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马小宝黄秀云 > 第46章 我可以治

第46章 我可以治


重症监护室里,所有的医生都对马小宝产生了质疑,但马小宝完全没有在意他们,因为,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病床上的那个病人身上。

他愕然发现自己要治的病人居然是高天宇!

就是之前来找自己退婚的那个傲慢的家伙。

他明明叫高天宇,他女儿怎么姓王?

几秒钟之后,他就明白了,他应该被骗了!

显然是高天宇因为退婚得罪了自己,他们担心自己不给他治病,所以,他们就没有说明他的真实身份!

而之前的几个疑点也想通了。

第一,那天在镇上,王磊明明对吴二狗说,那女孩子是他的女朋友。结果,王美娜自我介绍的时候,说她姓王,王磊是他哥。很显然,她并不姓王,而是姓高,她叫高美娜,是王磊的女朋友!

第二,当时,她说自己的父亲中了毒,自己就联想到了高天宇,就是因为她说自己姓王,自己才打消了疑惑。

第三,自己已经答应了去城里治病,但高美娜还是在乡下住了两天,她分明是担心中途有变。

第四,今天早上,秀云姐明明才睡醒了,结果马上又嗜睡,这不正常,现在明白了,因为之前秀云姐见过高天宇,她如果来到医院,马上就穿邦了。所以,高美娜肯定在她的早餐里动了手脚,十有八九在早餐里放了安眠药之类的东西,导致她不能来医院。

几个念头转过,马小宝就把所有事情想通了。

呵呵,自己居然被骗到这里来了。

可是啊,他们千算万算,都不可能想到自己居然看得见。

这个时候,一群医生的质疑声还在持续不断。

高美娜有点紧张了。

因为,他们嘴里频频叫着‘高夫人’,她担心马小宝听出问题。

因为一般这样的称呼,这个姓是夫家的姓,也就意味着夫人的老公姓高,那自己作为他的女儿,就不可能姓王。

事实上,她也不可能跟这帮医生合谋演戏,那样的话,自己和马小宝的婚约关系暴露不说,还影响了父亲的名誉,这传出去就是一个笑话。

不过,在这点上,她多虑了。

马小宝作为一个乡下人,他并不懂这些礼仪,没有听出其中的问题。

他现在纠结的是,救还是不救?

这高天宇那天可是当众污辱了自己,说了一些不堪入耳的话,在自己面前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势。

尽管那些,自己作为一个郎中,还是好意提醒他,不要喝酒。

可他显然没有听自己的劝告。

现在,隔着几米远,他透视过去,发现高天宇的病情已经相当严重,五脏六肺都被毒化了。

要想去掉他全身的毒,恐怕自己的消耗也非常大,而且不是一次能搞定。

毕竟自己现在的境界还比较低,内气不足。

但是,面对一个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自己要不要救?

纠结!

矛盾!

而此时,高母被众人一番质疑之后,快要崩溃了,对马小宝仅有的一点信心都没有了!

是啊,自己有什么理由相信一个瞎子?

就因为他治好了黄百顺和李昌渊的病?

就算医生,他们也不是包治百病,有的是内科医生,有的是外科医生,有的是眼科医生,有的是儿科医生,都做了细致的划分。

说白了,医学的知识太复杂,波及面太广了,没有一个医生可以全部精通,而所谓的‘全科医生’,也不可能样样精通。

更有可能的是,马小宝手上有偏方,刚刚可以治好黄百顺和李昌渊的病。

而自己的老公中的是毒,严格说来,不是病。

此时,她被说得面红耳赤,无力反驳,一脸无助的看着高美娜。

高美娜的心情和她母亲一样,也产生了动摇。

毕竟这两天,她和马小宝相处,并没有见到他给其它人治病。

最让她失望的是,这个马小宝面对众多的质疑声,一言不发,站在那里像个木头!

难道是他心虚了?

他没想到他会面临这么多医生的诘问?

虽然,这些人并没有直接和马小宝对话,但个个都表明了对马小宝的不认可,甚至是嘲笑和奚落。

她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精心编制的骗局已经被马小宝识穿了,他在考虑救与不救。

她只希望马小宝这时能大吼一声,让这些人闭嘴,他有能力救父亲。

院长扶了扶眼镜,对高母说道:“高夫人,还是把他请出去吧,这传出去是个笑话,对我们医院的声誉也有损。”

“高夫人,还是接受现实吧!”

“高夫人,不是我们无能,而是因为这种毒是从来没有见过的,我们希望好好研究,但对高先生来说,时间上来不及了。”

“高夫人,我们理解你的心情,但是这种荒唐的事还是不做为好,这根本是没有希望的事,你要是请个跳大神的,我们或许还能接受。”

“女儿,把他请出去吧!”

高母有气无力的说道,在众人的轰炸下,她妥协了。

她只能认命了。

高美娜急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她双手抓住马小宝的手,急切的问道:“小宝,你倒是说句话啊,你能不能治啊!”

马小宝的内心,天使和魔鬼还在做着斗争!

“小宝,求求你了,你倒是说句话啊,你之前不是说能治吗?”

高美娜晃动着他的手。

其它人冷眼旁观。

马小宝转过头来看向高美娜。

这个和自己相处了两天的女孩子已经让自己对她产生了好感。

他想起了她在地里掰玉米,摘蔬菜;在林子里采蘑菇,唱歌曲。

可以说,这两天也是自己最快乐的两天。

奇妙的命运,让两个原本没有交集的人快乐的生活了两天。

现在,她楚楚可怜的看着自己,脸上写满了无助。

虽然,她欺骗了自己,但是她也是为了救自己的父亲,这是尽孝!

百善孝为先!

想来想去,自己作为一个郎中,面对病人怎么可能置之不理?

自己当初跟师傅学艺的时候,也表示要做个有用的人,跟师傅一样,悬壶济世!

半晌,马小宝嘴里挤出一句话来——

“我可以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