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马小宝黄秀云 > 第23章 诊断

第23章 诊断


这天上午,马小宝正在房间里修炼。

那天秒杀了三个悍匪之后,马小宝对修炼就更加着迷了。

只要没事做,他就会进行修炼。

不过,两三天下来,他有些苦恼,自从境界到达荒阶中期之后,修炼的速度就变得缓慢下来。

当然,他也明白,越往上修炼,速度会越慢。

但是除了修炼,他也没有别的办法来提高效果。

“小宝,有人来找你。”

院外一个声音响起。

马小宝下了床,戴上墨镜,拄着盲杖,走到门口。

他看到秀云姐正坐在院子里剥玉米,这些玉米是这两天,两个人一起从地里摘下来的。

然后,马小宝看到院外进来三个人。

第一个人是个中年妇女,是隔壁邻居李大婶,在她后面跟着两个五旬上下的男人。

这两个中年男子衣冠楚楚,一看就是非富即贵的人物。

他们打量着这院子,一副嫌弃的表情。

“李婶,谁找我?”

马小宝装模作样的问道。

他看到这两个中年男子,一个是秃顶,脸色蜡黄,有一种病怏怏的死灰之色。

另一个大腹便便,脸色惨白。

李婶说道:“两位老板,他就是姜医生的徒弟马小宝。”

马小宝侧着头问道:“是有人来找我看病吗?”

这时候,黄秀云也站了起来,打量着面前的两个人。

那秃顶男不屑的说道:“年轻人,你误会了,我们不是来找你看病。我们是找你师傅看病。我们在镇上打听到有一位老中医,结果他已经回了老家,你是他唯一的徒弟。所以,我们想知道你师傅的联系方式。”

马小宝咧了一下嘴,明白对方是瞧不起自己,于是说道:“师傅的地址我也不太清楚,他只给我留了一个电话。不过,我打了几次,都是关机。你们想要的话,我就把号码告诉你们。”

“你说吧!”

马小宝就把号码说了出来。

那秃顶男马上就拨了号码,结果,对方显示关机。

那李婶说道:“两位老板,既然联系不到姜医生,你们找小宝看病也可以啊,他的医术也不错的,我们村子里但凡有人头痛脑热的,都找他看病,他配点药吃了就好了。”

那秃顶男冷哼道:“大姐,我们的病可不是一般的头痛脑热,我们两个这次是专程来乡下寻找偏方的,他一个小年轻,而且又是一个瞎子,如何能治得了我们的病!算了,算我们运气不好,只好另外找人了。老黄,我们走吧!”

说着,二人转身要走。

马小宝本来对这二人的态度不爽,不过想想,自己现在可以以气御针,但还没有出过手,不如就拿这二人试试手?

于是,他说道:“等等!”

二人转过身来,“还有什么事?”

“我已经尽得我师傅的真传,二位的病,我可以试试!”

那禿顶男咧咧嘴,“年轻人,我们可不想在你这里浪费时间,我实话告诉你,我们二人的病已经看过不少的医生,包括国内外的名医,都束手无策。我们所以才抱着一点点的希望,来乡下寻找偏方。”

马小宝笑笑,“二位既然来了,也不在乎多花点时间,我先给你们把个脉,说个一二,如果你们认为我是胡说八道,尽管可以抬脚走人。”

李婶说道:“两位老板,小宝说得对,你们老大远来了,就让小宝给你们诊断一下,万一小宝能治呢?”

黄秀云皱起眉头,略带不安的说道:“小宝,你忘了你师傅的话?”

马小宝摆摆手,“秀云姐,没关系的。两位老板,你们请坐。”

那二人对望了一眼,秃顶男说道:“老黄,我们走得也有点累,就休息一下,我倒要看看一个瞎子如何给人看病。”

“好吧,休息一下。”

那个大腹男笑笑,找了板凳坐下。

“来,年轻人,你给我把把脉,看我有什么毛病。我要是能说出来,我就佩服你。”

那秃顶男也坐了下来,冲小宝招招手。

黄秀云走过去,把小宝牵到秃顶男的跟前。

“一个瞎子还会看病,真是稀奇。”那大腹男笑道。

小宝把盲杖交给了黄秀云,一只手托住秃顶男的手背,一只手就切在他的脉搏上。

实际上,他根本就不用切脉,他已经用天眼把秃顶男给透视了。

这透视效果比医院的CT扫描不知强大了多少倍,但凡身体有病症,都会落在马小宝的眼里。

然后,他松了手,又耸了耸鼻子,一脸的凝重。

“年轻人,有结果了没有?”

秃顶男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容,之前,也有不少中医切过脉,但是光凭切脉根本无法判断他的症状。

这中医讲究的是‘望闻问切’。

马小宝慢条斯理的说道:“如果我没有判断错误的话,老板应该得了黄疸,湿热之邪,熏蒸肝胆,你浑身上下都有一股腥臭之气,已经非常严重!

老板,从半年之前开始,小便是不是越来越黄,我敢打赌,你现在连汗水也是黄的。实话实说,像你这种情况,最多也只能活一年了!”

那秃顶男一听,如遭雷击,冷汗直冒!

因为,马小宝说的话和那些名医的诊断是一致的,分毫不差!

“你、你真的判断出来了!”

马小宝摸了摸鼻子,“说实话,从你进入这个院子,我就闻到了你体内散发出来的黄疸之气。别看我是瞎子,我的鼻子可灵着呢!现在,再结合我的切脉,我就更能确定了。”

“神,真神了!”秃顶男竖起姆指,“果然是名医出高徒啊!佩服!佩服!”

黄秀云也愣在那里,自从来到这里,马小宝除了给人按摩之外,也就给人配点简单的草药,没想到他还真有一手。

旁边那大腹男坐不住了,站了起来,急切的说道:“小兄弟,你也给我把把脉,看我是什么毛病?”

说着,他直接就抓住马小宝的手。

马小宝给他切了脉,然后顺着他的手,又摸到他的肚子上,按了几处之后,脸上又露出凝重的表情。

“咋样?”大腹男问道。

“这位老板,你就更惨了,之前得了不可逆转的肝硬化,随时转变成癌症,可能还会死在他前面!”

“啊?”

大腹男双脚一软,直接就跪在了地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