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我真不想兼职神灵 > 第一章 嫌疑人

第一章 嫌疑人


  “大新闻!”

  “在城外庄园失踪多日的伯爵之女……莉莉.伯灵格,在曼海姆城外废弃教堂中,被发现。”

  “官方透露,当夜发现可疑聚会。”

  “经过激烈的战斗。”

  “目前已经成功将其捣毁。”

  “……”

  “与此同时发现的,还有城里的年轻医生诺亚.克莱斯特,据悉官方消息,他是这次绑架计划的嫌疑人。”

  “因为中弹,目前正在医院抢救中。”

  “曼海姆自由报,将会继续跟踪报道……”

  和煦的晨光撒在纯白的窗帘上。

  咸腥海风透过半掩的窗户吹了进来。

  病床上的张言,已经醒来多时了。

  浑身被冷汗浸透,此刻像是劫后余生般瘫靠在病床的墙上。

  他脑中的剧烈疼痛刚过去。

  就听到隔壁病房传来的收音机报道内容。

  很神奇,之前他听不懂的语言,这会儿全部都能听懂了。

  就因为刚才,他已经继承了这具身体的所有。

  好消息是,之前挨了一枪,并没有要了他的命,这具身体的心脏并没有在左边。

  英勇的警方并没有一枪干掉他。

  “……”

  但坏消息是,他就是刚才报道中的那个年轻医师——诺亚.克莱斯特。

  目前的职业,如电台所言,他是曼海姆精神疗养院的一位刚转正的医生。

  今年二十三岁。

  现在他是一名嫌疑人。

  昨天晚上,他被一群身份不明的人,用仪式从回家的飞机上,召唤到了这个世界。

  在那之前,他一直在研究自己搞到的古老手稿。

  这些不存在正史的神秘学,是张言无聊的人生中,为数不多的调剂。

  但研究手稿后,连续很多天,都在梦到自己出现在一座空无一人的西方风格的古老城市中。

  这是之前完全没有遇到的。

  神奇的是,他发现梦境一连几天,都是连贯的。

  他能在城市里游历,然后在下次继续。

  直到昨天晚上,他终于完整的将手稿看完,并且在回家的飞机上,酣然入梦。

  这次,平静的梦中城市里,终于有了变化。

  他梦到自己被一条大象那般巨大的扭曲猎犬,追杀到了教堂中。

  最后他被一只黑猫救了下来。

  然后他看到一个巨大的神秘印记。

  在他面前变换成星河旋涡。

  随后将他拖入了之前的废弃教堂中。

  之后,就是新闻报道的故事了。

  不过有一点需要说明,当时是他,将少女从一群疯狂的家伙手里救下来。

  “……”

  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伤口还有些疼。

  从融合原主记忆里张言和自己记忆做了对比,如果他的脑子里的记忆没有出问题的话,那么现在身处的世界是不属于任何人类历史。

  非要说个相似大概是这个世界电能、机械能还有航海技术已经出现,并且有大规模的运用了。

  就比如刚才的收音机。

  揉了揉自己额角。

  就在他还在考虑如何摆脱困境,去拿到工具然后画出导致他穿越的印记。

  那也许能够让他回去。

  “吱呀”一声。

  这时候门被推开了。

  一个穿着蓝黑相间呢子大衣的高瘦年轻男子,推开门走了进来。

  他与张言对视了一眼,看着后者苍白的脸色。

  突然笑道:

  “命真大。”

  说完直接拽起张言身上的毯子,一把掀开。

  然后说道:

  “起来吧!诺亚.克莱斯特……”

  说完他从怀里摸出一个铁盒子,从里面拿出一根香烟,一盒火柴,自顾自的吸了起来。

  张言他看到对方领口的警徽,从记忆里得知,这个家伙是曼海姆的官方人员。

  之前原主里的记忆里,对他有些印象。

  这个人的名字好像叫艾登。

  在原主刚来来曼海姆实习的时候,有过交集。

  毕竟曼海姆的这个城市不算太大。

  “……”

  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然后眯着眼睛吐了出来,艾登一脸享受的说道:

  “你真幸运,原来伯爵为了保护自己的名誉,打算杀了你,但后来他改变了主意,听说是莉莉小姐说话了!”

