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幸存者偏差[无限] > 第35章 引导犯错

第35章 引导犯错


彩虹药水持续地喷洒着, 这意味着他们无法到隔壁的房间查看线索,或者冒着畸变的代价。

杨尔慈所说的故事令众人唏嘘,大家不约而同地沉默了。

战争不仅仅存在于发动和结束的那段时光里, 曾经血流成河的土地, 时至今日亦留有剧毒的陈伤。

毒药渗入地底, 开成花朵, 结成果实,最后用一代又一代的血肉之躯来代谢,来清除。

安无咎低着头, 眼睛盯着自己的脚尖,他的脑子里不断地出现刚刚那个孩子。

他没有伤人,也没有做出npc的引导和任务发放行为,只是忽然出现,又忽然消失。

不像是被安排在这里等待他们的npc, 更像是电影里困在旧处的幽灵。

小熊最后说的话还言犹在耳。

不只是刚刚那一句,是进入第二层以后, 它说过的所有的话。

尤其是对乔希说的那一句,“晚上有马戏团表演,请小丑先生准时开门。”

他挽起袖子, 看了看手表上的电子表, 依旧停留在凌晨3点20分41秒。

除了他和沈惕,其他人的手上都没有表,走廊里也没有悬挂任何钟表, 甚至连一扇窗都没有。

他们要怎么知道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呢。

一定会有什么显示时间的东西。

“刚才那一半的房间你们试着开了几个?”安无咎问乔希。

乔希想了想,“只试了三间,都是锁住的,打不开, 上面写了孩子们外出了。”

安无咎思忖片刻,“我们最终目的是逃离这所收容中心,但单层目的是要找到通往下一层的门,得到碎片。”

“上一层的门是在地上显示出九宫格之后才出现的,也就是说是南杉破解了空间幻局,最终在我和沈惕的空间里那座大门才出现。”

“而碎片是破解工作日志和破解大门之后得到的,那么这一次,会有什么幻术还不一定,但是工作日志很大可能是存在的,找到日志就有得到碎片的机会。”

听完安无咎的分析,乔希对自己的任务理解清晰了许多,“所以我的工作日志也一定藏在这些房间里。”

“我想是的。”

钟益柔靠在墙上,或许是因为方才的剧痛,她的脸色异常苍白,“那怎么找到大门呢?”

沈惕像是困了,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用十分懒散的语气说出令众人觉得莫名其妙的话。

“要不还是分组吧。”

“分组?”乔希不明白,“可是在第一层的时候,就是因为我们分开了,所以才各自进入了不同的空间里,这样不是增大游戏难度吗?”

安无咎摇了摇头,“我也觉得可以分组。”

这是一个很冒险的提议,但安无咎想试试。

“我想赌一下。”他说,“不同的楼层或许会有不同的阻碍我们找到大门的方式,第一层是让我们分散开来,鬼打墙一样走不出去。”

“但来到第二层的,都是已经通过了第一层考验的人,也已经找到了破解幻局的办法,圣坛恐怕会设置不一样的方法。”

“但这也是不一定的。”杨尔慈开口,说出她的顾虑。

“当然。”安无咎表情沉着,“事实上,我更希望在我们分开后,发现又和上次一样,找不到彼此,这就说明还是同样的幻局,那个时候就又要麻烦南杉了。”

一直笑眯眯的南杉此刻好像有点没精神,但还是回应了安无咎的话,“没问题。”

“怎么分组?”吴悠直接快进到下一个问题。

安无咎想了想,“我们不能太分散。这一层有两个主题,干脆就分成两队,这样搜寻工作日志的效率也会更高。”

钟益柔提议,“那干脆这样吧,彩虹宝贝那一头已经检查过三个房间了,加上我们都走过一次,任务量比较小,三个人就行,剩下的四个到双倍天使这边。”

杨尔慈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然后按照他们站立的位置就地指了指,“我们四个一组,安无咎,你们三个一组吧。”

她说的“你们三个”是他和沈惕,还有乔希。

“我想跟无咎哥一起。”吴悠表示了不满。

沈惕面对他站着,食指扒拉了一下左眼的下眼睑,对他做了个鬼脸,“你的无咎哥只会跟我一起。”

