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我真不想兼职神灵 > 第十六章 在犯罪的边缘

第十六章 在犯罪的边缘


  当张言从市政厅出来的时候,掏出银怀表看了一眼,已经是十一点半了。

  他还是第一个进去办事的人,没想到这群官老爷们的效率还真是不怎么样。

  每次办理的时候都需要先询问一下,有没有爵位,如果没有爵位,那么不好意思,先让后面有爵位的办理。

  幸好,有爵位的贵族大佬们没有早起的习惯。

  不然张言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了。

  罚款140新便士。

  电话费一个月150新便士,电话费还是有政策补贴的情况下,要不是张言怕麻烦,还真想把这玩意儿取消掉。

  随后就是水费,电费,供暖费,以及没在预算里的市政垃圾清理费一共花费了15镑,并且还是按照最低标准来的。

  这里就将近十八镑了,加上刚才给了老妇人的50新便士,张言现在从25镑身价,瞬间缩水到6.6镑。

  还需要买小白鼠的粮食,还有自己需要的食材,外加锅碗瓢盆和餐具,另外还得请艾登一顿下午茶。

  “6.6镑……我的妈,真够呛。”

  他想起自己身上还有两枚银币,又走到银行设立在市政厅的柜台,成功换取了10镑钞票。

  和自己想象中的12镑有点差距。

  对方连理由都没给他,一副“穷逼快滚”的表情。

  “16.6镑,好吧,应该是够了,再不行的话,就只有天天去银月修道院蹭吃蹭喝了……”

  也不知道继承了半块神格的梦境神,正想着去银月女神的教廷里当咸鱼,这个消息传到迷魅森林和乌撒城,会有什么反应。

  从市政厅往外走没有多远,游行的工人已经在街道上开始集结了。

  他们被允许在指定的地方抗议。

  抗议罐头厂因为前线战况的原因,加大了生产力度,延长了生产时间,还加班加点的,但却并没有提高待遇。

  因为最近铁路受损,工人们开始加大力度,呼吁罐头厂的老板们提高待遇。

  张言没办法只得绕远路,避开这些聚集的人群。

  不然他今天,就别想回家了。

  关于游行罢工,张言对于这种行为持悲观态度。

  不管是之前诺亚记忆里,还是按照前世的各种史料为鉴,如果没有天降猛男的情况下,事情的发展态势大概会如出一辙:

  前期,在所谓的工人工会的呼吁下,一众工人开始聚集起来,在城市各处抗议游行。

  正如此时,曼海姆的工人就还在这个阶段。

  然后在事态发展到比较严重,影响到一些权贵的时候,城市的上层会找到工人工会的领导们和资本家谈话。

  但这次谈话应该就是一次试探双方底线的行动。

  肯定会不欢而散,但是演戏的成分居多。

  等到后来事态发展成暴力事件后,上层会再次找到双方,将大家聚集到一起。

  然后他们会干掉工人工会里的顽固分子,扶持那些愿意收下“好意”的工会领导。

  最终将这次罢工无效化,并且还在工人内部高层,培养出至少一位或者多位的内鬼。

  再把罢工平息后,就会开始秘密收拾那些罢工队伍里的中坚分子。

  让他们没有工作,让他们没吃没穿。

  不然广场上,那些有手有脚的流浪汉是怎么来的?

  张言想到了前世看过的一部电影中,总结的这一套连招,有一个很顺口的称呼:

  “请客,斩首,收下当狗。”

  “……”

