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李辛云陆灵轩 > 第十六章 阎君之死

第十六章 阎君之死


  “你到底是什么人?”

  渝州城外密林中的破庙中,被白天行绑在柱子上的白无常,对着白天行狠狠问到。

  “哼!!”白天行瞬间移到白无常面前,掐住白无常似玉的脖子,道:“不该问的别问,你现在应该搞清楚自己的身份!”

  “咳……咳……是……”白无常挣扎的说到。

  “知道就好,只要你哥哥完成了我给的任务,我是不会把你怎样的。”白天行低声说到。

  白无常还想说什么,抬头就发现,白天行的手掌向她落来。

  “砰!”的一声,白无常昏了过去。

  看着地上若不可见的一些痕迹,白天行不屑地笑了笑,道:“还真以为我没发现你的小动作。”

  说完,白天行将白无常扛起,向着树林中走去,来到了之前发现的一处山洞。将白无常捆好,并再给其喂下之前买的烈性迷药,最后还将白无常点几处大穴。

  “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吧?”白天行看着昏迷的白无常喃喃道。

  白天行走出山洞,将洞口掩饰好,就再次来到了那间破庙前,只不过这次白天行没有进入其中,而是在远处的一棵树上默默观察,防止黑无常将他坑掉。

  冥教渝州分舵地下。

  将白天行抛给他的玄阎君的尸体藏好后,黑无常在原处沉思了一会儿,蓦然起身,走出地下,来到了仁阎君房间的门外。

  “砰!砰!!”,“仁阎君,属下有重要的消息禀报!”黑无常敲着门,在外大喊到。

  “咔嚓”一声,房门被仁阎君打开了。

  “有何事?”仁阎君面无表情地说到。

  “禀告仁阎君,经过我和小妹的日夜探查,终于找到了杀死昭阎君的那人。”黑无常语出惊人。

  “什么!?”本还镇定自若的仁阎君,顿时双目一瞪,对着黑无常吼道:“是什么人?现在在哪里!?”

  黑无常被仁阎君吓得一退,不知是仁阎君嗓门太大,还是自己作贼心虚。

  “仁阎君,现在那人还在渝州城外密林的一座破庙里,我们还需赶紧去,不然那人……”

  不等黑无常说完,仁阎君直接道:“快带我去,那人连你都没发现,定然功力不深,我一个人去足够了。”

  黑无常暗道:没想到这仁阎君竟然将我要说的借口脑补了一遍,也好,省得被他看出破绽。

  黑无常也不再与仁阎君多说,直接在仁阎君前领路,将其带向破庙。

  在树上早已等候多时的白天行,看到远处急行的两人,再向两人后方望了望,发现并无埋伏后,一口长气从嘴中呼出,心也放在了底部。

  ‘虽然明知黑无常为了其妹妹,定然不敢坑我,但没看到结果之前,还是有些担忧他狗急跳墙。现在看来尽管黑白无常都是心狠手辣之人,但两人之间的感情,还是很深呀!’白天行心道。

  虽然这样想,但白天行手上工作,也是没停下,从万界空间中拿出早已抹上毒药的次级雷震子,握在手中,在其上包裹一层魔气,蓄势待发。

  “仁阎君,您看就是前面那间破庙,那人就在里面。”黑无常指着破庙说到。

  “你做的很好,事成之后,我定会禀报孟婆,为你和白无常二人请功,对了,白无常呢?你们两人不是形影不离吗?”仁阎君有些疑惑地说到。

  “咯噔!”黑无常心中一跳,知道自己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但黑无常却仍面不改色,道:“我小妹正在前方盯着那个人。”

  “哦?是吗?”仁阎君心中疑惑仍然不减。

  不过,就在这时,一阵破空声向着两人袭来。

  “谁!?”仁阎君大吼一声,并将内气布满全身,向着破空声一掌拍去,显然对自己的实力十分有信心,丝毫不怕什么暗算。

  然而黑无常却猛然向后方暴退,不敢停留丝毫。

  看到黑无常的动作,仁阎君心道:不好!!

  知道自己中计了,但现在收手已是来不及了,只有硬着头皮,将全身内气运起,仍然向着次级雷震子拍去。

  但毕竟次级雷震子,是乾元大陆二十一大派中排名第五的天雷派所做,尽管只是次品,但也不是仁阎君区区三纹巅峰所能抵挡的。

  “轰!!!”

  一阵剧烈地爆炸声响起,其中还泛着丝丝雷光。

  白天行的耳朵也被这声巨响,震得有些发鸣,看着爆炸中心弥漫着的烟雾,先是庆幸之前杀锃亮光头大汉时,他还没来得及使用这次级雷震子,毕竟这雷震子,发动还是需要些时间的。

  之后白天行心中就开始有些担心仁阎君会不会被炸得尸骨无存,当然,白天行自然不是担心蒋仁杰的死活,而是害怕他身随身携带的秘籍被毁了。

  白天行也不等烟雾散去,直接拿起百炼钢刀,向着那破碎的场上冲去。

  来到刚才爆炸的地方,白天行渐渐看见了,那跪在地上的人,身上还偶尔闪过一缕金色之后,不仅没有失望,反而松了口气。

  “你到底是谁!?”仁阎君似疑惑似不甘的说到。

  但白天行可不想给仁阎君解释什么,也没有义务解释什么?刀光一闪,百炼钢刀瞬间出鞘,向着蒋仁杰的脑袋削去。

  一颗大好头颅滚落在地,上面双眼瞪出在外,又是一位阎君在白天行手上死不瞑目。

  从蒋仁杰身上搜出秘籍后,白天行向四处望了望,发现没有黑无常的身影,皱了皱眉头。

  “不好!”白天行突然大叫一声,整个人向着藏白无常的山洞中奔去。

  来到山洞前,白天行发现洞口的掩藏物,被丢在了一边,而洞中的白无常不翼而飞。

  阴沉着一张脸,白天行叹道:“果然还是小瞧了这黑白无常,以这两人的如此低修为,能够在这腥风血雨的江湖中存活这么久,岂能没有点绝技。就连之前,如若不是我打了他们两人个措手不及,恐怕也难擒下白无常,只是今后行动,我恐怕是要小心这两人了。”

  虽然白天行对于白无常被救走的事,有些懊恼,但白天行却也不是很担心,虽然黑白无常诡计多端,但这两人目前的实力,却还有些上不了台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