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我真不想兼职神灵 > 第十章 来自教廷的交易

第十章 来自教廷的交易


  第二天清晨,曼海姆银月修道院内廷。

  阳光从玻璃射进来,刚好点亮屋顶正中央,一副巨大图像中银质的月亮浮雕。

  明亮的屋里,只有两个人。

  一个秃头但五官硬朗的壮硕中年男人。

  坐在张言面前。

  用尽力气强调着:

  “好了,我知道贝狄威尔失踪了,你确认一下!”

  张言捂着额头,他一夜没睡,怎么还要回答这种问题:

  “不是,他是真的死了!”

  中年男人有种威严,他敲了敲桌子,屁股离开凳子,前倾身躯几乎要爬上桌,对着桌子对面的张言压低声音,严肃的威胁道:

  “克莱斯特先生,你说话要负责的,现在圣光教廷的红衣主教在问我们要人,相信我,你不会想去他们裁判所的拷问室的!”

  张言摊手,叹了口气:

  “先生,你说的贝狄威尔大人,已经用亵渎魔法,将银月魔法回路赐予我了,这总是摆在眼前的证据吧!”

  中年男人摇了摇头,从自己座椅下的皮包里,抽出几个文件袋:

  “我请你慎言,这是银月女神为了驱逐邪魔,在你身上降下的神迹,亵渎魔法可是禁忌!而且贝狄威尔身份,不可能会亵渎魔法,你一个亵渎魔法是什么的人都不知道,不要乱说!”

  随后张言瘫倒在椅背上,有气无力,不打算反抗:

  “……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那你在这几份文件上签字,然后按手印!”

  一摞文件被丢过来,一一个个文件袋摊开摆放在他面前,张言看着袋子上面的文字:

  “帝国注册魔法师登记表、银月教廷曼海姆地区入职证明、银月教廷最高保密条令……还有银月教廷口供签字!殉职牺牲受益人登记!?”

  看到上面的东西,越来越离谱,他立即摆手道:

  “不是!先生,我没打算入职银月教廷!我是个医生!你要得口供,只要能证明我无罪,我完全可以配合你们,让我加入教廷的话,完全没有必要。”

  秃顶的中年男子好似完全没认真张言的话,他只抓住前面的重点回应道:

  “那正好,我们银月教廷正好缺一个您这么优秀的医生。”

  张言失声道:

  “不是,可我是精神病医生!”

  秃顶的中年男子眼神瞟向一边,好似完全没听,随口回应道:

  “嗯,听起来很不错……正好最近大家精神不太好,你正是我们需要的。”

  “……”

  他随即推过来一只钢笔,然后继续自顾自的说道:

  “贝狄威尔.雷德梅恩,是帝国仅存的魔剑士之一,今年一百二十岁高龄,就拿他曾经的战绩说,都是记录在帝国历史档案里的,这种传说级的英雄,我就摆明了跟你讲,他不能有任何的污点,这是教廷内部的意思,我今天就是这个目的,这对外的说辞,我们已经根据你的口供,将你应该对外宣称的故事,列好了,你多看看,我们保持口径,然后你签个字。”

  “至于加入银月教廷这件事,不会对你有任何负面影响,你爱当你的医生,你继续当就是,我们不妨碍你,你每周过来交个周报就行了,并且还有一笔丰厚的挂职薪资,会连同帮你争取的帝国注册魔法师薪资,一起发给你,只要你挂个名,保护好这个秘密就行了,同时圣光教廷那边我们也会交涉,不会在让他们追究。”

  “这种好事情,你就只需要保存好这个秘密,然后加入我们,让我们安心就行了!”

  “不不不,年轻人,先别忙拒绝,请先看一下合同里的报酬。”

  张言其实是知道的,但是他总觉得背后事情没那么简单,特别是最后一张,他询问道:

  “殉职牺牲受益人登记,这个你怎么解释?”

  中年人一瞪眼,站了起来,带着不可思议的口吻道:

  “当然是必须要的程序,亲爱的诺亚,你真是太年轻了!这不是明摆着吗?就算要给你开后门,你也得让我能够和其他人交待吧!”

  “……”

  面对他的说辞,张言觉得对方还算坦诚,他说道:

  “好吧!我先仔细看看上面写的内容。”

  中年人转过身,走到窗户边,从怀里摸出一个烟斗,点然后,拉开了玻璃。

  一边看着怀表,冲着外面吐烟,一边说道:

  “都是些制式内容,就算你看了也不用遵守,赶紧签吧!”

  说完又补充道:

  “银月教廷的教义中,早就说了,我们从来不撒谎。”

  张言举起那些口供,一脸“你说真的?”的表情。

  “……”

  他被烟呛到后,咳嗽着改口辩解道:

  “咳咳,当然没有说不能教人撒谎。”

  “这是为了一个老英雄的名声,在我们找到他的尸首前,你就好好替我们保密吧!”

