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我真不想兼职神灵 > 第十二章 紫色王冠

第十二章 紫色王冠


  “呼……少见啊!”

  艾登警官喃喃自语,还是第一次在白天来到这里。

  站在最高的城堡露台上。

  他俯瞰着脚下这座美轮美奂的城市。

  在海风吹拂下的云层,透下斑驳的阳光,映射在那些高墙,庙宇,拱桥。

  让它们都覆盖上了一层金色,并闪着动人的光辉。

  视线向下,在露台正下方的花园中。

  银色底座的喷泉,在宽阔的广场和百花中,喷吐着带着寒气烟雾的泉水。

  偶尔有阳光从云层里扫过,空气的水雾总会泛起一道道彩虹。

  而进入花园的道路两侧,是一排排象牙白的雕像,它们姿态各异,全是没见过的奇异生物。

  一直排列延伸出城堡,汇入山下的城市街道。

  街道是层层叠叠的红色尖顶的老式建筑,艾登记的那是中世纪的画册上,他见过的类似建筑。

  它们一直顺着鹅卵石铺成的路,延伸到了海边。

  这座城市真是诸神的宠爱。

  可惜这里除了他,没有一个人。

  远处天空中,一团阴影从海面云层上,快速飘了过来。

  它遮蔽了阳光,带起一阵阵呼啸声。

  而在云端上响起了一声声,铜钹碰撞发出的洪亮音符。

  艾登看到那熟悉的身影,屏住了呼吸。

  这种生物不管是见多少次,他都会觉得仿佛要窒息一般。

  “呼!”

  狂风骤起。

  天空云层中,那阴影穿过云层,出现在城市上空。

  是一只生有肉翼的巨大生物。

  就像是被遗忘的幼年岁月里,祖父讲述模糊故事中描述的神话巨龙。

  阴影遮天蔽日。

  他越飞越近,双翼扇动卷起巨大的狂风。

  艾登已经能看清楚它身上漆黑的龙鳞,和金黄色的竖眼。

  “轰!”

  终于,巨龙落在艾登正下方的花园中,发出巨大的震动。

  如此巨大的神话生物,竟然冲着他低下头,将头一直埋低于露台的位置。

  见过多少次,都让艾登生出荒谬的感觉。

  不过还是依旧照例,他抬起右手,将手中的权杖,指向巨龙。

  接着那巨龙张开嘴。

  猛地吐出一道烟雾,撞击在权杖的顶端。

  然后烟雾一阵沸腾,艾登感觉本来没有魔法回路的身躯,出现了一股流动的魔法力量,正在汇聚到权杖上的红宝石上。

  然后雾气渐渐变成一面镜子,却没有反射出他的样子。

  反而是一片漆黑的画面。

  雨夜中,一只巨大扭曲的怪物,被一道剑光击破浑身骨甲。

  然后又是一道剑光,斩断了那怪物的脖颈。

  接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艾登面前。

  他甚至能看到黑夜里,对方的表情。

  “诺亚.克莱斯特!”

  艾登皱起了眉头。

  画面里的诺亚,他熟练的雕刻法阵,然后念起咒语,将那怪物放逐后还破坏掉了通道。

  熟悉的仿佛是做过无数次。

  紧接着,他看到诺亚头顶,出现一顶半透明紫色悬浮的王冠。

  艾登能通过图像感受到,上面散发着微弱,却让他战栗的气息。

  “皇冠终于选中继承者了……”

  巨龙的声音传来,艾登感觉被巨大的声音,振的浑身脏器都要移位了。

  他强忍着痛苦,开口道:

  “我该怎么做?”

  “找到他,要回他欠你的权柄。”

  艾登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缓缓吐出后,他说道:

  “知道了!”

  “祝你顺利,我年轻的族长!”

