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你好我是何雨柱 > 第十三章:虎皮

第十三章:虎皮


  清晨。

  何雨柱起了个大早。

  拿着油纸进入空间,包了二斤桃酥,一斤白糖,一瓶香油,两瓶罐头,若不是天冷,他还准备给秦京茹带点水果跟鸡蛋,不过就这四样,也足以让秦京茹赚足了面子。

  把礼物都装在网兜里,放在衣柜里藏起来。

  秦京茹也起来了,见到他主动道歉:“柱子哥,对不起,我昨晚不该跟他们说你带我去吃烤鸭的!”

  对于自己表姐,连吃带拿的,秦京茹都觉得过分了。

  “没事,她不是你表姐么,你们是亲戚,我也是给你面子!”

  这话听在耳中,秦京茹十分受用。

  何雨柱接完凉水,又说道:“昨晚,家里的白面也借给你表姐了,只剩下鸡蛋了,早上要不嫌弃来我家吃鸡蛋羹。”

  “嗯,你等我,我这就给你做饭。”

  秦京茹昨晚也看到了,表姐拿回来的白面,心里更不是滋味,她认为表姐的行为简直就是在吃大户。

  何雨柱是个有追求的人,蒸鸡蛋羹不放咸盐,多放点干虾仁,那滋味别提多美了。

  吃过饭,上班,进了厂区,在食堂门口被曾经徒弟胖子拦住了。

  “师傅······”

  看着贼眉鼠眼,肥头大耳的胖子,何雨柱原本挺美的小心情,瞬间就变得不美丽了。

  “胖子,你已经不是我徒弟了,以后见面叫我一声何师傅就成,就别叫我师傅了!”

  胖子一把拽住何雨柱的胳膊,可怜兮兮的说:“师傅啊,我知道错了,以后我保证听您的话,您能不能让我回到厨房,继续给您当徒弟?”

  “胖子啊,我何雨柱就是一个厨师,哪有那么大的权利?我也无能为力啊,你不如去求范主任,或者主管咱们的李副厂长。”

  胖子早就去求过了,但人家根本不搭理他,甚至还把他的礼物给扔到了门外。这是没办法了,才不得不忍着心里的恨意,来求何雨柱。

  “师傅啊,您就可怜一下徒弟吧,车间的活又苦又累,我在车间真的待不下去了······”

  呵呵,何雨柱心中冷笑,想回来没门,别人怎么能在车间干活呢,就你特殊?

  “胖子,我爱莫能助啊!”

  何雨柱甩开了胖子,背着双手,哼着小曲进了食堂。

  后厨内,大家都在忙活着,何雨柱看到刘岚站着揉面,都能睡着,心想这是昨晚跟李副厂长加班了?累着了?

  “喂,刘岚,醒醒,咋困成这样呢!”何雨柱拍了拍刘岚的肩膀。

  刘岚双眼泛着血丝,打着哈欠:“傻柱不好意思,我睡着了!”

  接着刘岚跟他大倒苦水,感叹命运不公,生活不易,家里老父亲残了一条腿,丈夫又跟他离了婚,弟弟妹妹们还小,全家的重担全都压在她一个人的身上,父亲是个木匠师傅,虽然失去了工作,但因为手艺不错,偶尔接些私活,昨晚就是因为给父亲打下手做家具,天快亮才睡的。

  瞌睡来了送枕头?

  “刘岚啊,我想打一些家具,找个时间你带我见见你父亲?”

  刘岚手上不停,嘴上说道:“行啊,我父亲的手艺您放心,保证让您满意!”

  “行,你安排吧,家具不急,主要是我想做个浴桶,这事你尽快给我安排了!”

  何雨柱穿越之前,天天都得洗遍澡,这都几日没洗澡了,浑身不自在。跟刘岚约定过几日登门拜访,他就坐在专属的椅子上,抽着小烟,喝着马华给他沏的茶水。

  看着白菜,土豆,他一点食欲都没有,中午也没领到吃小灶,他把糖罐子交给马华,让马华给他蒸几个糖三角,他打算中午带回去跟秦京茹哪个傻妞一起吃。

  糖三角蒸好后,借了刘岚的自行车,又从空间拿出一块羊肉,几个西红柿。

  羊肉萝卜汤,柿子炒鸡蛋,主食糖三角,就算是给秦京茹送行了。饭好他又给聋老太太送去一份,大冬天的让老太太喝点羊肉汤暖暖身子。

  “京茹,你多吃点柿子,补充维生素。”

  “维生素是啥?”

  何雨柱被秦京茹给问懵了,他有心装个B,详细解释一下,但又怕秦京茹听不懂,会延伸出许许多多的问题,怕麻烦的他索性就不解释了。

  “嗯,就是西红柿中所含的营养!”

  这个解释既通俗又易懂。

  吃过饭,俩人又腻歪了一会儿,在他无耻的要求下,终于丈量了一下秦京茹到底是大白馒头,还是旺仔小馒头,没有秦淮茹的大,但也着实不小,一只手握不住。

  腻歪了一阵子,他把准备好的礼物交给秦京茹,“我骑车送你去坐车,东西你拿好了。”

  秦京茹穿着呢子大衣,用她旧棉袄包裹着网兜里的礼物,抱在怀里,被何雨柱给送上了长途车,临走时,秦京茹还朝他挥手喊着:“柱子哥,我过些日子再来看你!”

  送别了秦京茹,他去西单菜市场转了转,又去了鸽子市,这次让他遇见了心动的东西,一个老乡脚下摆着野鸡,野兔,干菜,这些不是他关注的重点,重点是老乡手中的一整张虎皮,也不知是东北虎,还是华南虎的皮毛,此人周身已经围观了很多人,在询问价格。

  这老乡虎皮不卖,而是以物换物,猪肉二十斤,白面二百斤。原来老乡的儿子要娶媳妇,准备办婚宴,可这年月能吃饱就不错了,想办一场婚宴太难了,不得已之下才把珍藏的虎皮拿出来,这老乡也是聪明人,不要钱,不要票,就以物换物。

  “老乡,可否,借一步说话?”

  老乡点点头,“那我收拾一下东西!”

  何雨柱指了指院外:“我去外面等您。”

  院墙外,何雨柱递给老乡一支香烟,“老乡,你这条件我应下了,您看该怎么交易?”

  俩人琢磨一下,达成口头协议,老乡留下地址,约定晚上送货上门,何雨柱下午还得上班,老乡一个人也扛不动两百多斤的粮食。

  并且,何雨柱还把老乡的野鸡,野兔,一网打尽,全都扔进空间里,准备晚上炖野鸡,烤野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