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装绿茶招惹豪门大佬后我红了 > 58、第五十八章

58、第五十八章


《我们一起去旅行》采用直播的方式记录各位固定嘉宾从家出发的场景。

不得不说, 这个节目组非常知晓粉丝的心理以及炒热度的方式。每位艺人有不同的直播间,在网上同步播出。如此一来,热度一定会有个高低之分, 除了观看人数、弹幕数量外,还由打赏的礼物构成。

粉丝为了一较高下, 自然会想尽方法把自家偶像的热度送到第一位,其中一个办法就是送礼物。

无论谁第一、谁倒数, 平台方和节目组稳赚不赔。

除了郁初、徐望轩、陶聆、yoyo外, 还有位艺人则是和郁初同为缪窠牛奶代言人的何嘉汶。

有人列出了嘉宾之间的关系网:徐望轩和陶聆演过言情剧,戏里戏外吸了不少cp粉, 然而各自的唯粉又曾因谁戏份多、谁才是一番吵得不可开交。yoyo和何嘉汶算是同一个平台两季选秀节目出道的师兄、师妹。郁初的粉丝先前因为拼代言的缪窠牛奶销量与何嘉汶的粉丝闹得不愉快,但他和yoyo又是同一个经纪公司。陶聆作为女主角,与徐望轩这个男主关系一般般,反而与郁初的微博互动更多。何嘉汶刚出道时碰瓷过徐望轩,然而被对方教做人。

围观路人看了直感叹:[这五个人,一出戏。]

[但凡找几个前辈中和一下也不会显得这么腥风血雨啊。]

[可以预料到播出后的“盛况”了。]

不过此刻郁初看不到这些弹幕和评论, 只是静静等待节目组的到来。

不久后, 他的followpd举着摄像机进到屋内,在事先征得过郁初的同意后,拍了拍他生活的环境。

屋子的装修风格能看出一个人的喜和品位, 对此,粉丝得出一个结论——性冷淡。

然而真正“性冷淡”的主人正在屏幕前盯着郁初的一举一动。

被“赶出”家门的江洐野,很不厚道地想着若是郁初哪里没收拾妥当,便会当着数万人的面露馅, 会在他的粉丝面前暴露他实际在跟别人同居的真。

可这个人却做得滴

水不漏,若非不是他本人的的确确居住过,根本不会有所怀疑。

[哥哥的房子装修高级有质感, 想躺在沙发上被哥哥抱在怀里看电视哦。]

[我可以做你家的女主人吗郁初]

[哇哇大哭,一想到我不能成为初初的老婆我就想流泪。]

江洐野脸色铁青,干脆关掉这些碍眼的弹幕,专心看视频。

除了简单参观屋子外,郁初还得回答节目组的问题。

“本次共有两位女嘉宾,陶聆和yoyo,如果要选一位异性做搭档的话,你选谁?”

论关系,郁初自然和陶聆更熟一些,可他和yoyo是一个公司的,选了陶聆则有胳膊肘往外拐之意,但选了yoyo自然会伤到陶聆的心。

简直是个送命题。

郁初犹豫了几秒,嘴角虽有浅浅的笑意却不达眼底,反倒给面前的人一股压迫感。他开玩笑道:“应该问问陶聆和yoyo的意见吧,都是很优秀的女孩子,我哪有资格在这擅作主张挑三拣四。”

这话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很低,可正因为如此,反而吸引了很多女性观众的感。

[帅哥都这么谦虚低调的嘛,真想那些普通且自信的油腻男来看看。]

[选我选我选我!]

江洐野见郁初谁也不选,心情又阴转晴,眼睛眨也不眨,一直按着赠送礼物的框框。

[大佬果然又在]

[有一个疑问盘旋在我心中很久了,到底该怎么称呼大佬啊,如果是叫“屁话哥”听起来像是在骂大佬呢。]

江洐野瞥见了,随意地发了个:“姓江。”

[江老板!]

[江总江总。]

网友也没想太多,有钱的一律喊老板和某总,这一次竟是歪打正着让他们称呼对了。

接着便是领任务卡等一系列的流程,做完之后便结束了直播,而郁初也要同节目组一起出发至机场。

他坐的是自己的商务车,在车上给江洐野发消息:“我快到机场了。”

“嗯。”

郁初不厌其烦地问:“你会想我吗?”

“看你表现。”

郁初低头打字:“我一有时间就跟你视频。”

“哦。”

“不穿衣服的那种也可以。”

“”江洐野眼皮一跳,却没拒绝,而是生硬地打岔:“录制的时候小心点,其他几个人看着都不像是什么善茬。”

虽然他压根不了解其他人,但他潜意识里就觉得郁初出淤泥而不染,需要保护。

郁初乖乖地应了。

各自坐飞机至目的地,五位嘉宾陆陆续续抵达,最终在一家民宿汇合。

主持人分给他们一个信封:“这是你们这十天游玩的经费,每个人的金额不同,根据榜单的排名来分配,同时也先恭喜郁初获得榜首。”

稀稀拉拉的掌声响起,其他人还算很给面子地鼓掌祝贺他。

主持人看向郁初,说:“郁初,你的经费是最多的,并且你可以优选挑选房间。”

