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装绿茶招惹豪门大佬后我红了 > 第77章 第七十七章

第77章 第七十七章


郁初从k市回到景城, 参加了某电视剧节开幕式,随后还有个晚宴。

出席晚宴的不仅有明星艺人、导演编剧等,还有各位投资方, 是个开拓人脉圈的好机会。

有江洐野在, 郁初压根不需要靠讨好别人来获取资源, 但若只有他一人不出席, 则未免显得过于大牌。

玥玥脑补了无数潜规则的剧情, 一不小心就把心里话给说了出来:“我们小初哥长得这么好看,万一被哪个老板看上了怎么办, 不是有那种特别龌龊的还搞下药的吗?”

“你这小姑娘脑子里想的都是些什么!”齐顺赏了她一个栗子。

这种情况在圈里确实存在,但齐顺保证不会发生在今晚。

“今天是正经晚宴,大家都是体面人,不至于用这种见不得人的招数。去去也挺好的,多认识点朋友, 说不定能碰见合缘的大导名编呢。听说啊,当场谈下资源的也有。”

郁初倒是不担心这些, 更何况《心声》主创人员全员参加, 这部剧又很有可能在闭幕式上拿下几个大奖, 严雪姿还说要介绍自己的编剧好友给他认识,无论出于哪个原因,他都应该应下。

宴会厅内觥筹交错, 三三两两站在一起攀谈。

会来事的早已经端着酒杯去敬各位投资方老板,力争刷个脸熟。

何嘉汶也在现场。

实力派是唱而优则演, 他则是属于唱、跳、rap都不行只能靠粉丝尬吹的那一种, 便想着另辟蹊径,试图靠演几个吸粉的角色来爆红一波。

何嘉汶这次就是被他的经纪公司塞进了一部玛丽苏偶像剧,饰演痴心年下男二, 也借此得以出席今日的开幕式。

郁初今日穿了一身高定白色西装,矜贵清冷,如同高不可攀的翩翩贵公子。哪怕放在一群演值颇高的男明星中,他也是最亮眼的那一个,浑身自带光环,宛如行走的海报。

何嘉汶嫉妒每次都被郁初抢了风头,挑衅滋事的心再次按捺不住,端着酒杯,走到他身旁和人打招呼。

郁初正跟严雪姿以及她介

绍的名编剧聊天,察觉到自己的身后响起脚步声,转头一望,竟是“熟人”。

何嘉汶一向会看眼色,先是同严雪姿和赵编剧寒暄了几句,热络地喊着“严老师、赵老师好”,顺便毛遂自荐了两句。

郁初倒并不介意自己的聊天被他打断,只是安静地站在一侧,抿着唇喝了一口手中的果汁,动作优雅得如同一幅画。

何嘉汶暗戳戳打量了郁初两眼,似是无心地说:“郁初哥,你怎么喝果汁啊,这太不够意思了吧。”

郁初冷静又疏离,满脸淡然:“酒量不好,怕醉酒失态。”

何嘉汶看不惯郁初一天到晚岿然不动的表情,仿佛任何事情在他面前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他想把神祇拉下神坛,想看他在泥泞中苟且,想看他的完美假面彻底破碎。

他说:“郁初哥,那边有几个投资方大佬,我们一起去敬个酒吧。”

不管什么咖位的艺人,终究不如资本的话语权,不说卑躬屈膝,至少也得是好言好语地讨好对方。

他忍不急想看郁初吃瘪,更想看他放下端着的架子,成为和其他人一样卖笑的货色。

郁初拒绝:“你去吧。”

若是被江洐野知道他主动去找别人敬酒,无论男女,怕都是要吃醋再斤斤计较一番,况且江洐野知道他酒量不好,不允许自己在没有他陪同的情况下随意喝酒,很霸道,但也想得很周到。

何嘉汶不甘心,开始撇着嘴卖惨,试图道德绑架:“我只演过一部电视剧,而且还没播,别人都不一定认识我,我一个人去好没底气啊,可是郁初哥你演的《心声》那么红,还是拿奖的大热门,你去肯定比我好一些,我们一起录了那么久的综艺,还合作得那么愉快,我都快把你当成亲哥了,你能陪陪我吗?就这一次。”

在装可怜这一点上,郁初才是真正的高手和前辈,他哪能看不出何嘉汶的小心思,仍将计就计,答应了:“好啊。”

当初最后一期节目播出的时候,关于江洐野的负面评论也不少,且话术统一,很明显是买

了水军,他便让齐顺去查。一番折腾之后,确定是何嘉汶团队的手笔。在娱乐圈,拉踩是很常见的手段,若发生在郁初身上,他大概是一笑而过,可对象换成了江洐野,他难以当成无事发生。

何嘉汶的指向性很明确,为了红他不介意来点权色交易,可比起大腹便便的秃头中年富商、脸上打针过度的富婆,他更喜欢、更奢望年轻的公子哥们,于是便朝着景城圈里有名的太子党们走去。

这群人被簇拥着,很明显,打这主意的,不止何嘉汶一人。

何嘉汶费了老大的劲才挤到一席之地,拔高音量开口喊人,倒是吸引了一部分注意力。

他又把郁初推倒了自己的前面,替他介绍:“这是郁初,入围了最佳新人奖的《心声》男主角。”

