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李辛云陆灵轩 > 第一章 白天行

第一章 白天行


  乾元大陆,康定州,三水帮,后庭院的地下。

  “黄执事,您要的人带到了。”

  只见一个一袭灰衣,衣服朴素干净,剑眉星目,面如美玉的俊秀少年,肩上抗着一个灰色的麻袋,对着伫立在他面前的一位黑衣中年恭敬地说到。

  那站在俊秀少年面前的黑衣中年两鬓斑白,眉宇宽阔,面容中带着一种不威自怒的威严之感。

  “很好,你做得不错。”

  那个被少年称作黄执事的威严中年,一边说到,一边向着那俊秀少年走近。

  俊秀少年看着黄执事的走近,将肩上的灰色麻袋向着地上轻轻一丢,随后他就低着头,恭敬地站在一旁,不发一言。

  黄执事也不看那俊秀少年,而是直直地看着地面上那发出“呜呜~”声的麻袋。

  突然间,那黄执事眉宇一皱,缓缓地伸出一只手来,对着那灰色麻袋,一吸,一震,灰色麻袋蓦然撕裂。

  一位略显消瘦,脸色苍白,神色间带着惊恐之色的又一少年,被黄执事狠狠地抓在了手中。

  看到这少年,黄执事原本威严的面目,立即浮现出狰狞之色,令人恐惧。

  黄执事右手用力捏着少年的脖子,狠狠道:“跑呀!你不是很会跑吗?竟敢在康定州杀害我的儿子,胆子挺肥的呀!”

  黄执事刚说到这里,只听咔嚓一声,那少年脖子就轻轻一歪,偏向了一侧,已是没气了。

  “嘭!”

  黄执事猛然将尸体向着地面一砸。一个近半米的陷坑,竟被那少年的血肉之躯直接砸了出来,青色的石板上,道道裂纹向着四方蔓延而去。

  厌恶地看了那尸体一眼,黄执事微微皱了皱眉头,才对着一旁在刚才似乎被忽略了的俊秀少年说道:“把尸体处理了,做干净点,这是给你的奖赏。”

  说着,黄执事从袖口出掏出一个瓷瓶,向着那个俊秀少年抛去。

  “多谢大人赏赐!”

  少年伸出右手,恭敬地接过瓷瓶,弯着腰对着那黄执事低声道。

  “嗯,你下去吧!”

  黄执事转过身,背对着那少年吩咐了一声,就不再说话了,只是怔怔盯着面前的墙壁发神,似乎在为他死去的儿子悲伤,又似乎在打算着另外的事情。

  看着那黄执事如此模样,俊秀少年也不再说话,快速地将地上的尸体,向着自己肩上一甩,就扛着其缓缓退了下去。

  三水帮后庭院的一个角落。

  一个头缓缓从低下探了出来,正是那个俊秀少年的脑袋。

  少年小心翼翼地向着四处望了望,直至确定没人后,才迅速地从角落中跳了出来,扛着那具尸体,飞速地冲回了自己在三水帮的落脚处。

  俊秀少年在自己房间中搜索了一会儿,不知从哪又找出了一个和刚才一模一样的灰色麻袋。

  俊秀少年麻利地用那个麻袋,将那具尸体装了起来,轻轻地放到自己的床下,却是打算半夜再去将其处理掉。

  似乎没有什么让其忙碌的要是了,俊秀少年这才有功夫歇息一会儿。

  通过那小小的窗户,俊秀少年怔怔发神地望着窗外那此起彼伏的屋舍,心中浮现出这十来天前的事,就好像做梦一般。

  他原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前世的他是一个死囚,一个将要被执行死刑的死囚,而这个死囚的名字叫做——白天行。

  他记得在被执行死刑前,他是想要越狱的,但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对那片记忆已是模糊。

  而在他再次醒来时,世界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世界了,而他的身体也不再是那个身体了。

  但唯有一样东西他却认识,那是在他手臂上的一个骷髅,一个羊驼模样的骷髅,这个应该是在他越狱时,昏迷前,见过的最后一件东西。

  而对于他现在的这具身体,说来也是运气,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本来是三水帮的一个喽喽。

  因为这具身体的原主人还算有些天资,竟然凭着三水帮的基层功法,就径直地突破到了这个乾元大陆中武道的第一镜——炼纹。

  尽管只是他也仅仅是突破到第一纹,但是在三水帮,也能轻松地当上个小头目了。

  不要以为小头目就那么容易当上,要知道三水帮的大部分人,其实都是比较强壮的普通人罢了,只要当上了三水帮的小头目后,就说明此人是有修为在身的,一般人都会给其几分薄面。

  而又正巧,在这具身体原主人当上三水帮小头目后,在无意之中,又被黄执事看中了,而这黄执事,却又是魔刀门埋在三水帮的暗子。

  结果不言而喻,他最终被黄执事用魔刀门的基础功法,诱惑加入了魔刀门。

  同样是基础功法,但魔刀门的基础功法,却是要比三水帮的基础功法,要高出近两个档次,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如此选择也是正常。