  张言想起昨天晚上,他们这边刚打完,刚用脑海里教的咒语,打开了门,将廷达罗斯猎犬弄了回去。

  圣光红衣主教尤利西斯才姗姗来迟了。

  他二话不说,就对众人说要通缉诺亚的导师格林.赫尔曼,并且威胁着一定要让诺亚回去,配合他们圣光教廷的调查。

  如果不是月行者小队的马斯.休斯态度强硬,直接搬出了自己家族的背景,说不定还真被带回伯灵格庄园了。

  这老小子,当初可真的是敢让老管家杀他的。

  鬼知道他回去,会不会被解剖研究。

  相对来说,银月教廷,知道他被贝狄威尔用亵渎魔法赐予了回路,还让他战胜了邪魔。

  他们对于事情真相,其实不太感兴趣。

  他们要找回来丢失的贝狄威尔尸体。

  还要想着将这件事情的真相,让张言配合着隐藏下去。

  至于亵渎魔法做的渎神之事,之前的黑商之死,还有格林.赫尔曼的事情。

  他们倒是不怎么关心。

  “好像是暂时没什么坏处。”

  张言想了想,银月教廷的态度和手段,有点和稀泥,你知道我的秘密,我也知道你的污点,花点钱能办的事情,他们不想动手杀人。

  而张言短期内,好像是离不开这里了。

  他要继续找回去的路,还得想办法将猎犬干掉。

  将一个不死的追踪者干掉……

  那实力必须提升到一个恐怖的级别。

  看来要好好计划下接下来,该怎么生活,和提升实力了。

  原主诺亚可对魔法没有什么了解。

  所以他的记忆对自己没有什么帮助。

  什么国家注册魔法师,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而且登记栏目里,明显是胡诌上去的什么模拟圣光斩击,并且标红为不可传授的私人持有类型。

  下面还有征调法师等级,为一阶注册法师。

  还有每次借调行动的报酬规格以及经济责任。

  “必须支付30镑基础经费,并配备该法师一切需要的材料,以及在任务中,对其造成的社会损失一律由帝国赔付。”

  待遇这么高?

  张言皱着眉头,仔仔细细的读了起来……

  “……”

  经过仔细阅读和分析……

  现在的情况算下来,至少每个月多了14镑收入,国家注册魔法师,曼海姆地区,政府会补助每个月有6镑津贴,作为魔法研究经费,但每年必须登记一个新研制的法术,如果没有,第二年就津贴减半,如果有新法术,那么第二年视情况,每月提高经费。

  挂职的银月教廷的单位,全称是“曼海姆银月修道院,月行者小队普通队员。”,实习队员每个月只有4镑的工资,和转正的诺亚医生工资一样,而普通队员是转正后的称呼,月薪是8镑。

  一个月下来,顶的上诺亚原来的精神病院里,三个半月的工资。

  好吧,看在钱的份上,确实没有拒绝的道理。

  之前在医院连看门老汉斯的待遇都比不上。

  就如同诺亚最开始的疑惑:

  “我一个医学大学生,比门卫大爷工资还低???”

  刚才之所以坚持,是真的谨慎,害怕这家伙坑他一手。

  口供上,他也没发现什么……

  反正都是些类似于……极度愤怒下的魔法这种不靠谱的东西。

  还有大书特书的银月女神的赐福。

  死去的老人,贝狄威尔只是做了个简短的说明,出现过但是不见了,至于去啥地方了,不知道!

  一问就是不知道。

  时不时看着怀表的男人,看到这位年轻人终于在填写这些东西后,松了一口气,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他询问道:

  “诺亚,能告诉我,你怎么做到无视银月圣剑的疲软期,两分钟不到,斩出了两记终极斩击的?”

  张言头都没有抬起来,用熟练的口气说道:

  “我不是说了嘛,是亵渎魔法。”

  “……好吧,好吧,是我多嘴,诺亚,我们以后不要说这东西,出门后,你就不知道什么是亵渎魔法了好吗?”

  听到回答,他皱起眉头,露出沉思的神色,不过很快就被张言打断,只见张言签完所有的字,询问道:

  “那别人问我,我该怎么回答?”

