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西游最牛土地神 > 第7章 深入了解土地神一职

第7章 深入了解土地神一职


  张涛接任土地神,肯定是之前神职,产生了空缺。

  之前土地神,究竟是怎么样的呢?

  “其实我在天庭待得时间不长,太白金星也没提起过。”张涛试探性地问道。

  张涛是穿越来的,在天庭总共也就待了几天而已。

  对于自己的前任,他的确一无所知。

  作为同一级别的神,城隍神与之前的土地神肯定有往来,应该知道一些底细。

  城隍神喝了一口茶,细细回味了一下,悠然道:“之前土地公曾在天庭担任看门神职,因为看管西王母的蟠桃园不力,被贬了下来。他一度很消沉,然后与山神、河神以及各大气象神,关系都不好。还有阎王那边也在说他,在缉鬼方面工作不配合……况且那时正好又适逢妖怪作乱……后来他被司职稽查的日游神告了,撤了职,押入了天牢。”

  作为曾经的老同事、老战友,城隍神对之前的土地神,也是感到惋惜。

  原来是这样……

  看来上任土地神是因为工作懈怠,导致被撤神职。

  一想到这里,张涛觉得自己以后要兢兢业业工作,保住这个来之不易的金饭碗编制。

  “也太难为他了,一个土地公,需要协调那么多关系……要知道上一个土地公,已经二十万年高寿了。”城隍神伸出两根手指,补充道。

  天呐,活了足足二十万年!

  张涛惊呆了,这是什么概念……

  万寿无疆也不过如此吧?

  这么老的神仙,不该颐养天年吗?

  关键是土地神这个神职,没有哪个神,主动愿意上任。

  所以刚才城隍神看到张涛的一刹那,不敢相信,他就是天庭敕封的新任土地神。

  在他印象中,土地神要么是被贬下凡的,要么就是由老神仙来担任。

  他活了数万年,从未曾见过,像张涛这样如此年轻的土地神……

  张涛心头一颤,瞬间觉得这土地神,也没这么好当。

  “初来贵地,看到你这城隍庙香火很旺,众人交口称赞,歌颂你的功德。我这土地庙建在荒山野岭,连个屋檐都没有……”张涛不禁诉苦道。

  长安城隍庙的排场,令张涛好生羡慕。

  这才是神仙,该有的道场。

  “那是上任土地,故意迁过去的……那块地方没什么人,几乎与世无争,耳畔少了好多祈愿之声,落得个清静。”城隍庙接道。

  凡间的事务异常繁琐,与其多一事,还不如少一事。

  所以上任土地神为了耳根清静,故意将土地庙,迁址到荒山之中。

  张涛心中疑惑,这土地庙不是香火越旺越好,怎么上任土地神反而逆向而为呢?

  “土地庙肯定是要受香祈愿的,我还巴不得香火多一些!”张涛说道。

  城隍神微微一笑,默不作声。

  他显然看出了张涛的疑虑。

  “你上任土地神才多久?这其中的奥妙,等你做了以后,就明白了。”

  听到城隍神这话,张涛禁不住吃了一口大桃子。

  城隍神毕竟是前辈,他与张涛的土地神工作相仿,工作经验肯定比较丰富。

  张涛对履任土地神一职,头脑中一片空白,要不是意外激活了烧香系统,他甚至害怕自己会挂靴而去。

  那么土地神这个职位,到底有何玄机?

  “城隍爷,你就别卖关子了。你的城隍庙经营得这么好,有口皆碑。晚辈初来乍到,还望你能指点一下迷津。”

  张涛放下神的架子,对着城隍神虚心讨教。

  以后做好土地神的工作,张涛离不开凡间诸神的相互关照。

  如果能得到城隍神的指点,必将事半功倍。

  “不治而治以为治,不为而为以为为……”城隍神气定神闲地说道。

  这是什么意思?

  张涛听起来,像是无为而治的中庸之道。

  “有些话我也解释不清楚,等你做了一段时间土地公后,心里自然就清楚了。总之呢,凡人的事,尽量少管,多参与一些神职的事,对你以后的发展,甚至升迁,大有好处……”

  嘿,这城隍爷还卖起了关子。

  “上任土地公为何迁址到郊外?就是处理凡间的事,越搞越乱,越乱越搞,到最后弄得自己焦头烂额,引火烧身……”城隍神告诫道。

  这土地庙……不就是天庭为处理凡间事务,而设立的吗?

  不为凡人谋福利,难道土地庙是摆设?

