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装绿茶招惹豪门大佬后我红了 > 65、第六十五章(大修)

65、第六十五章(大修)


郁初得知江洐野愿意参与录制后, 松了一口气。

结果没多久后,他从齐顺那得知,艺统组又被“你在说什么屁话”的操作给折服。

节目组会为艺人和几位粉丝订机票和酒店, 全程报销,但需要大家出示相关个人信息和证件, 结果“你在说什么屁话”丝毫不配合,也不肯跟大家坐同一趟航班, 说会自行抵达。

做事风格就很江洐野。

郁初跟齐顺说:“你和节目组那边对接一下吧, 就说都随他。”

齐顺头疼:“我还打算跟他提前对一下台本,虽说要让大家自由发挥、拒绝剧本, 可这样我不放心啊,但对方一直不搭理我,我也实在没辙。”他还是头一次遇见这么大牌的粉丝。

郁初只好说:“没关系,顺其自然。”

齐顺感叹:“你就是对粉丝太好了。”

郁初只是敷衍地扯了扯嘴角。

宋宗阳以极低的价格中标,在圈内如今已是人尽皆知的笑话。

周尧率先觉得其中藏有猫腻,便来江洐野这打听。

一开始, 江洐野并不知道是郁初在“从中作梗”, 只是说:“可能他脑子不太好使吧。”

后来周尧收到了点风声,特意来办公室探听小道消息。正逢江洐野心情不好,刚开口就差点被对方赶了出去。

周尧整了整自己的衣领, 好奇道:“你最近吃炸\\药了啊,火气这么旺。”

江洐野不理他。

周尧自顾自说下去,跟他开玩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这副样子是失恋了呢。怎么着,郁初终于受不了你的狗脾气, 不愿意跟着你了?”

江洐野抬眸丢了他一个冷眼,咬牙切齿骂道:“你他妈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周尧挑挑眉,看他气急败坏的表情:“不是吧?真给我说准了。”

“是个屁。”

“这么说来, 的确好久没看见郁初一块儿跟你出来玩了,今天要不组个局?叫上他。”

江洐野对好哥们儿倒是坦诚

:“我跟他掰了。”

“我操?!”周尧自认刚刚说的那些纯属打嘴炮,并不觉得真的会发生。

他一向怀疑郁初不如表面那般单纯,但即便是有所图,正常人都不会松开这条金大腿,可看目前这样子也不像是江洐野甩了郁初。

十分匪夷所思。

江洐野并不想对其他人说郁初是个满嘴谎言的小骗子,只是低头看文件,连个正眼都不给周尧:“我不介意喊保安来请你出去。”

周尧自觉闭上嘴,在一旁坐下,待了一会儿觉得没趣,便先行离开,火速跑去和李明辙、彭滔八卦。

他走后,赵安缇敲门进来,跟江洐野汇报工作进度,其中一项是民办高中的承建报告。

赵安缇说:“宋宗阳过来跟我谈了很多次,大概意思说自己是中了郁先生的计,不在正当竞争的范畴内,想要双方和平解约,重新招标。”

江洐野:“难道不是他先走的旁门左道?”

“是这样没错,”赵安缇很佩服宋宗阳厚脸皮的程度,“他以为我们在过家家呢,哪有那么好的事,他想反悔就反悔,他若真想解约,就得按合同上的违约金来付。”

江洐野这人的性格,堂堂正正。如果现下这种情况是他手底下的员工生了多余的心思造成,是他们为了谋取不正当利益恶意去设圈套,他一定会把这人炒鱿鱼再提出与中标商解约。

可现下是郁初。

虽然不知道郁初跟宋宗阳有什么仇怨,他自己又被郁初骗得团团转,但他的心还是免不了往郁初这倾斜。

郁初讨厌宋宗阳,为此费尽心思,那他必然要帮郁初出气。

江洐野:“找人盯着,别让他们偷工减料。”

-

郁初刚在启明星辰上完形体课,就被李明辙亲自叫到了办公室。

李明辙一脸痛心疾首,仿佛看见无数资源和钞票从他口袋溜走,纠结得皱成川字眉,捂着胸口:“郁初啊,虽然吧,阿野他脾气是差,说话又难听,但是他年轻、帅、身材好、有钱多金

又大方,为了这些优点偶尔也是能忍忍的嘛,把他当成提款机不好吗?你怎么就跟他断了呢?!”