  男人恢复成正常表情,叼着烟斗,摊手耸肩道:

  “或许你能说个靠谱点,让人相信点的事情,比如银月女神的祝福……”

  张言将所有签字好的文件,统统打包整理好推到了桌子对面,并回应道:

  “你这么说我就懂了……”

  对方把烟斗掐灭后,弄干净了烟灰,然后开始将张言签字完毕的东西,全部放入公文包里,拍了下自己的光头,对张言说道:

  “对了,待会儿走的时候,记的去找修女莉莎领一下衣服,时间不早了,我还要去码头接雷迪梅恩家族的人,他们今天十点四十五的船,来了不少人……过几天本来是贝狄威尔大人一百二十一岁的生日,这郑不是个好差事……”

  说着他就往外面走去,张言起身,一边说道:

  “还不知道您的名字。”

  对方伸出手,与张言握在一起,他身高大概一米七七的样子,在诺亚.克莱斯特一米八的个头下,显得有些矮。

  但是这家伙的身材却很壮实,在绣着特质银线的黑西装下,显出一股悍匪的气息。

  他礼貌的说道:

  “金.斯坦!你叫我金就行了,诺亚先生,非常感谢您的配合,以后有机会到首都伦底纽姆,在港口不远的银月大教堂,就能找到我,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电话和地址,请收好,愿银月女神眷顾你……再见!”

  “再见!金先生。”

  张言目送这个男人离开后。

  门后出现昨晚的队长马斯.休斯。

  他好像不太适应这种场合,走到张言面前站定,伸出手与张言握住,一边有些尴尬的说道:

  “欢迎加入月行者小队,我们正好缺一个医生!”

  “……”

  张言彻底无语了,他尴尬笑道:

  “好的,队长,有精神方面的问题尽管找我……”

  马斯.休斯推了推眼镜,揽过张言肩后,说道:

  “我真是不喜欢这么和自己的队员说话,不过我要说,昨天晚上你干的不错。”

  张言真是怕了这群人,他连忙将口供上的说辞,拿出来做挡箭牌:

  “感谢银月女神!”

  马斯连忙也在胸口画了个圈:

  “感谢银月女神!”

  “……”

  然后他神秘的凑到张言耳边,压低了声音说道:

  “你的导师格林.赫尔曼,到我们修道院来了!”

  张言有些意外,昨晚圣光教廷的尤利西斯主教,还暴跳如雷的要通缉他,看那样子,仿佛是掌握了核心罪证,结果他竟然跑到银月教廷来了,这胆子够肥的啊,张言努力保持着平静,回应道:

  “什么时候?”

  马斯掏出怀表看了一眼,然后说道:

  “就在二十分钟前,我早上听说圣光教廷在通缉他,不过最新的消息是皇子出面摆平了,我作为队长,知道你现在身份有些特殊,但是银月教廷对你的要求,你要记住,身份不一样了,不只是他的学生,不要透露不该透露的东西,金.斯坦先生应该给你说清楚了,你能懂我的意思吗?”

  看到对方还是对自己不太信任,张言干脆拒绝道:

  “那我可以不见他,在调查清楚黑市商人死亡案之前,马斯队长,我说那天下午的记忆,我丢失了,你相信我吗?”

  他的回答,倒是让马斯为难了起来,沉吟了一会儿,劝导道:

  “额……还是见见吧,他现在背后是皇子,另外你说黑商的死,我们找到了新证据,是隐藏在暗中的宗教活动,已经排除你的嫌疑了……嗯,真的证据!待会儿你可以查阅,不,你没接触这方面,你不知道现在这些乱七八糟的势力,每个城市都有冒头……”

  “……”

  马斯说道工作,有些欲言又止,然后尴尬的笑起来:

  “我和你说这些干什么,走吧,去见一下格林先生吧,他在修道院正厅里。”

  “……”

  张言犹豫了一下,然后朝着外面走去。

  看来今天是必须见一见这位导师了,诺亚和这个男人一起生活过一段时间,张言有些紧张,真的害怕说错话,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正主。

  这也是张言不想见这些原主的熟人的原因之一。

  “……”