  “……”

  “叮铃铃……叮铃铃……”

  桌上的电话声,催命似的狂响,艾登陡然一下,从空荡荡的办公室椅子上跳了起来。

  盖在脸上的杂志被他甩了出去。

  房间正中的摆钟,显示着现在是下午两点十分。

  外面的天空阴沉沉的,一阵阵阴冷的海风吹进窗户,将桌上的卷宗文件翻动得哗哗作响。

  “嘶……我的腰……”

  艾登挣扎着坐了起来,同事桌上的电话铃还在狂响。

  他起身晃了晃脑袋,用力拍打了几下脸,让自己清醒起来。

  今天又做梦了,而且还是白天。

  他明明是一点五十才想打个盹,现在刚过一会儿,感觉像是在梦里过了一下午似的。

  而且为什么这次,会梦到诺亚呢?

  他瘪了瘪嘴,摸不着头脑的事情,他就懒得想了。

  捡起电话,他听到里面女人的咆哮声。

  “已经上班八分钟了!”

  “不对,已经上班十分钟了,值班的人死了吗?啊!?”

  艾登赶忙拿开话筒,放在一边,同时用左手捂住右耳摸了摸,刚才感觉又被巨龙吼了一嗓子。

  “喂喂!人呢!”

  对方的声音响起,艾登连忙回应道:

  “在呢!在呢!值班的同事,早上不是被圣光教廷,全部调去海边当苦力了吗?”

  “呀,是艾登啊,仙蒂姐姐以为是值班的那个实习生,不是有意吼你的哦,要不晚上到姐姐家,姐姐给你赔罪,姐姐刚学了亚宁半岛那边传过来的肉酱面,我下面给你吃啊……”

  这油腻腻的发嗲声,让艾登咬紧牙关,面容狰狞。

  他想起电话那头,楼下那个接线员小姐的样子。

  狂暴的性格加上两米高的体型,就差一对翅膀,她就能上天了。

  艾登不敢想象晚上去她家里的画面,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唔……仙蒂小姐,先说正事吧!”

  艾登右手拿着话筒,左手插进自己的金发中,让自己的声音显得镇定。

  而电话那头的仙蒂,明显对艾登更感兴趣,她用嗲嗲的声音说道:

  “哦,其实也没什么,玫瑰街一个药商报的警,我查过了不是贵族,如果你不想去可以不去,姐姐说真的,下班过后我们一起走啊!”

  艾登左手一把揪紧了自己的头发,努力用平静的语气说道:

  “仙蒂女士,我看还是说说玫瑰街的具体地址吧,吃你下面这件事,我们改日再说好嘛?”

  她觉得警员,除了贵族服务,其他事情倒不是那么重要,听到艾登的话,她嘟囔的撒娇道:

  “讨厌……”

  艾登终于又忍不住不打了个冷颤,差点没把话筒给丢了。

  然后他强忍着听完了报警地址。

  “玫瑰街220号,药商克莱斯特先生报的警,他现在被一群人围在自家店里,不敢出来。”

  艾登听到克莱斯特这个姓氏后,挠了挠头。

  “怎么又是姓克莱斯特的?”

  挂上电话,不敢在和仙蒂聊了。

  他从保险柜里取出左轮枪和子弹,穿戴好后。

  风驰电掣的冲出了警署。

  生怕被仙蒂堵住。

  骑上他的摩托,拉响了警笛。

  在柴油发动机的轰鸣中,他直接朝着玫瑰街220号骑了过去。

  “……”

  玫瑰街220号的二楼窗户边,张言用手拉下一点百叶窗,瞧着外面群情激奋的六个人。

  外加一大帮看热闹的围观群众。

  从上辈子到现在,从小到大,还是小学升国旗的时候,被这么多人围观过。

  “欠债还钱!”

  “还我血汗钱!”

  “资本家!还钱!!!”

