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我真不想兼职神灵 > 第十一章 格林.赫尔曼

第十一章 格林.赫尔曼


  格林赫尔曼叹了口气,视线瞟向周围。

  他眼神注视着远处走动的修女,一边嘴唇微动,小声的对张言说道:

  “你拿到的手稿是假的,他在交易的时候,就动了手脚……”

  听到这里,张言皱了皱眉头,没有回应。

  诺亚消失的记忆正在他面前展开。

  一边不动声色的,在脑海里拼凑着,失去记忆之前原主诺亚做的事情。

  余光票了一眼淡定的学生,眼中疑惑一闪即逝,随后推了推眼镜架,格林赫尔曼从怀里摸出一本笔记,上面古旧的封皮,像是从某种鳞片动物身上取下来的,反射着阳光,呈现着幽蓝色,在笔记本中间,一根皮质的绑带将笔记系的很牢。

  他解开绑带后,将里面夹着的四个信封拿了出来,直接塞给了张言,嘴里继续说着刚才的话:

  “我在废弃教堂海岸的渔船里,找到你藏着的手稿,鉴定后发现有些问题,事后我也确认,情报不错,真货在他手里,当天夜里我没去见你,是因为我去找那家伙了,他为他的狡诈付出了代价。”

  “都怪我没有通知到你,不该让你去那个废弃教堂,不然你也不会遇到那些异端信徒了,好在人没事……”

  将杀人一笔带过,表现的风轻云淡,张言有些震惊,格林赫尔曼和诺亚记忆里简直判若两人。

  说完这些,他开心的笑起来,如释重负的拍了一下大腿。

  张言看像他,然后学着诺亚的样子,露出个青涩拘谨的笑容,轻轻摇了摇头:

  “导师言重了……”

  前世当了十年社畜,这点伪装还是炉火纯青的。

  格林笑着眯起了眼睛,让人看得总以为他在说着什么高兴的事情。

  唯有坐在他身边的张言,能从他眼中缝隙里,看到那深渊般的眼眸。

  漆黑的像是没有光泽,隐藏在暗处要吞噬看到的一切。

  他微笑着拍打了一下张言的肩膀:

  “很高兴我找你办事的时候,你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诺亚,我一直认为你是我最出色的弟子,说真的,你以前只是差点运气……”

  “最近你好像时来运转了,我已经听说你刚被银月女神眷顾,现在已经加入银月教廷了?”

  格林赫尔曼面带笑容,却给张言一种强烈的压迫感,这家伙绝对是个危险人物。

  “是的,感谢银月女神。”

  张言对正前方的笼罩在黑纱下的银月女神雕像,做了个祈祷手势。

  面露虔诚好像是真的在感谢。

  格林仰起头看向那雕像,眼中有寒光转瞬即逝。

  将黑礼帽用手轻轻扣在自己头上,盖住了满头白发,拉下帽檐,将眼睛遮蔽在帽檐阴影中,格林赫尔曼顿了顿才缓缓说道:

  “唉,我要离开这里了,不然能为你办个庆祝舞会……可惜庇佑医生的生命之神,又错过了一个虔诚的信徒。”

  客套完,他终于将视线落在张言手里,开始进入正题:

  “你手里这四个信封,红色那个信封里是钥匙和地契,以及药品的售卖以及经营许可证,里面有店铺的地址,算是送给你的礼物。”

  “此外的三封信件,是留给别人的,分别要交给三个人,他们会在一周后,从几个地方来曼海姆。”

  “不用你接待,这都是之前就约定好的,之后他们会找到药店里,信件内容都一样,你给他们就行了,和之前一样的规矩,不要问,不要看。”

  老实讲,他不想和这家伙有什么交集,却听到格林换了个话题,继续说道:

  “对了,我来之前还得到消息,圣光教廷,那个扬言要通缉我的红衣主教尤利西斯,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把昨天晚上在医院受袭的事情安在我头上。”

  说完他轻蔑的一笑,张言对于红衣主教昨晚的遭遇不清楚,只得继续听格林说道:

