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李辛云陆灵轩 > 第一百章 诡异林子

第一百章 诡异林子


  岳山奇和黄达两人一路走走停停,虽然对于四周的情况谨慎无比,但在面上却一点都未表现出来。

  而在将近两个时辰后,他们来到一处密林边缘,如果白天行在这,他一定会知晓这就是他给少司命所说的那处奇怪的密林。

  “我们怎么来这,我听说这片林子很诡异,甚至有一个五纹进去后,都没有活着回来,很少有人敢进去。”黄达皱着眉头对着岳山奇说到。

  “虽然我之前基本上都在康定郡,很少来三水郡,但这片林子我还是知道的,不过我要的就是别人不敢随便进入其中。”岳山奇笑道,这个笑容使他那张老脸,都几乎皱成一团。

  “况且,现在还没到晚上,我们也不必担心什么,你没发现在里面死掉的人,几乎都是晚上进去的吗?我们走吧。”岳山奇再次给了黄达一个安心。

  说完之后,岳山奇就带头走进了林中,而黄达也紧跟其后。

  在两人进去不久后,林子边缘,两人刚才站的那个地方,少司命的身影慢慢浮现了出来。

  少司命看着眼前的林子,眼中浮现出一对阴阳鱼,之后少司命眼前的景色大变。

  所有树木的绿色似乎都消失了,变成了悚然的灰白,一团翻滚的灰色气团,在灰白林子的中心上空久聚不散,地下的皑皑白骨也浮现了出来,在这皑皑白骨中心,那团灰色的气团下,一块骨头躺在那里。

  骨头的样子像是一截腿骨,不过却比常人的腿骨更加惨白,而它上空的灰白气团就是从它里面冒出来的。

  少司命的目光触及那截腿骨时,一道神秘的波动突然想要向着少司命脑中侵来,不过这股波动刚刚出现,少司命眼中的阴阳鱼轻轻一转,就将这股波动轰然粉碎。

  在这股波动被粉碎的瞬间,那块腿骨微微颤抖了一下,惨白的骨干上浮现出一道细小的裂纹。

  腿骨很快安静了下来,并且变得很温顺,就像一直在讨好主人的哈巴狗,丝毫不敢再造次。

  不过少司命却转过头,没有再去理那块腿骨,白天行给她的命令可不是来探查这片林子的秘密,而是叫她来处理两只碍事的老鼠。

  以少司命的性格,只要没妨碍她完成任务,以及和白天行命令无关的事情,她自是不会多管闲事,因此无论这块腿骨有什么秘密,只要不要妨碍她,少司命也不会去将它如何。

  少司命轻轻转了一下脑袋,将自己的目光透过灰白色的林子,放在了还在不停深入林子中的黄达岳山奇二人身上。

  两人很快来到了林子较为深处的地方,但还未到中心,至少距离那块腿骨还有很长的距离。

  “好了,岳长老,到了此地,你应该该对我说你到底是和哪方势力合作的吧。”黄达停了下来,对着岳山奇说到。

  岳山奇没有立刻回答黄达,而是向着四处环望了一番,才缓缓道:“其实你见我如此谨慎,想必也该猜到我是和哪方势力合作了。”

  “难不成你还真是和青云宗合作了???”黄达突然将双眼一鼓,吼了出来。

  “别这么大声,现在我们的形式,和青云宗合作是最好的方式了。”岳山奇仍然不疾不徐地说到。

  “你不要命了???如果让青云宗发现了我们的身份,我俩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的!!!”不过黄达非但没有冷静下来,反而更加激动道。

  “叫你小声点,此处虽然无人,不过你这么大声嚷嚷,指不定会引来什么。”岳山奇这次眉宇一皱道。

  “是我太过激动了,不过这事你还得给我个解释,不然别怪我鱼死网破!”黄达脸色阴沉道。

  “哎~其实我有其他选择,我也不会行此险招,我们两个知道那白天行不少事,我观此人虽然外表彬彬有礼,实则心狠手辣,以我们现在的情况,最多这次中秋夜会之后,他就会将已经没用的我们处理掉,如果不出奇招,我们绝对有死无生。”岳山奇叹了口气道。

  “那你为何不去找其他的势力,在康定州最大的势力可不是青云宗,而是大乾皇朝,况且玉家的玉培清还在康定州坐镇,只要得到他的帮助,就算是白天行身旁那个神秘人,想必也奈何不了我们。”黄达疑惑道。

  “哼!你说到倒是轻松,如果不是魔刀门当年是为青云宗所灭,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就连康定州的青云宗分宗也不会来管,你以为朝廷的人是傻子,才会来剿灭魔刀门,况且玉培清是何等人物,他可是豪雄榜上之人,会来管这点小事,如果不是他想远离家族纷争,安心突破阳魂境,你以为康定州这个小水塘和容得下他?”岳山奇不屑道。

  “其是你也不必太过担心,毕竟是我去给的青云宗消息,他们定然不会想到是我们也是魔刀门的人,不过青云宗康定州分宗的宗主齐奚南,说那天他会有办法辨认魔刀门之人,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如果我们没有什么准备,可能也会被发现。”说到这里岳山奇也皱了皱眉头。

  “能够辨认魔刀门的人?我也听说过神魂四境之人,只要修为差距过大,即使不交手,也的确能够从对方体内魔气或者灵气流动的方式,辨认出对方的武功出自何门何派,不过齐奚南只是成魂境,神魂之力应该还不能放出体外吧?使用这种方法,对他的负担应该很大。”黄达沉声道。

  “不,话不能这么说,青云宗在十宗中排名第三,历史长达数万年之久,宝物秘法众多,即使齐奚南只是一个分宗主,其手段也不可小瞧,毕竟我们都还只是炼纹境,神魂四境中的许多事,都是倒听途说,说不定齐奚南就有什么能够大范围探查我们的秘术和宝物?”岳山奇摇了摇头。

  “那我们怎么办?不然中秋夜会那天我们不出现如何?”黄达提出了一个注意。

  “不行,齐奚南说那天我们必须出场,如果我们不在场,恐怕他更会怀疑到我们。”

  岳山奇立马将黄达的提议否定了,却没有给黄达说,齐奚南根本就不知道他,而只是叫了他岳山奇到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