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我真不想兼职神灵 > 第十七章 卡提瓦歼灭战

第十七章 卡提瓦歼灭战


  “……他们永远也花不光……哈哈哈!”

  这会儿张言脑子里全是侏儒巴德的笑声。

  他明明记得这银币已经兑换成了10镑,他到底是怎么回到自己身上的。

  难道又是魔法物品?

  他想到刚才,如果银月教廷的玛利亚,晚开枪一秒钟,他就已经将注满魔力的银月银币丢出去了。

  到时候,玛利亚她可就从拯救者变成第一目击证人了。

  “幸运银币吗?”

  这是自己运气好,还是这两枚银币带来的好运?张言有点迷茫了。

  也许该去找侏儒问问?

  “玛利亚,没事吧!!”

  一个清瘦的年轻人,小跑赶了过来,走近才发现同伴已经将找寻的目标嫌疑人抓住了,看清楚玛利亚身边的张言后,来人立即惊讶道:

  “呀!是诺亚先生!”

  一句话将张言从是失神中拉了回来,他看到裤腿上沾满了泥点的年轻人,这个人他有些印象,因为对方的名字。

  他伸出手和对方握在一起:

  “你好!我记得你叫唐对吧?!”

  唐有些受宠若惊,这位可是银月女神的神选者,并且用出了两记超常理的圣剑终极斩击,将战局成功扭转了过来。

  最后还亲手驱逐了邪魔。

  这种人在他眼里,简直就是战神级别的存在。

  “是的!诺亚先生,我奉命和玛利亚在抓捕嫌犯。”

  这时候玛利亚笑道:

  “唐,诺亚先生已经先我们一步,将嫌疑人控制了。”

  唐听到又是眼前这位做的,不禁眼睛一亮,由衷赞叹道:

  “好厉害,诺亚先生。”

  听到对方迷弟一般的夸奖,张言有些哭笑不得,他指了指地面还在抽搐的倒霉鬼,对两人说道:

  “我想他应该是跑不了啦,而且,你们可能需要先去叫辆救护车。”

  “……”

  当救护车将两个被张言打翻的人抬走后,张言已经协同玛利亚写完口供了。

  看着他们毕恭毕敬的样子,张言没想到,自己在这群月行者小队心里有这么大分量。

  当然他还是比较在意唐说的那句:

  “诺亚先生,按照规矩,抓捕人员,教廷会有一些经济上的奖励。”

  “真是个好规矩……”

  目送他们俩离开后,张言已经开始期待自己可以拿到多少奖金了。

  翻开怀表,时间已经接近一点了。

  他还什么都没买。

  离开了现场,他再次进入刚才的市场中。

  就近买了个吊耳的铸铁锅,一口仿军用的搪瓷缸,一个木质铲子,然后又狠心买了四个最便宜的木质碗,以及一套六个不同大小的粗糙陶盘。

  刀叉什么的张言暂时没考虑,他打算回去削筷子。

  至于切菜的刀具,刚才那群崽子们,丢了几柄杀鱼的短匕首在街道上。

  张言挑了柄还算顺眼的拿了回去。

  教廷的人对这种现场遗留的凶器,选择了视而不见。

  不知道是因为不需要,还是没注意。

  刚才这些用到了4镑左右。

  张言又去买了些蔬菜和水果,一块不算多的羔羊肉,以及一袋海盐。

  同时还拿了两条麻绳穿着的新鲜杂鱼回去。

  至于香料什么的,价格就把他吓住了。

  这一下又花掉了4镑。

  这样他身上就只有不到九镑了。

  离开的时候,发现还有卖木炭和散煤炭的。

  介于经济实力,他选择了便宜点的散煤炭,12新便士,买了十斤左右。

  “早知道,就不扔那些朽掉的木头了……又不知道丢在后巷,被捡了没有?”

  提着大包小包,张言回到了玫瑰街220号。

  他浑身酸痛的丢下锅碗瓢盆,坛坛罐罐,杂七杂八后,刚洗了把冷水脸,就听到有人敲门。

  他看了一眼怀表,现在的时间一点五十九。

  马上两点了。

  “来了!”

