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李辛云陆灵轩 > 第九十二章 少司命

第九十二章 少司命


  所以白天行这次仍然好不犹豫的将所有起源点燃烧掉。

  “宿主目前拥有的起源点数为十二,分别来自于主线任务六点,两个支线任务各三点,是否全部燃烧。”对于白天行的问题,万界空间从来都是能够回答的就一定回答,没有丝毫的不耐烦之色。

  “确定全部燃烧,并且选择第十二项奖励,给我抽取人物。”

  白天行的话音刚落,他的脑海之中就又出现了那熟悉的卡片,不停变化着。

  “停!”

  这次白天行没有第一次抽取的时候那么激动与紧张了,喊停的时候都还是用他那已经习惯了的温和。

  一张古朴的卡片停了下来,不像抽取袁天罡那般华丽,上面笼罩着一层厚厚的迷雾,似乎在遮蔽着这张卡片的命运,而白天行也只能朦朦胧胧地看见上面印着三个字,很淡,很轻,似在天边又似乎在眼前,令白天行摸不着,这三个字就是——少司命!

  “恭喜宿主抽到特殊人物少司命!少司命的修为已经转化成乾元大陆等级。”

  白天行听出来了,这次万界空间的语气波动,比上次他抽出袁天罡时还要强烈。

  一片迷雾缓缓升起,一道身影出现在迷雾之中。

  紫若兰,俪若影。

  紫发披肩,刘海齐眉,眼若晨星,轻纱薄面,一袭紫衣,婉约平静的脸庞,衬托出了她的恬静,似乎这世上再也不存在什么事情,能使她动容。

  没有言语,白天行只从少司命眼中看出了一潭死水,看不出表情,只是静静地站在那,似乎是一个不存在的人一般。

  白天行看向万界空间给出的少司命的简略信息。

  人物:少司命

  身份(唯一):你的属下

  修为:神魂境(成魂境顶峰,即将突破灵魂境)

  能力:

  1.天哑(少司命天生不能开口说话,但却有着常人所不及的天赋与专注!)

  2.心语(心灵十分敏感的少司命尽管不能通过语言让人明白她想要表达的事情,但却可以让人从心里明白,并且少司命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感知他人的情绪!)

  3.木灵(少司命拥有极其强大的木属性天赋,可操控所有木属性之物,是木中之灵!)

  4.阴阳(极具的推演天赋,让少司命能够推演知晓阴阳之内,在其能力范围内的几近都有事物,此外,少司命可使用大部分的阴阳秘术,并且学习有关阴阳方面的事物天赋极高!)

  5.天命(司命是命运的代名词,所有天命之子的命运皆不能影响少司命!)

  6.人神(陷入暴怒之中的少司命,将进入司命人神状态,此状态少司命境界将会提高一个大境界,所有武学境界将会达到最高境界!!!)

  (注1:少司命陷入暴怒的唯一条件即是宿主重伤濒死,或是死亡!!!)

  (注2:人神状态后,根据人神状态持续时间,少司命将陷入昏迷,时间为其十倍!!!)

  (注3:由于少司命的天命能力影响,除了特殊世界以及本来世界以外,少司命能够随宿主进入大部分世界!)

  “这?”

  看见少司命一长串的恐怖能力,即使以白天行的涵养,也差点惊出声来,尤其是那个什么人神状态,竟然可以直接提升少司命一个大境界,差点没把白天行给吓死。

  不过之后白天行看着后面少司命暴怒的条件,竟然需要自己至少重伤濒死状态,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出。

  不过即使这样,白天行还是深深感受到了少司命的恐怖之处。

  尽管少司命的修为似乎比袁天罡差了不知多少,但是白天行却感觉她比袁天罡更加的可怕,那是白天行多年以来的灵觉和经验。

  “空间,这个少司命到底是从哪个世界出来的?”白天行问到万界空间。

  “少司命所出世界乃宿主经历世界的平行世界,具体出处无可奉告。”万界空间再次变得冰冷的声音回答着白天行。

  听到万界空间的回答,白天行知道就算自己再问也就是这样了,也就不再说话了。

  白天行看着自己面前,一直站着一动不动的少司命,白天行已经从刚才少司命的能力,就已经看出了少司命的性格,不过白天行仍然忍不住问了一句:“少司命,你会说话吗?”

  少司命的头做了一个很微弱的摆幅,并且白天行突然间心里莫名就知道了少司命的意思。

  不会,不能,不愿。

  “这……就是心语吗?好奇妙的感觉,不像传音那般有声音,但我却真的动了。”

  白天行似乎明白了少司命的心语其中一个能力,不过另一个能力却还未理解。

  “好吧,既然这样,我们就先回去吧,空间,回归。”

  乾元大陆,康定州,白天行住处,两道人影突然出现在空无一人的房间,一白,一紫正是回归的白天行和少司命。

  “什么人???”

  一声大喝突然从房外传来,伴随着一股恐怖的气势向着房内压来,整个房间都随着这股气势战栗了起来。

  感受到这股恐怖的气息,少司命立马挡在了白天行前面,并且她的身前出现了一个成阴阳鱼状的树叶团,白天行甚至都没看清这个树叶团是怎么出来的。

  阴阳鱼叶团和那股令人战栗的气势蓦然相撞,暴然炸开,绿色的树叶向着四处飞去,深深的插入了地板上,墙上,床上。

  但那股恐怖的气势也随着少司命的阴阳鱼叶团的炸裂,随之消失殆尽。

  “咦?”

  一声很轻的疑惑从门外传来,并且房门被推开,走进来了一个头戴竹笠的黑衣人,正是白天行多日未见的袁天罡。

  袁天罡一走进来,立马单膝跪地,向着白天行拱手道:“还请少主赎罪,刚才属下感受到少主房间突然出现了一股陌生的气息,情急之下才放出气息,差点伤了少主,属下实在罪该万死!”

  “我这不是没受伤吗,天罡你何罪之有?快些起来。”白天行从少司命背后走出来,满脸温和,向着跪在地上的袁天罡扶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