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李辛云陆灵轩 > 第二十一章 地下石牢

第二十一章 地下石牢


  将宫女拖进石林后,白天行将其弄醒。宫女一睁开眼,发现白天行后,“救……”刚想大喊到,就被白天行掐住了喉咙。

  看着眼前挣扎的宫女,白天行狠狠道:“再敢乱叫,我就将你喉咙捏碎,你信不信?”说着,手上还加了一把力。

  “呜呜~”宫女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并疯狂的点着自己的头。

  白天行缓缓地松开了自己的手,那个宫女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有些惊慌道:“你是什么人?抓我要干什么?”

  “哼!不该问的别问,我问你焦兰殿在哪?”白天行冷哼一声道。

  那宫女在白天行的威迫之下,自然是无所不言。

  知道了焦兰殿的所在后,白天行看向那宫女,眼中凶光一闪,突然一掌拍出,印在宫女天灵盖上。鲜血混杂着脑浆,从其头上缓缓流下,却已是被白天行一掌震碎了头颅。

  白天行将宫女草草掩盖一番,就向着焦兰殿急行而去

  焦兰殿的地下通道中。白天行缓缓前行,即使在黑暗中,白天行也丝毫不受影响。

  来到通道的尽头,白天行看着面前足有四五人高的巨大铜门,深吸一口气,张开双臂,双手将两侧的铜环一吸。

  “咔~咔~”

  随着白天行将铜环拉出,面前的铜门被缓缓打开。

  放下铜环,白天行大步走进铜门的另一侧。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以白天行的性格就绝对不会犹豫。

  地下石牢中,空无一人,昏暗的灯光如同不息的火苗摇曳晃动着,一些发黑的血迹沾染在青色的石板上,一条带着血斑的铁链躺在血迹的四周,以及一些泛着黑青色的发丝黏在铁链上。

  “果然,这里也发生了大变化了吗?”白天行看着石牢中的场景,似乎早有预料,脸上也没有露出什么失望之色。

  虽然石室中似乎没有其他东西了,但是白天行却并没有就此离开,而是一寸一寸的搜索着石室。

  直到最后似乎并无什么大的发现,白天行才来到那条铁链处。

  白天行一开始没有用手去拿那条铁链,而是用自己的百炼钢刀轻轻将其挑起,用指尖轻触了一下铁链,发现没有什么危险后才用右手将其拿起。

  一拿起铁链,白天行的眉头就是轻轻一皱,他发现这条铁链并不光滑,他手上的触觉能够感受到它的凹凸不平。

  白天行将铁链翻了过来,细看那些坑凹不平的地方,才发现这些原来并不是什么坑凹而是一些文字。

  “幸好有万界空间在,不然说不定还认不到这些文字。”白天行有些庆幸道。

  白天行集中自己的目力,仔细地向着那些如同蚂蚁般大小的文字看去。

  ‘吾乃大梁朱温二儿子,在大梁创建之前,我,父皇,以及我大哥在一处奇异之地发现了一门奇功,这门奇功十分诡异,但却威力巨大,尤其能够让人修为提升速度快一倍不止,我们三人于是就同时修炼这门奇功,但哪知我大哥突然从这么奇功中发现了一个秘密,如果修炼这门奇功的相同两人,其中一人吞噬掉另一人,那么他修炼的这门奇功的进度将会大大增加,而那时我发现我的大哥已经将父皇吞噬了,并且即将将他的魔掌伸向我,虽然我有心逃离,但却不是修为大增的大哥的对手,然而幸好此种吞噬之法短时间内只能用一次,吾才能将这条讯息留给后人,下面是那部奇功的一部分,如果想要得到全本奇功,则需要从我大哥身上得到,我想当有人看到这条信息时,我大哥应该是现在冥教的冥帝了吧……’

  看见这条信息,白天行心中有些发寒,谁知道原来现在冥教的冥帝竟然不是朱温的二儿子,而是他的大儿子,并且朱温竟然已经死去多时了。

  “难怪我看冥教那冥帝长成那副模样,原来是这个奇功的问题。”白天行回想起自己之前看到长着两张不同的脸的冥帝,喃喃道。

  “不过这朱温的二儿子还真是聪明,为了让别人给他报仇,竟然只留下这门奇功的一部分,如果想要另一部分,就必须杀掉当今的冥帝,才能够得到,不过……我喜欢!”

  白天行嘴角一勾,并且看向脑中。

  支线任务——集齐当年大梁发现的奇功(已选),完成度:0/2,成功奖励:空间将提取真正的奇功,失败惩罚:随机废除一门武功,并且修为下降一纹。

  没错,就在刚才万界空间又出现了一个支线任务,并且白天行还接受了。

  白天行看了看铁链后半部分的文字,感觉晦涩难懂,也不再挣扎了,直接对着万界空间说道:“空间,提交任务。”

  “唰!”白天行手中的铁链,伴随着一道白光就消失不见了,白天行又看了看脑中的任务完成度已经变成了1/2,白天行才松了口气。

  ‘看来这个支线任务第一个阶段不难,难的是第二个阶段,按照铁链上的描述,冥帝之强简直可怕,甚至据我猜测他的修为甚至已经到了神魂四境的第一境成魂境了,不过就算这样,这个世界上能够杀得死现在冥帝的应该也还有两人,而我就需要借助他们其中一人之手才能够完成任务。’白天行眯着双眼想到。

  既然已经做好了接下来的打算,白天行就迅速离开了地下,到了地面,白天行辨认了一下方向,向着自己来时的方向急行而去。

  来到冥教喽啰们聚集的地方,白天行装做刚刚上完茅厕的样子,慢腾腾地走向自己的位置。

  “你小子不会和哪个宫女私会的去了吧!这么慢?”其中一个喽啰道。

  听到这个喽啰的话,白天行脸上浮现出一股奇怪的神色。那些喽啰虽然没看到白天行的神色,但却发现他的动作一顿,所以就用一种奇怪的语气道:“嘿!不会还真被我猜中了吧!你还真去和宫女私会呢?”

  “去去,哪有的事,就这么一会儿时间,还私会呢?我自己解决都不够!”白天行也是开始和喽啰们吹起了牛,没有露出丁点破绽。

  就在这时,一道愤怒的身影从远处急行而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