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西游最牛土地神 > 第6章 拜访长安城隍神

第6章 拜访长安城隍神


  张涛的土地庙,小是小了点,不过有了非同凡响的“烧香系统”,让他对每一个前来祈愿和祭拜的人,都充满了期待感。

  香火与功德值,可以无缝转换。

  在这个神仙挂满天的世界里,拥有强大力量,就不会被其他神仙看不起。

  按照天庭土地神岗位神职规章,张涛每天必须在土地庙中,待上两个时辰。

  称之为“坐班”。

  因为前来祈愿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土地神张涛必须时刻做好准备。

  但是目前来说,根本没人来土地庙……

  这坐班,与坐牢又有何分别?

  没有香火啊,可愁死了,张涛也是心急如焚。

  他要提升功德值,必须要接受别人的祭拜,只要有朝一日自己强大了,就能脱离这座破陋的土地庙。

  在张涛心中,只有在天庭上班的神,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神。

  这也是他心之所向的目标……

  张涛从土地庙中出来,幻化出人形,一直窝在庙里面,无法伸展拳脚,太无聊了。

  他想起玉皇大帝在凌霄宝殿上说的话,要他和凡间的城隍神、阎王、以及山神、河神等同事搞好关系。

  在凡间的神仙,可不止张涛土地神一个,不过其他神仙都是大佬。

  张涛心想,趁这几日有空,不如去拜访下城隍神。

  一来搞好工作关系,二来讨教一些经营土地庙方面的经验。

  离这最近的大城市,非唐都长安城莫属了。

  于是张涛换上一身土地神官服,展开“遁地术”,径直往长安城而去。

  这城隍神与土地神,城隍庙与土地庙,两者的关系很微妙。

  从管辖范围来说,城隍神类属于县级干部,是一个管理一城防务、祭祀、阴间等事务的神祇。

  土地神则相当于乡村干部,管理农村地盘,职能与城隍神差不多。

  城隍神看似比土地神高一级,但两者没有从属关系。

  但是城隍庙一般都是建于繁华城市之中,人口稠密,香火鼎盛,名气宏亮。

  土地庙则扎根于农村,人口分散,如果遇上战争或是天灾,农民流离失所,土地庙大多也会跟着荒废。

  通常来说,城隍神的牌面比较大,在为数不多的凡间神中,也算是个香饽饽的神位。

  张涛在地下一路蹿进,悠游飞驰,直接穿过长安城城门,从土地上冒出时,已经来到了城内。

  这“遁地术”还真不错,可在地下通行无阻。

  而且神不知鬼不觉,隐蔽性极强。

  张涛在长安大街上,询问了几个正在吃瓜的群众,经人指点之下,终于找到了城隍庙。

  好气派啊!

  张涛站在长安城隍庙外,双眼发直,惊呆了!

  一扇约二十尺宽的大开面门,金铜锁扣。

  朱墙雕栋,瓦片飞檐,门匾上“城隍庙”三个大字,庄严威武,令人肃然起敬。

  相比起张涛“土地庙”那三个歪七竖八的字,顿时相形见绌。

  有一胖一瘦两个妇人,在张涛身旁擦肩而过。

  “这城隍神很灵验的,每月初一、十五我都会来祭拜。”

  “可不是吗?上次我儿媳妇生了儿子,之前来这儿祈愿,多亏了城隍神!”

  嘿,这生孩子,与城隍神有什么关系?

  张涛听懵了。

  在他身旁,不时有香客进进出出,纷纷夸赞城隍神。

  今天恰好是农历初一,前来城隍庙的人很多。

  张涛带着崇敬心情,踏入城隍庙。

  正门大殿匾额上,写着“纲纪严明”四个大字,不怒自威。

  左右是城隍神下辖的文武判官,甘柳将军,牛马将军等雕像。

  楹联上有“善恶到头终有报,是非结底自分明”对联,歌颂城隍神的功德。

  这座城隍庙规模宏大,分有前殿,正殿,后殿,以及左右两个宫殿。

  “到底是大唐都城长安,身处其中的城隍庙,果然气派!”张涛由衷地赞叹道。

  如果把城隍庙比作一只手的话,张涛的土地庙,不过是手背上的一根毫毛而已。

  看着这些祈愿的人,还愿的人,上香的人,献贡的人……

  络绎不绝,摩肩接踵。

  张涛眼馋不已。

  同样是工作地点在凡间的神,为啥差距就这么大呢?

