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装绿茶招惹豪门大佬后我红了 > 55、第五十五章

55、第五十五章


自那晚之后, 郁初察觉到了江洐野对他的冷淡,两人虽一直未做到最后一步,但最近江洐野对他亲亲蹭蹭却不少, 很粘他,如今一朝回到最初, 甚至不愿与他同床共枕,让他不解又不安。

他猜测是不是与宋宗阳见面的事被对方知晓, 可江洐野在别的事情上对他依旧如往常一般, 并没有异常,郁初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但江洐野的转变始终如块巨石压在他心口, 让他惴惴不安。

天气逐渐迈入初夏,晚上下起了暴雨,伴随着电闪雷鸣。

郁初假装受惊,从自己的卧室跑去江洐野所在的客卧,轻轻敲门,问:“你睡了吗?”

正在微博超话巡查最新动态的江洐野立刻关掉手机, 说:“没有。”

“我可以进来吗?”

江洐野起身去开门, 见到穿着睡衣头发微微凌乱的郁初,开口:“你有事?”

郁初低着头,满脸委屈地看向客卧的床:“在打雷, 我不想一个人睡。”

“怕什么,又劈不到你。”

“”郁初被堵得没话说,只好牵强找借口:“就是害怕。”

江洐野不吃这一套,若真怕成这样, 难道从小到大都要人陪着吗?这显然不可能。



想到这,江洐野突然意识到什么,问他:“以前谁陪着你?”

“小时候, 爸爸陪我。”这是实话,他还是个小朋友的时候,也曾经是真的怕打雷。

“那后来呢?”

一想到有什么别的人曾经跟郁初躺在一张床上,他心里就跟打翻了醋坛子般,咕噜咕噜往外冒酸泡。

郁初立刻否认:“没有。”

他揪着江洐野的睡衣领子,委委屈屈:“以前又没有可以陪我的人。”

江洐野终究是拿他没办法,气郁初狡猾,又恨自己的底线都快被彻底打破,很不客气地牵着郁初的手把他往主卧带。

见这架势,郁初还以为江洐野想把他赶走,挽着他不松手。

江洐野:“放开。”

“不放。”

“没说不陪你,去主卧,那张床大。”

“好。”知道是自己误会了,郁初立即松开。

两个人躺在床上,江洐野无语望天,他之所以要和郁初分房睡,就是怕克制不住,没想到兜兜转转还是这个结果。

他拿起手机背对着郁初,刷微博,借此转移自己不该有的那些心思。

郁初戳戳江洐野的背,问他:“你在干什么?”

“有事。”

“哦。”郁初还以为他在处理公务,便识趣地不再开口。

《坠海》开机在即,为了保持曝光度和热度,齐顺替郁初接了个真人秀,叫《我们一起去旅行》,顾名思义,邀请几位艺人一起组团穷游。

这个节目组深知套路,出了一个榜单,榜单之首可以获得最多的旅行经费。且这个节目邀请了好几位流量,游玩经费是一回事,另一方面则是谁都想让自己的偶像登顶,以此证明正主是最当红。

这个榜单每个账号可以投五票,完成任务可以再得额外的十五票,一个账号上限为二十票。除此之外,还可以选择充值买票,金额无限制。

简而言之,拼的就是哪家有钱、哪家人多,节目组利用粉丝的心理,既赚够了数据,还能狠狠捞一笔。

而邀请的嘉宾也正好是冤家路窄,除了有跟郁初交好的陶聆外,还有徐望轩。

双方粉丝之间的矛盾,在第一部戏播出之后就存在。

当时有很多营销号发郁初的动图,认为这个小配角的颜值令人惊讶,想挑事的直接拿他的脸来拉踩徐望轩。

而徐望轩粉丝觉得这全是郁初方买的通稿,声称“糊逼别来碰瓷”。芋泥则认为徐望轩虽为男主,但抛开这些不说,仅在颜值这一点上的的确确是碾压,路人眼睛又不瞎,只是在说实话而已。

自郑达剑不捧徐望轩后,他的资源肉眼可见地下降,完全争不过有后台的,好在他粉丝多,仅凭着曾经的成绩和人气还能“苟延残喘”。相反地,郁初影视、代言全面开花,可谓是步步高升。

这样的反差,自然只会加深

粉丝的撕逼。

《心声》前段时间大结局,余热仍在,粉丝们正是鸡血的时候,再加上吸引了不少路人缘,竟和徐望轩家争得不相上下。

江洐野先充了20万张票的金额,瞬间拉开了距离。

而充值和投票的页面自动分享到了微博主页。

[卧槽,土豪男粉果然是真爱,我就知道你会出现的!]

[知道归知道,可没想到一上来就这么多]

[nb!必须点一首《奇迹再现》!]

