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马小宝黄秀云 > 第11章 掰玉米的能手

第11章 掰玉米的能手


马小宝给师傅打了一个电话,准备询问无字书的中下册,结果,电话打过去,对方关机。

看来只有另找时间打了,马小宝心里也不急,毕竟贪多嚼不烂,先把上册好好理解掌握再说吧。

马小宝从屋里出来,就看到秀云背着一个背篓准备出门。

看到马小宝,秀云说道:“小宝,我去地里摘些玉米,你在家待着,我一会儿就回来。”

“秀云家,你知道我们家的地在哪里吗?”

“知道。”秀云说道,“你哥走之前带我去看过。”

马小宝想起父母的话,说道:“秀云姐,我跟你一起去吧!”

“不用,我很快就回来。”

马小宝注意到她穿着连衣裙,就说道:“秀云姐,你以前掰过玉米没有?”

“没有呢!”

“秀云姐,你今天穿得什么衣服?”

黄秀云咧了一下嘴,“怎么了,这跟掰玉米有关吗?”

“秀云姐,那玉米叶子碰到身上会有疼有痒的,你最好穿长衣长裤去,还有,戴上手套。”马小宝一本正经的说道。

黄秀云笑了笑,“小宝,太阳已经出来了,穿着长衣长裤,还带手套,会热死人的,我又掰不了多少,没关系的。”

“那随便你吧,不过,我要跟你去!”

“那好吧,我们一起去。”

然后,秀云又笑笑,“你叫我穿长衣长裤,你自己为什么不穿?”

马小宝呵呵一笑,“秀云姐,我皮糙肉厚,不怕呀!你们城里人细皮嫩肉的,会受不了的。”

“我才不怕呢,走吧!”

于是,黄秀云牵着马小宝,一起出了门。

这个时候,太阳刚出来,还不太热,村子里还有不少人在走动。

几个老光棍正聚在一棵树下吹牛,看到黄秀去,几双眼睛都直了。

“小宝,你和你秀云姐去哪里呀?”有人问道。

“我们去掰玉米。”小宝说道。

“小宝,那可是个粗活,小心把你秀云姐的手磨破了。”

“没关系,小宝他是半个郎中,他会给她治的。”

“对呀,大宝现在没在家,秀云有什么病,小宝都能治,包括相思病。小宝虽然眼瞎了,其它地方还正常!”

“哈哈!”

几个男人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

黄秀云的脸红了,牵着小宝赶紧从他们身边走过去。

“秀云姐,你别往心里去,乡下人说话就是这么随便。”小宝说道。

“没事,我知道他们是开玩笑。”

对于男人们如狼似虎的目光,黄秀云早就习以为惯,就是听不得那些臊皮的话。

说实话,她是一个正常的女人,有着正常的需求,现在大宝要在国外待上一年,这日子还真有点难熬。

那种食髓知味的感觉也只有过来人才能明白。

走到半路上,太阳已经出来了。

黄秀云的额头上渗出汗来,她抹了一把,然后看了一眼马小宝,然后惊讶的发现马小宝的脸上没有一点汗。

再看他裸露的胳膊,也是一点汗都没有!

因为她牵着马小宝,两人挨得很近,她甚至能感到小宝身上传来的微微清凉。

她的手心已经出汗,但小宝的手却是干的。

她不由的‘咦’了一声。

“怎么了,秀云姐?”

“小宝,你感觉热吗?”

“不热啊!”

“小宝,不对劲啊,你的身体是不是出毛病了?”

在黄秀云看来,这么热的天,他一点汗都不出,可能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身体极度虚弱。

可他精神抖撒,看不出来他有病啊!

“我没有毛病啊!”

“小宝,我都出了一身汗,你怎么一点汗都没有,这不正常。”

黄秀云停下脚步,仔细打量小宝。

他穿着短衣短裤,的确没有出汗。

不过,黄秀云发现了更吃惊的事情。

那天,他们一起游水。

她看到小宝身上全是伤痕,虽然都是旧伤,但有些比较醒目。

但现在,这些伤痕明显变淡了!

这变化太明显了。

黄秀云不说,小宝自己都没有注意。

她这么一说,小宝明白了,这肯定是修炼的缘故,他的体质由内到外都发生了变化!

“秀云姐,我想,这是因为我练气功的原因吧!”

小宝自然把锅推给气功。

反正气功这玩意,很玄妙,谁也说不清楚。

有的人相信,有的人不相信,即使相信的人,也不可能完全了解气功。

“是吗?”

黄秀云咧了一下嘴,气功这么厉害?

她不相信,可事实又摆在眼前,她之前是看过小宝打坐的。

秀云再端详小宝的脸,又觉得有了变化,但是还是说不清楚是什么变化。

后来才感觉是气质上的变化。

之前那张脸看起来普普通通,现在看起来有了一点飘渺的味道。

这也是因为练气功的缘故?

没多久,两人来到玉米地里。

玉米长势很好,一棵棵长得比人还高,人要是站在里面,从外面是根本看不到的。

沉甸甸的玉米挂在秆上,很是喜人。

“小宝,这么多玉米,你们一家人吃不完吧?”黄秀云抹了一把脸上的汗。

“有人会来收的,我们只负责把它摘下来,放在家里。”小宝说道。

“那好,你坐在路边,我去掰一些。”

黄秀云说着,背着背篓就钻进地里。

看着她笨手笨脚的样子,马小宝感觉好笑。

虽然瞎了十年,但每年收获玉米的时候,马小宝也是一个劳动力。

“哎呀,小宝,这些玉米须刮在身上好痒啊!”黄秀云说道。

“姐,我说了啊,要穿长衣长裤才行。”

黄秀云费力的把玉米掰下来,然后扔进背篓里。

刚掰了十来个,她又叫了一声。

“怎么了,姐?”小宝问道。

“我的手被叶子划破了。”

黄秀云回过头来,看着小宝,一副痛楚的模样。

那副我见犹怜的样子,看得小宝怦然心动,他马上说道:“姐,你休息,我来掰。”

“小宝,你都看不见。”

“我行的,你看着吧!”

马小宝拄着拐杖,来到秀云身边,“帮我拿着拐杖,把背篓给我。”

“你真的行吗?”

黄秀云过意不去,可现在她的两个手真的很疼,小宝让她戴手套,她不听,这下吃了亏。

她也不敢再逞强了,女人对于手是很在乎的。

于是,马小宝背上背篓,站在两行玉米的中间,开始左右开弓。

他左手握紧玉米棒和玉米杆的连接处,尽量挨紧玉米棒,右手抓住玉米棒子顶端往下一拉,玉米就掉下来了,这时右手顺手把玉米往身后背篓一扔,同时左手去摸另一个玉米。

黄秀云站在他后面,看得呆滞了。

他动作这么熟练,感觉根本不是一个盲人。

真的难以理解啊!

很快,小宝的背篓就装满了。

秀云跟在他后面,见状,说道:“小宝,可以了,不用掰了。”

实际上,她现在感觉太热了,玉米地密不透风,真是又闷又热,她全身像淋过雨一样,浑身都不舒服。

“好,我们回去!”

“来,我牵你,把拐杖拿着。”

两人并排走着,刚走了几步,黄秀云又叫了一声。

“怎么了,姐?”

“我的脚崴了。”

黄秀云露出痛苦的表情。

她很气,气自己太没有用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