  “只是他的污蔑被皇子解决后,转而和精神疗养院打了招呼,普尔曼那个老东西,胆小怕事接到暗示后,不用猜,他已经将你开除了。”

  格林和普尔曼是老相识,只是第一次听到他这么评价对方,不过张言觉得还挺准。

  他指了指那个专门给张言的信封:

  “如果没有好的工作替代,还是好好经营药店吧,我记得你药剂学当时是满分,孩子听我的,我指的“好的工作”,不是银月教廷一晚上死七八个的那种……”

  讲完这些,他看到有修女推门进来,有压低了一点声音,脸上表情逐渐平静,继续开口道:

  “嗯……店里有些魔法药剂的配方材料,你现在已经觉醒魔法回路,不过我还是不太建议你走这条路,好好当你的药剂师吧,对了,遇到魔法师来买材料,记得看他们的信物再卖,没有证件的不要卖,最近圣光教廷也许会钓鱼执法,小心为妙。”

  “进货的话,你去过黑市,知道地方,柯西法尔来的走私货,最近都很便宜,只是要小心那些疫区来的货,你学过消毒水的配方。”

  格林喋喋不休的交待着,光看起来,确实在为弟子考虑,不断用自己的经验教导着他。

  只是张言想起当天晚上看到的红斗篷面具人。

  虽然没看到连,但是和格林赫尔曼的体格,一瞬间在他脑海里重叠。

  他怀疑当天晚上格林去过医院。

  只是他不说,张言也不敢多问,这位可不是善类。

  按照推测,他很有可能是生命教廷的魔法师。

  当然仅仅是推测,但他知道魔法回路的事情,绝对是实打实的。

  说完这一切后,格林双手撑在膝盖上,缓缓起身。

  张言看到后,也赶忙站了起来。

  他终于要走了,格林上下打量他一番后,笑着说道:

  “能有你这么个弟子,我非常高兴!”

  说完,张开双臂,给了张言一个熊抱,并且做个亲密的贴面礼。

  接着整理了一下大衣,正了正礼帽后,带着微笑,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在离开修道院门口的时候,突然回过头,看向张言,然后对送行的张言,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

  只见他面露笑容,带着浓重的疑惑表情,那口气甚是有些不可思议:

  “孩子,我今天来之前一直有个疑惑,你是怎么控制住好奇心的?”

  张言拧着眉头,没有弄明白意思,但却鬼使神差的回了一句,前世很应景的西方谚语:

  “好奇心害死猫,导师。”

  听到张言这句话,格林赫尔曼一愣,重复了一声,然后点了点头,伸出一根手指轻点了几下,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好奇心害死猫……很有意思的说法,不错,我就说你是聪明人……那么再见了,诺亚!”

  而张言不动声色的对着他欠身行礼:

  “再见……导师!一路顺风……”

  看着格林赫尔曼拉开一辆路边的豪华轿车车门,然后坐进了后排座位。

  接着汽车发动,缓缓驶离。

  直到车消失在视线尽头,张言一直谨慎的保持着注目礼。

  他甚至能感觉到,格林赫尔曼一直在后视镜里注视着他。

  一直到看不见为止。

  “呼……”

  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张言感觉大衣里的衣服,被冷汗浸湿了,那感觉刚才在仿佛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诺亚这个导师,秘密看起来非常多。

  一时间心思电转中,张言将所有已知的线索串联了起来。

  失去记忆做的事情他也大概清楚了。

  故事应该是这样的:

  在前天,导师格林找到了诺亚,要求他帮忙去黑市,去一个黑商手里拿一件手稿。

  这份手稿在确定真伪特征后,诺亚或许是打电话汇报了情况,然后得到允许后,才开始和那黑商做交易。

  但是交易地点被改在了海边的渔村,黑商来和诺亚交易,在诺亚确认了货品后,他又耍了点花招,将真假的两样东西掉包了.

  而诺亚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将这东西放到了格林指定的渔船上,并且到了废旧教堂,等着导师给他报酬.