  “呼……”

  长长的吐出一口烟,他继续说道:

  “你现在只需要联系亲属,缴纳一份钱后,然后你就自由了……”

  说完他丢出一份文件,上面明确的说明了拿到钱后,就可以当场将诺亚.克莱斯特释放。

  看着上面的金额,张言有些无语,他张了张嘴,组织了一下语言,尽量让自己语气平缓:

  “艾登先生,我是无辜的,你不是说了莉莉小姐已经发话了吗?那这10磅是怎么回事?我家里可没有这么多钱!”

  在这里一磅等于100新便士,或者120便士。

  张言穿越的这个原主,虽然是医生,但是周薪也就100新便士。

  这里的一个黑面包都要2新便士的年代。

  诺亚存款少的可怜。

  这个资本家横行的时代,就算是医生,也只能说刚好够吃。

  在怎么勤劳努力,也是月光族。

  他不是曼海姆的当地人,哪里有什么家人。

  10磅也就是1000新便士,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多了点。

  艾登看了一眼他,耸肩道:

  “这10镑是我们垫付的医疗费,你昨天可是差点被打死,是我们将你送到这里来的,当时是半夜急救,你也是医生,知道这是很贵的,你们医院为病人免费看病不收钱吗?”

  看到眼前的年轻人还是无动于衷,他继续说道:

  “如果给不起钱的话,你可能就有麻烦了,克莱斯特医生,相信我,我们可以将你“租”给那些资本家,你不会想去黑山修铁路或者挖煤的……”

  听到这半威胁的话语,张言打算先将事情应付过去。

  等他出去了再说,只要他能离开这里,穿越回去,哪里还管这些东西。

  于是他沉吟了一会儿,对艾登说道:

  “我需要时间,三天内我会借到10镑,然后到你的地盘给你。”

  说完这句话后,他将目光头投向艾登的眼睛。

  而艾登叼着烟,与他对视了好一会儿,说道:

  “你得加50便士,是给我的,如果我答应你,我会对你负责的,克莱斯特医生。虽然我相信你的人品,但这是我的规矩。”

  听到他这么说,张言当即松了口气,就怕油盐不进,只要答应了,回到医院宿舍,他就会找齐工具离开这里。

  “好吧,艾登先生!我答应了。你说得对。我喜欢有规矩的人。”

  张言笑着点了点头。

  而艾登这边也并不担心,他直接走到张言身边掏出钥匙,一边给他解开手铐,一边说:

  “我知道你的导师在曼海姆,在皇家海滩庄园,但我想友好地提醒你,这两天是高级舞会,你现在去很可能找不到他。”

  听到这个消息,张言点了点头,脑中思索了一会儿,才搞清楚。

  原主的导师在白沙滩皇家庄园里。

  怪不得艾登答应的这么快,他原来是以为张言要去找他导师借钱。

  “谢谢你!”

  扭动着发酸的手腕,张言站了起来,然后与艾登握了下手。

  紧接着,在病号服上套上了黑色风衣和裤子,又穿上了皮鞋。

  不紧不慢的推开病房的门。

  “顺便说一下,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联系电台。将好消息播送在今晚的晚间新闻,以恢复你的名誉。”

  艾登靠在窗上,对着即将离开的张言提醒道。

  张言微笑的点了点头,还没开口,他看到艾登咧嘴一笑,举起一根手指朗声回应道:

  “再加上50新便士,医生的名誉很重要,已经很便宜了,朋友,这是友谊的代价。”

  “……”

  张言笑容僵硬,腹诽道:

  “你怎么不去抢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