“默默不说话”:[正经的有钱大老爷们,谁会在网上追一个小白脸啊。不是女装男,估计就是yc本人小号。]

“你在说什么屁话”回复:“你屁话还是那么多,正常人谁会浪费时间在网上无脑黑一个跟自己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人。不是傻逼,估计就是脑残。”

“今天买房了吗”:[哈哈哈也许是哪个穷屌丝借贷装大款呢吧。]

“你在说什么屁话”回复:“我的穷在你面前不堪一击,虽然还轮不到当世界首富,随便买几套房还是可以的。”

“今天买房了吗”:[你以为上网吹牛就可以不打草稿吗?]

“你在说什么屁话“回复:“买几套房就算吹牛的话,只能说明你穷得很狭隘。”

如今的芋泥今时不同往日,已有纪律严明的站子和后援团,看见黑粉迅速拉黑举报,动作一气呵成。

比起浪费口舌和惹人嫌的黑粉争论,他们对这位大佬粉更好奇。

[很好奇大哥你是什么时候入坑的啊?因为啥入坑的?]

江洐野已经混迹超话多日,对专业术语了如指掌,正好想打发时间,回:“时间不记得,因为脸。”

[原来我们初初的脸是男女通吃。]

[原来男粉也只看脸的吗?震惊!]

[冒昧一问,这位大哥,请问您直吗?]

郁初见江洐野一直盯着手机,仿佛完完全全把他这个人当做空气,便试图吸引对方注意力,伸出手去解对方的睡裤带子,却被反应迅速的某人抓住了手腕。

江洐

野转过身来,看向他:“你干什么?!”

郁初凑近对方的脸,扑闪着卷翘的睫毛,无辜纯真:“今天不来吗?”

江洐野无情扭回头,留下一句“不来”。

“为什么?”郁初不怕羞地追问他,“你前几天不是很喜欢吗?”

“”江洐野强忍,不想被身旁这人诱惑,道:“最近不想。”

“哦。”郁初应了一声,故意激他:“你最近又不行了吗?”

什么叫“又、不行”?

江洐野气得咬牙切齿:“放心,很行。”

郁初见对方真生气了,很有眼力见地就此打住,跟他聊正事:“我最近接的那个综艺《我们一起去旅行》,导演说要来家里拍出发的场景,我想拒绝,可是导演说其他艺人都同意了,如果只有我没有,到时候播出容易有争议。”

“嗯。”

郁初目前只有两个住的地方,一个是他真正的家,但他绝对不会把家和家人暴露在公众之下。另一个便是悦湾一品这套房子,虽然江洐野说送他,也已经办了过户手续,可他始终觉得这是江洐野的,倘若将来分开,他也会还给对方。

“我考虑了一下,来哪拍都不合适,你说我现在临时去租一套房子靠谱吗?”

江洐野跟看傻子似的看向他:“这里不能拍吗?如果你不想来这里,可以去我其他房子,随你挑。”

“我是觉得这房子是你的,得经过你的同意。”

“已经送你了,你说了算。”

“噢。”

江洐野见郁初说完了,再次打开手机,准备看看榜单的排名有没有变化。

郁初凑上前,趴在他身上,在他耳边低语:“还有一件事。”

“说。”

“我不知道导演是只拍客厅还是会拍其他房间,所以到时候我会提前把你的东西收起来,不然被拍到还有另一个人一起住,不好解释,我也不想给你惹麻烦。”

江洐野:???

他既为了照顾郁初的感受憋着欲望,又在这花钱氪金替他打榜,结果这

人还要抹杀他存在的痕迹???

很好,非常好。

他深吸一口气,话已经说出去了,哪还能自打脸,硬撑道:“都说了随你。”

“好啊,那我明天就开始收拾。”

“”听着语气好像还挺开心呢。

气得他发微博:“原来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工具人。”

粉丝们以为他在自我打趣,很捧场地评论:[老板辛苦了,老板有我们芋泥的爱!]

江洐野越看这个节目越不顺眼,早知道他就花点钱当投资人得了,这样一来还不是他说了算。

郁初见他还在玩手机,提醒他:“还不睡吗?”若不是相信江洐野的为人,以及能把天聊死的本事,他都怀疑这人是背着他在跟哪个好看的弟弟妹妹聊天了。

“你先睡。”

郁初将手搭在江洐野的腰间,轻轻应道:“好。”

火又发不得,江洐野只好转移怒气,靠花钱来发泄,又去充了10万票。

理智的粉丝劝他:[哥,咱悠着点,我们已经领先了,可以先观望观望,别让这个狗比节目组捞那么多。]

见粉丝也是好心,江洐野又给面子地回了一句:“小钱。”

[有钱任性,绝。]

[我跪了。]

等背后的人呼吸逐渐平稳后,江洐野放下手机,转过身面对他,静静地凝视郁初的面容片刻后,才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

作者有话要说:  江洐野:老婆长得这么好看,我不能生气

郁初:他怎么一会行一会不行?

感谢在2021-06-12 23:29:27~2021-06-13 23:00: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环滁皆山也 7瓶;种花家的兔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