眼里只有钱的李扒皮,说完这话的下一秒又恢复良知,变成体贴下属的好老板,劝他:“算了,还是自己开心最重要,受不了就受不了吧,就算没有江洐野,我也能把你捧成超一线。”

郁初苦涩一笑:“李总,你为什么会觉得是我要跟洐野断了呢?明明是”

他握紧拳头,顿了顿才接着故意说:“明明是他不要我了。”

“啊?”李明辙目瞪口呆,“不可能,阿野对你很好,而且吧他这人一根筋,认定了就认定了,不会随意变心。”

李明辙酝酿着说辞,思考着如何委婉表达才能不伤害到郁初,小心翼翼地开口:“虽然你们两一开始的关系比较、特殊但在我们圈子里,哪有人对待小情人是他那样的,分明是当成女朋友在宠,哦不对,说错了,是男朋友。”

郁初笑了:“是啊,他对我很好,我知道的。”

往日相处的细节历历在目,藏着无言的温柔。

“可是我做了很多错事,让他生气、伤心,他现在应该很讨厌我,也不想看见我。”他观察着李明辙的表情,见对方似有动容,便确定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李明辙刚想安慰人几句,就听见郁初继续说:“不过,我会想办法把他追回来。李总,你会帮我的吧?”

“啊?”李明辙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答应了。

-

陶聆是真的很喜欢郁初这个朋友,本来生日宴计划着最后跟自己一起切蛋糕的人是郁初,哪想到郁初提前走了。

郁初说要请她吃饭赔罪,陶聆高兴地答应下来。

地点是陶聆定的,在某个大学城附近的美食街。不过她怕被学生们认出来,约的是夜宵。

郁初提前十几分钟到达了约定的烧烤店,有一瞬间感觉自己回到了前两年在读书时的日子。

陶聆刚从某个活动上下来,被记者拉

住采访耽误了一会儿,要迟到大半个小时。

郁初回她:“没关系,你慢慢来。”

“你先吃起来,我尽快。”

郁初对重油重盐的食物没多喜欢,更何况大晚上吃这些,对皮肤不好,又容易胖。他以前对自己的外貌不是太在意,大概有着天生丽质的资本。可如今因为江洐野,开始在意起来。毕竟在对方眼里,他大概就只有一张脸能看。

在店里坐了二十几分钟,他接到陶聆的电话:“小郁哥,对不起啊,我得放你鸽子了,我在路上被私生追车了,我要先甩开他们。”

郁初关心她,让她及时报警、注意安全。

既然陶聆不来,郁初也没了吃夜宵的心情,可想着回去悦湾一品,又得独自一人面对空荡荡的屋子,更不想回去,便打算在周围逛逛。

途径一家便利店,路边停着一辆眼熟的招摇跑车,再一看车牌号,郁初当即确定是江洐野的。

他在四周搜寻着对方的身影,无果。只能傻愣愣在路对面等着,等着江洐野来把车开走。

几分钟后,他见到江洐野从便利店出来,身旁还跟着前几日在酒吧遇见过的少年。

想来也是,这个年纪大概刚上大学没多久,会出现在大学城也不奇怪。

郁初在黑夜中隐藏,看见少年拎着手中的袋子在和江洐野说什么。

紧接着,他看见两个人往前面的酒店而去。

便利店、酒店,郁初的思维忍不住发散,该想的、不该想的,全想了个遍。

心紧紧被揪着,像是被揉成一团的废纸,随时会被当成垃圾丢掉,永远埋在暗无天日的底下。

江洐野很不耐烦地在前台出示身份证,替江云涧开了间房。

江云涧跟中学同学出来玩,一不小心就玩嗨了,错过了寝室的门禁点,再加上他明天有早课,想着就近原则,打算在附近酒店凑合一晚。尴尬的是他没带身份证,于是第一时间求助了他哥。

“以后这么弱智的小事别来烦我,

懂?”