  结果没想到格林在发现货品被掉包后,就亲自动手找到了黑商,并且将其干掉后,才拿到了真货。

  而倒霉的原主却在废弃教堂等到深夜,结果被那群家伙的仪式整的魂飞魄散,被从梦境里召唤出来的自己给夺舍了。

  接着就是后面的故事了。

  只是让张言在意的是,为什么会这段时间会失忆呢?

  还有格林那句,“你是怎么控制住好奇心的?”。

  让张言有些摸不着头脑。

  突然,他想着关键的一样东西。

  手稿!

  或许失忆的真正原因,是因为诺亚没忍住好奇心,看过那手稿的内容。

  又或者是验货的时候,看过真正的手稿内容,才会导致的失忆。

  不然,格林赫尔曼不会说这句话。

  “……一定是这样了!”

  经过推导,张言将整个线索又走了一遍,如果没有新的信息加入,那么这推论就成立了。

  “那么问题来了,是什么样的手稿,才能够让人看了过后失忆的?”

  从怀里掏出刚才的四个信封,张言皱起了眉头。

  其他信封里,难道是那些手稿?

  脑海里的声音,没有给他任何意见,他在今天一直很安静。

  张言忍住拆开那信封的冲动,这个魔法的世界,一个不经意的举动,可能会造成破坏性极大的后果。

  就比如昨天晚上他打开“门”,那只廷达罗斯猎犬。

  这时候他身后传来脚步声,然后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将张言的思绪打断:

  “诺亚先生,打扰一下,您应该领的东西,我已经帮你拿出来了,请麻烦进来查收一下。”

  “……”

  张言收好信件,转过身,回头看向修女,知道这应该是之前说的修女莉莎,在修道院里专门管理发放物品的人员。

  他整理了一下情绪,回过头,笑着走了上去:

  “来了!”

  “……”

  十五分钟后,当张言提着一个大箱子,站在修道院门口的时候,他一脸无奈。

  “自己好像需要搞一辆车来才行。”

  他看着手里还有身后的一堆东西,喃喃自语。

  这里领的东西,真是太多了。

  银月教廷特殊部队的军装就有四套,分了夏装和冬装。

  而国家注册法师的衣服,就更加夸张了。

  日常礼服,战斗法袍,以及华丽的节日礼服,这还分了春夏秋冬各六套。

  二十四套塞一堆。

  还有作战军靴和日常用的皮鞋。

  那赠送的可怜箱子,就已经塞不下了。

  对了,还有一块银月教廷四大眷族,为每个加入银月教廷的法师打造的银怀表。

  林林总总的加起来,确实一个人带不走。

  “诺亚先生,因为他们交待,说你不参加战斗,所以法杖、魔法石、以及各种标配魔药,我这边就不予发放了,这是你的领用证,确认无误后,请签字确认下,至于你的教廷特殊部队工作证件,以及国家注册魔法师证件,在周四后,我们会给你办好,到时候你过来取就行了。”

  莉莎是个精明能干的年轻修女,张言看到魔法组织如此正规,和自己想的那种邋遢的形象相去甚远。

  他点点头,拿过领用证签了个字,莉莎签字也签字确认后,又递给了他,张言望着一地的东西,苦笑着说道:

  “已经够多了……”

  莉莎看到他苦笑的样子,忍不住被逗笑了,继续说道:

  “另外银月圣剑,是教皇凌晨电报里批示的,必须带回首都,之前的文件你应该已经看过了。”

  张言点点头,无所谓的耸肩道:

  “这个我知道,还没天亮就被运走了。”

  莉莎看了一眼地上,堵满了门口的东西。

  张言立即将他们搬开一条路,带着歉意说道:

  “我恐怕要搬两趟,东西要先放一部分在这里。”

  他对着修女莉莎露出个无奈的笑容。

  “……”

  “滴滴……”

  就在这时候,汽车的喇叭声响起。

  “哟!我们的新队员,好像需要我帮助!”