郁初道了谢,很有绅士风度地把先选的机会让给了两位女孩子。

民宿统共四个房间,其中一间是双人床,其他都是单人房。陶聆和yoyo商量后,决定住双人间。

三个单人间有大有小,郁初也不再客气,选了有内浴的卧室。

紧接着是徐望轩和何嘉汶依次选,如此下来,何嘉汶压根没挑的机会,所拥有的也只是最小的一间。

夜深后,工作人员回各自的住所睡觉。

“我像找不到手机充电线了诶,我去问其他人借一根吧。”郁初对着镜头故意这么说,起身关掉了房间内的摄像机,去敲徐望轩的门。

江洐野总担心郁初会被欺负,殊不知卧室里的徐望轩,才是那个应该担惊受怕并且该拒绝开门的“小兔子”。

徐望轩看见来人时顷刻垮着脸,毫不犹豫地就要把门关上。

郁初伸手抵住门板:“我没带充电线,你有吗?借我用一会儿。”

“没有。”徐望轩在心里补充了一句:“有也不借。”

郁初人看着纤瘦,力气却不小,硬生生把门推开了大半,挤进屋子里,又

重复了一句:“谢谢你借我充电线。”

在徐望轩也已经把房间里的摄像机给关了,省得郁初再自己动手,也不必费劲找借口。

自从郑达剑不捧徐望轩之后,他就一直在走下坡路,争资源更是争不过那些没他红但后台比他硬的,他从不反思与郁初结仇的原因是在他自己身上,他只记恨着是郁初让他失去了郑达剑这座靠山。

眼下,徐望轩自然没什么脸色,斜着眼,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给我郑达剑的联系方式。”

徐望轩讽刺一笑:“你都搭上姓江的了,想见郑达剑,姓江的随便勾勾手指他就能凑上来,还用得着你来找我吗?还是说,江洐野已经厌了,把你踹了?”

郁初扯扯唇角:“不劳你操心这事,江总他,目前还很喜欢我。”

“你!”徐望轩被气到,怒斥:“不要脸!别想了,我不可能会给你。”

郁初拿着手机晃了晃,问他:“如果我跟江洐野说你欺负我,你觉得他信还是不信?”

徐望轩指着他,正想破口大骂,又听见郁初说:“换句话说,我若是告了状,你觉得你会是什么下场?”

会是什么下场?

徐望轩都不需要动脑,就知道一定会比现在更惨。

威逼完便是利诱,郁初丢出一个个鱼饵,伺机而动等着上钩的鱼。他语气淡漠,开口:“郑达剑当时是因为想讨江洐野才抛弃你、教训你,用你的话来说,他大抵在那之前还没对你厌烦,所以”

徐望轩听懂了,但凡是江洐野或者郁初多说几句话,郑达剑无需再对他“赶尽杀绝”,若他自己再努努力,重回郑达剑身边也不是不可能。郑达剑虽然年纪大了他两轮,床上又有些特殊癖,可对待情人还算大方,他愿意继续以色侍人,来换取光明的钱途。

徐望轩暗骂他虚伪、狡诈,恨不得那张虚假的面孔被彻底撕碎。

虽然讨厌郁初,可他对着这些条件忍不住心动,他报了一串数字:“话先说在前头,郑达剑给情人的号码

必定是小号,你能不能联系上他,我也说不准。”

“嗯。”郁初达到目的后便不愿在这房间多待,立刻推门而出。

郁初心情大,回了房间后倒不急着联系郑达剑,而是点开江洐野的头像。

他想他了。

铃声响了十几秒后,视频通话才接通。

郁初将前置摄像头对准自己那种吹弹可破的脸,确认角度可以后,才和江洐野聊天:“你在忙吗?”

他似乎听到周围很嘈杂。

“跟周尧他们在外面吃饭。”

郁初鼓着脸,不开心道:“我不在你就出去玩,你是不是巴不得我天天进组?”

“别没事找事。”江洐野偶尔也不吃这么作的一套,怼他:“你查岗这么频繁,我除了吃饭也干不了别的。”

郁初眼眸低垂,清冷如雾凇又风光霁月的人,此刻满脸受伤的表情,黯然委屈,如清冷的月亮失了光辉,喃喃道:“徐望轩说的没错。”

声音虽然很轻,可江洐野清楚地捕捉道:“姓徐的说了什么?”

郁初欲言又止,含着颤音:“他说你对我快腻了。”

“少听他狗叫。”江洐野在心中又记了徐望轩这个傻逼一笔。

“可你对我不耐烦,只有不喜欢了,才会这样。”

“”江洐野没想到这人还挺能借题发挥,可打不得又骂不得,现在甚至连句重话都不敢说,只依着他:“我天天跟你汇报行程,你满意了吧?”

“你不用这样勉强,我又没逼你。”

江洐野一退再退:“是,你没逼我,我自愿的,行了吧。”

郁初破涕为笑:“那一言为定。”

隐约察觉到哪不对劲的江洐野不自在地嗯了一声,可看见郁初的脸,又什么脾气都没了

作者有话要说:  江洐野:不争气的东西,一看见老婆的脸就变得没有脑子(我骂我自己)

郁初:好听话哦

感谢在2021-06-15 23:59:01~2021-06-17 22:36: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

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荼岩翛翛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软糯可欺 8瓶;怪奇物语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