  当他绕行了好大一圈后,从海岸边的小巷朝着药店的方向走去。

  路上会路过一个类似于批发市场的地方,这里是靠近码头的一处市场。

  虽然这里鱼龙混杂,但在这里,能够买到比别的地方相对便宜很多的东西。

  在诺亚的印象里,这里的白色石板路就永远没有见过白色,全是从海滩边带过来的碎泥沙。

  中午不算冷,但是绝对不能算暖和,在这里的巷子尽头,一直向下,就是曼海姆的商用码头之一。

  张言远远的看了一眼,远处的工人们赤膊着上身,光着脚,扛着和骡子一样重的货物,艰难的将那些货从码头的船上搬运下来。

  监工慵懒的靠在一旁的栏杆,无所事事。

  他们才懒得去催促。

  这样搬运一天也只能得到很少的报酬,不过这里的航运商会有人牵头,硬性规定给每个搬运工和水手,在上班时间免费提供酒水和伙食。

  这吸引了只能出卖体力的人民。

  像张言这种穿着得体的年轻人,很快就吸引了这群批发商户们的注意。

  他们可没有柜台,店里什么东西都有,只要你想要,就算他没有,都能给你搞到。

  当然这里也是曼海姆著名黑市的隐藏交易地点。

  诺亚有不少的经验。

  他走了没两步,就被一个满脸横肉的人拦截了下来。

  “先生,我记得你!”

  张言看着眼前这个微胖,秃顶,一身海腥味的男人。

  他皱起了眉头,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

  “抱歉,我不记得你。”

  这里属于三不管的地方,经常会发生抢劫案,这种打招呼的方式通常是抢劫的前奏。

  他环顾四周,很快发现有两个不怀好意的干瘦年轻人,手里抓着杀鱼的尖刀,正朝他靠近。

  “就是你,你见过卡尔老板后,他就死了!”

  卡尔?

  张言没有印象,不过他很快就猜测出,应该是之前被格林做掉的黑商。

  很快,张言就被三人围了起来。

  他瞟了一眼身侧的店铺里,正好有渔民们用的鱼叉。

  不过还没上木柄。

  可能不会太好用。

  要么,就是墙角的两块砖头。

  现在他需要赶紧决定。

  不然他一对三可能会被捅伤,然后在这里窝囊的死去。

  “别废话了,说个数要多少?”

  张言的话让领头找茬的男人一愣。

  他气势一消,抬手示意旁边的人先停下。

  面带悲愤的说道:

  “他可是我跟了数年的老板,他是我亲密无间的伙伴……”

  张言看到对方放松了警惕,朝着墙角走了两步,眼神一直没有离开对方,并果断的打断他,强势的说道:

  “所以,要加钱对吧?我理解!”

  “额……”

  对方被张言这么直接露骨的说辞搞懵了。

  反应过来后,他面露狰狞大声对张言说道:

  “拿出150镑!我们拿到就离开曼海姆!听着,小子,一分钱都不能少!”

  面对狮子大开口,他们却看到对方咧嘴一笑,并轻描淡写的说道:

  “给你200镑,我不喜欢150这个数字!”

  这下轮到他们震惊了,两个带着尖刀的干瘦年轻人,一脸震惊的看向带头的微胖男人,用难以置信的语气问道:

  “……大哥,他们医生这么赚钱吗?”

  “医院比我们抢钱快多了!”

  这时候他们看到大哥也一脸懵逼,陷入了自我怀疑中。

  难道真的是自己格局低了?

  就在这时候,他那想事的秃顶的脑袋瓜上,突然爆起一蓬血光。

  一块砖头,猛地在他们老大头上爆开。

  血肉夹杂着碎砖块,爆的到处都是。

  老大瞬间被开瓢,当场抽搐着倒在了地上。

  他们一愣被吓傻了。

  回国神来,已经看到刚才那个医生,仿佛野牛一样,冲了过来。

  “砰!”

  抬手又是一砖头,张言直接干翻了相对瘦小的那小子。

  剩下一个已经吓傻了。

  看到两个同伴倒地,刚才还是待宰羔羊的年轻人,突然化身成了屠夫。

  他打了个激灵,举起匕首,一边倒退,一边冲着身后大声喊着:

  “来人啊!都给我出来!”

  他一嗓子后,张言还来不及高兴,心就沉入了谷底。

  这群家伙不止三个人。

  不远处一群年纪不大,赤脚赤膊浑身干瘦的未成年的崽子们,一脸凶狠的从小巷子里走了出来,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明晃晃的短匕。

  六个人!

  张言没有犹豫,左手伸到兜里,摸出那枚能够当做魔法物品使用的银月硬币。

  左手里那“真正的圣剑”悄然发动。

  银月硬币上出现了淡淡的光辉。

  上面有锋利的锐意正在凝聚。

  动手前,他脑海里想起之前金.斯坦说的话:

  “教廷人员对普通人使用魔法,是违反国家禁令。”

  “如无特殊命令,触犯者将会遭到重处。”

  “……”

  “去你大爷的特殊命令!”

