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西游最牛土地神 > 第10章 托人雕刻土地公神像

第10章 托人雕刻土地公神像


  张涛抡起锄头,在地上扒了几下,早已累得满头大汗,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休息。

  自己的土地庙身处荒山之中,不仅毫不起眼,而且四周没有一条直达的道路。

  没有路,除了鸟,谁会来这祭拜土地庙?

  都怪上一任土地公,为了耳根清醒,逃避责任,几乎将这土地庙荒废了!

  俗话说,要想富,先修路!

  在土地庙前修一条完整的路,方便村民们前来土地庙祭拜,这一点很重要。

  张涛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

  他花了足足一天的时间,用锄头加蛮力,硬是在土地庙前,开垦了一条长约两里的土路。

  这条路一头连着他的土地庙,另一头与山间小路相交。

  如果有人上山,就可以顺着这条羊肠小道,来到张涛的土地庙。

  张涛还在路口竖起一块小小的指示牌,并画了一个箭头,提醒过往的人,这里还有个土地庙。

  路修好了,下一步得装修自己的土地庙了。

  香案、焚炉、烛台、台阶……这都不是难事,外面都能买得到。

  眼下当务之急,张涛觉得,还缺一个土地公的雕像。

  没有雕像,光一块石碑,土地庙显得太过寒碜。

  有了雕像,人们祭拜和祈愿时,就有了顶礼膜拜的对象。

  更为重要的是,有了土地神的雕像,这才更像土地庙嘛!

  可这土地神的雕像市面上买不到,要找木匠私人定制。

  况且他的土地神雕像肯定要有所不同,不喜欢老态龙钟的样子,至少脸谱要年轻化……

  看来自己要亲自下山一次,专门找一个木匠,来雕刻一个土地公雕像。

  离张涛土地庙最近的一个村落,名叫莲花村。

  坐落于半山腰,依山傍水,泾河的一条支流贯穿其间,蜿蜒流淌,水土丰沃。

  这里星罗棋布,住着约两百户村民。

  张涛来到村口,心想这个莲花村中,或许会有能工巧匠。

  自己不妨去试试运气,也正好拜会一下这里的村民,说不定也是自己未来的香客。

  于是张涛昂首挺胸,走入村中。

  这个村庄比他想象中更加简陋,累累土墙,有几个老人和穿开裆裤的孩子,躲在院子里,远远地望着张涛。

  他这个不速之客,让全村人都感觉到不安与警惕。

  “是官府来抓壮丁的吗?”

  “天哪,是不是又要交税了?”

  “娃们快躲起来,这人是来专门抓小孩的……”

  还有两个寡妇,看到张涛来了,急忙收拾晾晒在外的肚兜衣裤,吓得急忙关上了大门。

  “我长得……有这么不招人喜欢吗?”张涛走在村路上,有点百思不得其解。

  隋末唐初,各路英雄豪杰攻伐不断,兵戈不绝,烽火连天,最遭殃的还是无辜百姓。

  流离失所,丈夫和儿子大多被充军,死在疆场,成为他人积攒军功的沙砾。

  百姓们生活于水深火热之中,饱受精神和肉体的折磨。

  当张涛作为一个陌生面孔,冒然闯入莲花村,所有村民不得不提高了警觉。

  张涛从村头走到村尾,村东走到村西,根本没有一个村民,上前来与他搭讪。

  他心里略显失落,想不到关中地区的百姓,对外人不是很友好。

  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一旁蹿出,一个小孩拿着竹制风车在奔跑。

  张涛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小孩,他就是前几天上山采灵芝的沉香。

  沉香跌跌撞撞,看到眼前的张涛,眼神怔了一下。

  张涛曾经在他面前隐显现过人形,这令沉香印象深刻。

  “哦,你就是那个土地哥哥……”沉香眨着大眼睛,萌萌地说道。

  “嘘!”张涛走上前去,半蹲下来,示意沉香不要说话。“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

  他在沉香面前不明示身份,刻意保持一定的神秘感。

  沉香看着张涛的眼睛,似懂非懂,不过直觉告诉他,张涛不是坏人。

  眼前这个土地哥哥,看起来很脸熟,沉香也不知道土地神,意味着什么。

  “沉香,你跑哪去了!”这时,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从张涛身后传来。

  张涛猛然回头,霎时惊呆了。

  一个梳着长辫子的姑娘,明眸皓齿,犹如含苞绽放的花朵,平淡之中,女人韵味十足。

  想不到在这座偏僻乡村中,竟有如此纤尘不染,天然去雕饰的美丽女子。

  只是目光有些寒冷,眼眸中似乎夹杂着无尽冰霜风雪。

  姑娘上身碎花衫,下身穿着九分裤,一双布鞋,做工极为精致。

  “土地哥哥,这是我姐姐,叫王玄芸!”

  沉香一蹦一跳地跑过去,来到姐姐王玄芸身旁。

  张涛没想到,这位好看的妹子,居然是沉香的姐姐。

  真是耐看,张涛禁不住又多看了两眼。

  王玄芸脸颊阴沉,对着沉香说道:“小孩子别乱跑,这里坏人多,咱们回家去!”

  说完,她拉着沉香的小手,转身离去。

  “请等一下……”

  好不容易看到一个能说上话的,张涛急忙叫住了她。“我想问一下,你们村里有没有木匠?”

  木匠?

