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李辛云陆灵轩 > 第九十七章 出门

第九十七章 出门


  “明白最好,那天若是见不到你,你是知道下场的。”齐奚南说完这句威胁的话后,就离去了,留下一脸一脸惶恐的岳山奇在原地。

  看着齐奚南远去的身影,岳山奇原本的惶恐之色变为了阴狠和憋屈的神色,不过他却咬了咬牙也向着相反的方向离去了。

  而两人都未发现的是,在这座山丘的另一侧,一个面带黑色面具,头戴黄色竹笠,身穿黑衣的人在那伫立着,连昆虫都不敢靠近的黑衣人,正是被白天行派出来探查消息的袁天罡。

  没有白天行的拖累,以袁天罡的速度,没要到半个时辰,他就从三水郡来到了康定郡,并且找到了行踪鬼鬼祟祟的岳山奇,跟踪他来到了此地。

  袁天罡分别看了看,走向相向的两头的齐奚南和岳山奇,眼中发寒,就一个闪身,消失在了原地。

  而在三水郡,白天行的房间。

  “额……少司命,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白天行有些无语地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少司命,他还从武学速成区出来,可还没有一个时辰。

  少司命只是直直地盯着白天行,把白天行盯得都有些头皮发麻了。

  没出去。

  每次白天行心中出现少司命的意思,都是那么言简意赅,不会多一个字。

  “那之前少司命你在哪?”白天行有些牙疼,心中感觉很是无奈。

  房顶上。

  很简单的意思表达在了白天行心中。

  “看来少司命你似乎不是很喜欢这个地方,不过这三水郡以后多半是我们的地盘,你还是熟悉一下才好,走吧,我刚才也才修炼完毕,正好我也好久没出门了,就带你出去探查一下地形,也方便以后追杀人时,方便一些。”

  听到白天行前半句话,还一本正经的,但是后最后一句话,瞬间就将他的本质暴露了出来。

  不过少司命却对于白天行的话,连一丝细微的表情都没有,只是静静地跟在白天行身后走出了房门。

  三水郡,午日的大街上,有些冷清,虽然没有清晨那么多叫卖声传,不过还是有不少的人,在买些精致的小物品。

  不过这条街比较小,并没有什么大商铺之类的地方,唯有一间酒楼,几间茶馆,以及几家供人玩乐之地。

  这就是白天行在三水帮所管理的那条街道。

  而白天行和少司命就走在这条大街上,白天行一脸温和的笑容,走在前面,白衣飘飘,风度不凡,若是手中再加一把纸扇,一位富家公子哥就诞生了。

  而少司命跟在后面,脚几乎没有着地,就像是飘在空中一般,一张薄纱,遮住了她那张面无表情的精致脸庞,那自始至终都未眨过的双眼,泛着的冷漠,足以让一般人敬而远之。

  “真是宁静的日子呀,这样的日子真是太无聊了,对吧,少司命。”白天行转过头,对着少司命道。

  然而少司命就这样静静地看着白天行,眼中淡漠的神色没有一丝改变,就连心语也没有,让白天行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嗖!”

  突然间,少司命身前浮现出一片绿色的树叶,瞬间消失在身前,向着侧面射去。

  “白头目饶命呀!!!”

  还未等白天行转过头去,一声惊慌中带着恐惧的吼声就传入了他的耳中。

  “且慢,似乎是我的手下。”白天行听到这个声音,也没去看人影,而是先对着少司命说到。

  “嘎滋!”

  一声刺耳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

  白天行这才缓缓转过头去,看见少司命身前浮现的那片绿色的树叶,依然停在了一个中年汉子脖子一寸处,如果在晚半秒钟,就会插入他的脖子中了。

  而中年汉子则是脸色煞白,双腿不停地颤抖,上下嘴皮不停地哆嗦,两只眼睛紧紧地盯着还浮在自己脖子处的绿叶,神色惶恐。

  看见这个人,白天行摇了摇头道:“好了,少司命,这是我的手下,放过他吧。”

  白天行的话才说完,那片绿叶就像一片极其普通的树叶一般,缓缓向着地面掉去,轻柔无害。

  那个中年汉子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飘落的绿叶,直到它落在了地面,才长出了一口气,一颗提起的心也放在了心底。

  “你怎么在这?其他人呢?”

  看着面前的中年汉子,白天行隐隐约约记得他是自己三水帮手下的一员,不过白天行只记得道面孔,而名字却并未刻意去记。

  “回……回禀白头目,我是代表其他兄弟来向白头目你问好的,而其他兄弟都在巡查地盘……”

  那个中年汉子虽然在对着白天行说话,不过眼睛始终放在白天行身旁的少司命身上,没有什么爱慕渴望,只有恐惧害怕。

  “嗤!什么巡视地盘?恐怕不知道在那个窑子中躺着吧,别以为我基本上不出门,就不知道你们的情况了,不过这些事情我想管,只要这条街现在别给我出什么岔子就行了。”白天行缓缓地说到,语气中没有丝毫的责怪之意。

  “多谢白头目,我替兄弟们谢谢白头目了。”那个中年汉子连连弓腰道。

  “好了,你先下去,这里没你什么事了。”白天行摆了摆手到。

  “是,白头目,我就先下去了,你……们慢慢看一下,这条街绝对被兄弟们打理得井井有条。”那个中年汉子说这句话时,眼睛有瞄了一眼少司命,有些吞吞土土道。

  “哦?是吗?那你还不快走?”白天行有些好笑的看了一眼那个中年汉子一眼。

  从刚才这个中年汉子一出现,街上的一些行人就走得一干二净,就连四周还在贩卖东西的小贩,目光看向这里也是畏畏缩缩的,那种眼神白天行很熟悉,是和那个中年汉子看少司命一样的眼神,惧怕的眼神。

  而以白天行的修为自然也发现了,一开始这些的害怕仅仅是对于中年汉子,而不是自己,而直到中年汉子表现出对自己的恭敬,那些人看向自己的目光,也变成了那种恐惧的眼神了,不,甚至更为恐惧。

  从这,白天行哪还不知道自己手下这群家伙,是怎样管理这条街道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