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马小宝黄秀云 > 第32章 危在旦夕

第32章 危在旦夕


几天后。

江城。

仁爱医院。

这是全市医疗资源最好的一家私人医院。

能够在这家医院看病的,都是非富即贵,一般的市民,只能望而却步。

在一间手术室外,高美娜和母亲沈文君正焦急的站在过道上。

半晌,手术室的门开了。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

“刘医生,情况怎么样?”沈文君上前问道。

那刘医生语气沉重的说道:“沈女士,这已经是我们专家组第三次会诊了,我们很遗憾的告诉你,我们无能为力。到现在为止,我们都不清楚高先生究竟中了什么毒。现在,他全身的器官都衰竭了,据我们估计,他最多还能坚持一周!”

“什么?”

沈文君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高美娜愤然说道:“刘医生,从我父亲住院开始,我们把全国最好的医生都请来了,难道还不能救我父亲?你们只要能救我父亲,多少钱我们都愿意出!”

沈文君抓住刘医生的手,“刘医生,我求求你们了,一定要救我老公,什么代价都可以!”

刘医生叹道:“不是我们不尽力,我们是真的尽力了!可我们用了所有的办法,包括全世界最先进的验毒方法,都搞不清楚他身上的毒源。我们也把所有能用的手段都用上了,但是,解不了毒!你们还是准备后事吧!”

“不能这样!”沈文君大叫道,“国内的专家不行,那就请国外的专家,无论如何,他都不能死!”

“沈女士,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刘医生说道,“其实,我们国内的医疗技术并不比国外差。而且,在会诊期间,我们也跟国外的知名专家进行了视频联线,得到的结论都是一致的。”

“他不能死啊,他要是死了,留下我们孤儿寡母怎么办呀?”沈文君嚎啕起来。

这时,有两个人拿着鲜花,提着果篮走了过来。

这二人不是别人,正是被马小宝治好的黄百顺和李昌渊。

他们在生意上和高天宇有来往,私下里也是交情不错的朋友。

得知高天宇生病住院,二人今天有空,就一块来看望他。

先去了病房,得知高天宇在手术室,二人就寻来了。

“黄叔叔,李叔叔。”

看见二人,高美娜红着眼睛,打了声招呼。

“老黄,老李,你们来了,有心了。”沈文君抹了抹眼泪,有气无力的说道。

“老高的病怎么样了?”黄百顺说道。

“医生才告诉我们,老高不行了,最多能活一周。”沈文君呜咽道。

“啊?”

二人大吃一惊。

黄百顺说道:“老高的身体一向不是很好吗?一个月前,我们还在一起吃饭打球,当时他的状态很好啊?怎么才住院几天,就行了?他究竟得了什么病?”

旁边那刘医生说道:“高先生中了毒,这种毒很猛烈,可我们进行了各种诊断,都查不出是什么毒,他自己也提不出有效的线索。现在,高先生全身毒素蔓延,各个身体功能都大幅度丧失,最多一周——”

黄百顺和李昌渊对望了一眼。

他们同一时间想到了一个人。

李昌渊说道:“弟妹,我们给你推荐一个人,他或许能治老高的病。”

沈文君一听,马上问道:“是谁?”

“他是乡下的一个土郎中。”

“什么,土郎中?”

刘医生说话了,“二位,不是我夸口,这几天来,给高先生会诊的都是国内外知名的专家,都是各个领域的顶尖人物。连他们都没法解决的事情,一个土郎中能够解决?我想不用折腾了,没有这个必要!”

一听这话,沈文君那仅有的一点希望也破灭了。

是啊,全世界的医生都治不了自己的老公,一个土郎中怎么可能有戏?

李昌渊说道:“弟妹,你应该知道我和老黄都身患重症,对吧?”

沈文君点点头,“老高之前给我说了的,还说你们为了治病,跑到乡下找偏方去了。”

“对,我们前段时间就一块儿去了乡下。那你现在看我们,我们像生病的样子吗?”

刚才,沈文君过于悲痛,并没有仔细打量二人,听李昌渊这么一说,她才注意到二人精神饱满,中气十足,根本不像得了重症的样子。

而且,在二人下乡之前,她也是见过他们的,那时候,二人病怏怏的,但凡是个正常人,都能看出他们二人有病。

可现,一个月不见,二人完全变样了,仿佛还年轻了几岁。

“你们——”沈文君惊讶不已,“难道你们的病好了?”

“对呀,我们的病好了,完全好了!”李昌渊喜滋滋说道,“就是那个土郎中把我们的病治好了!”

“啊,真的啊?”

“当然是真的,我们俩不是活生生站在你面前?”

刘医生这时又说话了,“二位,你们之前得了什么病?”

李昌渊说道:“我得了肝硬化,他得了黄疸,都很严重。”

“也不算什么绝症,你们当时来我们医院看了吗?”

李昌渊一撇嘴,“我们第一时间就到你们医院治病,结果,花了几十万,屁都没有治好!”

刘医生咧了一下嘴,有些尴尬,“其实这些病,因人而异,大部分还治得好。”

一句‘因人而异’,就把责任给撇开了。

黄百顺说道:“我们后来又去了其它城市,找了无数的医生,结果都是白花钱瞎折腾。后来,我们一合计,就决定去寻找偏方,结果真给我们找到了一个神医,人家不费吹灰之力就治好了我们。”

沈文君马上又升起了希望,“那我就找这个神医试试。”

刘医生冷笑道,“沈女士,不是我说泄气的话。高先生这个不是病,是中毒。凡中了毒,第一件事就是要搞清楚这是什么毒,才能对症解毒。这个查毒跟医术无关,我们用了最先进的仪器都分辩不出来。难道一个土郎中,他凭肉眼凭鼻子就能看出毒素?你自己相信吗?”

刘医生这么一说,沈文君又泄了气。

黄百顺正要说话,又一个医生从手术室里走出来。

“高先生请你们进去,他有话要说。”

“不会是交待什么遗言吧?”沈文君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高美娜也流泪了。

几个人跟着医生走进了手术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