  张言心底被杀机充斥。

  对方步步逼近,却没感觉到自己离死亡近在咫尺。

  张言他这枚硬币只要弹出去,随便一个人碰到,那上面的魔法剑气展开后,都会将两米范围内的东西切成两段。

  那个时候,他们甚至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

  不过这群人,看到张言掏出个硬币,当即狞笑着逼了上来。

  张言吐出一口气,喃喃自语的说道:

  “呼……看来没得选了。”

  一共六个人,张言左手将硬币夹在食指和中指中间,对准了最近的敌人。

  “下辈子注意点吧!”

  张言眼神一凌,心中默念一句,对准最近的两个人,抬起手就要丢出去。

  “砰!”

  一声枪响传来,将所有人都吓了个激灵。

  百米不到的距离,一名穿着银月教廷军装的女子,手里握着一柄军队配备的左轮,出现在码头下方。

  刚才就是她对天鸣枪的。

  这时候她将枪瞄准了几名持刀的少年。

  举枪快步朝着这里逼了过来。

  “……”

  看到有人鸣枪,不少看热闹的人都凑了出来。

  女子目不斜视,一边逼近一边大声警告道:

  “银月教廷特殊部队办事,无关人等都给我躲开!”

  “快跑!”

  那几个未成年的小鬼,刚才的戾气在枪声响起后,顿时化为乌有。

  屁滚尿流的逃窜进了小巷,几息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张言看到女子走近,连忙收起了刚才的银月教廷的银币。

  对方还想去巷子里追,张言喊道:

  “女士,别追了,都跑光了,这里还有两个呢!”

  地上躺着两个被张言搬砖丢翻的人,并且看来,主谋就是其中之一。

  那个穿着银月教廷部队服装的女子,听到张言的话,意外的听话停下了追击,回过头很恭敬的对他招呼道:

  “诺亚先生,你好!!”

  被人认出,张言有些受宠若惊,没想到自己已经成了知名人士,连忙回应道:

  “你好!你好!怎么称呼?”

  女子露出一丝腼腆的笑容,将短发撩在耳后,不敢与张言对视,轻声说道:

  “叫我玛利亚吧,我是月行者小队的实习生,那天晚上我们见过,大概你忘记了……”

  张言想了想有些印象,不禁感慨,这姑娘来的真及时,差点他就成违法人员了,他平息了一下心情后,像玛利亚问道:

  “你们在这里办案?”

  对方乖巧的点点头,用恭敬的态度,一五一十的回应道:

  “对,我们在找之前那个黑商的手下……咦,莫姆.鲍勃!”

  “太好了!我们就是找他……诺亚先生,你抓到他了!”

  张言也没想到,银月教廷竟然在抓这个家伙。

  他耸了耸肩,说道:

  “是这家伙送上门的,刚才他要打劫我。”

  “……”

  “啊?是嘛!?那他们运气可真不咋样!”

  玛利亚想着张言那晚的斩击,开始同情在地上无意识抽搐的倒霉鬼了。

  张言一边弯下腰,捡起刚才动作太大,从口袋里掉落的钢笔,一边对着玛利亚说道:

  “刚才真是千钧一发啊,要不是你出现,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呢!要说我的运气,肯定是好过他们的。”

  玛利亚从身上拿出手铐,将这两个家伙拷上。

  这时她看到远处,和她一起出任务的唐听到枪声后,已经小跑着赶了过来。

  她还想介绍一下,却看到对面这位大功臣正一脸诧异。

  他从放钢笔的口袋里,掏出两枚银币,并一脸诧异的反复检查着。

  “诺亚先生,是丢了东西吗?”

  张言听到玛利亚的话稍稍一愣,连忙说道:

  “啊!?哦,没有没有!抱歉……这银币,不知道什么时候揣身上的,我说怎么会把钢笔弄掉出来嘛……”

  玛利亚看了一眼,说道:

  “嗯,上面的矮人好特别啊,还带个墨镜……”

  张言努力让自己笑的自然一点,将银币塞回兜里,一边回道:

  “呵呵呵……这小矮子,说来还真是挺特别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