  抹了一把脸,从楼上小跑着打开门,发现门外的人,正是一身黑色呢子大衣的艾登警官。

  他手里还带提着个花里胡哨的纸袋子,里面是个市面上样式新颖的铝制饭盒。

  这家伙叼着烟,被熏得半眯着眼睛,瘪着嘴站在门口。

  看到张言一开门,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金色短发,也不见外,抬腿就走了进来。

  打量了一下药店内部,他将纸袋塞给了张言:

  “呐,吃面,亚宁地区的风味肉酱面!我一个同事做的。”

  摸着还是温热的饭盒,就算盖着盖子,张言都闻到一股诱人的香气,不过怎么看艾登都一脸嫌弃的样子。

  而艾登这边叼着烟猛地吸了一口后,将烟掐灭,然后满嘴冒烟的对张言说道:

  “我都听说了,很厉害嘛,银月女神的眷顾!神选者诺亚!”

  张言打开盖子,看到精心制作的类似意面的一饭盒的肉酱面,恨不得马上吃下去,他对艾登回应道:

  “不好意思,没来得及和你讲。”

  艾登他走到门边,将烟头丢了出去,回过头对张言说道:

  “那今天下午茶和晚饭,都是你请啊!”

  面对这个要求,张言好像还真不好拒绝他,毕竟是自己喊人家来的,他想了想自己身上剩下的八镑和两个幸运银币,这些估计是够了。

  “……好吧。”

  张言看着饭盒里还有一把叉子,饿极了的他,直接挑起面条吃了起来。

  嘴里含糊不清的夸奖道:

  “看不出艾登警官同事的手艺……还真不错啊!”

  艾登却像是被踩住尾巴的猫,浑身一僵,没好气的撇过头看向一边:

  “吃你的吧!”

  张言翻了个白眼,心想你傲娇个锤子。

  他狼吞虎咽的吃完后,终于缓解了饥饿的感觉,说实话,上辈子从来没体验过什么叫饿。

  到了这边,诺亚这身体像是随时都能感觉到饿一样。

  最开始他将这个归结为神格后遗症。

  后来他知道,他想多了,这就是单纯营养不良,荤腥少,没吃过饱饭。

  基本靠着面包和土豆什么的充饥,怪不得瘦的跟个豆芽似的。

  “……”

  当张言将饭盒洗干净后,从楼上下来,艾登已经翻开了柜台后的一个暗格,拿出里面花花绿绿的药,取下塞子,一个个用鼻子闻了起来。

  看到张言下来他想起刚才张言狼吞虎咽的样子,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你没吃饭吗?”

  “没有,今天一大早就忙着去市政厅交罚款了,回来碰到工人又在聚会游行,路上还在码头市场碰到点麻烦,不过好在已经没事了,这不,刚到家,你就来了。”

  张言要把饭盒放回纸袋,艾登赶忙拒绝道:

  “不用给我了,你要么留着,要么丢了吧……”

  听到这个要求,张言狐疑的问道:

  “该不会是女同事给你做的,而你又不喜欢别人,但是没法拒绝,就带给我来吃吧?”

  听到张言的猜测,艾登将头偏向一边,慌忙说道:

  “没有没有……不要瞎猜,我就是单纯不想带回去罢了!”

  好小子,果然是这样,张言吐槽道:

  “是嘛?那你怎么把脸偏向一边?”

  “……”

  有些尴尬的艾登,举起一瓶绿油油泛着荧光的圆底玻璃瓶,岔开话题说道:

  “你这里竟然还有魔法药剂售卖,是没注册的黑店吧?把售卖许可证拿出来我看看!”

  听到这家伙转移话题,张言也跟着说道:

  “你可是普通警员,怎么认得这是魔法药剂,你可不要乱讲。”

  从之前在伯灵格庄园里,他的说辞,就知道他身份不一般,但是他表现的什么便宜都要占,这家伙让人摸不清底细。

  却见艾登放下药剂,对张言说道:

  “我们海勒家族的人,可是多数都在圣光教廷供职,我知道这个有点魔法知识都不奇怪好吗?”

  听到他家里都在圣光教廷供职,便知道这家伙身份应该是魔二代,于是询问道:

  “你也有魔法回路?”