  张言抬头,看到一个穿着银月教廷军装的年轻人,开着一辆和格林赫尔曼同一品牌的豪车,出现在修道院前。

  张言对这个留着棕色长发的年轻人有些印象,是月行者小队的队员,但是记不起名字了。

  修女莉莎对着他招呼道:

  “巴里先生,你来的真是太及时了!我们的诺亚先生正需要你的帮助。”

  “赞美银月女神,你总是如此及时,在大家需要的时候。”

  “哈哈哈,莉莎,你可真会说话。”

  这个叫巴里的年轻人,笑着打开车门,从车上走了下来。

  张言注意到他左边的手臂上,还捆着参加葬礼的黑纱。

  他见到张言看过来的视线,愣了一下,然后将那黑纱取下来,揣进了兜里:

  “刚去了几场葬礼,都是昨晚牺牲的实习魔法师。”

  听到这里张言心中一突,他知道都是被廷达罗斯猎犬杀死的人。

  算起来和他有很大关系。

  巴里走上前,一把将张言手里的大箱子抱了起来,转过身,一边朝着自己的车尾走去。

  含糊的说着:

  “都是些倒霉孩子,说来也怪我们没找对调查方向,前天晚上海边的绑架案事发后,我们就应该想到,该去查那些异教徒,结果金.斯坦先生过来后,开完会我们就全忘了,要不然他们也不用死的。”

  “有些时候,一点失误就会要了别人的命,说来我们也没号多少,还是我们命大,昨晚要不是你,我们今天也得全躺里面。”

  将箱子放进后备箱,他小跑着回来,帮张言提鞋子。

  张言听到他的话,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

  “……”

  却见到巴里将鞋放好后,打开车门,对着张言喊道:

  “别发呆啊,走,上车吧诺亚,说个地址,我载你过去。”

  “哦……去曼海姆精神疗养院吧!”

  张言快步走上车,对着巴里说道。

  “好嘞!”

  汽车发动,巴里的话匣子也打开了:

  “听说银月圣剑已经被金.斯坦的人带走了?”

  张言有些心不在焉,他看了巴里一眼,回应道:

  “是的。”

  巴里一边开车,一边从箱子里翻了个苹果,丢了一个给张言后,自己又摸了一个出来,一边吭哧吭哧的啃着,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

  “这群人就是这样,不过银月圣剑实在太贵重了点,要是留在你身边,教廷里估计随时都得监视着你。”

  “嗯,我知道,那是教廷里的传奇武器。”

  回答完后,他看了看手中的苹果。

  饿了一晚上,刚才还没感觉出来,这会儿拿到苹果,刚闻到点味儿,嘴里就口水直冒。

  忍不住一口咬了上去,感觉饥饿感一下被点燃了,几口就将苹果吃光了。

  巴里看到后,直接从箱子里,拉出一包苹果,拿给了张言。

  “随便吃,都是我家里寄过来的……”

  张言看着这些苹果长得几乎一个大小,看样子送过来的时候是精心挑选过的。

  他接过袋子,挑了一个咬了一口,岔开话题:

  “你们家是种苹果的?”

  这句话不知道怎么的,戳中了巴里的笑点,他一直咯咯咯的乐个不停,好一会儿才把气喘匀:

  “你是第一个看我像种苹果的。”

  听到他这句话,张言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这家伙能开豪车,怎么可能家里是种苹果的,这个时代可没有大水果商这种职业。

  “不好意思,猜错了。”

  张言啃着苹果,一边对巴里致歉。

  然后巴里笑着回答道:

  “没什么可道歉的,说起来也差不多,我们家在东大陆那边是种棉花的,估计也得种点苹果什么的吧……”

  他一边说一边自我介绍。

  张言听了一会儿这才弄懂,这位身份确实不一般。

  考上帝国大学后,就觉醒了银月魔法回路,然后在大学期间,在首都的魔法师圈子里,研究了不少的新魔法出来,一年就提交了多项成果,然后国家认证注册的一阶魔法师也顺理成章的拿到手了,现在要不是魔法力不够,估计已经去考二阶了。

  家族他没说,但是肯定是贵族。

  他就想着在曼海姆这边被皇子看上,成为宫廷魔法师。

  “之前我可没想过这边这么危险,之前一直在首都,那里铁板一块,异端也不敢去,曼海姆魔法师太少,地方什么乱七八糟的异端信徒都有,最离谱的是,我还见过信一个矮子赌神的……为了在码头赌场赢钱,把自己眼睛献祭了。”

