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我真不想兼职神灵 > 第十五章 好人有好报

第十五章 好人有好报


  一个煎蛋,三片培根,一壶红茶,以及一串葡萄,一份最早的报纸。

  这是隔壁玫瑰街218号的饭店,推出的最便宜早餐全套。

  只需要,二十四新便士。

  张言看了一眼钱包,那仅存的二十五镑。

  他退到了街上,站在晨曦的薄雾里,微笑着谎称自己牙疼,拒绝了年轻厨娘的好意。

  “果然是富人区,连早饭都贵的吓人。”

  本来想出门吃个早饭,没想到一出门就看到门上,市政局贴着的罚款单。

  油漆他们已经在昨天下午,趁着张言睡着的时候清理了,人工费和罚款,一共140新便士,今天需要去市政厅缴纳罚款,然后还有电话费,电费,水费,以及为冬天预缴的供暖费。

  他回来的时候还得给小白鼠们买粮食。

  同时,他自己也需要买食材回来才行,现在这里什么都没有。

  “哦,对了还需要买锅……和餐具,天啊……”

  生活的重担,突然让这位梦神压力有点大。

  他叹了口气,摸了摸钱包:

  “今天这二十五镑,不知道能不能顶得住……”

  走了两步肚子咕咕地叫起来。

  “早知道留个苹果自己吃了,早上全喂耗子了……”

  他嘴角抽搐了一下,强忍着回去买早饭的冲动,并自顾自地安慰着自己:

  “待会儿路过平民区,在路边花两新便士买个烤土豆吃吧。”

  “哦,对了今天还叫了艾登下午喝茶,我忘了红茶和在这里是奢侈品……”

  我们伟大的梦神,发出哀号,走在路上。

  慢慢的朝着市中心广场的市政厅走去。

  他要赶早,免得遇上游行的工人,到时候被堵在路上,又得浪费许多时间。

  张言起床后,在书本上用中文草书整理了一下昨夜的所得,这种文字在这个世界比古海拉米尔密文还密……

  小老鼠韦恩讲解的好多东西,他最开始都一知半解,只是记在脑子里,然后回来慢慢理解。

  还好诺亚的记忆力不错,不愧是瓦尔兰特帝国医学院学霸的脑子。

  那个叫做幻梦境的神国,之前是由梦神统治的。

  后来陨落后,神格变成了两半,张言脑子里这半边,虽然确认了他的身份,但是现在还是个徒有其表的伪神,或许连伪神都算不上,毕竟一点权柄没有,还被强制赋予了银月魔法回路。

  “所以我的称号应该是,二五仔伪神……”

  苦中作乐地吐槽着,张言发现天气变冷后,诺亚记忆里的烤土豆涨价了。

  “先生,3个新便士!谢谢!”

  “怎么涨价了?”

  “现在铁路因为之前一段海岸垮塌,现在货拉不进来,也许明天或者后天土豆就4个新便士了!”

  卖土豆的年轻小伙,热情地递给他三分之一张旧报纸,让他包住土豆。

  然后接着对周围的人说着最近的新闻:

  “黑面包,蔬菜,面粉什么的,还有各种肉,当然除了我们这里的特产——难吃的罐头鱼,所有一切都在涨价,半个月一趟的海上货船来之前,价格都只会涨不会降的。”

  听到这坏消息,张言恶狠狠地啃了一口土豆,结果被烫的差点吐出来。

  捂着嘴叹了口气,想着诺亚之前单位上,那些免费的土豆汤,不知道会不会受到影响。

  “算了,我又不在里面上班了,想那玩意儿干什么?”

  吃完土豆,在街边上想了想,他决定小跑着去市政厅,然后交完钱赶紧回去开店铺,等着人上门买药,好有点收入。

  于是就有人看到一个穿着灰色风衣的年轻男子,在街道上像是偷了东西的小偷一样,夺路小跑。

  要不是他身上穿的衣服看起来不错,恐怕巡警早就吹着哨子让他停下来了。

  一路跑到广场上。

  朝阳已经从东方海面上升起来,刺破薄雾将光芒照进这个海滨城市的大街小巷。

  四周的温度并没有受到影响,依旧还是那般阴冷。

  寒风刺骨,秋意正浓。

  一群海鸥和鸽子混在一起,在广场的大理石喷泉边:

  “咕咕咕,啊啊啊!”

  张言看到市政厅大门紧闭。

  这才想到,这群官老爷们要十点才上班。

  他从兜里掏出银月教廷发的银怀表,翻开一看。

  “七点四十!!”

  来早了……

  感觉心里有一千头廷达罗斯猎犬跑过。

  现在广场上,有几个流浪汉裹着乱七八糟的布,窝在角落里打盹,他们的身边有两个个空油桶,里面烧着取暖的木材和易燃物,这个天气露宿街头,全靠这些玩意儿保命了。

  而远处还有几只饥肠辘辘的流浪狗,正在翻着垃圾桶。

  因为一块发霉的面包,几块烂培根,他们开始打起来。

  不要命的那种,互相往死了咬。

  还有一群围观的狗狂吠着,仿佛昨天楼下看热闹的人群,张言根本不敢上去驱散他们。

  最终大乱斗不到五分钟,一只老狗被强壮的那只咬穿了脖子,挣扎着退出了抢夺。

  作为失败者的老狗,低着头踉踉跄跄的从张言身前跑了过去。

  伤口的血液喷涌着,它刚跑出广场,脚下一歪,就跌倒在阶梯上。

  挣扎了几下,再没有站起身。

  “……”