江云涧撇撇嘴:“你舍得看你弟弟流落街头吗?”

“喜闻乐见。”

“”

郁初一进大厅,瞅见的便是这么一副“打情骂俏有说有笑”的场景。

他走到江洐野身边,对着前台说:“要一间这位先生旁边或者对面的房间。”

江洐野没料到郁初会突然出现:“你怎么在这?”

郁初故作轻松地跟他打招呼:“好巧呀。”

江云涧还记着上次他哥利用自己来气这位“嫂子”的事,一时半会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打招呼,干脆老实不说话。

上一次在酒吧里没心情留意,眼下明晃晃的灯光映照着,郁初得以清清楚楚地看清这位少年的面容。

对方的眉眼,与江洐野似乎有一点相似。

心中瞬间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江洐野:“你来这干吗?”

郁初明知故问:“你呢?”

“与你无关。”

“嗯。”郁初淡然地点点头,随即又换上一副难过的表情,望向他。

见到郁初写满情愫的双眼,江洐野于心不忍,干脆撇开头,想迅速带江云涧上去。

江洐野把人带到房间就想离开,江云涧说:“坐会儿呗,等我洗完澡再打两把游戏。”

“滚。”

江云涧开始找借口说服他:“哥你想啊,你现在下去有可能在半路上遇到郁初,那岂不是徒增尴尬。”

江洐野想想也有道理。

前台办事效率很快,没落后几分钟,郁初也拿着房卡上了楼。

在路上,他打电话给李明辙,问:“李总,洐野他有没有十八、十九岁左右还在读书的弟弟?或者其他亲戚?”

李明辙不假思索:“有啊,我记得好几个吧,有几个在国外。”

“在景城上学的呢。”

“有一个,之前他爸外派到s市,去年刚调回来,我没记错的话刚上大一。名字叫什么我突然记不起来了,好像是阿野堂弟,我跟他不是很熟。”

“嗯,谢谢李总。”郁初心下了然,拿着房卡

,压根没去自己的房间,直接敲响了江洐野那扇门。

江洐野知道是他,一动不动,把人晾在那,并没有开门的打算。

然而郁初也不妥协,敲门加门铃换着来。有旁边的客人受不了,骂他扰民,说要投诉给酒店,可郁初本人无动于衷。

江洐野哪舍得郁初被陌生人骂,败下阵来,臭着一张脸打开门。

郁初迅速挤进去,听见了浴室传来的哗哗水声,冲江洐野笑,天真又无辜地问:“你们要干什么呀?”

想想也是,他当初缠了江洐野无数次,这人恨不得离他两米远,根本不是在性/事上随便的人,按他的性子,更不可能脚踏两条船。所以刚和他分开,就能无缝衔接拥有一个可以来酒店开房的小男友,在江洐野身上显然不成立。

在酒店还能干什么?

当然是开黑打游戏。

可江洐野偏要气他:“你说呢?”

郁初漂亮的眼睛失去了光彩,委屈地控诉:“你都不愿意跟我上床。”他要让对方心疼他。

江洐野不吭声。

“你会和他做吗?”

江洐野依旧沉默。

得不到回答的郁初,伸手抱住江洐野,低语:“找我不好吗?我比他好看。”

江洐野拂开郁初的手:“但他比你年轻啊。”

郁初愣在原地,像是有些不知所措。心里却在骂:狗男人。

最后心一狠,使劲把人往身后的床上推。

江洐野一个踉跄,被推倒在床上。他烦躁地想破口大骂,他这个人洁癖到住酒店都是自带床上用品,完全无法忍受跟酒店的被套、床单来个近距离接触。

可这表情落在郁初眼里,则是对方生气到排斥他一举一动的地步。

回忆着导演教他的哭戏技巧,再加上心里的难过。郁初双眸湿润,泪珠挂在眼角,哽咽着问他:“我碰你,就让你这么痛苦吗?”

