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李辛云陆灵轩 > 第七十六章 熙老的苏醒

第七十六章 熙老的苏醒


  而这只怪异的机关造物脖颈之间的连接处,两个人坐在其上,正是齐晟和大师。

  “大师,您这八臂螳螂现在改造得是越发恐怖了,恐怕我也不是其对手。”齐晟看着这个机关造物,也就是他口中的八臂螳螂,对着正在驾驭着其的大师说到。

  “小晟你说笑了,我这八臂螳螂用来对付大批的军队,或是普通的江湖好手还行,但是如果和像小晟你这种高手,那是自寻死路。”虽然大师如此说,但是他脸上那自得之色却怎么也掩饰不了。

  “大师,您自谦了,你的机关术是我们墨家机关城的主力,也是核心,失去了您的机关术,我们墨家就相当于是失去了爪牙的老虎,怎么能够抵御外敌的入侵呢?”齐晟仍然恭维道。

  听到齐晟的恭维,这次大师就没说话了,只是面上的自得之色越发浓郁,显然算是默认了他的话。

  “大师,我们还有多久到达目的地?”沉默了一会儿后,齐晟突然问到,并且语气也不再像之前那副恭维,恢复了他最开始那副淡漠和低调,仿佛刚才他那副神色只是幻觉。

  “根据柒邱先生的描述,应该不远了。”大师一边驾驶着八臂螳螂,一边回答到齐晟的问题。

  “大师,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我有句话一定要对你说,对于那个柒邱虽然我主观上的确很厌恶他,但是我之所以这么警惕他,是因为他身上的血腥气太重了,自我出道以来,我还从未见过如此重的血腥气味,大师你是知道我是做什么的,这些东西你们闻不出来,但对于我们这种人,就像黑暗中的大灯泡一般显眼,此人,我们不得不妨。”齐晟一脸凝重道。

  “齐晟,你多虑了,其实这柒邱先生是何人,我大概有了些猜测,你说的他身上的血腥气味很重,以他的身份也是自然,而他目前被暴秦追杀,也就是说他是暴秦的敌人,而暴秦的敌人就是我们墨家的朋友,正好最近几日首领正在召集当年从暴秦逃脱的六国英雄好汉,想要联合起来,一同对抗暴秦的压迫,而柒邱先生这种绝顶高手也正是我们所需要的。”不知怎么的,大师此时说话总有一种苦口婆心的意味。

  “既然大师您都如此说了,那这件事就先这样了,不过我个人对于这个叫柒邱的人仍然会加以警惕的,无论什么事情,多长一个心眼总是对的,只是我这么多年还能够活着的原因。”齐晟低着头说到。

  “哎~随你吧,只要不闹出什么乱子就行……好了,我们应该到了。”大师刚想在说些什么,突然看见前方一片狼藉之色,眼睛一缩道。

  听到大师的话,齐晟也转过头去,顺着大师的目光望去,看见地面上的情景,也是微微眯眼,不知再想些什么。

  “小晟注意了,我们要下降了!”大师提醒了一声还在观察下面的齐晟道。

  “嗡!”

  大师刚说完,八臂螳螂不停震动的双翅就开始收缩,它那巨大通红的身体也开始缓缓下降,下方荡起的气流,将地面上的灰尘吹得扬起。

  “轰!”

  八臂螳螂落到了地面,发出一声巨大的响声。

  “踏~踏~”

  大师和齐晟双双跳落在地面上。

  地面上没有其他的痕迹,就连一丝血迹都没留下,以两人的江湖经验,哪里看不出这里的泥土是翻新过的。

  “我在这问到了血腥味儿,这个地方应该才死过人,不过不多,也就十来个,尸体应该被杀人者埋在了我们脚下这片土地中。”齐晟看了一会儿地面,和翻新的泥土后说到。

  “嗯……不知熙老弟在哪?”大师忧心忡忡道。

  “大师,我相信您说的您的好友应该没在此地,如果胜利者是暴秦,他们是没必要隐藏什么的,也许是在这段时间之中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比如,其他人将您的好友救走了。”齐晟蹲下身来捏了捏地面上的泥土。

  “希望如此吧!”大师叹息了一声。

  “我们需要将下面的尸体翻出来看一看吗?大师?”齐晟站起身来问到。

  “不需要,根据柒邱先生所说,后面应该还有暴秦的追兵,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既然没有熙老弟的踪影,我们也先会机关城,看最近的形式,暴秦应该会有大的动作,首领已经在收拢所有在外的力量了。”大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皱了皱眉头道。

  “难道嬴政这个暴君已经察觉到首领的动作了。”齐晟疑惑道。

  “暴秦势力遍布整个天下,首领的动作察觉肯定是被察觉了,只不过具体嬴政知道了多少还不好确定,不然仅仅为了追杀柒邱先生一人,还不至于让暴秦耗费这么大的力气。”熙老一边向着八臂螳螂上面蹬去,一边说到。

  其实大师不知道的是,这次他还真的猜错了,嬴政虽然已经察觉到墨家的动向,不过派出这么多力量出来,还真的只是为了追杀柒邱和荆列荆雪他们。

  “既然这样,那么大师您的好友不用找了?”齐晟有些惊奇地看着大师,似乎有些奇怪为何他突然就这么半途而废。

  “不是不用找,而是现在我们唯一的线索也断了,之前我之所以执意要来,是因为知道熙老弟有可能还在这个地方,但现在却毫无踪迹,只能希望他吉人自有天相吧!毕竟现在是特殊的时候,时间紧急,我们不可能浪费这宝贵的时间。”熙老再次叹息一声道。

  急行的塔雷肩上。

  “咳咳~这是哪?”一直被白天行拎在手上的熙老缓缓转醒,声音沙哑道。

  “老人家,您醒了,可还记得在下?”看见转醒的熙老,白天行彬彬有礼道。

  “你是?”熙老微微撑开浑浊的双眼,看了看白天行,似乎脑袋有些转不过弯来,有些疑惑道。

  “老人家,您不记得我了,我们之前还有过一面之缘,我还像您问过路的。”白天行温和地笑了笑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