  张涛在城隍庙中四处兜了一圈,羡慕加惊叹,这城隍庙比自己想象中的样子,还要高大上几分。

  人气很旺啊,相比自己的土地庙,犹如天壤之别。

  好了,瞻仰完城隍庙,也该去会会城隍爷了。

  张涛来到正殿中,在一尊城隍雕像旁,侧耳聆听。

  “呼呼……噜噜……”这种打呼噜的声音,只有神才能听的到。

  隐隐约约,此起彼伏。

  张涛见四下无人,于是施展“通灵术”,化作一缕魂魄状态,蹿入城隍神雕像之中。

  城隍神身穿黑色神服,轻薄肩甲,斜坐在扶手椅上,合上眼皮,正在呼呼大睡。

  黑脸如包拯,头圆额方,大耳下垂,有一种沧桑威严感。

  这位城隍爷,外貌看上去约五十岁模样,实际年龄至少几万岁了。

  “你是谁,你从哪进来的?”城隍神猛地醒来,看到身旁站着的张涛,吓了一跳。

  他整理衣服,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能够进入城隍神雕像,通过“通灵术”来到他身旁,非神莫属。

  张涛毕恭毕敬道:“拜见城隍爷,我是新来的土地公,名叫张涛。”

  什么,土地公?

  城隍神睁着眼睛,用不可思议的目光,上下左右,反复打量着张涛。

  这节奏,好像不对呀?

  城隍神还不放心,围着张涛转了一圈,仿佛在欣赏一件珍贵的古董瓷器。

  “不可能吧……这土地公,哪有像你这么年轻的?”城隍神不禁质疑道。

  在他一万年多的城隍神履职生涯中,压根就没见过这么年轻的土地神。

  太匪夷所思了!

  张涛抿嘴一笑,掏出腰间“遁地术”令牌,在城隍神面前晃了晃。

  这令牌是土地神专有的,由天庭颁发,足以证明张涛真实土地神的身份。

  “原来你真的是土地公啊!”城隍神望着张涛,连连惊叹道。

  转瞬之间……

  “噗嗤”一声,城隍神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个土地神可真不一般,打破了城隍神对土地神的认知。

  天庭居然派了一个这么年轻的神,来担任土地神。

  简直是弹眼落睛!

  “你是不是在天庭犯了什么罪?被贬下来的?”城隍神好奇地问道。

  “没有,我是太白金星正式敕封的。”

  对于神仙来说,不屑于担任土地神,但是对于曾经是凡人的张涛来说,土地神再差,毕竟也是神。

  土地神怎么了?

  即使见了高高在上的城隍神,张涛也不用跪拜。

  神职之间是平等的。

  城隍神一听,拍拍胸脯道:“刚才吓了我一跳,以为是新任日游神下凡,来监察我的。”

  日游神是天庭负责纠察凡间诸神的神官,类似于凡间的监察使。

  神如果在职位上,违反天规,轻者扣除俸禄,当面驳斥,重则关入天牢,接受追责。

  所以凡间的神,白天见到日游神,晚上见到夜游神,都有些忌惮。

  “来,既然到了我这里,就坐下聊天吧!”城隍神卸下心中负担,拿了几个硕大的供品生梨和满面红光的桃子,放在张涛面前。

  恭敬不如从命,张涛与城隍神对面而坐。

  “你这里的道场,比我的土地庙,可好太多了……对了,我想问一下,上一任土地公,为什么不干了?”张涛问道。

  搞清楚前任的问题,对张涛来说很重要。

  神职一般很少会出现空缺,这也是张涛心中的疑惑之处。

  哦?

  城隍神皱了下眉头,反问道:“之前土地公的事……你真的不知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