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西游最牛土地神 > 第14章 脾气暴烈的雨神

第14章 脾气暴烈的雨神


  花溅落已经离开多时,张涛还沉浸在刚才衣香鬓影之中……

  这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好看的女子?

  今天真是大开眼界,赏心悦目。

  拜访完山神、河神后,下一步便是拜访幽冥界阎王……等这些事做完,张涛盘算着要上天丹宫一次。

  去天丹宫饱览这些“谪仙女”的天姿国色。

  “土地公?土地公?你没事吧?”山神看到张涛怔怔地站在原地,已经好些时候了。

  “哦,我在熟悉附近地形……”张涛应承了一下,搪塞过去。

  今天虽然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差点与花溅落哥哥动怒,不过后来消弭了。

  张涛今天的收获,着实不少。

  他与山神、河神打了个照面,拜访了一下,两位神仙性格都是好好的,很好相处,也让张涛吃了一颗定心丸。

  大家同为神,同为天庭效力,哪里会有什么恩怨纠葛?

  神仙嘛,无非就是飞来飞去,吃吃喝喝,快快乐乐,无忧无忧,世间逍遥……

  俗话说,快乐似神仙!

  不过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张涛也该告别了。

  “今天承蒙山神、河神赐教,我土地公感激不尽。以后大家一起共事,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望两位神仙多多包涵!”张涛说道。

  “土地公过谦了!众神平等,恪尽职守。你土地公以后有需要我们帮助的地方,尽管开口,我们义不容辞!”山神发出气壮山河的声音。

  张涛顿时心情愉悦,心想神仙之间打交道,可比凡人简单多了。

  不存在什么压迫,也不存在功名利禄。

  就在这时,远方天空,急速飘过来一片乌云,黑压压一团,烟雾浓密。

  天气说变就变,貌似要下大雨了。

  张涛看到山神和河神的脸色,突然发生剧变!

  先前和蔼可亲的脸庞,现在满是惊恐与拘束!

  这是怎么回事?

  两位神仙,到底在怕什么?

  随着这片乌云驾临,张涛心头,也划过一丝不祥之感……

  终于,这团乌云飘荡在山神、河神以及张涛的上空。

  漆黑云团中,一阵强风袭来,哗啦啦声音,异常骇怖。

  一个身穿铠甲神服的神,下凡降临!

  此神长发飘逸,一双宝蓝色眼睛,脸颊白皙,鼻梁高挺,嘴角月芽状。

  身材修长,像一柄标枪一样,直挺挺地悬立于半空之中。

  他便是雨神!

  司职凡间调控雨水气象的神!

  张涛对他的第一感觉……就是好大的神威啊!

  英气天纵,气概不凡。

  而且雨神相貌年轻,并不是山神、河神那种垂垂老矣的感觉,他的眼神,甚至有种凌驾于万物之上的即视感。

  张涛顿时看呆了,觉得这才是神该有的排场与威势。

  “山神,这几月你在干什么?看看又荒秃了几座山!”雨神伸出手指,指着山神喊道。

  “这么多山,我来不及跑。荒的那几座,是缺乏降雨,我早就提出了申请……”山神辩解道。

  雨神怒道:“住口!难道你的山秃了,也怪本神?”

  张涛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年轻气盛的雨神,指着德高望重的山神,直接开骂!

  丝毫不留半分情面。

  仿佛是一个年轻人,在骂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爷爷。

  看得出,他内心高傲到极点。

  雨神作为气象神之一,与凡间诸神都是平级的,不存在上下级关系。

  这时,雨神凌厉目光,又落到河神婆婆身上。

  “河神,上个月你已经两次决堤了!你到底有能力治理水道吗?”

  “我……我已经小心翼翼了,加大了支流的水量。可是你上个月突降暴雨三日,河水大涨,事先根本没与我打招呼,这才造成决堤……”河神也是委屈地应道。

  “决堤也怪我?叫你加大河床,早干嘛去了!”雨神怒道。

  由于雨神的突然到来,令先前融合的场面,变得剑拔弩张。

  张涛算是听出些眉目了,这雨神与山神、河神发生争执,应该是工作衔接上的相互推诿。

  秃山与大河决堤,肯定与降雨量的多少有关。

  在这方面山神与河神,都比较被动,甚至是要看雨神的脸色。

  所以雨神看上去不过是后辈,但是气焰嚣张,敢于数落资格老道的山神及河神。

  这山神与河神毕竟是十几万年的老神仙了,雨神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俨然一副领导派头。

  而且雨神脾气火爆,张涛觉得,恐怕会很难相处。

  “你……又是哪里冒出来的神?”雨神终于察觉到,现场除了山神、河神之外,还有一张陌生面孔。

  张涛顿时心跳加速,第一次与雨神打交道,而且还是在他盛怒之下。

  早知道遇上这种事,刚才就应该快点跑路。

  “我是新来的土地公……”张涛应道。

  土地公?

  雨神吃惊地看着张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居然如此年轻的土地公?