  一路往前走,张言一路从原主诺亚的记忆力消化宗教的一些信息。

  修道院和教堂的区别,张言也是今天才弄懂。

  修道院,五大教廷组织下的机构名称。为宗教培训神职人员的地方,又称神学院。简称修院,有分为备修院、小修院、大修院三种。

  按教廷法典的规定,须由教皇和主教批准,至少有修士十二人方可成立,同时主要一些城市,还有宗教部队,其中最夸张人数最多的是现在的圣光教廷。

  曼海姆这种新兴的度假海滨城市,圣光教廷也是最近几年才开始往这边派人的。

  之前一直只有银月教廷的一小部分的人在这里,月行者也就七个人。

  想必而言,经常看到的各个教廷的教堂,显然更加多见。

  而教堂只需要一个神父就行,甚至这个神父兼职其他工作也是可以的。

  在信奉五大教廷的西大陆各处,瓦尔兰特帝国鼓励建立修道院。

  在某些贫困的地区,修道院成为唯一剩存的学问中心。

  修道院成为教育人们的中心,这些受到教育的人可以协助管理政府,不少人没有进入教廷,却进入了其他各界,成为了除贵族在国家里的第三大势力。

  普通人晋升阶层除了读书,也包括加入教廷任职,当然这都不太容易。

  贵族、学者、神职人员,又有可能三位一体,比如贵族高学历人员,进入教廷内部担任要职,同时影响政界。

  修道院一如五大教庭,享有对外接受捐献的权利,随着土地和钱财捐献的增加,修道院也变得越加富裕。

  特别是一些商人,非常热衷这种事情来提升自己的影响力。

  不同的修道院各自订定明规,以达到不同的目的。

  若干受过训练的传教士会被派到各处教堂,有些会在教会的教条上对教皇作出建议。

  并且在当地,倡导贵族们,提供重要的社会服务,例如照顾老者、医疗照护和救急扶危。

  之前伯灵格家的莉莉小姐,就是响应这块的佼佼者。

  据说是因为信奉圣光之主,之前就经常在首都伦底纽姆和贵族小姐们一起做救济活动。

  在回到曼海姆这边后,也经常活跃在各种公益活动中,五大教廷的活动有时候是混杂在一起的,各教会的信徒们都带着自己教派的标识,做着同样的事情。

  莉莉小姐会去平民聚集的街道,免费教授平民子女学文识字,后来也教授健美操和舞蹈。

  最开始为了圣光教廷的公益,做成了日常,如果算是作秀,那也是值得人佩服的毅力。

  “……”

  从内廷到修道院的正厅,其实还挺远的,一路上还需要翻越一个小山包,才能到达。

  而这里是一片巨大的墓地,在远处还有一群人在举行着葬礼。

  在新修的道路两旁,全是各种刻着生卒年月,某些信徒的坟墓。

  “昨天晚上还以为会死,要不是你,我猜想多数队员今天都躺在里面了。”

  马斯队长推了推自己的方框眼睛,微笑的露出一排大白牙,最近才蓄好的络腮胡子看样子是精心修剪过的,这次手上没有带教廷的白手套。

  露出左手上崭新的钻戒,看样子是刚结婚不久。

  “……”

  不知道对方到底是真的感谢,还是在试探他能不能记住保密的事情。

  张言立即官方的回答道:

  “一切都是银月女神的旨意!”

  “哈哈……别这样嘛!年轻人像个老头一样太谨慎,是找不到老婆的。”

  队长马斯被张言的举动给逗笑了。

  在远处,一名穿着便装的短发女性,站在道路的尽头。

  看到马斯后,就对他远远摇手。

  马斯也连忙回应,并加快了速度:

  “昨天紧急出勤,到现在还没有回家,老婆都找来了,哎,结婚的男人不好过啊,哈哈哈……”

  张言斜睨了他一眼,暗暗吐槽:

  “你明明很开心嘛……”

  两人一起走了过去,马斯揽过自己妻子对张言介绍道:

  “我的妻子,夏莉.休斯。”

  张言看向一头金色短发,带着温柔笑意的女子,然后冲对方点了点头:

  “你好夏莉女士,我叫诺亚.克莱斯特,是马斯队长的下属。”

  马斯.休斯在妻子面前完全没有一点队长的架子,吐槽道:

  “他好严肃是吧,老婆?”

  而他妻子夏莉对他无奈又宠溺露出个笑脸,然后转头看向张言,温柔且略带歉意的说道:

  “我家马斯平常就这样,没有恶意,以后相处请多担待。”

  张言摆摆手,对这对热情的夫妇有点遭不住:

  “你太客气了,我还有事情,就先走了!”

  说完与两位欠身示意,告别后,才转身走进了前厅中。

  刚一走进前厅,他就看到一排木质的白色条凳上,一个头发全白的中年男人正襟危坐。

  张言刚好与他眼神相交,感觉身体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

  这就是诺亚.克莱斯特的导师:

  “格林.赫尔曼!”

  他脸上带着无框的方片眼镜,这个学者形象,依旧没法掩饰他气质透出的威严感。

  五官方正,身材高大,穿着一件白棕色相间的米格子大衣,看到张言后,身体放松了下来,略微佝偻着背,怀里放着一顶黑色礼帽。

  与他对视后,他那少见的黑色眼珠,让张言想起昨晚的黑洞,仿佛要吞噬着看到的一切。

  他笑起来眯着眼睛,对着一把拉过张言让他坐在身边,上下打量着并关切询问道:

  “诺亚,没事吧!”

  张言努力学着原主的态度,腼腆笑道:

  “我很好……导师!”

  格林赫尔曼听到后微小的点点头,长长的出了口气,仿佛如释重负,然后压低声音:

  “那个黑市的商人是我杀的,看到没连累到你,我就放心了……”

  张言浑身一震,强忍着震惊,露出询问的表情,用不太确认的鼻音发出询问:

  “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