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我真不想兼职神灵 > 第二章 死而复生

第二章 死而复生


  从海边的医院,到原主工作的精神疗养院,走路的话,大概需要十分钟的样子。

  需要走一个长长的陡坡,走过一座吊桥,才来到悬崖边上修建的精神疗养院。

  张言一边走,脑海里一边过着原主的记忆画面。

  所谓的精神疗养院,其实就是精神病院。

  在这里大多都是些脑子有问题的有钱人。

  他们有些是真的脑子有问题。

  有些是“被”有问题……

  不过,医院并不在乎这一点。

  只要有人帮他们在医院里买单,这个医院可不管你是不是真的有问题。

  院长就说过:

  “没有他们,你们吃什么?”

  对于这段记忆,张言一下就想到了“吃人”这两个字。

  没错,这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资本主义社会。

  什么都要向钱看,就像是之前艾登警官,几句话就要了11镑。

  里面到底有多少水分,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张言走到很快。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疗养院外。

  墙上爬满了院长种植的蔷薇。

  进入秋季,这些花的生命已经快到头了。

  来到医院门口,刚刷漆的大门紧闭,散发着浓重的油漆味。

  不远处的草坪上,是正在逗弄小狗的哑巴门卫。

  “老汉斯!”

  张言开口喊了一声。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抬起头,看向他。

  隔了大概几秒钟,才放下手中的小狗。

  脸上露出笑容,嘴里发出“啊啊……”的声音。

  接着,老人小跑着,到了铁门边,打开了一侧的小铁门。

  并且拉住他的肩膀,不让他碰到没干的油漆。

  张言这才走了进去。

  他按照诺亚之前的习惯,和老人微笑着点了点头,算作打了招呼。

  然后他确认了一下宿舍的方位。

  刚要走。

  却发现老汉斯还一直跟在他后面。

  张言脑中原主记忆画面闪动,拍了下脑袋,转过身正对老汉斯,他在风衣两侧的兜里拍了拍,摊开手说道:

  “抱歉,老汉斯,没有带你要的茴香豆,我这几天麻烦缠身……”

  他想起来,之前老汉斯每次在诺亚进城的时候,都会让他带5新便士下酒的茴香豆,在回来的时候,再将钱补给诺亚。

  这种事情张言怎么可能记得。

  老汉斯耳朵没有问题,但是他说不出话,听说是年轻时候被毒哑的,好像是院长的远房亲戚,平时守门,也处理尸体,每周的薪水倒是比诺亚还高50新便士。

  而老汉斯听到张言的话,摆了摆手,比划了几个手语,然后拿出了他两枚面额10的新便士硬币,作势要塞给他。

  还好原主是懂手语的,他看着老汉斯一通比划,明白了意思。

  老人指了指院长办公室方向。

  示意他已经在那里,听到过早间新闻。

  现在给他二十便士表示心意,祝他渡过难关。

  张言犹豫了一下,摆了摆手,没有收下老人的好意,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他要找纸和笔。

  “我不能要你的钱,先走了,再见!”

  说完张言就赶紧离开了。

  他不断提醒自己,他不是诺亚.克莱斯特,不用为他的人生做其他的事情。

  “让便士什么的见鬼去吧!我回去用人民币了。”

  今天宿舍楼里人不多,但是依旧还是遇到几个和他招呼的“熟人”。

  不多张言只能露出自己的假笑,然后应付了过去。

  凭借记忆。他找到一楼角落属于诺亚的房间。

  站在房门前。

  插入钥匙,拧动铜制把手。

  “吱呀”一声,门微微打开了一条缝。

  还不等他反应,一股腐烂的味道扑面而来。

  是死尸的气味。

  用力挥了挥手,张言紧皱眉头,推开门缝,侧身滑了进去。

  进入房间后,气味更加浓郁,那味道简直就是像是屠宰场旁边的污水渠。

  房间不大,只有三十平的样子,一张床用白布隔开,当作卧室,远处角落有一个独立的卫生间半掩着门,同时墙角边还有一个带着镜子的衣柜,另外一边有一张书桌,上面摆着一盏煤汽灯和一堆书籍以及笔记本和散落的纸笔。

  实验用的白老鼠笼子,放在窗台上臭气熏天。

  张言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他在读取着诺亚的记忆。

  记忆里这老鼠在昨天晚上离开的时候,还是好好的,过了还没16个小时,就腐烂成了这样。

  他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只昏迷了一个晚上。

  或者压根诺亚的记忆就是错的。

  不过现在,不是纠结这些事情的时候。

  他直接将那笼子都放在了卫生间里关了起来。

  虽然还有腐烂味,但是已经好了很多,而且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来到书桌前,将诺亚乱七八糟的书籍全部放到一边。

  张言打开他的书桌抽屉,从里面拿出圆规和铅笔。

  从笔记本上扯下还算干净的纸张,他开始用圆规画了个规整的同心圆。

  然后开始用铅笔,凭借自己的记忆开始在上面描绘记忆里的图案。

  记忆的图像很快就成形了。

  张言对自己的绘画天赋还是有记忆力,很有信心,他花了一点时间将画好的图像再次加工,就连着一些奇怪花纹的笔锋的都模仿了出来。

  等到将这东西画好后,他等待着。

  三分钟……

  八分钟……

  十分钟……

  十五分钟……

  半个小时……

  手里那块诺亚老旧发黑的银怀表,分针不断的走着。

  现场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是有什么没写上去?”