安无咎对他的幼稚束手无策,但还是安抚吴悠,“你和南杉一起吧,有他在我比较放心。如果你们找到了可疑的信息,让乔希过去,他应该有权限。”

由于在第一层的时候他们被分割到不同的空间,导致信息无法流通。

“分开之后,过一阵子就要喊一下对方的名字,双方回应一下,确保大家还在同一个回廊里。”

钟益柔点头,“这次说不定还会遇到假扮玩家的npc,万一又出现了落单的人,不要直接相信,先试探一下。”

“嗯。”

就这样,他们分成了两队,钟益柔、杨尔慈、南杉和吴悠前往另一边寻找线索。

看着其他四人已经往另一边的[双倍完美天使]走去,乔希也凑到安无咎身边,“我们什么时候再回到刚刚这条彩虹走廊呢。”

安无咎正站在走廊的另一面墙壁,也就是那个“回”型结构里面那堵墙的前站着,这面墙和这一层其他的墙面一样,画着一整幅彩绘壁画,上面是各种各样的小动物,有猴子,有老虎,还有大象和兔子。

“先等一等。”安无咎敲了敲眼前这面墙,里面发出闷闷的声音,像是破了的鼓。

他敲完,就听见另一个敲击声。一回头看到沈惕的手指屈着,正在敲房间那一边的墙。他敲了好几下,房门前的墙是闷闷的声音,而房间与房间之前的墙,声音是很实的,没有空间感。

沈惕对着安无咎面前的墙抬了抬下巴,直接点出安无咎心中的想法,“那堵墙的背后是马戏团吧。”

“不过现在还没有门。”

沈惕笑了笑,“有可能是现在还没有到晚上呢。”

两人说的话让站在一旁的乔希都懵了,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你们在说什么?这里是马戏团?”

“我是觉得有这个可能。”安无咎转过来,靠在墙上,“每一层虽然建筑面积缩小了,但格局不太可能会变化,所以这一层的中间应该也是一个面积很大的空间,除了这里,我想不到其他可以作为马戏团的地方了,何况这堵墙后面确实是存在空间的。”

说话间,彩虹宝贝那一端的走廊忽然间停止了喷洒药水,那些迷你罐子化作的小飞机也都在一瞬间消失了。

一切又恢复成之前他们刚进入这一层的模样。

“你就是在等他们停止喷洒?”乔希不明白,“你怎么知道他会停呢?”

安无咎轻声说了句,“我猜的。”

他没有解释原因,是觉得这个原因说出来有些残酷。

但身后的沈惕却直接开口,“因为引导犯错和惩罚教育吧。”

“引导犯错?”乔希的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

沈惕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耳坠,语气随意,“如果只喷洒一次,并且持续不断,那么大家从沾到药剂之后就是知道会畸变,但因为大家会躲到安全区,所以这种畸变也很快会消失。这样的流程还不够。”

“试过一次痛苦,远不如反复经历痛苦深刻。”

乔希栗色的头发乱蓬蓬的,眉头蹙起,满脸忧愁。

安无咎的脚步也停下来了,因为他很好奇,为什么自己的想法沈惕永远在第一时间就能够洞悉。

他也并不是心事写在脸上的人。

沈惕一边活动手指,一边继续道,“但如果喷洒几分钟,然后结束,一切恢复正常,玩家一定会再次尝试走入这一半长廊,因为还有任务没有完成。这个时候他们会抱着侥幸心理,还存有一点点胆怯,但正常的时间越长,这种胆怯就会减少,而原本侥幸的心就会越来越踏实。”

说着,他两手合掌一拍,将沉思中的乔希拍得一激灵。

“这个时候再喷洒药剂,让玩家畸变,重新经历一次痛苦,不就更深刻了吗?”