  “……”

  张言和巴里过来后。

  看到这地方泼的油漆,就知道肯定有事情。

  但是现在没地方去,只能在这里先住着。

  楼下是药铺,楼上确实封的严严实实,像是一百年没进过人的套间。

  灰厚的能在上面踩脚印。

  巴里本来说要雇几个家政妇女过来帮忙打扫,但是张言害怕格林在里面又留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

  就断然拒绝了他的提议,将这件事情全部揽进了自己怀里。

  从客厅到卧室,再到书房和厨房卫生间。

  统统需要打扫,好多老旧的玩意儿还需要丢掉。

  幸好这边有个后巷,能丢这些垃圾。

  张言先把不要和不能用的东西,全部丢了出去。

  这个城市的市政,垃圾倾倒这块,是没有人收这么大的垃圾的。

  堆放一天不处理,就会被罚款。

  不过丢出去的基本上是朽烂的木头家具。

  这些东西放在外面,很快就会被人取走拿去点火,这倒是不用担心。

  在他把整个屋里打扫出来后,一天一夜没睡觉,困意袭来。

  强忍着困意,拿出巴里留在这里的苹果,啃了两口填了填肚子。

  然后把自己单人的床单,铺上这里的双人铜床。

  也不想管其他的,准备好好一觉睡到明天天亮。

  结果刚躺下一秒。

  “哐哐哐”的砸门声就响了起来。

  本来还以为是急着买药的。

  张言下去后,刚一开门,迎面一桶油漆,就泼了上来。

  还好他反应快,猛地一下赶忙把门给关上。

  要不然,今天还真的来个开门红。

  “还钱!”

  “开门,还钱!”

  对方的话语很简短,要求也很简单。

  就是还钱。

  当然,张言不知道他们要什么钱,自己好像也没欠他们什么钱。

  一番询问后才得知,原来是这里的老板欠了六个员工的钱。

  他们是司机,财务,工人。

  之前一直在这里的打工。

  那张言就和他们交涉,自己也是刚接手药店,不知道什么钱。

  对方就开始闹了起来。

  还有围观热心群众科普《公司法》。

  公司原来的债务,由合并后的公司继承。

  也就是现在虽然张言接手了药店。

  他也接手了债务。

  因为在接手前,他没找这群债务人谈债务的事情,所以默认他现在继承了全部的债务。

  这位律师,还拿着名片现场发了起来,那六个讨薪的人,还有一些感兴趣的人,都拿到了手。

  甚至最后,他还从门缝里塞了一张名片进来。

  让张言如果想要起诉,也可以找他,不管是宗教法庭,还是普通法院,他们都得心应手。

  张言看到那个律师事务所的名片,心中顿时感觉有一万头廷达罗斯猎犬跑了过去。

  而那群讨薪的工人,也感觉自己是站在正义的一边,开始变本加厉。

  要不是知道杀人犯法,他们肯定把张言拖出来砍死。

  没有办法,张言只得在柜台后报了警。

  不过这里出警的速度确实慢的抠脚。

  他感觉起码和前世的灯塔国郊区出警速度有的一拼。

  问题他这里还是富人区,虽然是边缘,但是怎么的也该给点力吧。

  他想起那个接线员,连续确认了他是否有爵位的用意。

  “呜哇呜哇呜哇……”

  就在张言站在窗户后,无奈看着堵着水泄不通的门口时,远方的警笛声姗姗来迟。

  人群开始缓缓蠕动,让开一条缝。

  车肯定是进不来了,一个警察举着警徽,挤开人群,从远处走了过来。

  张言一看,顿时乐了。

  “……老熟人来了。”

  是艾登。

  “都让开!克莱斯特先生在吗?我是曼海姆警署的。”

  看到穿着警服的人出现,其他人还是有点怵的慌,谁都不想惹上他们。

  站在门口阶梯上六个人,像是见过时间的中年女财务,挺着干瘦的胸脯,推了推绑着铜丝的眼镜架,居高临下的看着艾登警官。

  她指了指身后的五颜六色的大门,理直气壮的说道:

  “这里的老板欠钱不还,还有脸报警?”

  “法律都是保护这种有钱人的吗?”

  人群里不知道谁还说了一句:

  “警察就是他们的狗!”

