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装绿茶招惹豪门大佬后我红了 > 54、第五十四章

54、第五十四章


这日, 郁初在电影学院旁听,下了课之后,接到了宋宗阳的电话, 对方和他寒暄:“最近忙吗?”

“还好。”

“现在有空出来喝杯咖啡吗?我有点正事想跟你当面谈谈。”

郁初思索片刻,道:“可以。”

“好, 我把地点发你,”宋宗阳语气听着显然很高兴, 很客气地问他, “你过来不方便的话我来接你。”

“不用。”

“好的好的,那等会儿见。”

挂了电话后, 刚从洗手间出来的齐顺问他:“谁的电话?”

郁初无所谓地耸耸肩:“无关紧要的人。”

齐顺从随身携带的背包里掏出一瓶水,递给他:“哦,对了,这几天观摩下来,你觉得效果怎么样?”

郁初接过水,喝了一口润嗓, 话里有话:“马上就有一个检验学习成果的机会。”

“嗯?什么?”

郁初摇摇头, 不再多说。

这家咖啡馆的老板是宋宗阳本人,因此他对这的隐私性很是放心,有些事都喜欢约来这里谈。

郁初被服务员带进包厢, 对方早已等候着。

宋宗阳问他:“喜欢喝什么?”

郁初说:“白开水。”

一旁正打算递上菜单的服务员,手尴尬得不知该不该收回来,只能转头看宋宗阳的脸色。

宋宗阳示意她把菜单递给郁初,说:“不喜欢咖啡的话, 可以点些甜品,都是我从国外请来的大师,口味还不错。”

郁初淡淡一笑:“我在为进组准备, 得控制体重。”

宋宗阳不死心:“那来点水果或者沙拉?”

服务员倒是头一次见宋宗阳这么殷勤,又忍不住打量了郁初几眼,知道他是最近大火的《心声》男主角,内心忍不住感叹他的颜值和吹弹可破的皮肤,但碍于职业素养,只能迅速收回目光。

事不过三,郁初也没存心想落人面子,毕竟还没正经事谈,不至于为了这点小事闹僵,他说:“那就水果沙拉吧,麻烦了。”

服务员收起菜单:“请您稍等。”

郁初不说话,等着宋宗阳开口。

对方果然按捺不住,先装作关心地问他最近的工作现状,还说:“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我在圈里这么些年,多少有点人脉。”

郁初敷衍地假笑一声:“噢。”

虽然他只点了个沙拉,但服务员很有眼力见,自作主张呈上了几个店里的招牌甜品,将这些精致的食物摆放在桌上后,自觉告退。

宋宗阳把盘子往他的方向推了推,道:“你尝尝。”

郁初应了声,却没真的拿起叉子,只是开门见山地问:“宋先生今天找我,不只是因为这些吧?”

宋宗阳摆出他一贯用来骗人的虚伪的假笑,打趣道:“你怎么跟我这么生分?喊我名字就好。”

“你是前辈。”

“都是朋友,哪还计较这些。”

宋宗阳喝了一口黑咖啡,假装欲言又止很为难的模样:“说起来也真是不好意思,不过最近家里资金链形势不大好,公司上上下下又有那么多员工等着发工资养家,不管是我爸,还是我这个做儿子的,压力都很大啊。”

郁初不出声,静静看着他卖惨装可怜。

“生意场上的事,就跟自然界的食物链一样,少了谁都不行,否则怕是要大动荡。”

郁初冷静自持地点头,以示在听。

宋宗阳一步步切入正题:“江氏最近有个招标,建设民办高中的项目,如果宋氏可以承包下这个工程,对我们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

对方所说的这个项目,便是郁初那日打扫卫生时瞥见的,他陪着对方演戏:“网上不是已经公开招标文件了吗?”

“是这样没错,可是来投标的企业太多,我这”宋宗阳摆出痛苦之状,对他说:“我这没有把握啊。”

再装傻下去就没什么意思,郁初不跟他拐弯抹角:“这事找我也没用,你应该知道我和江总的关系吧,他怎么会允许我插手他的公事。”

宋宗阳很肯定地说:“我很久以前就认识江总,对他的性格也了解一二,他对你很不

一样,可以说是很好。”

郁初摇头,换上哀怨的表情:“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你看他,本来我们约好晚上一起吃饭,早就到了我们约好的点,他见我人没到,都不来关心我,根本不会来问我在哪,一点都不把我放在心上。”

刚控诉完江洐野的冷漠,他的手机叮叮叮响了好几声,一解锁便是对方的几条信息。

【在哪?】

【回来了吗?】

【要不要去接你?】

郁初面不改色地回:“今天要迟一点到。”还发了一个乖巧表情包。

他放下手机,见宋宗阳露出了犹豫之色,又故意暗示说:“虽然招标这件事,我曾经是看到过文件”