  “我听说天庭敕封了新的土地神,没想到居然是你。你可比我想象中,年轻多了。”雨神补充道。

  年轻这一点,张涛表示赞同,这也是所有见到他的神,达成的共识。

  “我刚刚履新,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张涛回道。

  无论如何,神与神之间,也要相敬如宾。

  没想到雨神,连看都不看张涛一眼,侧过脸去,哼道:“你这个土地公来的正好!上一任土地公做事畏手畏脚,沾轻怕重,后来被革了职,在天牢中安享晚年。希望你兢兢业业,不要步他后尘。”

  好一个下马威!

  张涛觉得心中阵阵不快!

  这雨神太嚣张了,拿上任土地公的事说事,分明是在含沙射影,训斥张涛。

  自己履任土地神不久,连句祝福的话都没有,上来就被一阵数落。

  哎,要怪就怪土地神,神格太低,在天界诸神中,存在感比较差。

  人人都当土地神是个软柿子,都可以捏几把。

  “既然当了土地公,我自当做好份内事!”张涛火气上来,直接顶了一句。

  这边厢,山神偷偷地给张涛挤眉弄眼,示意他别顶撞雨神。

  雨神要是发难起来,大家都要受难。

  “你知道就好!”雨神继续道:“关中地区已干旱数年,也是你土地公的辖地。你去检测地下土壤含水量、植被生长,以及农田耕地分布等等。将这些资料汇集之后,递交与我,我会酌情安排水量……”

  其实雨神一职,是天庭授命管控凡间施雨的一个职位。

  雨神职责是调控雨水量,决定何时下雨、何地下雨、下多少雨量……

  至于具体的施雨,则是安排各地龙王实施,听候调遣。

  四海龙王及各河各江的龙王,如果没有雨神的命令,是没有权利施雨的,否则必将遭受天谴。

  《西游记》中泾河龙王,就是因为脱离雨神,擅自更改降雨量,而遭到重罚,最后殒命。

  因为雨神能够决定降雨,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决定大旱大涝,决定气象的变幻。

  当然雨神只是气象神之一,这一家族神中,还有风神、雷神、电神、冰神、雪神、雹神等神。

  只不过雨神的个性最为出挑,觉得自己能耐很大,颐气指使,处处把其他诸神,都不放在眼里。

  一副唯我独尊的派头。

  土地神张涛懵了,与雨神第一次见面,就给自己密密麻麻地布置了不少工作。

  难不成我是你的下属?

  什么检测土壤水量、什么植被生长情况、什么农田分布……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活?

  活多、活杂,活琐碎。

  你雨神每月搞几天下雨不就完事了,还让我土地公为了你跑断腿?

  “呃,我才刚刚上任。在我辖地上的事,我理当配合你的工作……”张涛压住了脾气。

  还不是因为自己是土地神,才会被雨神轻视。

  你雨神有什么大了不起,总有一天,我要打压打压你的气焰!

  让你瞧瞧,我这土地公,也不是好惹的!

  眼下,犯不着直接顶撞雨神,还是婉转一些……

  张涛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连山神与河神都敬畏雨神,可想而知,自己实力还不够的时候,不能与雨神硬碰硬。

  “你明白就好……给你一个月的时间。”雨神接道。

  在雨神眼中,土地神就是一个为诸神服务的职位,像各地龙王一样,听候他的调遣。

  连山神、河神都不在雨神眼中,更何况一个小小的土地神?

  不过雨神不知道的是,张涛这个土地神与众不同,他会在以后碰到硬茬……

  雨神交待完事后,立马抽身,往北海而去。

  “土地公,以后遇到雨神可要当心,尽量躲着点。”河神说道。

  “是啊,是啊,他手中权力大着呢,我和河神婆婆,经常被他骂得狗血淋头。”山神也补充道。

  张涛不禁眉头一皱,同情山神与河神的处境。

  这雨神太不像话了,好歹都是神仙,怎能这样对待两位老神仙?

  “多谢老神仙提醒,我土地公先礼后兵。如果雨神想要刁难我,我不会唯唯诺诺的!”张涛回道。

  张涛这个小小土地公何来的底气?

  因为他有土地公烧香系统,他的土地庙,能够轻而易举地带给他修为境界,令他实力大增!

  只要他的土地庙有香火,张涛就会变强,神的世界,也是谁拳头大,谁的嗓门就大!

  所以张涛并不惧怕雨神,他知道自己的实力,总有一天会超过雨神。

  到那时,他要向雨神兴师问罪,替山神、河神出一口恶气。

  “土地公啊……你还是太年轻了!”河神婆婆叹道:“雨神不是你想象中那么好惹的。”

  “是啊,河神说得没错,我们都惹不起他,更不用说你了。”山神听了,也是直摇头。

  在诸神的思想里,土地神是最弱、最卑微的神,没啥大的本事。

  有本事的神,都不屑当土地神。

  可张涛偏偏不信邪!

  他要重新定义土地神,为土地公正名!

  越是看不起我,越是要让你们知道我土地爷的厉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