何嘉汶一向对自己的外貌自信,否则也不会在选秀时吸引一大波粉丝把他这个业务能力不行的爱豆投到了出道位,可虽然嫉恨,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脸蛋跟郁初比起来,简直是黯然失色。

今晚的宴会,不乏帅哥美女,他放在这堆人中间,瞬间变得平平无奇,即便是有心想靠脸攀上富豪权贵,也不一定能让别人把目光放在他身上。

但是郁初可以。

他想借着郁初的光,哪怕屈辱地暂时成为对方的绿叶也不是不可以。

他甚至想,如果有人看上郁初也是件不错的事情,胳膊扭不过大腿,他幸灾乐祸地想看这个自爆恋情的人被迫接受一些残忍的潜规则,同时也摧毁他的爱情。

郁初走近了,才发现竟是群熟面孔,下一秒又觉得理所当然,景城是很大,可在圈子顶层的,无非就那么些人。

彭滔和严子毅看向郁初,很默契地表现出头一次见面的模样。

何嘉汶用手肘撞了撞身旁的人,示意郁初赶紧从服务员那要几杯酒,主动敬敬对方。

可没想到对面的严总先从侍应的盘子上递了一杯香槟给郁初;“来一杯?”

其他人难掩惊讶,哪有这么不符礼数的,心里各自打着小九九,误以为是严总看上了

郁初,在讨这位漂亮的小明星欢心。

“不了,谢谢严总。”郁初摇摇头,勾了勾唇,浅笑着拒绝:“我对象不喜欢我喝酒,喝了的话,怕是会生气。他脾气不太好。”

何止不太好,是十分、非常、极其暴躁。

严子毅对江洐野的脾气再了解不过,一想到十七八岁那会儿,因为想泡对方表妹结果被摁在地上揍的场景,就满身冷汗。回忆太惨痛,他黑着脸又把酒杯收了回去。

何嘉汶及其他人一见严子毅脸色不对劲,倒吸了一口气,又觉得郁初这人不懂事、不知好歹,这下可好,把人给得罪人了。

然而严子毅却说:“ok,江你对象的话确实该听。”

郁初拍了拍何嘉汶的肩:“嘉汶会喝酒,不如嘉汶来敬严总、彭总几杯吧。”

彭滔瞥了他一眼,认出这是同阿野一起上节目的艺人,且能看出阿野看他并不怎么顺眼,他觉得对方连给自己敬酒的资格都没有,可郁初这么说了,他还是给了些面子。

郁初似笑非笑:“嘉汶,你喝这么点不太够诚意吧。你不是说快把我当成亲哥了吗?我不方便喝酒,那你也帮我代几杯?”

何嘉汶骑虎难下,又闷头干了好几杯。

在彭滔眼里,郁初一向得体又乖巧,说话做事都有分寸,此刻对着何嘉汶倒是故意捉弄他般,但他一直是帮亲不帮理的,想也没多想就开始寻由头灌何嘉汶,还要挑最烈的。

最后何嘉汶坚持不住,去洗手间吐了个天昏地暗。

彭滔很狗腿地给远在欧洲的江洐野泄露情报,简单描述了刚刚的场景:“我感觉郁初好像不喜欢那个何什么的,我帮他一起把那个谁给灌吐了。”

江洐野看到了,并没有回彭滔,只是算好了时间,等郁初到家后没多久就给对方拨视频通话。

郁初刚洗完澡换上睡衣,见到屏幕里的人,原本冷淡的面庞柔和了几分。

江洐野先是查岗:“喝酒了吗?”

“没有。”

“还算听话。”江洐野对郁初的表现很满意,继续道:“听彭滔说,你今天故意灌何嘉汶酒了?”

“嗯。”郁初爽快承认,“我这算不算仗势欺人?”

“我更希望你仗我的势,而不是让彭滔和严子毅捷足先登。”江洐野不希望郁初受委屈,也不希望他不开心了还选择大事化小,这样“睚眦必报”他反而很满意,反正出了事有他顶着。

“你都不问问我为什么这么做?”

“你开心就好。”

“你”郁初没法接话,“你这样会把我惯坏的。”

江洐野那头似乎很忙,聊天的间隙还在低头翻阅文件,闻言抬头看向他,理所当然道:“我不惯着你还惯着谁?”

郁初的心尖如同涂了蜜,甜滋滋的。他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大后天,具体时间未定。”

“那你提前告诉我时间,我给你做好吃的。”

江洐野挑眉,痞痞地笑了一声:“这么想我?是不是巴不得我早点回来?”

郁初清澈透亮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他的喉结,“想你回来抱抱我亲亲我。”

江洐野被这话激得脸色一热,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西装裤,过于精神的某处正起立跟他打着招呼。

十五分钟后还有个会议,他逼迫自己冷静,咬牙切齿地对屏幕那边的人说:“把我勾出火了你负责?”

郁初眨了眨眼:“嗯。”

作者有话要说:  小江:忍不了了!

感谢在2021-07-07 23:55:10~2021-07-10 23:02: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王家阿腾 20瓶;不吵不闹不炫耀丶 16瓶;我的cp绝不be 5瓶;夜卫越 2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