宋宗阳瞬间变脸,惊喜之情溢于言表,藏也藏不住,他知道这事有戏。他说:“郁初,请你一定要帮我这个忙,我这里有个高奢代言、两个冲奖的剧本,都可以给你,当然了,事成之后,报酬肯定少不了你,只要你愿意帮我。”

“江总的脾气你知道的,如果被他发现了”

宋宗阳哄骗他:“你不说我不说,谁又会知道呢?你只要偷偷看几份文件,或者留意江洐野打电话都在说些什么就好了,都是小事,又不是什么违法犯罪,你大可放心。”

若郁初涉世未深,或者没什么脑子,大概是要被巨大的利益迷了眼、信了他的鬼话,但他此刻听到这,只觉得这人未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下一秒又在内心自嘲一笑,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比宋宗阳好不了多少,甚至更狠。

“可是”郁初满脸写着纠结。

宋宗阳见他松动,便加把力说:“只要这事成了,我宋家就欠你一个大人情,以后有需要宋家的地方,你放心,我一定义不容辞。”

求人时话说得这般好听,郁初只剩无尽冷笑,面上却只是敷衍附和,起身要走,说:“我要回去考虑考虑。”

宋宗阳送他:“我等你的好消息。”

郁初回到悦

湾一品,果不其然见到黑着脸的江洐野。

对方故意在他面前看腕表,问他:“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知道。”

“你迟到了!”

郁初做了坏事,自觉心虚,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嗯。”

江洐野:“???”怎么回事,这个人不过是去电影学院旁听了一天的课,回来就跟变了个样似的。

不仅不热情,还相当冷淡。

过于反常。

他握住郁初的手腕,盘问:“电影学院帅哥多吗?”虽然在脸和身材这一点上他相当自信,他也很了解自己的外貌优势,别说是电影系的学生,就算是正当红的偶像,也很难有比他出众的。

然而,男大学生的优势之一就是年轻。万一郁初就是喜欢年纪小的呢。

郁初老实回答:“没留意过,不知道呢。”

江洐野醋意大发,嘴上偏偏要说些气人的话:“我还以为你被哪个男大学生女大学生勾走了呢。”

郁初的情话随口即来:“不喜欢他们,只喜欢你。”

江洐野跟个哑炮似的瞬间熄了火,明明很喜欢听,非要嘴硬:“花言巧语。”

郁初主动抱住他,将下巴搁在对方的肩膀上,像找到了可以依靠的港湾,微舒一口气,才道:“是真心实意。”

江洐野搂着他的腰,抱着他在沙发上坐下,摸了摸他的后脖颈,说了一句人话:“今天上课很累?”

郁初并不正面回答,只回:“今天很累。”

江洐野掏出手机点餐,又抱着郁初进卧室,将人放在床上,自己走进浴室去放温水,半晌后出来对他说:“去泡个澡。”

“好。”郁初也确实想独自一人待会儿,放空脑袋,什么都不去想。

他拿了换洗衣服,走进浴室,自然而然地关上门。

“”被关在门外的江洐野愈发觉得不对劲,这太不符合郁初的个性,若是放在往常,这人一定是千方百计勾着自己一块儿洗,哪会像今天这般,连个多余的眼神都不给。

他本来还想半推半就答应下来



郁初将整个身体淹没在温热的水中,身心在这一刻得到了舒缓。

然而卧室里的人却抓心挠肺。

江洐野掏出手机,问齐顺今天郁初做了什么、有什么事发生。

齐顺哪知道这些,毕竟郁初这人在他面前一向喜怒不形于色,且白天一切正常,并没什么特别的。他绞尽脑汁想了半天,想到江洐野耐性告罄,才恍然大悟:“我知道了!”

“说。”

“我今天一整天都在陪小郁旁听,其中有门电影赏析课,讲的片子是柏拉图题材,这种话题嘛,大家都有发言权,有个学生举手发言,他说若只有肉/体上存在关系,虽然有性吸引力,但这种吸引力很脆弱,那一定长久不了。”

“我问小郁的看法,小郁好像挺赞同这个学生的观点。”齐顺存了私心,又开始添油加醋:“一段感情想长久,爱和性,肯定都缺一不可嘛,江总您说是吧。”

他说这些话的本意是希望这位脾气暴躁的江总可以再对他们小郁好一些。

江洐野若有所思,回想起这几日的索求无度,瞬时顿悟。他懂了,他大概是让郁初误会他只喜欢他的身体了。

他在心里暗骂自己,真不是个东西。

作者有话要说:  江洐野:老婆别难过,我已经在反思了

郁初:?

感谢在2021-06-09 11:18:26~2021-06-12 23:29: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哎呦呀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我也很想你、鸦本来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苏白 62瓶;战战顺顺利利健健康康 23瓶;玲、路路 20瓶;鲤鲤鱼鱼 15瓶;我磕samyu、恣 10瓶;凉茶瓜子 8瓶;岚澜、初与笙 5瓶;扬州道婆、46649038 3瓶;木木木酱、种花家的兔子 2瓶;48089978、阿列克谢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