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马小宝黄秀云 > 第57章 被狠狠打脸

第57章 被狠狠打脸


众目睽睽之下,马小宝握住了那病人的手腕,给他把脉。

当然,这只是做给现场的人看。

他早就透视了病人的身体,看出了端倪。

“你干什么?”

那个彪悍的青年一把推开销售经理,对马小宝吼道。

胡大壮上前一步,挡在他跟前,“我们小马哥在给他把脉呢,你吼个锤子!”

马小宝抬起头来说道:“这个人情况危急,必须采取抢救措施,已经没时间等救护车了。”

“你是医生?”

那青年问道,语气已经缓和了许多。

“对,我是中医。”

马小宝说完,就从随身携带的盒子里取出银针,准备扎针。

被推搡在一旁的销售经理看到马小宝居然是中医,非常吃惊,一个瞎子当中医?

不过呢,他也不会去阻止。

要是这瞎子能救得了雷公,对自己是好事。

要是瞎子救不了雷公,他也要担一部分责任,对自己也不是坏事。

“咦,他好象是瞎子,刚才他进门时,我看到的。”

“对呀,是个瞎子。”

“不会吧,瞎子也会扎针?”

“靠,难怪他还戴着墨镜。”

众人七嘴八舌。

当马小宝摸索着把病人的衣服掀开的时候,一个声音蓦然响起——

“你干什么,快住手!”

马小宝扭过头来。

他看到一个二三十岁的男子,正大义凛然的怒视着自己。

“你是什么人,你要对他做什么?”这男子脸上带着不屑的冷笑盯着马小宝,“一个瞎子也敢给人扎针?你哪里来的勇气?”

“我是个中医,我要救他。”马小宝淡淡的说道。

那男子仿佛被气笑了,“你这么年轻,而且是个瞎子,居然说自己是中医?我看你去冒充算命的还差不多!别瞎搞了,赶紧住手,等救护车来,否则,出了事,你担当不起!”

说着,他伸出手来拉马小宝。

马小宝反问道:“你又是谁?”

“我是谁?呵呵!”

那男子似乎就是等马小宝这句话,他脸上马上露出无以伦比的优越感,“我叫冯涛,毕业于奥丁斯堡皇家医学院,有该校授予的临床医学博士学位。目前是江城仁爱医院脑外科主治医生。

以我的经验来看,这位伤者应该是突发脑溢血,导致昏迷不醒。在救护车来之前,我们采取的正确措施是,保证伤者呼吸道畅通,避免病情进一下恶化。

具体方法是松解伤者衣领,取侧卧位头往后仰,便于口腔分泌物自行流出,并及时清除伤者口腔呕吐物。伤者一旦窒息,应尽快掏净口腔,并进行人工呼吸——”

这家伙是个海归,自诩医术精湛,又从来看不起中医,认为中医是骗人的,根本经不起科学检验。

再者,马小宝这么年轻,又是瞎子,从打扮来看,肯定是乡下人。

所以,他从骨子里看不起马小宝,根本不相信他是中医。

“哇,奥丁斯堡毕业的医学博学,好厉害!我朋友的儿子也是那里毕业的,年薪二百万起步!”

“精英人士啊!”

“海归人才!”

“啧啧,好有前途。”

“他说得抢救方法好像挺科学。”

围观者发出赞叹声。

那冯涛一脸的得瑟。

马小宝冷笑一声,“什么狗屁博士,我看你才是招摇撞骗的骗子!你们大家把他看清楚啊,以后生了病,千万不要找他看病,会死人的!”

马小宝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开始扎针了。

因为只是抢救,并不是治愈这个病人,所以,并不会多麻烦。

“你——”

冯涛气得脸都白了,“好你个小瞎子,我好心劝止你,你却不听,你要是把人扎死了,你就等着坐牢吧!”

“住手,别扎了!”

那个彪悍的青年大叫道,听了冯涛的话,他也有些急了。

毕竟这二人的身份悬殊太大,一个海归医学博士,一个乡下小瞎子,任何人都会相信前者的话。

不像之前治疗时,缓慢进针,此时,马小宝已经快速的在病人胸口处扎了三针。

青年话音一落,最后一针已经拔了出来。

“小瞎子,你完了!”

冯涛恶狠狠叫道,脸上阴沉的可以滴出水来。

然而,就在这时——

躺在地上的病人突然咳嗽了几声,然后,一骨碌就爬了起来,苍白的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啊?”

冯涛傻眼了。

所有人都傻眼了。

当然,也有例外的人,比如黄秀云和胡大壮。

他们现在对马小宝的医术已经深信不疑。

售销经理的表情由惊讶变成了惊喜。

“哈哈哈,小哥,你的医术真是精湛啊!”

病人一把握住马小宝的手,“我刚才并不是昏了,我的意识其实还清醒,只是动弹不了。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我这心脏一直有毛病,今天出门的时候忘了吃药,要不是小哥你,我这条老命今天就要交待在这里了。”

“呵呵,这是缘份。”马小宝笑笑。

“小哥,你这么年轻,还是一个瞎子,医术这么好,真是英雄出少年啊!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马小宝。”

“马小宝,很好,我记住了。我叫雷豹,以后,你在江城有什么麻烦事,报我的名号,好使!”

然后,雷豹又扭头看向冯涛,“你就是冯涛,海归博士?”

雷豹的脸上露出鄙夷和怒意,“马小哥说得没错,你才是个骗子,庸医!我明明是心脏病犯了,你却说我脑溢血,我脑你个头!大家记住马小哥的话,以后别找这家伙看病,会死人的!”

他这么一说,大家同样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冯涛,刚才有崇拜,现在就有多唾弃!

“还真是庸医!”

“文凭是假的吧?”

“还海归,我看是乌龟!”

“我靠,说得正儿八经的脑溢血,人家明明心脏病,哈哈——”

“还真不如一个小郎中,丢死人了,给仁爱医院丢人!”

冯涛气得面红耳赤,张嘴说道:“他是瞎猫碰到死老鼠而已。我诊断错了,并不是我的错,因为我们西医需要借助仪器才能进行判断。大家去医院看病,首先就要去照片,对吧?”

“闭嘴!”雷豹打断他的话,“还不嫌丢人,老子差点被你害死,要不是现在老子心情好,你小子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快滚!”

他这么一说,那销售经理马上跳了出来,对冯涛说道:“这位先生,我是该店的销售经理,你现在被列为本店不受欢迎的人,现在请你马上出去!”

“你、你们——”

冯涛气得直哆嗦,今天真是丢人丢到家了,还影响了医院的名声,要是传出去,自己的饭碗可能都保不住,得赶紧回去解释。

他扒开人群,灰溜溜的走了。

在他心里,已经把马小宝给记住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