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离婚后,我回家继承亿万家产了 > 第34章 意外的发现

第34章 意外的发现


  
“真是见鬼了,怎么随时看到鬼混飘出来,不过这样带着口罩估计也是没有脸见人。”方糖冷笑讽刺容嫣然。
“你....童谣,你又骗了哪个男人的钱,居然也学别人买翡翠,这是你可以戴的首饰吗?”
容嫣然想到自己的脸还是发肿的,恨不得撕了童谣。
几天也是方梅为了讨她开心,才特意出来逛街的,遇到童谣也是让她愤怒然生。
“你这个狐狸精,居然还敢勾引我儿子,还好然然发现把你真面目公布出来,今天我非教训你不可,居然敢打我女儿。“
说着,方梅抬起手就要扇过去。
童谣轻轻侧身一躲,方梅就狼狈被扑向另外一边的玻璃柜,额头出现一大块淤红的痕迹。
“童谣,你太过分了。”容嫣然愤怒嘶叫脸发疼得发颤,她走过去把方梅扶稳。
两母女被在场的人嘲笑,童谣轻嗤一声后说,“让你们的经理出来,把这两条疯狗赶出去。”
“你敢,我可是这里的VIP客户,我儿子可是容默,你们瞎了狗眼?还不让保安赶走这两个女人,她们就是专门骗男人钱的,这条项链我要了。”
方梅听到她们的话,也是脾气爆炸了,指着童谣怒气地咒骂。
导购可是有眼力的人,即使认识方梅,但童谣和方糖的气质高贵,一看也是不能随意招惹的人。
赶紧让一个人去把经理叫过来。
“经理,你来正好,把这两个女人赶走,还有把这条项链给我包起来,规矩照旧去我儿子公司收钱。”方梅趾高气扬地吩咐。
容嫣然也趁机嚣张地说,“居然敢来这种地方撒野,不要脸的贱人。”
“是吗,等会让你们见识什么是不要脸的人。”方糖如果觉得这里不是有架空,早就一脚踢过去才解恨。
“经理,直接刷卡。”童谣拿出黑卡给经理。
“你怎么有黑卡,是不是拿了我哥的没有还?”童嫣然说着就要去抢那张黑卡。
经理脸色发黑,但还是劝解的语气说,“请容夫人和容小姐先出去,不然等会保安来了就让我为难了。”
“你说什么?”方梅震惊地质问。
经理也是顾及容默的,就在方梅耳边低语了一句,然后方梅尴尬地就拉着女儿离开了。
“居然这么顺利离开了?”方糖奇怪地问。
“这个品牌可是我二哥的,还真的以为我二哥只是一个模特呢。”童谣傲娇地说。
“哇塞,我也想要哥哥。”方糖羡慕地说。
“你也可以拥有的。”童谣暗示地地说。
“哎呀,我接个电话,估计要回公司了。”方糖 感谢这个电话来得及时。
她是还不知道要怎么跟童谣解释,也知道童谣想要撮合她跟童祁阳,可是她知道不可能了。
果然,方糖接到电话要回公司,而童谣跟着回了童氏集团。
下班时间,接到莫言打来的电话。
“童谣,今晚帮我去一场慈善拍卖晚会,就是帮我一个小哥哥制造一点点绯闻。”莫言祈求道。
“我可不擅长做这个,你可以找方糖啊。”童谣也不想再上热搜了。
不然以后出去很容易被认出来的,到时候就不能随心所欲逛街了。
“方糖临时出差了,我家那个顶流不愿意跟圈内人炒CP,方茹还是学生影响太大,只有你能救我了,看在我这么多年,都没有把你二哥签到的苦心,您帮帮我吧。”
童谣真的无法被这么哀求,最后还是心软答应了。
然后她在公司后面两条街,等待莫言过来接。
认为莫言还要带着她回公司化妆和换礼服。
就肯定是保姆车来接的,谁知道居然是季牧原开着跑车亲自来接,还亲自下车给她开车门。
眼尖的路人认出来一窝蜂涌过来。
季牧原发挥偶像号召力,让大家排队签名和合影。
童谣看到大家这么听话,也是佩服他的魅力。
最后还是没有放过她,季牧原忽然搂着她,然后让别人随意照相。
童谣头疼地叹气,看来这个绯闻肯定是按照莫言所想 发酵了。
上车后,季牧原还很绅士开一瓶矿泉递给她。
“我知道你是莫言的闺蜜,这次谢谢你愿意帮忙。”季牧原 边说已经启动车子。
童谣觉得他还挺亲和的,没有什么偶像傲娇的姿态,说,“举手之劳,不过....以后你要怎么澄清这个绯闻?”
她看着季牧原就像司徒那类人,长得让女人也妒忌的脸,但又不失阳刚气息。
季牧原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不用澄清,再说一切皆有可能。”
童谣听出弦外之音,说,“我可是离过婚的,你一个偶像被粉丝知道跟离婚的女人传绯闻,估计得让你脱粉。”
“这有什么,生活终归要回归平静的。”季牧原很不在乎地说。
童谣觉得这个话题不适合再聊下去,怎么莫言给她这么一个坑跳啊。
.....
来到宴会,才发觉不但只是艺人,很多社会名流也出席了。
因为是慈善宴会,都是携带家属出席的。
她也明白了季牧原缺一个临时女友的原因了。
看到容嫣然带着面纱造型在人群穿梭时,她就情绪紧绷了起来。
但人群搜视一遍都不见容默的身影,可是方梅居然也在,他不可能没有来啊。
还好慈善竞拍时,他们的位置在角落,这样她可以避开很多认识的人。
“我特意选的这个位置,看中什么告诉我,我送给你。”季牧原很大方地说。
他似乎看出童谣的情绪不对,才跟别人换了位置。
“不用,我帮莫言而已,你就不用破费了。”童谣拒绝道。
“话不能这么说,现在你是跟我在一起,就跟莫言没有什么关系了。”季牧原说话时还凑近几分。
外人看过来他们似乎关系很亲密一样,童谣听着他的话也感觉哪里怪怪的。
忽然好奇地问,“你为什么每件都去提价,但最后都不拍?”
季牧原神秘一笑,“我这是在赚钱呢,他们成交额越高,我的提成就越高。”
“不是慈善晚宴吗?你还收提成?”童谣真的诧异。
“这些企业家的钱,不用这些形式榨,又怎么让他们心甘情愿捐出来,我虽然抽取提成但也是出了力的,再说我也是正常收正常交税后的。”
童谣闻言觉得也是无可厚非,现在做什么也真的看效应。
“就没有喜欢的?”季牧原又问。
“没有,我对收藏不感兴趣。”童谣 直接拒绝了。
“别想太多,我这是感谢你的帮忙,不喜欢收藏品,那些首饰也可以啊。”季牧原坚持道。
童谣一直好奇怎么没有看见容默,倒是方梅母女拍了几件首饰。
“不用,我这是义务帮朋友的。”童谣心不在焉地回答,忽然看到一个熟悉拍卖物件。
她心里震惊不已,偷偷拍了照立刻传送。
然后跟季牧原说出去接个电话,其实是她要打电话给苏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