  当然,巅峰时期的魔刀门,自然不可能如此饥不择食,还要由执事亲自来拉弟子,而且还不管忠不忠心,只要是有些天赋就行了,而实在是现在的魔刀门,已是不复当年盛景了。

  早在十多年前,魔刀门由于得罪了乾元大陆的十大宗,排名第三青云宗,而导致被几乎灭门,仅仅剩下一位在外的长老苟活了下来。

  现在经过了十年的修生养息,在四处不断地暗中发展弟子,才好不容易恢复了一点元气。

  当然,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其实是并不知道这些事情,他只是得到功法后,就急于突破到二纹的境界。

  然而,他才突破一纹不久,岂是那么容易就能够突破二纹的。最后没有任何以外,他,魂飞魄散了。

  “还好这倒霉的孩子,被我吸收一些记忆碎片,让我知道了不少,还不至于在黄执事面前路出马脚。”白天行轻声道。

  回想了一会儿以前的往事后,白天行这才有功夫来看黄执事给他的奖赏。

  白天行小心翼翼地从怀中摸出瓷瓶,轻轻打开瓶塞,眼睛对着瓶口,向着里面看了看。

  “竟然是魔纹丹!”

  白天行有些吃惊,以他来到乾元大陆来的这十来天的见闻,对于丹药这种重要的东西,不说有多么精通,但也是略有耳闻。

  而这魔纹丹,就算对于黄执事这种炼纹境第七纹的人,也是用得上的丹药。

  “看来这黄执事,对于他死去的儿子还是算是不错,本来我费这么大力气去抓那家伙,也仅仅只是为了,让黄执事对我有个好印象,也没看这次任务的奖励是什么,却没想到竟是魔纹丹。”白天行眯着眼睛以十分温和的语气自言自语道。

  “也好,凭借这魔纹丹,我正好可以将修为再次提升一翻,达到二纹巅峰,不过还需要先将尸体处理掉,再行此事为好。”白天行轻轻瞥了瞥床下道。

  天色暗了下来。

  还在床榻之上盘坐的白天行,在外界最后一丝光线彻底落下之时,立马睁开了双眸。

  白天行右手在床上微微一按,就十分灵活地翻下了床榻。

  缓缓从床下掏出了白天被藏好的尸体,向上一甩,就抗在了肩上。

  取下墙上的铲子,轻轻推开门,再次小心地环顾了一下四周。

  直至发现终于没有行人通过时,白天行的脚才在地上轻轻一点,如羽毛般轻盈地落在了房屋的顶端,另一只脚再轻轻一点,又落在了对面的屋顶上。

  不一会儿,白天行就来到了一个茂密的树林,轻轻放下尸体,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白天行从身后拿出铲子,向着地上的泥土就是猛然落了下去。

  “呲!”

  铲子轻而易举地就被白天行插入了泥土之中。白天行在用力一翘,一大片黑色的泥土就飞了出去。

  “嘿嘿,兄弟对不住了,虽然你死去了,但却成就了我,死道友不死贫道,当然,来年我也肯定是不会来为你上香的,唯一能够为你做的,就只有将你今后休息的地方做大一点。”白天行一边挖,一边对着一旁的尸体说到。

  一会儿后,一个足以埋下三个人的大坑,就出现在白天行面前

  白天行把尸体向着大坑之中一丢,再将一旁的泥土向着坑中埋去,待彻底将坑填平,撒了些树叶作为掩饰后,白天行就打算离开了。

  然而就在这时,白天行突然听见一阵脚步声,渐渐从远方临近。而伴随着的还有若不可闻的谈话声。

  听到这,白天行脚步一顿,就慢慢地朝着声响传出的方向走去。

  “二哥,你说大哥就是将当年咋们的宝贝都埋在这种鬼地方?”

  只见蟑头鼠脑的瘦削男子,对着一个有着油亮大光头的魁梧汉子问到。

  “哼!大哥在当年,独自一人将我们兄弟三人,几年劫来的财物全部卷走。我也是查了几年,这才查到大哥躲避于此。但就在我赶到此处时,却发现大哥已是被人杀死,但我却从他隐匿的家中发现了些蛛丝马迹,找到了他藏宝藏的处所,其中就连那破障丹也还在那个处所”那个有着油量大光头的汉子有些激动地说到。

  “什么?破障丹!!!”那消瘦男子听到此话后,立马惊呼道。

  而白天行的心中也是一惊,要知道丹药品质分天地玄黄,而又细分为九品,一品最高,九品最低。

  之前白天行得到的魔纹丹也只是属于黄阶八品丹药,而破障丹却属于黄阶五品丹药,就是因为它能提高三纹破四纹五成概率,六纹破七纹三成概率,甚至是九纹破炼纹圆满一成概率。

  以白天行这十几天的了解二纹可能还能还能战胜三纹,但三纹要战胜四纹,六纹战胜七纹,九纹战胜圆满,除非修炼的功法比其高一个大成次,又或者武技比其高一个大成次,又或者有什么神兵利器,否则绝无可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