  张涛对城隍庙的话不敢苟同,但是考虑到他毕竟是前辈,他这么说,一定有他的道理。

  “多谢城隍爷教诲,我刚刚上任土地神,以后如有不明白的地方,还要向你多多请教!”张涛有礼貌地应道。

  城隍神笑道:“没想到你的心态,倒是不错。凡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正所谓欲壑难填。凡间的一切机缘,包括生老病死,升官发财……都是宿命,冥冥之中,皆有天意。”

  “有些事,你以为你能改变,但是放大到一方世界来看,此消彼长,因果抵消,你什么都没有改变。”

  “你看我这城隍庙,每天多少人前来祈愿,总有人遂愿,亦有人不遂愿。你要让所有人都事事遂愿,你管的过来吗?你有这个精力吗?”

  “相信天意,相信概率。求而不得、求而不为……看似不近人情,其中蕴藏着浩瀚无垠的大智慧……”

  城隍神说得眉飞色舞,在张涛面前,他有足够炫耀的功绩与资本。

  一万年城隍神,多少岁月熬煞过来,早已成了万年老咸鱼了。

  求而不得……求而所得……

  到底该怎么做呢?

  听了城隍神谆谆教诲的话,张涛不禁陷入沉思之中。

  “对了,城隍爷,你刚才说土地公还要承担一些神职工作,具体是些什么工作呢?”张涛又追问道。

  他也知道,土地神的工作,绝不是窝在土地庙里,受人祭拜祈愿这么简单。

  “你呀,还是太年轻了,土地神是第一份神职工作吧?”城隍神笑道。

  张涛点点头,愿闻其详。

  自己对土地神的印象,停留在影视作品中的白胡子老爷爷,特别是在《西游记》中,土地神被孙悟空呼来喝去,成了半个出气筒。

  而且土地神一副老好人模样,基本上只会点头哈腰。

  “土地公的工作,其实不少,不过最主要的一块,是阎王那边的事多。”

  “牛头马面、黑白无常你总知道吧?有时阎王下令,缉拿你土地上的那些鬼魂,你就要配合鬼差的工作……”

  “天庭隔三差五有神仙下凡,莅临指导工作,你要负责接待,全程陪同。”

  “西王母那边,要配合天丹宫花神采集炼丹的草药。”

  “要维护好与山神、河神的关系,人界有重大的自然灾害,要及时向天庭禀告。”

  “雨神、风神、雷神、电神、冰神、雹神等气象神工作时,你也要全心全意地配合。”

  “以及天庭领导临时交代的其他工作……”

  城隍神滔滔不绝地说着,张涛听得呆住了。

  这个小小土地神,既要服侍众神,又要配合炼丹,还要充当阎王的鬼差……

  岂不是忙得像个陀螺?

  “总之呢,在你所管辖的土地上,包括土地下,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与你有关!”

  城隍神足足说了半个时辰,罗列了土地神大致要做的三百二十一项具体工作职责。

  “但是,就我一个土地公,有没有副手?”张涛觉得自己,恐怕忙不过来。

  城隍神一听,哈哈大笑起来。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小小的土地公,居然还要帮手?你想多了,我干了一万年城隍工作,一直只有我一个。”

  事情再多,也没有副手。

  恐怖如斯!

  不过城隍神底子好,况且他只是管辖长安一城之地,事务相对集中。

  而张涛的土地神则不同,除了阎王那边阴间事务,管辖地之上,有名山大川,湖泊河流,名花异草,气象交汇……

  实在太过庞大繁杂……

  而且就张涛一个土地神,简直要跑断腿了!

  “当当当……”

  就在这时,城隍庙中传来一阵洪亮的击钟之声,奏鸣之声渐次响起。

  遁入城隍神像中的张涛,听得清清楚楚。

  “哎呀,我的大贵人来啦!”城隍神透过塑像眼睛,向外张望。

  张涛心中疑惑,究竟何人来了,连城隍神都惊动了?

  只见城隍神雕像正前下方,站着一个身穿紫色官服的人。

  两旁各有四位手执长矛的守卫,身穿铠甲,分列排队。

  好大的阵仗!

  “城隍爷敬上,保佑我大唐风调雨顺,国运亨通。江山国祚绵长,千秋永固!”

  此人好大的口气,他究竟是谁?

  “你还不知道吧?他就是大唐二把手,东宫太子李建成……未来的大唐皇帝,这回我可是把宝都押在他身上了!”城隍神得意地说道。

  居然是……大唐太子李建成?

  但是这唐朝皇位,不是秦王李世民继承的吗?

  太子李建成后来被李世民射杀于玄武门,死于非命。

  城隍神居然……押宝在他李建成身上?

  张涛吃惊地看着一脸得意的城隍神,内心震惊不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