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李辛云陆灵轩 > 第五十四章 万鹿诨

第五十四章 万鹿诨


  万鹿诨说完之后,他宽厚的大手向着小塔一握,就轻而易举地将其拎了起来。

  小塔也没有对他有丝毫地反抗,就这么静静地躺在万鹿诨的手上,似乎没有一丝重量。

  “真是好宝贝,灵性十足,就算在地兵中,也算是排的上号了,这样我突破法相境的把握就更大了。”看着小塔的模样,万鹿诨开心道。

  ‘我叫镇魂塔!’

  这时一个清脆如孩童的声音,传到了万鹿诨的脑海里。

  “咦?你竟然都快诞生塔魂了!”万鹿诨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吼了出来。

  要知道在乾元大陆,地兵分三等。

  下等地兵者,威力虽然也很巨大,但无一丝灵性,只可作为攻伐之器,但却不能用作凝练法相。

  中等地兵者,灵性已生,可以被人收为本命地兵,用作凝练法相。

  但一般的人都不会如此做,因为这样就是兵在人在,兵亡人亡。除非是像万鹿诨这种铁了心,要用其凝练法相的人。

  上等地兵者,灵性已经近若人的魂魄,如果机缘足够,就能再进一步了,彻底生出器魂来,成为像二十一派的镇派之宝一般的天兵了。

  而这小塔就是属于上等地兵,因此万鹿诨才如此惊讶。

  “好!很好!”万鹿诨又是大吼了两声。

  之后,万鹿诨就迫不及待地盘坐了下来,想要就地将镇魂塔炼成自己的本命地兵。

  而这时镇魂塔突然又传了一个消息给万鹿诨。

  “嗯?你说你可以将别人的魂魄收入其中,用来孕养你的品质,有助你晋升!”万鹿诨听到这个消息,惊讶道。

  ‘是的,而且魂魄质量越高,数量越多,效果越好。’

  镇魂塔又向着万鹿诨脑中传了一个消息。

  “好,幸亏我刚才只是泯灭了那群愚民的生机,没有将他们的魂魄震碎,否则就亏大了。”万鹿诨喃喃道。

  “给我收!”

  万鹿诨将镇魂塔对着空中一抛,镇魂塔浮在空中,塔底射出一片黑光将村庄笼罩,一个个小光点,不停地从倒下的村民身体中浮现出来,投入了镇魂塔中。

  将所有村民的魂魄都收走后,镇魂塔又回到了万鹿诨的手中,就如一个听话的小孩似的。

  “好!很好!”看着镇魂塔如此乖巧的模样,万鹿诨越发满意了。

  “可惜我的时间不多了,再不突破法相境就没机会了,不然非得去大肆收刮一翻魂魄,将你的品质再提升一点再突破。”万鹿诨有些遗憾道。

  之后,万鹿诨也不找其他地方,就在祠堂席地盘坐。

  镇魂塔浮在万鹿诨身前,被万鹿诨不停地向里面灌输着灵气,那是最普通的灵气。

  将近三年过去了。

  “不愧是上等地兵,以我半步法相的修为,想要将其练成本命地兵都需要这么久。”万鹿诨感叹了一声。

  “镇魂塔,等一会配合我,我们一鼓作气就此成就法相!”

  万鹿诨实在有些等不及了,因为再过几年,他的寿命就要越过半步法相的寿命极限的一半了。如果再不做突破,此生如果没什么天大大的机遇,恐怕他再也没有机会了。

  “好的,主人,放心吧,我随时准备着。”镇魂塔清脆的声音响起在万鹿诨脑中。

  “喝!”

  听到镇魂塔的回答,万鹿诨也不再犹豫,直接一声暴喝,将他仅仅连半成品都不算半步法相虚影放了出来。

  那是一团朦胧的白雾,是万鹿诨自己的神魂和天地阳气,以及其他一点不知名的东西结合而成。

  当然,这其实也是万鹿诨以自身的力量,不足以用其余方法成就法相,这才导致他凝聚的半步法相没有什么形态,唯有和地兵融合才能成就真正的法相。

  这一条路是最简单的路,也是最弱最没前途的路,因为从此以后他能到达的终点,就和这件地兵连接在一起了。

  万鹿诨的半步法相渐渐和他身前的镇魂塔相融,没有丝毫阻碍。

  看到这里,万鹿诨一颗提起的心也渐渐放了下来,开始专心的凝练起法相来了。

  又是七年过去。

  “终于要完成了!”看着身上逐渐变成一座塔形的半步法相,万鹿诨心情激动道。

  然而就在这时,万鹿诨原本十分平静的半步法相,陡然间翻滚了起来,就好像沸腾的水一般。

  “尔敢!!!”

  万鹿诨见此情景,立刻鼓睛暴眼,似要吃人一般。

  万鹿诨想要将镇魂塔的控制住,但令万鹿诨惊恐的是,他竟然对镇魂塔失去了控制。

  这其实也是像万鹿诨这种散修不知道的一个地方。

  那就是这种用自己本命地兵成就法相,快则快,但有一个危险就是,在成就法相的最后关头,由于本命地兵和半步法相最后的结合,所释放的强大能量,主人将会对本命地兵失去控制。

  而这一点,万鹿诨不知道,而镇魂塔却知道,这是它无数年来的所积累的信息。

  “嘭!!!”

  方圆千里的天空都被滚滚黑烟遮蔽,日月无光。原本如同世外桃源的村子,和山清水秀的土地化为了乌有,遍地焦黑。

  “又是一个失败者呀!”这是乾元大陆上,感受到这个爆炸的强者们共同的心声。

  没有人来爆炸的地方查看,真正的强者们知道,在种威力的爆炸下,就算剩下点什么,也不值得他们专门跑一趟。

  而弱小者则也知道,自己进去简直就是找死,这是想要贪图强者遗物的无数白骨对他们的警告。

  万鹿诨死了,镇魂塔也不知所踪。

  但时间的脚步却不会因此而停下,也许有人能让它停下,但绝对不会是他们。

  黄沙渐渐将以前小村庄所在的地方掩盖了,啸狂的黑风也在不停地光临这个不毛之地。

  但不知何时,这个地方却再次出现一座村庄,和以前一模一样。

  一模一样的房屋,一模一样的村民,一模一样的祠堂,一模一样的小木人,以及一模一样的小塔。

  但唯一不同的是,村庄里多出了两个会走会说的小木人,以及一个擅长雕刻的王大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