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马小宝黄秀云 > 第69章 护犊心切

第69章 护犊心切


正当马小宝和大佬们把酒言欢的时候,一家医院里,一个中年男子一脸阴沉的走进一间病房。

病房里站着一个医生和两名年轻男子,病床上躺着一个病人,头上缠着绷带,人昏睡着。

这个家伙正是被雷豹砸破脑袋的刘超。

“老大!”

见那中年男子进来,那两个年轻男子恭敬的叫了一声。

中年男子并会理会,而是径直走到床前,看了一眼病人,然后阴沉的问道:“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

原来这人就是刘超的父亲刘恭明。

在接到儿子出事的消息后,他从郊区的别墅赶了过来。

那医生说道:“伤者的头被砸破了,深可见骨,现在已经进行了缝合,给伤者打了镇定剂,过一会儿醒来。至于后续会有什么影响,会不会出现脑震荡,现在很难说,要经过观察才能知道。另外,我们给伤者做了全身检查,具体结果,晚一点才会出来。”

刘恭明点了点头,“麻烦医生了。”

那医生转身走了出去。

刘恭明的脸瞬间又阴沉下来,他看向那两名黑衣男子,“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在之前的电话里面,他听说儿子出了事,来不及多问,赶了过来。

一个个子较高的年轻人说道:“老大,是、雷豹砸破了少爷的头。”

“雷豹?”

刘恭明吃了一惊,江城混社会的哪个不知道雷豹。

“是的,老大,是雷豹。”

“雷豹怎么会打伤刘超?”

他儿子是认识刘超的,怎么可能去招惹那个凶神?

“老大,事情是这样的。少爷这一年多来喜欢一个女学生,但一直遭到拒绝。今天晚上,他从女生的同学那里得知这个女生在世纪歌城搞生日聚会,他就赶了过去。

之前,他喝了点酒,有些小兴奋,见到那女生之后,就口不择言,让那女生和那女生的姐姐陪他睡觉。

那房间里有一个小瞎子,跟那姐妹俩有些关系,说话很嚣张,动手踢了少爷一脚,把少爷给惹火了。”

“小瞎子?”

刘恭明皱起眉头,“他是什么人,一个瞎子怎么去了歌城?”

“老大,这个我们不清楚,看那打扮就是一个从乡下来的小瞎子。”

刘恭明点点头,“继续说。”

年轻人说道:“少爷正要动手收拾那个小瞎子,歌城的老板姜四海来了。少爷把情况说了之后,姜老板就帮刘爷对付姐妹花和小瞎子,把其它人都撵了出去。

那个小瞎子不知死活,其间一直对少爷进行辱骂,还说少爷的身体坏了,活不长了。

然后,小瞎子接到一个电话,提到雷哥。

少爷和我们都不知道那个雷哥居然就是雷豹,我们当时想,一个小瞎子怎么可能跟雷豹扯上关系。

于是,少爷就准备收拾小瞎子,没想到,又被小瞎子踢了一脚!”

听到这里,刘恭明忍不住叫道:“那小瞎子是瞎子,少爷也是瞎子吗?他居然被小瞎子踢中两次?”

“对啊,我们也很吃惊啊!那瞎子好像看得见似的,准确的踢中少爷两次。那个姜老板解释,这小瞎子的听力很厉害,已经达到了听声辨位的地步。我们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少爷前后挨了两脚,这也是我们让医生给少爷做个全身检查的原因。”

“然后呢?”

“这个时候,雷豹就破门而入了。我们都大吃一惊,没想到小瞎子居然和雷豹认识,而且,两人还称兄道弟。这时候,少爷挨了一脚,加之又喝了酒,整个人迷迷糊糊的,连雷豹来了都不知道,还要当雷豹的面收拾小瞎子,结果,雷豹反手抄起桌上的酒瓶子就砸了少爷的脑袋。”

刘恭明的脸阴沉的滴出水来,“姜四海那时候在做什么?”

“姜老板见雷豹来了,是小瞎子的援兵,整个人都不好使了,说话都结巴,他解释了一下当时的情况,雷豹还是砸了少爷。”

“哼,没人提我的名字吗?”

“说了。”那年轻人战战兢兢的说道,“雷豹砸了少爷的头,才问少爷的父亲是谁。”

“砰!”

刘恭明一拳砸在床头柜上,“雷豹真是牛逼啊,打了人才问对方的背景。”

年轻人缩了一下脖子,“雷豹说了,你不过就是一个放高利贷的,有什么不满直接去找他。”

“哼,我哪敢去找他啊!雷豹,你牛!”

就在这时,刘超醒了过来,有气无力的叫了一声:“爸——”

刘恭明转过头,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你个小兔崽子,你哪个不好惹,你去惹雷豹?他是你能招惹得起的?”

“爸,我当时晕了头,根本不知道他来了啊!”

“小兔崽子,我早给你说了,在外面不要那么嚣张,要低调一点,这下,吃大亏了吧?”

“爸,雷豹惹不起,但是那小瞎子踢了我两脚,这个仇非报不可!还有,那对姐妹花,我也要得到!”

“不知死活的东西,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女人?你迟早死在女人身上!”

就在这时,先前的那医生又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份报告。

看到刘超醒了,他朝刘恭明招招手,示意他出来。

刘恭明快步走了出去。

过道上,医生把报告递给刘恭明,“伤者的体检报告出来了,他的肾严重衰竭,已经到了坏死的地步。如果不及时换肾,有死亡的危险。另外,伤者的脾脏出现破损,应该是外伤引起的,加重了病情。我们要再次给伤者动手术。”

刘恭明的脸都白了,刘超可是他唯一的儿子。

听到脾脏受损,他马上想起了刘超挨了小瞎子两脚。

他脸上浮现出恶毒的表情。

不管儿子怎么样,他要把这笔帐算在小瞎子头上!

他不敢得罪雷豹,但雷豹不可能时时护着小瞎子,只要做得干净利落,没人会知道是他刘恭明干的。

“医生,换肾能救我儿子吗?”

“这个也说不准,关键是,现在没有肾源,多少人都在排队呢!”

刘恭明眯了眯眼睛,不管怎么样,也要给儿子找到肾!

至于小瞎子,非杀不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