  艾登抬起头,脑海里突然闪过梦中巨龙对他讲话的画面,他愣了一会儿才对张言回应道:

  “额……那没有,只有我双胞胎兄弟文森特,他遗传了圣光魔法回路,我是干干净净彻底没有,要不是双胞胎,我父亲估计要把我可怜的母亲打死。”

  不知道怎么的,大概是因为梦境里,看到眼前这个人另外一面的原因,他的话变得多了起来:

  “小时候身边全是魔法师,所以了解不少没用的知识,之后我大学没毕业,就去参加帝国对柯西法尔的战争了,当时凭借关系当了军队高层的传令官,打完卡提瓦歼灭战后,我就和一群首都圈的贵族子弟一起回来了,不过我和他们不同,没有选择回家族里,而是跑到曼海姆来躲清闲,本来想着国家著名的休闲地,这里有阳光沙滩美女,没想到这地方也是徒有其表……”

  原来是贵族子弟里的叛逆儿童……

  这时候张言想起巴里说过,马斯队长也参加过这次战役,他有些疑惑地重复道:

  “卡提瓦歼灭战?”

  艾登想起了不好的事情,将魔药全部放了回去,把暗格也关闭了起来,阴沉着脸说道:

  “其实这是官方说法,客观点的说法,应该是柯西法尔电台报道过的——卡提瓦大屠杀!”

  说到这里,张言终于才想起诺亚记忆里的对于这场事件的片段,只知道当时瓦尔兰特国内,各方对于这场战役都选择性遗忘,但是从海对岸的柯西法尔电台陆陆续续有过报道。

  那是一场瓦尔兰特军队,针对柯西法尔地区卡提瓦平民的屠杀。

  在瓦尔兰特和柯西法尔的前两年爆发的战争中,瓦尔兰特一直都压着柯西法尔打,从而占领了不少的柯西法尔地区。

  其中这个卡提瓦就是其中之一。

  卡提瓦的历史上,还出现过一任生命教廷的教皇,当时两个国家都还信奉一样的宗教。

  这事情说来话长,就暂时不表。

  这场屠杀的诱因,是发生在占领之后,一个星期三的下午。

  最初的原因,导火索是因为在卡提瓦城市神庙里,发现了百年前的禁忌邪神。

  于是随军的圣光宗教部队,前去处理。

  但在处理的时候,因为一名军官枪支“走火”,杀死了一名反抗激烈的当地教团大神官。

  这一下可就在卡提瓦炸开锅了。

  从而演变成了全城抗议,最终发展成了暴力冲突。

  以至于在卡提瓦周围的乡镇,所有平民都参与到暴动中。

  当冲突在进入到不可调和,暴力升级后。

  瓦尔兰特首都传来最高指示,由圣光教皇和帝国皇帝联名下达的命令。

  暴力镇压!

  于是,军队在其后二十四天内,将城里参与暴乱的十五万男女老幼,全数歼灭。

  对外宣称的是歼灭战。

  但对于卡提瓦没有热武器的平民们,那便是一场一面倒的屠杀。

  整整二十四天,卡提瓦这座历史悠久的宗教圣地,被杀的鸡犬不留。

  可以想象,当时的场景,必然是,尸山血海,血流成河。

  话题瞬间就沉重了起来。

  艾登因为只是个高层的传令官,在这场战争中只是个旁观者。

  但是可见这场屠杀对于他的影响。

  另外影响颇大的,还有月行者小队的马斯队长,不知道他当时在战场里扮演什么角色。

  看到话题僵住,两人陷入沉默,张言醒悟过来,他敲了敲桌子,站起身对艾登说道:

  “走吧,魔药生意都不做了,关门,请你喝下午茶……”

  刚才陷入回忆的艾登,突然被拉回了现实,看了自己的怀表一眼,他又掏出烟点燃,站了起来:

  “两点四十你就要喝下午茶,诺亚法师,你这格调不行啊,现在这个时间,属于贵族,中产两不沾的时间,要我和你一起出去丢人吗?”

  听到这家伙的意思,张言知道,这里下午茶的规矩,传统意义上讲,下午茶分两种,下午四点的下午茶,是贵族们享用下午茶的时间。下午六点后则是为中低产阶级准备的,用以替代晚餐。

  这里也有个很有意思的说法,四点的叫做“低茶”,六点的叫做“高茶”。

  而取决于这“高低”之分的是准备下午茶的桌子的高度。“高茶”是在较高的饭桌上享用的,而“低茶”则是在客厅里沙发旁边较低的咖啡桌上享用。

  对于这家伙的吐槽,张言笑道:

  “爱去不去,马上三点,以后这就是魔法师的下午茶时间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