  还不等艾登反应,顿时周围起哄的声音一浪接着一浪,朝着艾登扑了上来。

  “……”

  不过艾登早就有对付这些事情的经验。

  麻利的从腰上掏出枪,举过头顶,对着天上就开了一枪。

  “砰!”

  枪声一下压过了起哄的声音。

  艾登扫视了一眼人群,看着人们惊恐的脸,让他回想起一些不好的回忆。

  他有些厌恶的闭上了眼睛,然后大声吼道:

  “与本案无关的人,都给我离开,不准围观,不准起哄!”

  “……”

  人群沉默一会儿后,开始做鸟兽散。

  不一会儿,看热闹的就跑的一个人都不剩了。

  转过身,刚才那六人终于了最开始嚣张的气焰。

  纷纷退开,让出路。

  艾登“啪叽”一下踩了一脚的油漆。

  看着皮靴五颜六色的油漆点,他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几下。

  用手指找了个干净的地方,用力的在上面叩了几下。

  “哆哆哆……”

  他听到屋内有下楼的脚步声。

  大门一开。

  便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怎么是你?”

  艾登一脸见鬼的表情,他完全没想到药商克莱斯特先生,竟然是他。

  张言没有理会艾登的问题,而是用视线扫视了一下台阶上的六个人。

  “艾登警官,我现在被这群人骚扰,你看看怎么处理吧!”

  “什么叫骚扰你,上个老板跑了,我们肯定找你啊!”

  这句话刺激到泼油漆的六人,带头的女财务,开始用大嗓门驳斥着。

  “你也看到了,处理一下吧。”

  张言又困又累,实在是没力气撕逼了,就只指望着艾登赶紧处理好。

  而艾登好像有些心不在焉。

  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哦,都各自说说吧,什么情况我也了解下。”

  最开始是张言先说,他就表示是自己从导师手里被赠与的店铺,其他的一概不清楚。

  手续这些全部都能给艾登查看。

  而艾登在看了后,发现确实如张言所说,材料上面显示的是,格林赫尔曼将玫瑰街220号的房屋产权赠与了诺亚.克莱斯特。

  里面除了药品售卖的一些官方证书和授权书,以及营业资格。

  并没有说明债务的事情。

  但是除了房产原主是格林赫尔曼,其他的营业资格全部是都是一个叫丹尼斯.门罗的人。

  “这个丹尼斯是你什么人?”

  艾登看完后对着张言询问道。

  “丹尼斯.门罗?不认识!”

  “他是原来这里的老板!就是他欠钱不还的。”

  身后的人开始给艾登提示。

  “好吧,我大概了解了,事情看似简单,但是又有点复杂,现在丹尼斯先生没在这里,当然你们有他欠薪的证据可以拿出来。至于克莱斯特先生,他虽然继承了这里的店铺,但是只是继承了房子本身,并没有继承药店,你们懂我的意思吧,就算他开始售卖,他也相当于只是帮丹尼斯打工的人,法人还是丹尼斯,所以你们找不着他。”

  听到艾登的说明后,那讨薪的六人面面相觑。

  最终还是做财务的女士反应过来,她一下揪住刚才艾登见到诺亚的反应。

  “你们认识!绝对是你们的阴谋!我不信,我要去告你们!说不清出我们就不走了,我们要一直闹下去!!!”

  张言和艾登对视一眼,两人都有些头疼。

  艾登小声说:

  “要不给点先打发走?你看你这地方,我这靴子都废了。”

  张言叹了口气,他实在太想睡觉了,对着那女子说道:

  “女士,原来的丹尼斯先生欠了你们多少钱?”

  这个年轻人终于妥协了?

  她立即站了起来,带着胜利的姿态快速的说道:

  “我四镑其他人三镑!一共十九镑!!不不等等……算错了,还有讨薪的误工费每人一……五十新便士!一共二十二镑!”

  听到这个数字,张言火气一下就上来了,对着那位干瘦的中年妇女点了点头,开口示意她:

  “女士,那请你接着闹!”