  比张言先走过去的,是一位老妇人。

  她刚好从阶梯往上走。

  看看狗跌倒后,她用手杖戳了戳那浑身没有一块好肉的老狗,发现它已经进入濒死状态了。

  她抬起头,露出黑头巾下布满皱纹的面孔,口齿不清的对张言询问道:

  “先生,我能把他带回去吗,我孙子好久没吃肉了……”

  “……”

  张言看着老妇人那浑浊的眼睛,和浑身老旧的衣衫,他张了张嘴不知道如何回答。

  老妇人就要用手杖结果那老狗的性命的时候,张言叫住她。

  “女士,这是50新便士,你去买点新鲜肉带回家吧,这只狗太老了不能吃……不能给你。”

  说完他递给老妇人50新便士后,就蹲下身抱起奄奄一息的老狗,走下了阶梯。

  身后老妇人微微发愣看着手里的钞票,口齿不清地对着张言喊道:

  “先生!五十新便士可买不到那么多肉!他只够一半的,你需要最少给1镑!先生!!”

  而张言叹了口气,没有回头。

  加快脚步,径直朝着海岸边走去。

  这里是一个下坡路,张言越过马路跳到海滩上。

  老狗在刚才抱起来的时候已经死去了。

  其实它很轻,意外的轻。

  钱青石跳到海滩下的泥土堆旁。

  很快的在松软的泥土中,用木棍刨了个坑。

  然后将老狗,埋入了坑里。

  按照当地人对自家宠物的习俗,绑了个十字架后,还用有些干枯的野花扎了个花环。

  做完这一切,张言又想起自己家那只狗,面朝海边长长的叹了口气。

  “嘿,朋友,不用这么忧愁,可怜的老托比能在最后时光,得到你的温暖,相信他会安息的。”

  身旁传来一个声音,张言抬头望去,只见不知道何时,一个戴着墨镜,穿着浮夸的侏儒出现在他的身侧。

  剪裁得体的燕尾服,增光发亮的皮靴

  他脖子上戴着金链,手上戴着金表和镶嵌着红宝石的金戒指。

  嘿嘿一笑,露出几棵金牙。

  整个人布灵布灵的。

  在晨光下,一米二左右的小个子,泛着有钱的光芒。

  “朋友,来点?”

  说着他从屁股后面取下一个银酒壶,递给了张言。

  张言迟疑了一下,抬手婉拒了他:

  “额,谢谢你朋友,感谢你的美意,但是我今天还有重要的事情,不能喝酒。”

  鬼知道这家伙酒壶里是什么,张言可不打算喝。

  他有些诧异,不过还是收起了酒壶,推了下墨镜,无不遗憾的说道:

  “喔,我的朋友,那可太遗憾了,你不知道你错过了什么,我这可是从深海的半神手里买到的,一般人可喝不到。”

  张言莫名其妙想起,迷魅鼠们也酿造美酒,他回过神,再次拒绝道:

  “抱歉,今天确实不能喝酒。”

  侏儒打了个响指,手中变戏法似的多了两枚银币。

  “好吧好吧,巴德今天的好意被拒绝了,不过没关系,看在你是个善良的人份上。”

  他将那两枚银币晃了晃,直接塞进了张言风衣的口袋里:

  “这两枚好运银币收着吧,好人做好事,被巴德看到,就应该得到奖励。”

  “带着银币去任一赌场,他们都能帮你赢至少两把,而且……他们永远花不光,哈哈哈哈……”

  一边说他一边得意地笑道。

  张言不知道这个有钱的侏儒到底是什么毛病,虽然他很穷,但是并不想去赌两把。

  他看到这家伙笑起来的样子,越发的像某个地下赌场的狗庄家。

  “巴德先生,我从不去赌场!”

  说着他就打算将所谓的好运银币摸出来。

  “天哪,我的深渊之王,年轻人,你上辈子是头倔驴吧!?”

  侏儒巴德气的够呛。

  他不打算和这个臭小子聊天了。

  还不等张言说什么。

  他转过身,就用惊人的跳跃力,当着张言面“咻”的一下,跳上了两米高的海边护堤,回到了马路上。

  然后推了推墨镜,挥了挥手:

  “朋友,愿赌神保佑你!”

  “……”

  张言举着两枚银币,看着那家伙一溜烟的消失在了马路上,一脸的无语。

  “这个城市里,还有这种闲的蛋疼的侏儒富豪吗?”

  他回忆着诺亚的记忆,发现这个宅男压根就没了解过这方面的情报。

  他看了一眼银币,上面印着一个带着墨镜的侏儒形象。

  分量还是挺足的,按照诺亚记忆的规则,两枚估计能换到十二镑左右的钱。

  正好,待会儿去市政厅就能去柜台换掉。

  张言起身,再看了一眼简易的墓碑。

  “安息吧……”

  说完他在胸口划了个银月教廷的祷告手势。

  完成了简单的葬礼意识。

  转过身看了看两米来高的路面。

  “刚才那小个子是飞上去的吗?我也来试试!”

  学着刚才侏儒的模样,想跳上去。

  结果发现自己还不如别人呢。

  最终助跑加冲刺,在爬了上去。

  他在路边拍了拍身上的灰,一边吐槽道:

  “诺亚这身体太弱了……看来要加强锻炼了!!!”

  随后,他迎着朝阳,朝着市政厅走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