乔希呆愣在原地。

“你说得太吓人了。”安无咎那双墨色的眼盯着沈惕,一贯冷静的脸上出现些许埋怨的小表情,“把乔希吓到了。”

沈惕倒是笑得灿烂,“我只是把你心里想的说出来而已啊。”

他十分顺手地将安无咎的肩一揽,语气愉快,“这样吧,下次我少加工一点点。”

“乔希。”安无咎转过头,将走神的乔希叫过来,语带安抚,“跟紧点,这样比较安全。”

“我们现在是中了圣坛的引导吗?”乔希浅褐色的瞳孔微微晃动,像是十分紧张的样子。

安无咎依旧迈入彩虹的那一端,“我们只是提前看透了他们的引导,反过来当做线索了。”

他拉过乔希的手,让他试着拧开最近的那间房门,但上面依旧弹出和最开始几间一样的提示语。

[d03,今日是游玩日,孩子们不在家。]

不在家的意思,难不成这些房间都是孩子们的住所?

为什么会不在家呢?这不是一座封闭式的收容中心吗?

沈惕往另外一头看了看,抬起一只手,手掌放在嘴边,大喊了一声。

“小——鬼——”

没多久,那边传来语气不善的回应。

“烦死了,闭嘴。”

乔希又试了旁边的一间,同样是无法打开的。

安无咎提醒道:“彩虹药水喷洒的间隔时间应该也不是很长,一旦出现彩虹铁皮罐,就逃到另一边。”

“这对我们有伤害吗?”

“我刚刚看到益柔和南杉的状态都不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安无咎想了想,又觉得有一丝不合理,因为自己的状态实际上还好。

·

另一头的钟益柔的确如安无咎所说,整个人都感觉不太对劲,好像之前的幻术还在生效,此时此刻她依旧能闻到第一层的腐烂气息。

而她的呼吸也很不正常,莫名的窒息感压得她喘不上气。

南杉相对好一些,只是他叫住了吴悠,又不知从哪儿翻找出一根针剂,塞到吴悠手里。

“干什么?”吴悠一脸防备。

“如果我不小心睡着了,就给我打一针。”南杉撸起袖子,“手臂上就行。”

“你为什么会睡着?”吴悠无法理解,看了看手中的针管,又抬头看他。

南杉坦白道,“我有中枢性嗜睡症,可能随时随地猝倒,需要有人帮我注射中枢神经兴·奋·剂才能立刻醒过来,否则要很久。”

吴悠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但还是冷着一张脸收好了这份针剂。

“敢骗我你就死定了。”

杨尔慈有些怀疑,“你有这种病,上一轮是怎么活下来的?”

南杉笑眯眯道:“说起来还有点遗憾呢。上一场我正好遇到了中式恐怖的游戏,本来还觉得可以大显身手了,开始就很兴奋。结果中途我猝倒了没人知道,连那个杀了好多玩家的npc都以为我是死人,最后结算的时候我才醒,就跟着大家一起结算了。不过最后的分不太高,这么专业对口的游戏,只拿了最低一档的积分,实在是有点亏了。”

这都能行?

吴悠的脸都垮下来了,一时间心生将他这管子药丢掉的邪恶想法。

果然不是什么正经道士,就是个混子。

这边的房间也锁上了好几个,和刚才彩虹宝贝那一边不太一样的是,这边的墙壁上并非一般的绘画,更像是生理教育相关的绘本,一片美丽的森林,草木花卉丰茂无比。但仔细一看,就能发现上面有画得像是花一样的子宫,还有其他隐晦的生殖器官。

“好奇怪。”一直观察墙壁的吴悠说出一个结论,“这上面全是小男孩,怎么没有女孩子?”

钟益柔也看向墙壁,她的嘴唇愈发苍白,眼前的景象也因眩晕出现重影,但她还是努力摒息凝神。可就这么一看,竟然就在一棵红色枫树的后面发现了披着头发的小女孩。她躲在树后,穿了条红色裙子,只探出小半个身子,画得十分可爱。

“这不就是小女孩吗?”

吴悠闻声过来,凑近一看。

“明明是男孩子,短头发背带裤。”

怎么可能?

钟益柔又看了一遍。

这一次,那个墙上的孩子竟然从树后站了出来,她的右边是披散的长发,穿着红色小裙子,左半边却是短发,穿着蓝色背带裤。

不仅如此,这个小孩还张开了微笑着的嘴,小小的嘴唇在画中一张一合。

“姐姐,你喜欢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