  二十二镑,他刚没了工作,教廷的薪水和国家注册魔法师的薪水都没发,一下就遇到狮子大开口的。

  与其支付二十二镑,他倒是不介意上楼,一边听着他们闹腾睡个觉。

  女子看到张言并没有像她想象中的就范,立即怒斥道:

  “你什么态度!”

  张言对着艾登耸肩,摊手道:

  “听到二十二镑,我突然就不想协调了。”

  艾登无奈,他倒是见过不少狮子大开口的,只是没见到这么离谱的。

  他点了点头,对张言说道:

  “让我来和他们聊聊吧。”

  说完他转过身,对着那中年妇**沉着脸,严肃的说道:

  “你好女士,你们最好搞清楚一件事情,克莱斯特先生并没有欠你们薪水,并没有支付你们全额欠薪的义务。”

  讲完这句话将事情定性后,他不给对方反驳的机会,继续说道:

  “我刚才的建议,只是让他站在人道主义的角度上,给你们一些资助,并让你们不要在打扰他了,如果你们认为这是妥协,是害怕……恐怕你就弄错了!”

  越说他语气越是严厉,并且厌恶的看着到处泼洒的油漆,伸出手指着地上和门上的五颜六色:

  “另外我要说的是,你们在这里泼油漆,不仅影响到克莱斯特先生,而且还影响了市容,待会儿市政局的人来了,你们还得去缴纳罚款!”

  接着他掏出小本本,抽出笔:

  “另外我还有权告你们非法组织集会,刚才那么多人就是你们纠集的,刚好最近要抓几个典型,如果你们谈不拢,那么出事你的身份证件后,就刚好跟我去警署!”

  他环视了一圈闹事的众人:

  “好了,我说完了!你们选吧!”

  听到这么多罪名,还要被市政罚款,另外还得被关到警署,中年妇女终于还是被镇住了,她支支吾吾的,没了刚才的气焰,低着头犹豫了半天,才鼓起勇气对艾登说道:

  “那……那他打算给多少嘛……”

  听到对方终于妥协,艾登回过头,看向张言,眼神示意他可以出来聊聊了。

  而张言投给他一个感激的眼神。

  刚想出去,发现门外简直没法下脚。

  于是只得站在门口探出头,对着女子说道:

  “女士,我可以站在人道的角度上,给你们每个人一镑,说实话,你们也看到了,我也是刚接手这里,另外我也失去了工作,对于你们欠薪的事情,我只能表示同情,但是再多钱,我也无能为力承担了。”

  听到一下从二十二镑降到六镑,他们所有人脸色都变得有些不太好。

  但是正如警官说的,人家确实没欠他们钱。

  这时候艾登警官说道:

  “你们要找那个丹尼斯,可以到警署报案,我们会尽力帮你们把他找出来的,克莱斯特先生这里,你们就不要再过来骚扰了。”

  “……”

  众人沉默的互相对视着,最终只得无耐的答应了。

  张言跑到隔壁一家饭店,将身上的10镑钞票兑换成了1000新便士。

  然后每个人给了100新便士后,终于将这群人打发走了。

  身心俱疲的张言,看着和自己一样踩了一脚油漆的艾登警官,满脸写着无语。

  “艾登警官,改天请你喝茶……”

  张言困的要命,对着艾登说道。

  而艾登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那明天吧!我休假,就在你这里好了。”

  张言打了个哈欠,想了想,觉得没问题:

  “那明天下午我等你。”

  这时候艾登的目光瞧向张言头顶。

  他屏息凝神下。

  对方头上果然出现了变化。

  一顶别人看不到的残破紫色王冠。

  正悬浮在半空中,散发着让他战栗的威压。

  “明天见了艾登警官!”

  一句话打破了他的专注,视野里王冠消散,艾登回过神,装作淡定的插着腰,笑着对着张言挥了挥手,并看着他关上了门:

  “明天见……诺亚……”

  (求推荐、求收藏、求月票、求打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