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装绿茶招惹豪门大佬后我红了 > 57、第五十七章

57、第五十七章


折腾了许久回到家, 两个人各自洗了个澡。洗完后靠在沙发上刷手机,果不其然在热搜上见到了郁初的名字。

诸如偶遇《心声》男主郁初、郁初与朋友逛街被拍等话题。

最离谱的是某个营销号取的标题——郁初与同性友人洗手间共度一小时。

粉丝们义愤填膺,恨不得把这群不顾人身安全追着郁初跑的好事者揪出来暴打一顿。

“无法自控的泥塑粉”:[初初宝贝是仙子下凡, 怎么能那么委屈地被迫在洗手间等一个小时啊呜呜呜。]

“初初铁血妈粉”:[心疼我的宝贝,气得想当场锤人!]

[不过身边这个男的是谁啊, 好高哇!身材看着很不错的样子,堪比名模!]

[姐妹, 我也想这么说!虽然戴着口罩, 但是不难看出是个帅哥啊,还是个有钱帅哥prprpr!他手上的表我认识, 七位数。]

郁初把这些内容给江洐野看,担心道:“会不会有人把你认出来?”

江洐野随意瞥了一眼,压根不担心:“不会。”

然而熟人自然例外。

李明辙这边迫不及待来嘲笑江洐野:“哟,听说江大少爷被堵在厕所一小时?竟然没把墙砸了,真是个奇迹。难道你的洁癖已经被治好了?”

江洐野并不鸟他,准备挂电话, 那头的李明辙仿佛有所预料, 连忙劝阻:“哎哎哎,别挂别挂,有正事。”

《我们一起去旅行》其中一位嘉宾是女团成员尤悠, 艺名yoyo,也是启明星辰旗下艺人。对方的经纪人提议,想让郁初和yoyo在录制时多增加一点互动,让他们俩炒个cp, 甚至连cp名都想好了,叫“初悠”,即“出游”, 跟节目名相当搭配。

炒cp虽然有利有弊,但的确能吸引很多cp粉,毕竟众多网友一直秉持着“我虽单身但我就是喜欢看别人谈恋爱”的冲浪理念。

郁初想开口反对,但江洐野快他一步,阴沉着脸:“李明辙,你当我是死的吗?”

李明辙认怂:“哪敢哪敢

,我不就随便问问。”

江洐野一针见血:“你们公司从老总到下面的经纪人,脑子都不太好使,上梁不正下梁歪。”

“你妈的!”李明辙骂他,“不带你这么人身攻击的,就你这意思,难道我公司里的人都是傻子?”

“郁初除外。”

李明辙:“”还挺护短。

他被怼了心里不舒服,想找个由头找回点场子,毫不客气道:“我看郁初也没聪明到哪里去,他现在什么知名度啊,还敢跑去商场购物,不被认出来才怪。”

郁初咳了一声,提醒他:“李总,我在呢。”

“”

江洐野哪能乐意自己的人被别人说半句不好,语气不善:“你在教他做事?”

饶是如李明辙这般厚脸皮的,现下也觉得尴尬,急急忙忙挂了电话:“还有事,不聊了。”

郁初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鼻梁,老实承认:“这件事做得好像是有点傻。”他太低估自己人气。

江洐野觉得郁初这个模样像极了做错事后主动认错的乖小孩,可爱得他心头酥麻,忍不住揉了揉他泛着粉红的耳垂。

可他不会说些好听的话安慰人,又想郁初开心点,于是非常没有负担地往好兄弟身上插刀:“问题不大,反正没李明辙那么傻逼。”

郁初被逗笑了,问出了盘绕在他心头许久的未解之谜:“你是怎么和李总维持这么多年友谊的呀。”

两个人没能成为仇家也算是奇迹。

“小时候他打架打不过别人,我帮的他。”

郁初打趣:“你还见义勇为呢。”

“也不全是。”

“嗯?”

江洐野并不想说下去,然而对方那双清澈明亮的双眸正注视着他,不忍对方失望,只好继续道:“那会儿刚上小学没多久,班主任说每周做好事到一定的数量才可以得到小红花。”

郁初极力憋着笑,问他:“所以你是为了小红花才这样?”

江洐野还是那句话:“不全是。”

“那是为什么?”

“因为我做好事做得没其他人多,还因为经常捣乱倒扣分,成了全班倒数第一。”

郁初曾经也是小学生,而他的父亲是教师,也带过低年级的小朋友,对管理低龄化的孩子们很是了解。他接着对方的话说下去:“让我猜猜,是不是老师说你再这样的话,就不允许你上活动课?”

