐野比她更不要脸,捂着心口面无表情地说:“我心脏也疼,有没有人帮我打个救护车,顺便报个警,如果我撑不住了,麻烦大家给我做个人证,就说我是被这位老太太气倒的,该赔的,分钱都不能少。”

老太太:“”你装心脏疼能不能装得走心点?

大家伙都对她积怨已久,这会儿宁肯帮江洐野这个陌生人,纷纷附和说好的。

老太太遇到了比她更狠的对手,赶紧起身,带着孙子落荒而逃。

郁初买完东西回来,这场好戏已经结束。

王婶兴致高昂地把刚刚的事情转述了遍,末了还问了句:“小郁啊,你这朋友是不是混□□的?这做法够横。”

“不是。”所以江洐野已经凶到这种程度了吗?

江洐野听乐了:“我今天的行为已经算比较文明、比较收敛的了。”

郁初不知道小胖欺负过郁心的事,对方也从来没跟他告过状,这让他既心疼又自责,叮嘱她:“以后别人欺负你,都要告诉哥哥,知不知道?”

“好。”

江洐野冷不丁开口:“也可以告诉我。”

郁心使劲点点头。

江洐野帮郁心出头,郁初大为感动,忍住心头酸涩,抬眸看了江洐野眼,切尽在不言中。

“有这样的邻居也真够烦的,低头不见抬头见,”江洐野啧了声:“不如我把这栋楼买下来?”

王婶听了,爽朗大笑,问郁初:“小郁,你这朋友其实是讲相声的吧,说话好幽默,比我家老头子还会吹牛逼。”

江洐野:“”好像被小瞧了呢。

郁初没有多加解释,反而看见江洐野吃瘪的表情觉得很是有趣。

经历了场闹剧后,王婶回了自己家,郁心则去阳台画画,而郁初在厨房忙活。

江洐野负责替他打下手,然而不食人间烟火的大少爷笨手笨脚,连当个小帮手都当不好,被郁初驱逐出了厨房。他不甘心,只好斜靠在厨房门口,望着郁初忙活。

郁初做事

很专注,下厨也是如此。被忽视的江洐野不安分起来,又凑上前去,说:“今晚我还可以留下吗?”

“回去睡你自己家的大床不好吗?”

“不好,没有你。”

郁初正想感动番,又听见江洐野嘴欠:“你这个人形抱枕还不错。”

他冷笑声:“呵呵。”嘴硬的狗男人。

作者有话要说:  江洐野:好想每天都抱着老婆睡哦,可是这样显得我好黏人我不能让老婆知道呜呜呜

郁初:这个人为什么要长了一张嘴?

感谢在2021-05-27 23:23:40~2021-05-29 00:15: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秋刀鱼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altars 5瓶;种花家的兔子 2瓶;晨默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