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余瑶陆驰 > 第441章 明绣的怪异

第441章 明绣的怪异


余瑶确实是存了故意逗向微的心思,到底没有再继续。

要是再继续下去,只怕这人会恼羞成怒了。

本来以为这刚开始的小情侣之间应该就是甜甜的恋爱了。

余瑶也没有想到,第二天向微是气冲冲的回的别墅。

“不是说和王大富去玩吗?怎么这个样儿回来了?”

余瑶也是有眼力见的人,向微这个样子可不适合开玩笑。

所以她是在关心向微。

向微气呼呼的坐下,没好气的说:“分手了!”

“什么?”

余瑶一愣,“不是吧,昨天不是还甜甜蜜蜜的吗?

今天怎么就分手了,莫非他对不起你?”

说到后面余瑶的脸色一冷,她和向微某方面是一样的。

对于彼此,她们十分看重,若是其他人敢欺负向微,她一定不会放过对方!

“那倒没有。”

向微脸色好看不少,但心情到底还是有些不美丽。

“是他妹妹王娜搞事情,明明知道我们在一起了。

还故意给王大富介绍对象,你说这不膈应人了吗?”

说起来她是真的有些生气,以前也确实不怎么喜欢王娜。

但和王大富在一起以后,她就知道必须要尝试着和王娜相处。

这还没相处呢,王娜就给放了个大招。

关键人家兄妹两的感情一直挺好的,她要是做点什么,就好像挑拨离间一样。

余瑶愣了一会儿,也是没想到王娜的操作,问:

“你确定她知道你们在一起了?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还有王大富,你这么生气,他怎么能放你一个人回来?!!”

一连串的问题炸的向微脑袋有些懵,她呐呐的张了张唇。

“我哪知道王娜是不是早知道的,反正看见她带着一个女孩过来的时候,我就没忍住先走了。

至于怎么处理的,我也不知道。”

那时候她满脑子都是王大富是不是想脚踏两条船,还是说这是王娜故意在羞辱报复她?

根本就没法理智的想这些,现在余瑶这么一问,她反而有些心虚了。

难不成是她误会了?

看着向微闪烁的双眸,余瑶有些无奈又好笑,大概刚陷入爱情的人都是这样。

“我觉得你还是等王大富来解释比较好,说不定到时候就真相大白了。”

“那万一王娜是故意的怎么办?”

向微噘着嘴,“我可不是那种玩玩的人,要是以后和王大富结婚。

岂不是还要承受他妹妹的刁难?想想就觉得好头疼,我爸妈都没有这么对过我。”

向家就她一个孩子,爸妈从小对她就特别不错。

基本没受过什么委屈,这也是她刚才会失去理智的原因之一。

“这个嘛。”

余瑶表示无奈,“我也没有经历过,所以不知道怎么说。

不过肯定是会很为难的,你看阿驰的爷爷,现在都还不怎么喜欢我。

所以我基本都不去陆家,估计他也不想见到我。”

“是吧是吧,我觉得这种事情最难解决了,要不我和王大富就算了?”

向微烦躁的抓了一把头发,这话被紧赶慢赶的王大富听见。

他刚火急火燎的跑来解释,就听见向微这么一番话,心被扎的生疼。

不过他也没有觉得气馁,两人才刚在一起,微微对他感情不深也是正常的。

他深吸一口气,调整好自己的情绪这才缓缓走了进来。

“微微,你听我解释。”

“你怎么来了?”

向微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虽说是这样,到底没有上楼,这是打算听他解释的意思。

王大富为难的瞥了一眼坐在旁边的余瑶,余瑶立即就要起身。

哪知道向微哼了哼,“瑶瑶是我最好的姐妹,有什么事情是她不能听的吗?”

她担心瑶瑶一走,她就会被这人哄住,所以必须要留下瑶瑶给她把关。

向微都这么说了,作为她的姐妹,余瑶自然要给她面子,于是缓缓的坐了回去。

王大富有些无奈,却也只能选择无视余瑶,然后深情的看向向微。

“微微,刚才的事情你真的误会了,娜娜还不知道我们在一起。

所以才会出这种损招,不过刚才我已经教育过她了,以后她再也不会做这种事情。”

因为之前微微和娜娜闹了点不愉快,所以王大富和向微在一起以后,还没想好该怎么高兴王娜。

王娜不知道这些,才会做出一些让向微误会的事情。

其实余瑶已经猜到了,刚才还特地提点了向微。

想到自己以前和王娜的关系也不怎么样,向微一瞬间就想到了原因。

于是别扭的哦了一声,“那谁叫你不早点说清楚。

我还以为她是故意这么羞辱我的,换谁谁不生气?”

嗯,大概女人就是这么傲娇的生物,怎么都不可能承认自己是错的。

王大富连忙点头应是,“是是是,是我不好,小祖宗,你原谅我好不好?”

语气低微,余瑶都能看得出他的诚恳,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她就不适合在场了。

于是余瑶起身,“微微,我去明绣房间看看,看她进度怎么样。”

“嗯,好。”

这次向微点了点头,目送着余瑶上楼,这才傲娇的对着王大富哼了一声。

约莫是需要哄的意思,于是王大富立即小跑到她面前,低声哄着她。

余光瞧见到这一幕,余瑶心里挺开心的,自己的好闺蜜能找到自己的幸福,她替她开心。

说起明绣,她也不是找借口,这两天明绣回来总是早早的回到房间。

偶尔余瑶进去,她也会借由身体不适不见面。

余瑶觉得有些奇怪,但考虑到女孩子已经到了青春期,大概有什么心事,所以一直没有强求。

“绣儿。”

余瑶敲了敲门,眉心微微皱了皱,以前明绣从来不会反锁门。

但现在这个情况,好像有些不对劲。

明绣没一会儿便打开了门,仰头对着余瑶笑。

“师傅,我刚好有些问题要请教你。”

她的笑容干净,看不出和平时有什么不同,但余瑶就是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她跟着明绣走进了房间,这两天明绣都在自己的房间练习,压根没怎么进书房,所以才更让她觉得怪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