  王玄芸扭头看了张涛一眼,眼神颇为惊异。

  “我是一个道士,看到后山有座土地庙,想维修一下,打算请人雕刻一个土地公的雕像。刚才正好途经此地,所以想找一个木匠……”

  张涛拐弯抹角地说道。

  “我们村里,几乎没有男人……你到别的村去问问吧。”王玄芸想了想说道。

  “我们村的男人都去打仗了,真的没有男人。”沉香也补充道。

  此话一出,张涛显得有些失望。

  雕刻不仅需要一定的木匠技术,而且还要有一定的绘画功底,这里的人看上去温饱都成问题,这种雕刻的细活,应该没有人能够接的下。

  看来自己缘木求鱼了,应该到长安城里,去找会木工手艺的师傅。

  “好吧……如果你遇到能会雕刻的手艺师傅,麻烦推荐给我,我有重酬,钱不是问题……”张涛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希望有人传播一下。

  一听到钱,王玄芸的眉头,立即耸动了一下。

  她看着张涛,一本正经地问道:“给钱?你能给多少钱?”

  张涛是土地神,会法术,会八九玄功,变一点钱出来,分分秒秒的事。

  “只要能找到会做的木匠师傅,一百两、一千两……都不是问题。”

  张涛对古代的钱没什么概念,随口说了几个数字。

  他觉得一百两和一千两,没什么区别,无非就是变幻一下的事。

  “你当真这么有钱?”这回轮到王玄芸有些暗暗吃惊了。

  张涛觉得好笑,眼前这姑娘,居然小看自己。

  于是他变了一个法术,从衣袖中掏出一锭银子,对着王玄芸说道:“喏,这是十两银子,轻而易举的事!”

  看来张涛所言非虚,王玄芸思考了一下,抿了下殷红的嘴唇。

  “你把钱给我,我帮你雕刻土地公!”她说道。

  什么!

  这下可把张涛镇住了。

  王玄芸身材匀称,手指芊芊,模样也算大小姐的样子,居然会做这种木匠手艺活?

  “姑娘见笑了。这雕刻神像绝非易事,恐怕你不行……”张涛摇摇头道。

  在张涛看来,有经验的木匠师傅,一是必然有些年纪,二是会摆弄各种凿具。

  劳心费神,这岂是一个柔弱女儿家,会做的事?

  “你不相信我?”王玄芸有些生气,发出质疑的声音。

  张涛觉得有些好笑,这姑娘好生奇怪,似乎在自己面前逞能。

  就在他迟疑之际,没想到王玄芸捡起路旁一个小腿粗的木桩,然后从怀中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

  “嚓!”一下。

  手起刀落,匕首划过之处,木桩被齐刷刷地切为两半。

  啊??

  张涛不由大吃一惊!

  这把匕首寒光凛冽,刀刃锋利,刀背似锯刀,切割木桩的时候,分明加持了一股肉眼无法可见的神力。

  张涛是神,自然看得一清二楚。

  这把匕首,造型独特,必是系出名门,绝不是凡间所能锻造。

  而且王玄芸切木桩的手法,手腕一转,聚力于手心,整个过程宛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这说明,王玄芸练过功夫,深藏不露。

  张涛不由暗暗称奇。

  “土地哥哥,你就让我姐姐试试吧!她会功夫,她很厉害的!”一旁的沉香见状,急忙插嘴道。

  王玄芸顿时把脸一沉道:“沉香,你别瞎说!我不过粗通一些刀法,而且我自幼学习书画,也有绘画功底。”

  她既想掩饰自己会功夫的事实,又想表示自己有能力,接张涛的活。

  这个姑娘倒有些不同……

  究竟什么来历?

  张涛在脑海中盘算着。

  “既然你会刀法,又会画画,我就信你一次!”张涛觉得,眼下找不到称合心意的木匠师傅,不妨让这个王玄芸姑娘试一次。

  王玄芸脸色一如既往的平静,冷冷应道:“那你先付点定金,事成之后,给一千两银子!”

  好家伙,王玄芸居然向张涛开价了!

  看来王玄芸很在意这笔钱,这也是她承接土地公雕像这活的最大推动力。

  “行啊,钱不是问题。如果你做的好,我甚至还可以给你更多的钱。”张涛补充道。

  一旁的沉香见状,高兴坏了,手舞足蹈起来。

  “不过这个土地公的雕像有些特别,呃……不要那么多胡子,也不要雕刻皱纹,要年轻一点的那种……”张涛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土地公给人的一贯印象,都是头发和胡子花白的老爷爷。

  现今他上任了,要改变土地公的固有形象。

  “行,只要肯出钱,你想怎么刻就怎么刻。我可以把土地公,刻得年轻一点!”王玄芸接道。

  张涛听后,默默地点了点头。

  “你觉得几日才能完工?五天够不够?”张涛问道。

  王玄芸转动眼眸,想了想道:“五天恐怕不行,七天吧。七天之后,我们就在这里交易。”

  这笔生意谈成了!

  张涛心里还是挺高兴的,只要这土地公雕像完成,他的土地庙就上了一个档次。

  到时自己再稍作宣传,慢慢打响名气,土地庙不愁没有香客。

  不过这王玄芸到底什么来历,倒是让张涛觉得好奇。

  还有她手上这把匕首,出处也绝非寻常……

  这些都是张涛心中的疑惑。

  “土地哥哥,你就放心吧,我姐姐答应你的事,她一定会完成的!”沉香插嘴道。

  张涛把一锭银子交给王玄芸,当作定金,随后开始期待起自己的雕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