  巴里一边吐槽一边拐着弯。

  完全一副京城贵公子,被分派到乡下当片警的既视感。

  眼看着海边的精神疗养院越来越近,张言突然想起,格林说过他已经被开除了,刚才失神想着怀里的信,把这事放脑后,这会儿才想起来。

  却没插上话,只的听巴里继续吐槽道:

  “曼海姆这地方,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七个人加一起,再派了些轮番过来实习的年轻魔法师,我们要查这些异端教派,还得带这些菜鸟,一个不注意他们就给你全死了,嘿……真希望其他教廷赶紧过来,大家一人一条街!”

  越说越气,感觉当初是自己把自己给坑了,他一拍方向盘,叹了口气:

  “哎,除了马斯队长,没有一个人不想走的。”

  然后他好像有想起了什么,啧啧的瘪了瘪嘴,一脸神秘的说道:

  “他几年前从前线退下来,本来按他的家族地位,有内部参与运作,怎么都是首都银月教廷九个圣部随便挑的核心人物,但据说是因为见过在卡提瓦的大屠杀,留下心理阴影了……”

  这时候,他突然发现前面的路上,被人拦了下来,他一下踩住刹车,恍然:

  “呀,到了!”

  张言看到前方出现的老汉斯,他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用手语比划了一通后。

  果然看到门卫室门口丢了一堆东西,甚至还有早上,银月教廷还回来的书籍和笔记,以及那笼死而复生的白老鼠。

  拿起老鼠笼,下面压着还有一封辞退信。

  里面有补齐发放的一周薪资——100新便士。

  张言拿起钱,无语的笑道:

  “真是个讲究的老板……”

  辞退信上扭曲的字体,能看出普尔曼院长的心情。

  估计他也没想到,下班回去还好好地,回来后楼就炸了。

  说起来这家伙离开的倒是准时,不然恐怕连他也会牵连进来。

  张言没有进去医院,就在大门口用手语和老汉斯交流,询问了一下医院里受损的情况。

  老汉斯知道的不多,因为里面涉及一些异端活动,圣光教廷的人一大早就过来封锁现场了。

  红衣主教尤利西斯,这会儿还在现场呢。

  听到尤利西斯这个名字,张言立即掉头,走到车边和巴里解释了一番。

  好多医学手稿其实没什么用,张言直接就没要了,主要是那笼白老鼠,他将这玩意儿带上后。

  和巴里离开了精神疗养院。

  “现在去什么地方?”

  听到张言被开除,巴里倒是没什么感觉,他甚至有点羡慕,真希望曼海姆月行者小队将他赶紧开除。

  张言想了想,摸出了单独装着钥匙的信封。

  打开后,看了看地址,对巴里说道:

  “额……去玫瑰街220号。”

  巴里听到名字后,有些诧异的说道:

  “玫瑰街?那环境不错啊,看不出你还有房产呢,诺亚!医生这么赚钱吗?”

  “……”

  还不等张言解释,他就自顾自的说道:

  “你是医学院毕业的吧?同学那么多,要不我出钱,你负责召集人,咱们去前线占领的安全城市开几个医院?我觉得有搞头啊!反正柯西法尔他们现在节节败退,没道理反扑过来的,对了,把马斯队长也叫上,那样政策这块就好说多了……”

  巴里的思维非常跳脱,他就听了个玫瑰街,就能想到在前线城市开医院。

  贵族学霸果然脑回路都不一样……

  而车沿着贵族海岸线行驶着,慢慢朝着巨人山下的一处街道开了过去。

  是贵族区边缘的一条街道,平日里游客众多。

  巴里说的很对,确实环境不错。

  当然,如果门口没有被泼油漆的话……

  张言他们停在玫瑰街220号前,阶梯上的门面,那黑色的大门上,被泼了五颜六色的油漆。

  还有欠债还钱,资本家去死之类的句子。

  他喃喃道:

  “这不会就是指的“好的工作”吧???”

  看来格林导师。

  丢了个烫手的山芋过来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