  看着眼前一点反应都没有的东西,张言有些急了。

  他闭上眼睛努力回想了所有细节,对比之后发现,并没有什么不同。

  如果非要说不同,那么可能是纸张的问题了。

  当初那笔记到底是羊皮纸?还是什么别的纸?

  他开始回想那纸张的材质。

  不过不是专业人士,明显对他太难了。

  “砰砰砰!”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张言的思考。

  这时候外面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克莱斯特医生,听说你回来了,开门,有人要找你!”

  他一下就听出来,是院长普尔曼。

  张言看了一眼画好的印记,选择了不出声。

  这时候敲门声又急促了几分。

  院长普尔曼语气依旧平静,不过声音高了数个分贝:

  “诺亚!我知道你在里面,快开门,有人找你!”

  “……”

  张言暗暗叹了口气,将纸塞进了抽屉里,这院长无非是要找他说事,说什么影响之类的,也许是要辞退他也说不定。

  就在这时候,门外另外一个年轻的男声响起:

  “让开!”

  紧接着,“嘭!”的一声,整个门板都被踹飞。

  一道风吹进屋中。

  五个穿着黑银相间军种制式大衣的男人。

  鱼贯而入。

  “克莱斯特医生,不要动!”

  领头的年轻人,拍了拍腰部的枪套,绿色的眸子注视着张言。

  闻道屋里的臭味,他捂起鼻子,眼神犀利起来。

  “给我搜!”

  挥了挥手。

  他身后的四个官方人员,开始翻箱倒柜。

  搜起东西来。

  张言站起身,眯了眯眼睛对着他身后的院长问道:

  “他们是什么人?!我已经被官方释放了!他们要搜什么?”

  一边说,他一边用臀部,将刚才放印记的抽屉抵住。

  “克莱斯特医生,现在帝国的圣赦院红衣主教,怀疑你和邪教活动有关,我等奉命搜查。”

  很快,就搜到了他的书桌上,两个人将他拖开,开始翻找起来。

  张言看着他们在桌上的图书里,不断地翻找着,眼光落在刚才自己画的印记上。

  感觉心脏跳的有些厉害。

  桌上的都是医学相关的书籍和笔记,但是抽屉里的印记他说不清……

  被红衣主教盯上了,不死都要脱层皮。

  床上和衣柜里都没有搜到东西。

  张言还在故作镇静。

  院长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站在一旁,慢条斯理的说道:

  “克莱斯特医生的导师是现在皇家御用的医师——格林.赫尔曼,红衣主教大人一定是误会了。”

  那个领头的年轻人,死死盯住张言的眼睛,两人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在对视,他像是要从张言眼神里找到什么,听到院长的说辞,他嘴角扯动,皱着鼻子,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呵呵……希望如此吧!”

  卫生间的门被打开,一股腐臭喷了出来。

  张言感觉眼角抽动了几下,心跳的有些快,然后听到身后有人报告:

  “一笼活着的医用白鼠!”

  活的?

  什么?!

  张言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然后他看到那个官方人员将笼子放到了他和领头青年之间。

  那本来应该死透了的老鼠,这会儿活蹦乱跳的。

  仿佛刚才都是幻觉一样。

  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抽屉还是被打开了。

  他看到刚才他放置的那张纸,被抽了出来。

  然后又被丢到了桌上,对方继续翻找着。

  什么情况?

  “报告检查完毕,没有发现。”

  四名检查的官方人员,将到处都翻了一遍。

  他们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

  听到这个报告,那青年皱了皱眉头,而院长还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最终领头的青年对张言说道:

  “对不起,克莱斯特医生。我们什么也没找到,但根据主教的命令,你将被带到伯爵家接受审问。”

  “……”

  “请吧!”

  说完张言就被两个官方人员拉住胳膊,往外带。

  院长让开一条路,但嘴上继续平淡地说道:

  “你们这么针对一个无辜的年轻人,恐怕不太好吧!”

  “我要去市长那里投诉你们!”

  带头的青年一脸无所谓的转身,甩给院长一个背影,脱下皮手套,举过肩甩了甩:

  “请便!”

  而张言这时候终于将目光投向了桌上,他看到之前他写过的那张纸上面,空空如也。

  连一点笔锋的印记都没有。

  在床边放着的那个老鼠笼中。

  那几只小白鼠本来在半个多小时前,还是满屋臭味来源的腐烂尸体。

  这会儿竟然全都直立着身体,怔怔地注视着他。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