“不是。”江洐野不屑地笑了:“我只是无法接受彭滔排在我前面而已,你不知道他多幼稚,他拿走我的课本跟老师说是在路上捡的,呵呵,他凭着拙劣的谎言成为了倒数第二。”

郁初觉得这两人都没好到哪里去,小孩子做出这些行为并不算奇怪,然而江洐野竟然还能记到今天,甚至依然愤愤不平,这个人才是最最最幼稚的。

幼稚得让人喜欢。

江洐野伸出手,戳了戳郁初的脸颊:“不准笑。”

“哦。”郁初立刻摆出严肃的表情。

“轮到你了?”

“什么?”

“给我讲讲你以前的事。”

郁初回忆了一下,好像都没有什么有趣的事可以讲,说:“以前就是一直在读书,会帮爸妈做家务,有了心心之后,除了学习,就是陪她玩。这么说起来,好像很无趣诶。”

可一家人平平淡淡,却很幸福。

江洐野宠溺地刮了刮他的鼻子:“书呆子。”

他玩归玩,从小到大读的都是名校,一本正经的好学生见多了,就是没见过这么好看的,每一处都是照着他的喜好长。

郁初佯装不开心地挥开他的手。

江洐野自知说错话,便又好脾气地哄他:“说错了,应该夸你是漂亮的书呆子。”

既然没法让这人闭嘴,郁初只能选择自我屏蔽。

-

在出发前,郁初又接到了宋宗阳的电话,见面地点仍然是那家咖啡馆。

宋宗阳自来熟,很亲热地喊他:“小郁,我可以等来我的好消息了吗?”

太过爽快反而惹人怀疑,郁初故作犹豫和纠结,支支吾吾了半天,为难道:“你知道洐野的脾气,如果被他知道了这件事,他肯定

不会放过我,我的下场会很惨。”

江洐野什么脾气宋宗阳当然知道,可他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才不会管郁初将来的死活,开始给他洗脑:“我们圈里的人我最了解,大家都不过是图个新鲜,我不是说你不好,但郁初,你应该明白的,像江家那种身份地位的家族,怎么会允许继承人和一个男人在一起,玩玩还可以睁一只闭一只眼,到时候照样会找个门当户对的女人结婚。”

郁初反问,开始套话:“那宋先生呢?我听说,你其实也交往过很多人是吗?”

宋宗阳嗤之以鼻,但也深知想要换取对方的秘密,那必然要拿自己的来抵,大大方方道:“交往?算不上。走个肾而已。”

“你这样,粉丝会伤心。”

宋宗阳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对郁初说:“你进圈时间短不了解,其实艺人不都是人前人后两幅样子吗?成年男人需要纾解自己的欲望很正常,难道还真为了不掉粉禁欲一辈子啊。老实跟你说,我也约过粉丝,只要长得好看身材好,也不是不可以考虑。”

郁初很满意自己听到的一切,手悄悄伸进口袋里,关闭了录音笔。

宋宗阳跟他套近乎:“我都跟你交心了,你是不是也可以放心告诉我了?我不会亏待你,这个合同你看看。”

他从一旁掏出合同放到郁初面前,是某个国际大牌彩妆系列的代言人。

宋宗阳说:“为了替你搞到这个代言,我可是费了不少劲,只要你愿意,它就是你的。”

郁初认真地翻看合同,并没有什么问题,看来宋宗阳为了探听到商业机密,的的确确是花足了精力和财力。他低着头,放慢浏览速度,让对方看出他的挣扎,最后才道:“其实具体的我不知道,我只听见”

这么说也是为了降低宋宗阳的防备心,江洐野不是傻子,当然不会随意泄露这些信息,若郁初什么都知道,那才是反常。

他缓缓道:“我只是隐约听他和秘书通话时提起过,郑达剑郑总私下来找过江洐野,好像给出了一个极低的价格,不过有没有

变数还是要看招标会那天再说,但目前郑总的报价最低是没错了。”

郁初这话纯粹是胡扯,郑达剑是有来找过江洐野,也提到了招标的事,但只字不提报价,他就只是喜欢没事来找江洐野献殷勤。

“郑达剑?”宋宗阳觉得奇怪,“他这个人很精明,不可能这么快露底啊,也绝不会让自己吃亏。”

“那我就不知道了,宋先生可以去找郑总探探口风。”

宋宗阳一时忘了伪装,满脸算计:“如果有别的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

“嗯。”郁初在内心冷笑,面上却不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