“不是,起开。”江洐野现在只是想立刻换衣服、洗澡,“酒店床单,脏。”

郁初心稍稍安定了点,整个人

趴在江洐野身上,直视着他:“你不要不理我。”

两人之间的姿势太“少儿不宜”,江洐野想吓唬他:“你不怕被人看见?浴室里还有个人呢。”

“不怕,我只想你再亲亲我。”

“”老实说,美色当前,很难不心动。

郁初壮着胆子,咬牙放狠话,想逼江洐野说出实话:“有人旁观也不是不行。”

这话彻底激怒了江洐野,把郁初往旁边一扯,自己从床上起来,又把郁初拉起来,吼着嗓子骂道:“你他妈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郁初当然知道,说的也不是真心话,他只是想看看对方会不会为他生气而已。

他低着头认错:“对不起,我乱说的。”

江洐野气才消了点。

郁初引诱着他,红着脸说:“那去我房间吧?就我们两个人。我会让你开心的,我我又学了新的。”

他最开始跟着江洐野的时候,说过很多类似的“荤话”,然而对方岿然不动,对他并无兴趣。江洐野从不是个抛开爱只谈性的重欲之人,是在逐渐喜欢他之后,两人才有了愈加亲密的行为。

他在试探,他在赌。

江洐野在心中默念无数遍不要中美人计,结果还是很没节操的答应了。

江云涧洗了个战斗澡,一出来发现他哥没了人影,吐槽:“靠,怎么那么早就回家了啊,游戏还没打呢。回家睡觉能有游戏好玩吗,无语。”

此刻,某个房间内。

两人气喘吁吁地拥有了片刻的温存。

江洐野边爽地直吸气,边在心里鄙视自己:“我他妈彻底堕落了。”

郁初脸色潮红,问他:“你喜欢这样吗?”

江洐野将穿上裤子不认人的渣男形象演绎得淋漓尽致,冷淡道:“也就这样吧。”仿佛刚才亲亲抱抱搂着郁初不肯放手的人不是他。

某些反应是骗不了人的,郁初并不介意这人的嘴硬,还主动帮他整理衣服上的皱褶,说:“嗯,那我再学别的。”



”江洐野口是心非,忍着心痛拒绝:“不必,没有下次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小江:糟糕,又中老婆的美人计了:(

高估自己了,卡文了啊啊啊,没达到预期的六千字,下一章补上。

下章俺们小江要去录综艺咯。

先把最奇葩的粉丝打在公屏上

我看了评论区,这一章有争议,所以我解释一下。一开始初初和小江在一起时,就经常说类似的“荤话”,想引诱对方真的跟他有实质性的关系,他认为对方能对他某一点感兴趣就可以留在他身边久一点(然而事实证明什么都不用做,光是有这张脸就够了)。但是小江一开始只觉得他好看,并不喜欢,所以很排斥有什么亲密的行为。最开始的相处模式就是一个想方设法勾引,一个拒绝。后来逐渐有了感情,小江愿意亲亲抱抱,初初才确定对方已经对自己有好感。这一次也是同样如此,不管是装委屈、装难过,还是勾他,都是在复刻最开始的套路(虽然也是真难过)。想借此来证明小江是不是真的彻底想断了,毕竟男德班小江同学不可能不喜欢一个人了还跟他有这种关系。

大概是我昨晚写的太急以及能力不够,没有把我心中想写的写出来,现在修了一下文,大家再看看吧。

感谢在2021-06-25 00:12:47~2021-06-26 00:49: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风光霁月 69瓶;康禾 23瓶;reallllllb 6瓶;槑头槑脑 5瓶;种花家的兔子、小小、某俞、苏叶、折木爱瑠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